第73章 宗主降临!/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席朝青的话音刚一结束,总计九人,从天台边缘出现,仿佛是乘风而来,缓缓踱步向前,来得无声无息。

他们身上的穿着也和现代人不同,清一色的民国时期黑色长袍马褂,很有年代感。

他们其他八个都是年轻人,四男四女,唯有中间的人是一个老头,佝偻着身子,背比拄着拐杖的李山健还要驼,眼袋极深,老眼浑浊,面上全是老人斑和皱纹,如同一个垂死之人,但他头发又全是黑的,抬眼注视之间,蕴含着一种看透沧桑般的摄人气势!

“这些人……是那刘卓喊来的?”徐景在此时对席朝青问道。

席朝青站在徐景身前,眼眸一眯,对徐景说道:“对,那老头,就是亢金宗宗主胡光傲……其他八个是他的得意门生……亢金宗八大金刚!好大的阵仗,秦家人的一句话,怎么会引来他对你如此重视?!”

徐景不清楚席朝青的实力,对她问道:“你能解决得了么?”

席朝青苦笑道:“放在上一世,我抬手间能让他们灰飞烟灭。”

“这一世呢?”

“这一世……”席朝青绝美的面庞之上,露出了一丝苦涩。

亢金宗八大金刚站在原地,年轻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表情,看着满地同门师弟师妹的尸体碎块,他们每个人都仿佛如机器人一般铁血冰冷,并没有多少情绪变化。

只有正中间的那名老人,也就是亢金宗宗主胡光傲,双手背在身后,一边驼背往前走,一边看着满地狼藉,神色时间有股显而易见的悲伤和痛心。

“筑基期三层,结丹期一层……就是你们两个散修杀害了我这么多弟子?你们怎么下得了这样的手……我的宗门弟子哟,刘卓,陈华,久山!是我不该派你们过来啊……”

胡光傲的声音有些沙哑,就像是一个平凡的老人在抱怨上天不公一样,对自己充满着自责,同时又有一种无力感。

亢金宗宗主的到来,并没有让徐景感到有多大的压力,至少和他想象中的那种激烈碰面场景不一样。

看到这佝偻老人一边哭一边落泪,徐景心里还反而有些不好受,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爷爷,叹了一口气。

席朝青听到徐景在她身后叹着气,反过头,神情严肃地说道:“老公,对别人你可以仁慈,但对待这些宗门的修真者,一旦他们视你为敌,你就不要对他们有任何同情之心!”

“这是上一世的你,亲口教给我的!”

徐景一怔,抿了抿唇,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她。

“二位,杀了我这么多的弟子,你们打算怎么偿还?”胡光傲在此时抬起头,目光转而平静地看着他们。

徐景皱眉说道:“他们想先杀我在先,我为了自保,不得已出手杀掉他们罢了!”

席朝青诧异地看了徐景一眼,随后赶紧转头说道:“人都是我杀的!胡光傲,你有什么不满,冲我来便是!”

胡光傲有些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席朝青冷斥道:“你亢金宗胡光傲的凶名,普天修士,谁人不知?”

“谬赞了,与二位年少有为的散修年轻人相比,我这把老骨头,已经不值一提咯!也罢……你们倒也不用争人是谁杀的了,如果用我一百名弟子的性命,能够在你们身上换来阵法神通,我想……这笔买卖是很值的。”

胡光傲的悲伤之色瞬间消散,浑浊的老眼之中,透着难以掩藏的兴奋之光!

徐景瞪大眼睛看着他,原来这胡光傲之前竟是在惺惺作态!

“神通阵法?”席朝青心里一沉。

“把他们拿下吧。”

胡光傲摆了摆手,他身后的八大金刚,便在原地一跃,一瞬间跳到了席朝青和徐景面前,势如山岳,将地面踩得龟裂开来!

“老公,这些人我恐怕应付不过来,你有机会逃离这里么?我能为你争取一点时间。”席朝青后退两步,眼眸从这八大金刚身上一一扫过,神色并不乐观。

徐景说道:“我身体已经接近透支了……别说逃跑,如果不是因为我还悬着一口气,早就倒下了。”

席朝青并不知道徐景误打误撞学会了上一世连她都没有掌握的顶尖神通——景盛大阵!所以不理解他一个修真者体力怎会透支到如此地步。

在席朝青眼眸一阵闪烁过后,她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生擒。”

胡光傲嘴中缓缓吐出两个字,那八大金刚瞬间气劲缠绕,朝着他们二人袭来!

“给我滚开!”

席朝青秀眉一凝,玉手一挥,庞大的气劲瞬间凝成丝网状,如盾牌一般挡在了她和徐景前面,朝着这八大金刚压去!

“结丹期修士居然能气劲化物?!你们这两个散修……究竟什么来头?”胡光傲的眼眸一亮。

此时,那八大金刚如傀儡机器一般,不发一言,他们抬头看着铺天盖地的丝网,猛然动身!八人齐齐纵身一跃,双手迸射出了剧烈的光芒!肉身躯干,在此时变得坚硬如铁!

他们每个人都抓住了丝网的一端,原先席朝青那可抬手杀人,锋利如刀锋般的气劲丝网,在他们手中,竟像软绵绵的面条一般,起不到丝毫作用!

八大金刚使劲一拉,将铺天盖地的丝网呈八个角度扯开断裂,瞬间碎成齑粉!大风一吹,气劲化成的丝网,便随着空气流动,就地消失了!

席朝青失去了对气劲的牵引,猛地吐出一大口血,娇躯摇摇晃晃,险些跪倒在地!

“席朝青!”

徐景赶紧身上将席朝青扶住,席朝青抹了一下嘴边的血迹,神情不甘地说道:“不行……现在的我,和他们的修为差距实在太大了!这亢金宗又是主修体魄……我实在难以招架。”

这亢金宗的八大金刚,修为全部到了结丹期九层巅峰!若是只来了一个,席朝青可能还有勉强应付,拼死一搏的机会。

但八个全部到场,而且后方还有一个佝偻着身躯,内心远比外表可怕的亢金宗宗主胡光傲,席朝青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

还没等徐景想好对策,那八大金刚又气势汹涌的跳到了他们前方,两名女子钳住了席朝青的两只胳膊,两名男子抓住了徐景,将他们两人压到了胡光傲面前!

胡光傲淡淡地看着他们,双手负在身后,说道:“一个月前,秦家人给我弟子发出消息,说南城有一名散修,经脉未通,但实力能胜过一个化劲宗师,那个时候我就怀疑你是不是练了奇怪的心法,于是没有急着动手,观察了你一个月。你给我的惊喜越来越多,用聚灵阵练药膏,懂得使用阵法神通……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南城除了你以外,这女子也是散修,居然比你还厉害,连气劲化物都会!若不是我之前对你高度重视,在今日亲自出马,你们以后恐怕会是两个大祸害。”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

胡光傲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踱步走到了他们面前,皱巴巴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第一,将那聚灵阵,引灵阵……你们掌握的所有阵法,都给我一笔一笔地画在纸上,再将你们的心法交出!这样的话,我只会断绝你们的经脉,留你们一条命,永远做个普通人。”

“第二……”

“你不用说了!动手吧!”

席朝青眉头一蹙,打断了他的话。

他们身上所学,那都是上一世徐景的顶尖神通,绝不可能授予外人!

胡光傲脸上的神色慢慢收敛了起来,冷着脸,对他们说道:“你们知道不说的后果么?”

“无非就是一死!”席朝青冷笑着说道。

“老公,你怕么?”席朝青转过头,看着徐景问道。

徐景此时累到眼皮无法睁开,但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然的笑容,说道:“我正好困了,想睡一觉。”

席朝青面庞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说道:“虽然未完成上一世的复仇之愿,但能和你死在一起,这一世,我也算心满意足了。”

看着他们这两人直接将自己无视,胡光傲仿佛是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怒声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到你们说出为止!”

骤然!胡光傲一抬手,用气劲驱使着地上的碎石,壮观的悬浮在了空中,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我会用石头封住你们的窍穴经脉,再断掉你们四肢,射瞎你们双眼!我连跪着让你们求死的机会都不给!你们这种苟且在都市,无身份背景的散修,就像是没有主人的流浪狗,任人宰杀!”

说完之后,胡光傲大手一挥,密密麻麻上以千计的碎石,便朝着徐景和席朝青身上的静脉窍穴飞去!

“我看谁敢动我徐贤盛的孙子!”

就在此时,犹如舌绽春雷!

一道重如洪钟,气压盖世的声音,从天台门外传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