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席朝青的真正实力!/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眼前这些修真者的所作所为,以及他们的话语,徐景心中突然有些后悔。

刚才对待他们,或许就不该留余地,反正已经将他们得罪到这个地步了,自己又何必留有仁慈之心?

半个小时之后……

前方堵门的那些修真者,突然让开了一条道。天台大门外,走进来了两个身着黑色羽绒服的中年男子。

“陈华师兄,刘卓师兄!”

他们到来之后,这些修真者皆是神情一阵激动。

“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了?吴久山呢?他发召集信号叫我们过来……难道是因为你们打不过师父嘴中的散修?”陈华皱眉开口。

“吴师兄……已经被那散修打昏了,我们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一名小师弟面色悲愤地说道。

陈华和刘卓望向前方,眸间皆是浮现出了一丝惊异之色。

“灵气好旺盛……聚灵阵和引灵阵?两个大阵竟还能如此相叠……精妙!”刘卓看了一眼周围布置,发出了一声感慨。

“筑基期三层?连我亢金宗的外门弟子都不如,怎么打过这么多师弟和久山的?”陈华则将目光放到了徐景身上,他们两人似乎都没有想到,在凡尘都市中,会看到这样罕见的大阵和这样奇怪的散修。

一名修真者说道:“师兄!他会画地为阵……对阵法的造诣极高,所以……才让我们都倒在了这里。”

刘卓眼睛一眯,几乎一瞬间移动到了徐景的面前,说道:“是不是画地为阵还不好说,不过……你这小子现在好像已经没力气了吧?”

陈华抱起了地上的吴久山,说道:“这小子下手真狠啊,把吴师弟的后脑勺都给打凹了下去,要不吴师弟修为高深,恐怕一拳就被打死了……”

徐景看着他们,自知自己逃跑无望,叹息道:“早知道刚才我就下狠手了,把那吴久山和这些修真者全部打死,你们两人也就没机会到这里来了。”

陈华以为是吴久山命硬,殊不知是徐景手下留情。

刘卓冷哼了一声,说道:“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亢金宗的人比区区一个散修打成这般狼狈模样,恐怕会沦为百年笑柄!你应该庆幸久山让我们来得早,因为可以给你留个全尸,否则……让我们找上门来,你会死得相当凄惨!”

“亢金宗?”

徐景没听过这个名字。

他现在虽然已经精疲力竭,光是站着,双腿就忍不住直打颤,倒阵对他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但他仍然保持着平静,缓缓对这两人说道:“要是今天我走了,等你们再次找到我,鹿死谁手,我看还未知。”

徐景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两位师兄!这散修刚才的阵法,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吴久山师兄在他面前,都坚持不了一个照面,两位师兄快快动手,以绝后患!”

一名修真者恨极了徐景,但之前徐景的一切表现,着实给他们的记忆印下了深深的烙印,他们可不想再体会第二次了。

刘卓此时冷笑了一声,说道:“久山师弟固然厉害,但那也只是在你们面前!筑基期的修士,再强,那也只是筑基期!你说鹿死谁手未知?今天我让你见识见识,坐井观天有多无知!”

刘卓站在徐景面前,忽然散发出了无边的气势!气劲瞬间外放,将他的双拳镀上了一层透明的光辉,在大风的吹拂下,拳头上的气劲像水波一样缓慢流动!

这股庞大而厚重的力量,即便徐景隔他有两米远,都感觉到胸口处如堵上石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刘卓看着徐景疲惫而单薄的身影,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走到了徐景身旁,对他说道:“看好了!”

刘卓牙关一咬,隔着数公里远的距离,一拳挥出!

“呼——”

他这拳头,犹如骤雨暴风,掀起了一股大风,险些将站在刘卓侧面的徐景都给刮下天台。

“轰——”

一声巨响。

隔江对岸数公里远的一座小山上,一棵参天大树被直接击倒!

在场的修真者看得瞠目结舌,支支吾吾地说道:“这……难道刘卓师兄已经习得‘亢金心法’的第五层——银拳金腿?!”

刘卓自傲道:“金腿我还没有大成,不过已经被陈华师兄掌握,再过一月,我也能彻底掌握了!”

“不愧是刘卓师兄!我亢金宗向来注重身体和拳脚功夫,传说练到亢金心法的十二层,连山海都能击穿,刘卓师兄修为已到结丹期一层,修为已经足够支持整篇亢金心法了,相信再过不久,刘卓师兄的实力便能突飞猛进了!”

亢金宗的师弟师妹,皆是目光艳羡而崇拜地看着刘卓。

刘卓转过身,神情倨傲地看着徐景,说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么?你这种待在俗世中的散修,阵法再好,资源再丰厚又能怎么样?宗门心法,是你们散修一辈子都没办法学到的东西,你们埋头苦练再久,都不可能与我等相提并论。”

“嗯,你说得可能很对。那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要来杀我呢?”徐景淡淡地问道。

刘卓看着徐景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的样子,感觉面子上有些受到侮辱,不禁勃然大怒,冲他说道:“因为这是规矩,铁规!没有为什么!”

难道这小子已经被我的力量给震慑住,吓傻了?

徐景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不过你们这些宗门里的修真者,一个个情绪容易激动,修身却未养心,依我看,甚至还不如我一个散修。”

“刘卓师弟,你让开。”

陈华给吴久山服下疗伤内丹后,缓缓站起身,目光漠视地看着徐景:“这种人,不必要给他留全尸,你也无需对区区一个散修争口气,杀了他,早点去向师父交差。”

陈华握紧双拳,身体前屈,以踢球之姿,向后抬起了一只脚。

在场的亢金宗师弟师妹,瞳孔骤然一缩,惊道:“陈华师兄居然要用‘金脚’来解决这个散修?”

“死前能看到如此绝学,他身为一个散修,应该死而无憾了!”

陈华气劲一放,磅礴的气流朝着陈华的右腿上涌动!如同是大海中的漩涡一般,让众人耳边响起了呼呼风声,就连徐景也被影响到,漩涡般的大风将他的身子吹得往陈华的方向靠,徐景实在是已接近虚脱,根本站不住脚跟,只得踉跄的往前栽了两步。

“身为散修,本该留你全尸!但你胆敢打伤我亢金宗弟子,我要你死无葬身!”

陈华大喝一声,蕴含着雷霆万钧之势般的一脚,朝着徐景踢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传来,徐景本能的闭上眼睛,将双手挡在脸前。

但——

几秒钟过去,一切风平浪静,周围也静悄悄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徐景皱眉将手放下,却见一道熟悉的人影挡在了他的前方……

一名身着黑色大衣的女子背对着徐景,她双手插在了一件白色裘衣的兜里,包裹着黑色裤袜的修长双腿之下,一只尖嘴高跟踩在了陈华的小腿之上,让他的小腿和大腿呈一个诡异角度弯曲变形!

陈华疼得几乎要瞪出眼珠,长大嘴巴,想喊,但因为一切来得太突然,喉咙已经失声,发不出任何声音。他面庞狰狞而又扭曲,手在空中胡乱地舞着,犹如失去理智了一般,与之前冷漠傲然的模样,形成了一个极其鲜明的反差!

“席……席朝青?”徐景也愣住了,消失了一个多星期的席朝青,居然会在今天突然出现。

席朝青缓缓反过头,绝美的面颊之上,吹出了一个口香糖气泡,笑着对他说道:“老公,蛮久不见,你又帅了。”

“……”

随后,席朝青转过头,收敛起了笑容,他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将嘴中的口香糖吐掉,眼色沉得可怕,眸中散发着彻骨地寒意,对他们一字一顿地说道:“谁给你们胆子过来招惹我老公的?是你想杀他?”

席朝青玉手一抬,一耳光扇在了陈华面颊之上,随着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嚓声响,陈华脖子直接扭了360度,表情永远停留在了之前惊恐的样子,当场暴毙!

徐景也被吓住了,平时有人顶撞了自己,席朝青总说要要杀了谁,徐景也没太放在心上,但在今天……她居然真的动真格了!

而且……这出手也太令人震撼了。

席朝青对徐景百般温柔,但对他人,她没有任何耐心或是一丝怜悯,在真正动怒之后,一巴掌直接扇死一名结丹期强者,手段之利落,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胆寒!

徐景刚才将他们打成那般凄惨的模样,他们没有表现出多害怕。

但这一巴掌下来,看着前方死状凄惨的陈华,这些亢金宗弟子,从心底深处,曼延出了无边无际的恐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