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凭什么?/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景突如其来闹出的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有些始料未及!

“你……你说什么?!”

高忠怀也抬起头,满脸诧异地看着徐景,眼眸间,蕴含着深深的怒火!

徐景挡在了李天依的前面,让她后退了几步,然后看着高忠怀,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说肉灵芝已经被我吃了,你们高家等不到了!”

“周老头,这怎么回事?!”

徐景此话一出口,高家那边的人完全坐不住了,每个人都将愤怒的目光望向了周海楼!

“我……这……”徐景突然道出实情,让周海楼一下子没想好该怎么应对,一脸错愕。

而李天依怔怔地看着徐景的背影,一时间五味陈杂,推着他说道:“你干嘛?!你多管我的闲事干什么?”

徐景转过头,淡淡地对她说道:“你是不想看到周怀柔嫁过去,所以才想牺牲自己吧?你根本就不喜欢高忠怀,你只是为了帮周怀柔解围。”

“谁说我帮那小哑巴解围了?这高忠怀那么优秀,长得比你帅,个子又比你高,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李天依哼了一声,对徐景说道。

“是的,高忠怀确实各方面都比我优秀。”

高忠怀听罢,心想着这徐景倒还有一丝自知之明,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倨傲的神色。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果断的把手伸进戒指?没有果断的答应,就是拒绝,你心里压根就不想这么做吧。”徐景淡淡地说道。

李天依面颊一红,出奇的没有反驳,将头低了下去。

徐景叹了一口气,对她说道:“你要是嫁过去,高家人就会对你们李家下手,你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但你也要替你的长辈们想想啊。”

李天依一听,心中就急了起来,双目通红道:“你以为我没想过?!李家和周家现在相互依存,他插手哪一家,另外一边都没有好果子吃,你以为周怀柔嫁过去,他就不会对我李家下手了吗?”

这个死臭送外卖的,还以为老娘不分轻重,那高家老胖子铁了心想介入南城,自己为了他,没有让他心疼的小哑巴嫁过去,他反而是教育起自己来了!

老娘还不是怕他为了那小哑巴一时冲动,得罪高家的这些人吗?

“你这臭送外卖的,又傻又蠢!选择嫁我,和嫁周怀柔,对我们两家人来说,都没有区别!你反正每天和那小哑巴眉来眼去的,她嫁过去,你不得心疼死?”李天依酸溜溜地说道。

徐景听罢,抿了抿唇,在想了一会后,认真地说道:“反正他们说拿了肉灵芝后带你走,既然拿不到肉灵芝,那也就带不走你了。你违背意愿的嫁过去,我就不心疼了吗?”

“你……”

听了徐景的这番话,李天依是又惊又喜,但更多的是为徐景着急,她的目的就是不想让徐景和高家人犯起矛盾,怕徐景有危险,如此一来,岂不是本末倒置,弄巧成拙了?

“别废话了!今天交不出肉灵芝,你们两家人谁也别想走!”

高成辉庞大的身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在场众人说道。

徐景皱眉说道:“高老爷子,肉灵芝暂时没有,你可以继续等,总会有的,你生气也没用。而且这里是周老爷子的家,你身为一个客人,说这番话,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我高成辉想要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手的!我看是你这小子在故意和我使坏,五斤的肉灵芝,怎么可能说没有就没有?给我拿下他!我今天非要问个清楚!”

高家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肉灵芝,因为他们得罪不起需求这个肉灵芝的大人物,其次的目的,才是求亲介入南城。

现在眼看肉灵芝拿不到手,他们也无暇再顾及定亲之事,这也达到了徐景预想的效果了。

“爷爷,我来!”

高忠怀对徐景颇为怨恨,坏他好事,颜面尽失,他堂堂华夏天狼部队的极劲宗师,哪能受得了这种委屈?

他在此时脚步一滑,双手握实,列出了一个标准的军队进攻拳!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这里也有你插嘴的份?”

高忠怀一跃而起,拳风实而有力,经过军队里浴血奋战磨练出来的身法拳头,不是常人可比!

“部队中的极劲宗师?这一拳下去,那小子还不得当场暴毙啊。”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忠怀出手……这气势,有几分高四爷年轻时的影子!”

“强悍!我早就看不惯这三番五次插嘴的小子了,给他点教训也好!”

见到高忠怀亲自出手,高家带来的这些人,都觉得稳了。

极劲宗师什么水平?化劲之下的最强存在!当世就三个化劲高手,徐景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臭送外卖的,小心!”李天依见状,连忙把徐景拉到一边,主动拦在了他身前!

“啪!”

就在下一秒,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徐景仅仅伸出了一根指头,从李天依肩旁的秀发中穿过,往高忠怀拳头上一弹,这高忠怀便如纸一般地飞了出去,一屁股在他爷爷旁边坐下,脑袋有些发懵!

“忠怀,你怎么样了?!”

高成辉见到这徐景一招就将自己孙子呈反方向打飞,暗暗咋舌,心惊不已!

这周家的一个坐在大厅最外头旁听的小子……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爷爷,我……我没事,没有受伤。”高忠怀有些摸不着头脑,感觉自己的力道被徐景轻松化解,还击退到这个位置来了。

一想到这里,巨大的屈辱感再次涌上心头,这么多年,他一直自恃化劲宗师,身份卓然,性格骄傲无匹,这小子年龄看上去比自己还小……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所有人又把目光望向了徐景,只见徐景点上了一根烟,对高忠怀说道:“看你是客人,又是晚辈,我给你个面子,但……要是还有人敢在周家老爷子的房子里动手,我就认为他是在挑衅我,不会给面子了!”

高成辉却没有被徐景的气势吓倒,说道:“你的面子,又值几个钱?老子虽然料到了周李两家的老头不敢在我面前叫嚣,但没想到会有你这样的愣头青敢上来出头!肉灵芝不是我想要,是‘潜龙’想要!我只不过是受了他的委托,知道周家老头最近获得了一块肉灵芝,上门来要而已!”

高成辉搬出了“潜龙”的名头,以为这徐景既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那定然知道潜龙在当世武学界是怎样的存在,没人胆敢不给他面子!

徐景吸了一口烟,皱眉说道:“又是这个‘潜龙’?上次在极仁堂里,也有两个瞎子向我来取过,不过我不认识他,没受过他的好处,凭什么给他面子?”

“嘶——”

在场的高家众人,包括周李两家,听到徐景的这番话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敢……给潜龙面子?!

徐景这是太过无知短浅,不知道潜龙曾经在华夏创作的恐怖事迹吗?

“极仁堂两个瞎子?原来就是你动手打伤了我两个师弟?!”

此时,一名身着大马褂的中年男人,取下了头上的帽子,从座位上缓缓走了上来。

“这么说,清玄和清修嘴中的那个散修,也是你了?有几分本事,难怪可以一根指头化解一个极劲宗师的拳头!”

另外一名身着黄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也走了上来。

高成辉见状,大喜过望,说道:“原来两位大师要对付的人,就是这个小子啊!”

大马褂冷哼一声,说道:“高四爷,这小子就是哪个炼制药膏的人,周李两家生意能做得这么大,全是因为他!”

高成辉眼睛一眯,说道:“就是他?!怪不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如果能把他抓过来给我高家炼制药膏,那我还费什么劲和他们搞什么定亲?外界传闻的湘南奇迹,是这小子弄的啊!”

高成辉没想到炼制药膏的南城人如此年轻,这么小的年纪办出了这么大的事!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天才!

不过……把他抓回去,好好调教一番,便是我高家的一台赚钱机器了!

高忠怀此时失魂落魄地坐在了一边,看着前方淡定自如的徐景,他心中充满了不甘!

“得罪了清为道长和重雾道长,这小子今天是死定了。”

“两位大师……连高四爷都得对他们客客气气的……今天借着他们来南城办事的光,才请了过来。”

“这算杀鸡用牛刀么?”

其他高家人一看到跟他们一起来南城的两大道家高手和这小子有仇,脸上皆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意。

周怀柔此时走到了徐景身边,担忧地说道:“徐景,那两个人分别是龙门派的清为和茅山派的重雾,道行很高深的道士!你……要不先出去避一避?我帮你拦着,他们应该不会伤害普通人的。”

徐景让周怀柔坐到一边,说道:“你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们?没关系,不用担心我的。”

周怀柔抬头看了徐景一眼,在他的语气中,蕴含着一股强有力的自信!

徐景踏步走上前去,表情淡淡,对那名道士说道:“两次都是你们师弟来找我茬,我迫不得已出手罢了,昨天打了师弟,今天来了师兄,今天打了师兄,明天你们师父会不会来?这样子下去,很让人苦恼啊,能不能直接给个痛快?”

龙门派清为脸色一变,说道:“就你这小子,哪轮得到师父出世来对付你?!”

茅山派重雾也嗤笑了一声,说道:“年少轻狂,不知山高海阔!我其实很好奇,就你这样区区一个筑基期一层的小子,是怎么把我那两个筑基期三层的师弟打趴的。”

重雾此话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高家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区区一个筑基期一层?!

筑基期一层,那就是化劲宗师了!武学界顶点般的存在!

而这重雾道长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他的两个师弟是筑基期三层,难不成……他的修为比筑基期三层还高?!

那这也太恐怖了……岂不是动动手指,就能将眼前的徐景抹杀?

“打败你师弟的时候,我才是炼气期初期,还没有现在的修为。”

就在众人震惊之余,徐景又开口了。

清为如同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一般,大声道:“炼气期初期能胜过筑基期一层?你小子在说什么大话呢!以为我们是初入道的小道士?你靠什么能赢?!你凭什么?”

说罢,两位道长气劲一出,强大的气势便席卷了全场,神色傲然地看着徐景。

“凭什么?”

徐景眉毛一挑,一脚往地上一跺!一个由气劲所化的庞大阵法,瞬间将整个别墅大厅包围!耳边似有凤鸣龙啸,升腾出了淡淡雾气,大厅之内,如临仙境!庞大的能量,如坦克一般碾压过了那两名道长的气势!

“凭的是我年少轻狂的实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