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字条再现/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金难换?”

在中药材里面,蟾皮,蝙蝠肚,干猫狗等,都有明确记载,是可以入药的,只不过价格不高,完全没有达到“千金难换”的地步。

听到唐荣华给出了如此之高的评价,徐景不禁也有些诧异。

“徐景小兄弟……这些是道家的玩意啊!这里每一具干尸,都是用道火烘炼出来的,具有灵力,如果我没看错,这应该是出自茅山一脉吧?这是那些道士吃饭的东西,怎么会送给你?”唐神医震惊不已道。

茅山道士擅长降妖控尸,这些干尸,在生前那都是害人的邪物,不是看上去普通动物这么简单,但被这些茅山道士降服后,再用道火一烘炼,便转变为自己能用的道鬼了。

“那这些东西你能用得上吗?”徐景问道。

“我……用不上,不过徐景小兄弟可能用得上!这些道家之物,要是放到药炉里烤制,可以将其炼成内丹,内丹的用途就很广了!”唐荣华正色道。

“内丹是什么?和药膏类似么?”徐景好奇道。

唐荣华赶紧说道:“不一样,有些内丹能吃,有些不能吃,如果是用这些邪物干尸炼成的内丹,那是不能吃的!走,知道徐景小兄弟忙,等会在屋里起两个灶,一个用来煮药,另外一个用来炼丹。”

“好!”

……

依旧是唐神医帮忙打下手,徐景画小聚灵阵,只要肯等上一些时间,活络膏很容易就能熬出来了。

“徐景小兄弟,你带了这么大一块肉灵芝?咱们只用了一百克,剩下的你拿回去卖钱吧。”

“好的,唐神医,这内丹的熬制,也需要我布阵么?”徐景看了一眼另外一边的药炉,开口问道。

徐景通过布阵来煎药,唐荣华是知道的,不过这项技术被徐景垄断了,不肯教他。

唐神医帮徐景做事的最大原因是赚钱,其次的原因……是他一直在旁边偷学徐景的聚灵阵。

不过上面的线条徐景每次画得都随心所欲,仿佛毫无规律可言,他都看了一个月了,却只能记住一小部分。

“应该可以布阵,咱们这个药炉是专门用来煎药的,和那些炼丹炉不一样,为了保险起见,你可以试试。”唐荣华说道。

“行!”

徐景又画了一遍阵法,唐荣华趁机又偷学了一遍。

半个小时之后,活络膏率先出炉,唐荣华将活络膏盛放在了一个盘子上,对徐景说道:“只要老爷子把这个活络膏服下以后,定然可以和常人无异,说不定还能年轻个十来岁!”

站在一边的徐景爷爷听到后立即激动起来,说道:“我没病!我不吃药!拿开!庸医!”

徐景端着盘子走了过去,无奈道:“爷爷,吃了吧,这个对你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不吃,说不定过几年连我都不认识了。”

“我不吃!”

徐景爷爷也是个倔老头,徐景一半的性格都是他爷爷这来的,反应十分激烈,一抬手,直接就想把徐景的盘子给掀掉。

“老爷子老爷子!这个您可毁不得!活络膏的原材料可贵了,卖出去得好几千万呢!”唐神医吓得失魂落魄,立即冲上来拦在了老爷子面前,没有让他得逞。

“再贵我也不吃!”徐景爷爷怒气冲冲地说道。

徐景在想了一会后,突然说道:“爷爷,我想听好汉歌!”

徐景爷爷在徐景小的时候最喜欢唱好汉歌,此时徐景这么一说,他立即就来了精神,眼睛一亮,气势十足地开口唱道:“大河向东流哇……”

徐景趁他爷爷开口唱到“哇”字的时候,直接将手上的活络膏给塞进了他嘴巴里,然后把他嘴巴给蒙上。

活络膏入口即化,很快便顺利吞了下去。

“你……你要气死我!你要害死我了!”徐景爷爷如同吃下了毒药一般,在一旁又哭又闹的,怎么劝都不好使。

徐景见罢,苦笑着对唐荣华问道:“唐神医,这药效啥时候能起作用?以后我爷爷的情绪能像以前那样恢复正常吗?”

“肯定能!”唐神医斩钉截铁地说道。

徐景如释重负,说道:“那就好,我先出去一下,希望回来的时候能看到爷爷有变化。”

徐景爷爷最讨厌徐景抽烟了,但偏偏徐景在认识席朝青以前生活压力很大,内心苦闷,所以染上了很重的烟瘾,在他爷爷面前,徐景得躲着抽。

徐景刚走到别墅外,便感觉到院子里忽然刮来了异常强烈且刺骨的秋风,虽带着淡淡的桂花香味,但刮得他腮帮子疼,像刀子似的。

徐景把烟点燃后,裹了裹衣服,走到了他爷爷翻修的土壤面前,自言自语道:“这么大的风,爷爷还要出来种菜,明显不是季节啊!待会看爷爷还会不会拿锄头干活,大概就能知道他正不正常了。”

说着,徐景眼神一瞟,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大步朝土壤中央走了过去。

“又是纸条——”

距离上一次留下的“为时已晚,谨慎小心”这八个字,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段时间确实也发生了许多大事,那八个字对徐景来说,也起到了一些警示作用,让徐景一直悬着一颗心,所以每次都能逢凶化吉,没出什么大事。

留纸条的人一直在好意提醒他,只是徐景一直没能找到留纸条的这个人是谁……

徐景叹了一口气后,弯腰将那张纸条捡了起来。

徐景把纸条拉开,看到上面的字后,猛地瞪大了眼睛,怔在了原地!

不知不觉,

徐景看着上面短短的几行字,连嘴上的一根烟都已经吸完,还不自知,都感到烫嘴后,徐景才把烟头扔掉,脸上露出了一丝坚毅之色,将纸揉成团,塞进了兜里。

“爷爷,好些了吗?爷……爷爷?”

徐景转身回到了别墅内,刚好和他爷爷擦肩而过,他爷爷拿着锄头,又去外面的土壤上锄地了……

“这……”

唐荣华此时扶着帽子跑了出来,对徐景说道:“徐景小兄弟,本来吃下了这活络膏,老爷子应该是无碍了才是,但刚才我摸了一下他的脉象,发现他的脉象更紊乱了……”

“这怎么搞的?脉象更紊乱了?有毒?”徐景大惊失色。

“我也不知道,这活络膏应该是一点副作用都没有才对,不然怎么会叫活络膏?这种现象太反常了!”唐神医也紧皱眉头,似乎行医多年,还没有见到过这种怪事。

徐景在这世上只有他爷爷这么一个亲人,加上他年龄又大,徐景生怕会出什么意外,赶紧问道:“唐神医,有什么办法吗?我必须要让我爷爷和普通老头一样!我要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点病症!”

“这……”

唐神医脸色似乎有些为难,良久,抬起头对徐景说道:“徐景小兄弟,老头也不瞒你,我虽然妄称是南城市第一神医,但……我的服务对象最终还是普通人,老头在古医协会那边,还有几个朋友,那里的古中医,才能真正称得上是神医,你要是不忙的话,待会可以和我去一趟。”

徐景毫不犹豫地说道:“行!只要能医好我爷爷,这古医协会在哪?”

“他们盘踞在鄂州,不过最近来南城开会了,也叫了我,我下午正要去的。”唐神医解释道。

“甚好!”徐景点了点头。

唐神医又从怀中摸出了一颗内丹,说道:“还有,徐景小兄弟,这是刚才你用那些道鬼炼成的内丹。”

徐景看了一眼,皱眉道:“这啥玩意?怎么黄不溜秋的,像坨屎?”

唐神医汗颜道:“徐景小兄弟有所不知,内丹分为九品至一品,品数越低,内丹品质越好,老头见过的内丹,大部分都是红色的,九品丹药都是这个颜色。而黄色的内丹,起码是八品以上了,这是好东西!”

徐景想起那天龙泉山道观的两个道士,拿出的内丹就是红色的,没想到是最次的那种。

“那这有什么用?”徐景不解道。

唐神医笑着说道:“老头对这方面了解甚少,也不知,等到了古医协会,就都能清楚了!”

……

徐景和唐神医赶到了南城青雾山庄,这里常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位居南城最西郊,也是一个富人区,住在这的老人居多。李山健和周海楼都在这里有房,不过太过偏远,不方便他们插手家族中的事物,所以没有住过来。

徐景开着那台宾利,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的道路右侧走着,不禁疑惑道:“她怎么也来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