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心悦诚服!/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席中乾怔怔地看着徐景,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盛气凌人的紧迫感,也没有了位高权重者的高傲,甚至觉得之前连同那两个家族来对付徐景,都变成了一个极其可笑的事情!

有这样的小伙子在,他又何惧秦家和王家的压力?这样的人才,不就是自己做梦都得到的那种类型?

从财力,头脑,再到自身硬实力……可以说,他现在已经没办法从徐景身上挑出任何毛病了!

徐景的上限……高得吓人!

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是怎样捡到这样一个宝的。可笑自己还一直看低他,自己历经沉浮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到头来,眼光还不如自己女儿……

自己针对了他这么多件事,这小子……会记恨自己吗?

席中乾心中突然懊恼万分,后悔不已!

“席伯父,我敬你一杯!”

就在此时,徐景端起酒杯站了起来,目光带着笑意地看着席中乾,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

席中乾一愣,正愁不知道怎么开口的他,居然被徐景主动给了一个台阶下!

席中乾目光中逐渐带上了一些赏识,滴酒不沾的他,竟主动给自己倒起了酒,说道:“好!我也敬你!”

“席伯父言重了!”

两人这杯酒一碰,席朝青在一旁长舒一口气,知道自己家族与徐景再无恩怨,她看向徐景的目光,也甚是感激。

上一世的徐景不近人情,冷漠寡言,身边近乎无朋友。而这一世的他,好像有了很大的变化……

……

晚上,徐景喝多了,在席朝青的搀扶下,回到了她在南城大学周边买的那套房子里,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

席朝青看着逸景华天工作人员的列出的一大圈礼物清单,在心里暗自咋舌!

光是随礼红包,那六百人差不多就每人随了28888元,加起来差不多有两千多万了,并且这红包还只是意思意思一下,带来的礼物那才叫贵重!

从奢侈品到跑车,应有尽有,普通人能想象到的一切能提在手上的东西,都被他们带来了,总价值轻松上亿,要不是他们提前知道徐景和周李两家的老头子关系好,在南城不缺住处,可能连送房产证的都有了……

席朝青把这份清单放在了一边,这还是徐景喝多了之后,吵着把清单塞进了她手里,说什么上面的东西都给她。

席朝青转头看着徐景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样子,面庞上露出了温柔又宠溺的笑意,走到了他旁边坐下,用手摸上了他的脉搏。

徐景在天台修炼之后,果然不出她所料,顺利打通了经脉。

只不过……

打通经脉后的徐景,修为没有她想的那么夸张,只有炼气期前期实力,相当于一个内劲宗师。

但——

徐景的实力所有人都有目共睹,他虽然顶着一个炼气期前期的头衔,但在景盛心法的加持下,堪称到达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上一世的你明明修行速度独步天下,怎么这一世的修行条件变好了,修行速度反而变得这么慢了?”

席朝青百思不得其解,同样想不通的,还有徐景在没用气劲的情况下,是怎么做到不惧那两个道长的道法的。

先不说徐景的身体有没有强悍到可以抵抗火焰的地步,就算他有,衣服总是布做的,得烧焦吧?

但徐景偏偏这么邪门,不使用气劲,火焰连他衣服都烧不着,让二世为人见多识广的席朝青,也一头雾水。

……

“你醒啦?”

第二天,徐景一睁开眼,便见到席朝青躺在了他的怀里,被窝将他们裹得紧紧的,席朝青正笑盈盈地看着他,似乎起床刚洗过澡,肌肤吹弹可破,香腮度雪,身上幽香扑鼻,一个人便是一副绝美的风景。

徐景瞬间精神,猛地睁大眼睛,问道:“我身上衣服怎么没了?”

席朝青悠悠地说道:“不光你身上的衣服没了,我身上的衣服也没有了哦。”

“……”

“你昨天……对我做什么了?”徐景问道。

“还没开始做哦,等你醒呢,双修吗?少年……”席朝青在被窝内紧紧抱住徐景,娇躯紧贴着他身侧,声音俏皮又诱人。

徐景咳了咳嗽,感觉大脑昏昏沉沉的,尤其是后脑勺疼得厉害,说道:“这个……我昨天酒喝得太多了,现在感觉自己很没精神。”

席朝青柔软的玉手在被窝内游弋了一下,然后问道:“是吗?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精神?”

徐景浑身一颤,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说道:“不行!我感觉酒气冲天,状态不好,我先去洗个澡……”

说罢,徐景立即起身,拿着他的一件t恤挡在身前,快速跑向了浴室!

席朝青见状,噗嗤一笑,从床上坐了起来,乌黑的秀发慵懒的垂在两肩,玲珑精致的身段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美感,如艺术品一般绝美无暇,人间极品。

“看来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关于这方面的事情,都还是一个样啊……”

徐景洗完澡后,穿好衣服出来,在床边抹着脚,对席朝青问道:“你爸回去了么?”

席朝青点了点头,笑道:“回去了,他对你很满意,他还说之前与你发生了很多不愉快,要我对你说一声抱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徐景怔了怔,随后哑然笑道:“太客气了,我没放在心上,你的家人,我也是当我的家人在看待。对了,你妹妹还好吗?昨天我生日怎么好像没见她来?”

“小晚么?我也不知道呀……她也没来找过我,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来南城了,你是怎么得罪她的?”席朝青问道。

徐景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得罪她的,总之,她一来南城就找人跟踪我,让她身边那个姓魏的干掉我,大概是太喜欢你了,觉得我配不上你吧。”

“应该不是这样……”

席朝青眉头紧蹙,似乎发现了一丝异样。

随后,席朝青突然把徐景推倒在了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香唇瞬间与他嘴唇交接,两只手把徐景的两个手腕给摁在了床上,把徐景亲了个七荤八素,晕头转向的,几分钟后才分开。

“老公,我先去找小晚了,你先休息休息,你好不容易打通了经脉,晚上咱们再用景盛心法双修哦!”

席朝青在门口背对着徐景,将内衣扣子系上,转头笑着朝他眨了眨眼,然后双手将两肩散落的秀发全数抛至脑后,潇洒地走出了房间。

……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王家两名龙泉山的道长……都制不住那个徐景?!”

京城,秦家大院,三十个特种兵,正排着队列,朝着秦家家主秦东汇报着情况。

“秦老爷,是真的!那个徐景……实力深不可测,他几乎都没有动手,就把那两个道长给吓跑了,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啊!他弹出的烟头,威力有炮弹那么大!我们实在……实在是顶不住。”一名队长苦着脸说道。

“这世上化劲以上的宗师仅有三名,这徐景应该是一名散修,他不是习武者吧?”秦东皱眉问道。

“那两名道长,也是这么评价的,貌似是这样!”那队长低头应道。

“好!既然是散修,这事我先得去找王家商量一下,我知道该求什么人去处理他了!没有身靠道观,不是五个宗门世家的人,居然还敢修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们回去吧,这里已经没有你们的事了。”

“是!”

……

此时此刻,南城微风和煦,秋高气爽,徐景正在极仁堂内,对周怀柔问道:“怀柔小姐,最后那味肉灵芝,到了没?”

“到了!徐景小神医,今天早上就到啦!你从上个月开始就在求这味药了,是想做什么药膏啊?”周怀柔换上了喜爱的淡蓝色汉服,温柔款款地对徐景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