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也给你表演一个!/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火焰散尽,一个人影慢慢从中灰烬烟雾中走了出来……

徐景嘴上叼着一根烟,双手插在裤兜里,缓缓开口说道:“你们这叫‘星珠引’的道法,虽然看着挺吓人,但差了点意思,穿透力不够高,连我皮肤都碰不到。那个师弟,你喷出来的火其实没太必要,一个打火机就能引燃的事,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不过——”

徐景一伸脖子,借着余留的高温,将嘴上的烟头点燃,深吸了一大口,煞有其事地说道:“拿来点烟倒是很好用!”

王亦德见状,大惊失色地转过头,问道:“两位道长,怎么回事?!”

清玄和清修面面相觑,说道:“我……我们也不知道!就算是化劲宗师,中了我们的道法,也定然活不成了,这小子……难道气劲强悍到了这种程度?利用气劲外放,形成了保护层,抵挡了下来?”

席中乾见到徐景居然能从这样猛烈的道法中存活下来,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异,说道:“气劲外放形成保护层?有这样的本事吗?徐景难道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席桦眯着眼眸说道:“这徐景……厉害归厉害,但他刚才没有用气劲,这不是气劲外放,我没感受到他身上有任何运上气劲的痕迹。”

“没用气劲?!怎么可能?难道他是靠着身体的强韧程度硬抗下来了吗?”

周围的特种兵纷纷大惊失色!连王亦德也吓得倒退两步,显然是觉得有些突破常理了!

席桦看着前方衣着完整的徐景,摇头道:“也不是,如果是靠身体硬抗,他身上的衣服早该烧成炭了才是,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扛下来的,实在让人感到惊奇。”

“小青,这徐景,到底是什么人?”席中乾转过头,惊疑不定地对席朝青说道。

席朝青面庞挂着微笑,自豪地说道:“是唯一能让我仰望的人。”

“两位道长,还有什么本事,快点拿出来吧!今天非要将徐景拿下不可,否则,我没办法回去交差!”王亦德心急如焚道。

“王少,我们知道!不把他铲除,我们同样无法给师父交代!区区一个炼气期,我不信如此邪门!”

“师兄,再拿符箓!这一次,一定将他拿下!”

被王亦德催促,清玄和清修面色显得有些难堪,皆是紧咬牙关,再次拿出了黄符和内丹,打算和徐景死拼到底!

“两位道长,刚才你们的表演很精彩,但我已经说过谢谢了,不需要再表演了。”

就在下一秒……

徐景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移动到了清修和清玄的中间!

他双手勾在了两人的肩膀上,嘴上还叼着一根烟,神情颇为淡定。

清修和清玄当即呆滞在了原地,身子一缩,冷汗瞬间就从脸颊上流了下来——

“你……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们……怎么没感觉到你身上散发出的气劲?”

徐景跑过来,连气劲都没有使用,导致他们根本无法提前预知和躲避!刚才这一跑动如果换成是冲锋,他们现在可能已经殒命了!

“你们是想看我的气劲吗?”

徐景将手从他们肩膀上放下,一只手取下了清玄师兄手上捏着的黄符,另外一只手取下了清修师弟手上握着的内丹,然后用黄符将内丹包住,拿在手中对他们二人说道:“看好了,两位道长,我也给你们表演一个魔术戏法。”

他将黄符包裹住的内丹扔向了天空,犹如黄莺一般扶摇直上……

然后徐景又取下了嘴上的烟头,气劲一提,肉眼不见的磅礴能量,当即缠绕凝聚在了他的指尖之上!

“啪!”

徐景将手中的烟头弹了出去,烟头散开的火花像划破天空的流星,以一条精准的弧线,射到了被黄纸包裹的内丹身上!

“轰!!!”

一声巨响传来!吓得逸景华天楼下的保安险些帽子都落在了地上,他扶帽抬起头,看着顶楼上方绽开的绚烂烟花,喃喃道:“这一个烟花比上一个还大得多啊……徐董真是好雅致!”

而此时的楼顶之上……

所有人都是张着口,望着天,神情骇然,他们所看到的烟花有多漂亮,内心的冲击就有多大!

席中乾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谈笑风生间……取烟当炮弹!这徐景……甚至比传闻中的还要恐怖!

徐景转过身,将两位道长的手给牵在了一起,叹道:“两位道长满不满意?可以回去了吧?”

清修和清玄目光呆滞的点了点头,然后手牵手转过身,在徐景的注视下,他们也不敢松开,双腿发抖,从天台的大门走了出去……

“有谁想去送送道长吗?两位道长下一次山不容易,我怕他们不记得回去的路。”徐景转过身,皱眉对剩余的人问道。

秦家的那些特种兵一听到这话,如获大赦!三十多个特种兵争先恐后的往门口挤着,生怕慢了半拍。

看到请来的两个道长变成了这般模样,王亦德早已被吓破胆,自然也是人群中的一员,飞快的想要逃离这里!

但他跑到一半,又被徐景提着脖颈给揪了回来。

“你应该可以自己回去的吧?”徐景看着他头上的一撮黄毛,皱眉问道。

王亦德吓得魂分魄散,他长这么大哪见过这样的怪物,连连摇头说道:“我京城人!第一次来南城,不认得路!我得跟着他们一起回去!”

“上次逸景华天的包厢,还有梅子洲小亭,我不是给过你两次机会,让你认清回京城的路吗?”徐景质问道。

“这次认清了!这次认清了!兄弟……不!大师!你放过我,这次我真回京城了!”王亦德心急如焚,哆哆嗦嗦地说道。

“留下点什么吧。”

徐景漫不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色匕首,席中乾和席桦看到后,皆是心里一惊!

金龙匕首……居然到他手上了?!

难道连他们席家的魏三通也被这小子……

“不了不了!我应该没有秦修那么过分吧?你放了我!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来南城了!我真心的!”王亦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早知道徐景有这么强横,他哪敢来报复啊!

“说实话,你比秦修过分多了,又是带霰弹枪保镖,又是带道长的。但秦修人比你坏,你们半斤八两吧,所以向他那样留下一双手应该不过分?”

说罢,徐景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刚想从王亦德双臂上划过,手腕却被一只手给牢牢抓住!

“徐景小兄弟,他是王家的人,你已经死磕上了一个秦家,要是今天再把他的手给卸了,王家那边可能会发疯。”

徐景转过头,发现那名中山装年轻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到了自己身侧,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散发着锐利的光芒,看着他说道。

徐景将手收了回来,席桦立即转身对他使了个眼色,王亦德屁滚尿流的逃了出去,口中不断喊道:“谢谢席桦兄弟!谢谢席伯!王家将念及你们的恩情!”

见到王亦德走远,徐景转过头,目光冷淡地对席桦说道:“你拿我做人情,不太合适吧?”

席桦低头拍了拍身上中山装的灰尘,说道:“我是为你好,如果你对王亦德有什么不满……”

“可以冲我来!”

席桦抬起头,脸上似乎有些期待,露出了一丝嗜战的笑容!

“啪。”

徐景转过身,低头点上了一根烟,说道:“你不值得我出手。”

“哦?”

席桦忽然握紧拳头!强大的天劲宗师气劲,在他拳上流转!

徐景仰头呼出一口烟雾,背对着他说道:“我对席家人下手一向很宽容,你们是席朝青的亲戚,我不想让她难堪。但请你记住,王亦德欠了你们席家一个人情,而你们席家,也欠了我一个人情。”

席朝青在此时走了上来,握住了席桦的手腕,看着他低声说道:“桦哥,不要出手!”

席桦怔怔地看了席朝青一眼,见她神情恳切,抿了抿唇,没有多说什么,走到天台边缘坐着了。

席朝青长呼出一口气,走到了一直在沉默的席中乾旁边,脸上散发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问道:“爸,见到徐景的感觉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