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谁敢动徐景,我杀谁!/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已过凌晨,徐景已经入定遁虚,精神仿佛游荡在浩瀚星辰之中,正进行最后一刻的蜕变。

这临江高楼,没有修道之人争抢,灵气空前充沛,再有二个昂贵阵法的辅佐,徐景已经具备了目前条件下最好的修炼环境了!

席朝青看着前方散发着淡淡光芒的徐景,几乎可以真切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

照此番趋势下去,不用等到日出,徐景的经脉窍穴,便能一次性全打通了!

“叮——”

此时,席朝青的手机响了一声。

在徐景即将突破的关键情况下有手机打扰,席朝青不悦地蹙起了眉头。这么晚了,谁会打她电话?莫非是那些要债的人?

一想到手头上还欠了各方势力五千万,家族四千万,席朝青便一阵头疼,这将近一个亿的债务,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还得清?压宝全压在了徐景身上,现在她穷得都想和徐景骑个电瓶车去送外卖了。

席朝青看了一眼手机,刚想掐掉,却看到来电显示是她的父亲。

“是我爸?”

席朝青美眸一阵闪烁,心中似乎隐隐预料到了什么,接通了电话。

“小青,你现在在哪?”席中乾开口便询问着席朝青的位置。

席朝青看了前方的徐景一眼,装作出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慵懒地说道:“我在南城买的房子里休息,爸……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徐景在不在你身边?”

席朝青心生警惕,稍顿了片刻,说道:“不在,他平常这个时候都在送外卖,在街上乱逛,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你现在赶紧出来,到芸沐山庄这边,有事情找你商量!”席中乾的语气中带着急切。

“爸……你来南城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吧,我很累了。”席朝青推辞道。

“事关你二叔之死,你还敢推辞?快过来!”席中乾的语气重了几分。

“行吧。”

席朝青在和席中乾聊了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

芸沐山庄23号别墅,李山健家中

席中亮一出马,周李两家的所有亲属,都被绑在了大厅,挤在了沙发上,甚至包括了李山健在湘南省手腕通天的二儿子李正华,身份为武道馆馆长的三儿子李正武,没有一个遗漏的。

李山健苦着脸说道:“我都是一把老骨头了,这几天怕是命犯了太岁,怎么得罪的……是这位爷啊!”

李山健口中的“爷”,自然就是席中乾了。

周海楼也十分绝望地说道:“我就说京城会有几个席家……早知道那席中亮的背景如此恐怖,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动他了。”

身处在李家的外人,除了席中乾和他身边的中山装年轻人以外,还有秦家的那三十多名特种兵,王亦德,以及王亦德带过来的两名高手,在周李两家人看来,他们都是身份和实力全方位压制,走什么途径都弄不过,根本招惹不起的人。

这一个月以来,徐景用了特殊手段,带他们这两个老头大发横财,在整个湘南省都确立了庞杂的关系网,金钱和地位一日千里,成为了湘南省的风云人物。

他们都以为日子会越来越好,家族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但这两天之内所发生的事情,已经是完全超脱出他们这两个老头的掌控了,眼前的这群掌握生杀大权的京城人,实在太过恐怖。

“是谁杀的席中亮?”

席中乾的声音,如雄狮般浑厚有力!目光扫过之处,在场众人无一人敢和他对视。

“席伯,是徐景!我听徐景亲口承认的,他没在这里。”王亦德站在席中乾旁边说道。

席中乾冷哼一声,说道:“那只不过是他把罪证揽在自己身上罢了,据我得到的消息……席中乾和亦谦侄儿,是这两家人杀的。”

周平听罢,在此时心虚地低下头,眸光有些闪烁。

“是你吗?”

他的这个小动作,被中山装年轻人看在了眼里,他身形几乎没动,但在一瞬间的时间内,就蹲在了周平面前,抬头打量着他。

周海楼见状,心里一急,说道:“你们都已经做成这样了,还有必要追究是谁杀的?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别和老子整这些有的没的。”

“你们这两家固然可恨,但我不会乱杀人,我只会找出罪状和证据,用正当手段,把你们的势力连根拔起。今后的日子去当普通百姓吧,我不会插手了!但,那个亲自动手杀害我弟弟的人,必须得死。”

席中乾说的不过是一些场面话,他身居高位,手段颇深,知道剥夺掉他们的一切,其实就等于是宣判死刑了。

他们没有身份和地位之后,想杀他们的仇家数不胜数,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当面杀个真凶,只是为了要个表面说法,解个气。

“老爷,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真凶。”中山装年轻人回过头,指着周平说道。

“那你替我动手吧。”席中乾淡淡地说道。

“爸爸!”

“不!不行!你们不能杀我儿子!”

周海楼和周怀柔在这一瞬间慌了神,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绝望地大喊。

“希望你下辈子投个好胎,不要在出生在斗争剧烈的家族之中了。”

中山装年轻人叹息着说了一声后,将手掌高高举起。

“爸,好大的阵仗。”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女声。

席朝青身着白色毛衣牛仔长裤,脚踏高跟,目光清冷高傲地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天依和周怀柔同时将目光放在了席朝青身上,她们其实都知道徐景背后有这么一个女人,但席朝青实在是太低调神秘了,从不抛头露面,也没和她们有过任何的交道。

上次见到席朝青,席朝青还是昏迷的,今日一见真人,才发现这女子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足以令她们黯然失色,仅仅她是眼眸间望过来的惊鸿一瞥,周怀柔和李天依便自惭形秽,不敢与她对视。

“小青,你二叔……是不是他杀的?”看到席朝青的出现,席中乾便指着周平,对她确认道。

席朝青淡淡地从这群人身上扫过,发现那中山装年轻人也在这里,他是席家第一高手——席桦!

席中乾养子,天劲中期宗师,离当世最强武学传奇“潜龙”仅差一小步的距离。

而王亦德带过来的两个“高手”,是身份背景更大的人,他们是修道者,一个筑基期一层,另外一个筑基期二层,相当于化劲巅峰高手。

今天……三个家族都下血本了啊,只是怎么还有秦家的人?莫非徐景还得罪了秦家不成?

这么多高手,一旦他们对徐景有想法,恐怕徐景是凶多吉少了。

席朝青在思索了一番其他事情之后,才回到了当前话题,看着周平说道:“席中亮是不是他杀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席中亮和王家人勾结,而且曾对我有过杀心,还是那个李家的人救的我,席中亮本来就该死!”

席朝青所指之人正是李天豪,众人一听他的话,皆是大惊失色!尤其是王亦德,神色更是诧异!

“席二叔和我王家勾结?青姐,我们家和席伯是世交,关系密切,席二叔是为了帮亦谦报仇,才栽在了这里!而且席二叔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他怎么会杀害你呢?”王亦德百思不得其解。

“小青!你说话怎么没大没小的?你二叔是那种人吗?”席中乾冷斥道。

席朝青听罢,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父亲果然还是没办法相信啊。这一世是他二叔死的早,要是放他再多活几年,席家在京城恐怕就得被王家给一口吞掉了。

“对了,青姐,我倒是想问问你,那个徐景……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丑话说在前头,哪怕是把杀我弟弟的人放走,他也定然是不能活的!”王亦德话语一转,眼眸中浮现出了滔天的恨意!

王亦德此话一出口,立即引起了在场秦家特种兵的认同!

“徐景把我们所有的弟兄都打伤了!可恶至极!”

“徐景的确该死!席桦宗师,你一定出手将他拿下!”

“他还削掉了我家少爷的胳膊,王家的二位修道大师,你们最好将这徐景折磨致死!”

就在场上讨论热烈,群情激奋之时——

“那我也丑话说在前头。”

席朝青冷眸如霜,气势凛然张开了口:

“在座的各位,谁敢动徐景,我杀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