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打通经脉!/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咻——”

一道金芒闪过,金龙匕首脱手而出!

“啊!”

秦修痛苦地哀嚎一声后,直接倒地!

此时,他右胳膊骨折,左胳膊中了匕首,两边巨大的痛苦同时传来,冷汗瞬间布满面颊,即便是个化劲宗师,那也断然无法忍受这样的剧痛!

席朝晚一脸错愕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徐景出神。

“这小子……怎么这么生猛?”

“那可是化劲宗师啊……”

李山健和周海楼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徐景在举手投足之间,将一位化劲宗师打成了这个模样,给了他们不太真实的感觉,活了这么大岁数,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场面!

这个徐景小兄弟……真实实力到底有多强?

徐景慢慢走到了秦修旁边,蹲下身子,唰的一下将他身上的匕首拔了出来,秦修的胳膊当即血流如注,疼得在地上大吼大叫。

“你说!要我怎么处理你?”徐景皱眉看着他说道。

“放……放过我!”秦修的左手胳膊一直在流血,右手早已骨折,都没办法捂住伤口,疼得生不如死。

“放过你?不可能,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我会看着你这样一直流血,直到你死。第二,我彻底将你的双手废掉,但能保住一条命,选一个吧。”徐景语气淡然地说道。

“我全都要!”秦修求饶道。

“就你他妈还全都想要?给老娘去死!”

李天依不知在什么时候冲了出来,两脚踢在了秦修身上,她肚子上的拳印还没有消,疼得她直打哆嗦,恨不得将这秦修大卸八块。

“别……别踢了!小晚!你帮我求求情!小晚!”

秦修被李天依踢在地上翻来翻去,头发混着泥土,狼狈不堪,滚得浑身是血。

席朝晚呆呆地看着他,仿佛往日谈吐有风度,力量与天赋远超年轻一辈的秦修,在她心中已经渐行渐远,他的真实面目,就如眼前这般,可惜自己被他外表蒙骗多年,从来没有过发觉。

“小……小晚?”

往日对秦修无比听话的席朝晚,在此时没有开口,神情失望而悲悯地看着他,一言未发。

“徐景!把刀给我,我再多割几个伤口!让这京狗子的血放得快一点,好早点死!”李天依踢着不过瘾,喘着气对徐景问道。

“别,别!我要命,请你们留我一条命!我不想死!”

没有什么能够比过死亡的威胁,在听到李天依的这一番言语后,秦修终于作出了选择。

席朝晚在此时转过身,仿佛觉得秦修连他化劲宗师的最后一丝尊严也消散殚尽,一个人朝着小亭远方走去。

“行!”

徐景听罢,也不再和他废话,蹲下身子,伸手摸向了他双手关节,秦修的惨叫声在梅子洲的小亭荡漾开来,随着湘江的潮起潮落,直至了然无声。

……

下午两点,逸景华天顶层。

徐景肩上扛着一大袋原石,从天台门外走了进来。

“你又去送外卖啦?”

徐景早上出去的时候还是穿着上次室友送他的puma,下午过来的时候,又是那身黄色外卖服了,徐景总共有六件外套,外卖服就占了五件,都是公司免费发的。

“啊?是啊,反正上午闲着没啥事,就去送了外卖。”

见席朝青这么问,徐景也没多解释,反正席朝青也从来不会因为这个笑话他。

他那件puma在上午过后已经脏得不行,徐景虽然对打扮什么的不在意,但他爱干净。

“我引灵阵都找好方位啦!只需要再画上几个小时就可以了。”席朝青此时站起身子,她眼眸间显得有些疲惫,但兴奋之色却掩饰不住,对徐景能打通经脉之事,显得很是期待。

“要不要我在旁边把聚灵阵画好,给你减轻点负担?”徐景有些心疼地说道。

席朝青笑着说道:“不用,聚灵阵得等我引灵阵画好,然后放置在中央才行,到时候这方圆一公里内的灵气都会被引灵阵吸引过来,然后再被聚灵阵聚为一点,你就可以大量吸收了,同时又因为这里靠近江边,湘江水会不断的将新的灵气携涌过来,所以咱们在这里就有据点啦!不光是你能打通经脉,恐怕我在这里修行,也大有裨益。”

“那就好!”

徐景乐呵呵地坐在了一边,看着席朝青高兴的样子,他心里也高兴。

……

“秦修居然……被那徐景打成了这般模样?!”

南城的某处豪宅之中,秦修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气若游丝,身体极其虚弱。

他的双臂已经直接被徐景用匕首砍掉,成了一个残疾人。

席中乾双手负在身后,站在了他的卧床旁边,神情颇为震惊。

“那小子下手挺狠啊……要是能留着秦修的双臂,以秦家的财力和资源,伤成什么样都能够治好,这直接去掉双臂……秦家的儿子成了废人不说,还直接少了一个化劲高手,损失太大了。”席中乾身旁的中山装年轻人神色惋惜地说道。

“那小子……到底有何本事?什么来头?”席中乾开口问道。

“席老爷,那小子打伤了我们三十多个内劲高手,三个极劲高手,他的身法和力量,远超一般宗师,连子弹也不怕,估计是化劲宗师水平,这次……我们太轻敌了!”秦修的一个极劲宗师部下,咬牙切齿地说道。

“化劲宗师么?练到什么程度了?初期还是中期,亦或是……后期?”中山装年轻人眯着眼眸说道。

秦修的另外一个部下则说道:“他没有气劲,疑似经脉未通,我们看不出来!”

“这世界上,不是说只有三个化劲以上的宗师么?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多出了一个徐景?谁在指导他习武,难道是‘潜龙’?”席中乾不解地问道。

中山装年轻人摇了摇头,说道:“习武之人,没有高人指导,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出个化劲宗师!秦修是因为有高人指点,四岁入武,资源丰厚,用了二十二年时间,才到今天的这个程度,这还是天赋和努力并存的情况,我看徐景更像是……”

“更像什么?”席中乾皱眉看着他。

“应该是我多虑了。”那年轻人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徐景的具体情况,一定要亲眼见见,才知道。”

在这时间,习武都如此之难了,徐景难道是修真之人?不太可能。

修真门槛更高,数量更加稀少,若是一般人想拜师入道,六年端茶送水,七年扫地诵经,八年下笔成章,总共需要二十一年,师父才会开始传授一些入门本事。

徐景今年才二十,难道他还没出生就开始悟道修真了?

“席伯伯,这徐景杀了我弟弟,又害死席二叔,此仇,我非报不可!我已经托家族,让我带了两名高人过来,我一定让他血债血偿!”王亦德也在这里,愤怒不已地说道。

席中乾皱眉道:“你说的高人,难道是——”

“不错!正是他们!”王亦德眼眸一狠,点头说道。

中山装年轻人眯起了眼,说道:“这徐景一次性得罪京城席王秦三大世家,那纵是有九条命……也难活了呀。”

席中乾眼眸中一阵闪烁,自己女儿和徐景走得很近,证明他们关系不错,如果利用得当,这徐景未尝不能够助力于席家。

可是……这小子惹出的祸端实在太多,连他都收不了这个场,加上又害死了自己的弟弟,谁都保不住他了。

……

晚上,九点。

引灵阵和聚灵阵,系数布置完毕。

傲立于整个湘江水畔的逸景华天顶层,徐景正闭眼垂目,坐在两阵中央,运转着景盛心法,端如圣人,不怒自威!

玉石在月光的照耀下,从原石中散发出了柔和的光芒,引领着月华与灵气,湍流于徐景身侧。

徐景的肌肤仿佛也变得透明了起来,若仔细看,可见到周围磅礴的灵气,正随着他的呼吸吐纳运送到了四肢百骸,一次次的冲刷着他的躯体。而心脏输送出强有力的血液潮汐,改造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窍穴经脉!

天地间道法自然的能量,逐渐凝成漩涡,在他气海丹田处沉寂……

席朝青看着眼前的徐景,心中惊疑不定,徐景明明只是打通经脉……怎么会有一种仙人渡劫的感觉?

以这样的势头脉通……他该不会一跃比自己的修为还要高吧?

席朝青心跳得很快,睡意全无,掌心全是汗,她努力了这么久,疑惑了一个多月的问题,终于能在今天解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