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放他走吧/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修闻声转过身,大吃一惊!

刚才他那一拳汇聚了他所有的力量,其目的是为了将李山健那些人赶尽杀绝,并不是为了对付徐景。

但被徐景却用肉身一个人挡下来了,按照秦修的经验,这一拳下去,别说打死一个经脉未通的徐景,就是十个极劲宗师叠在一起,那也没一个能活的!

徐景缓缓从地上抬起头,看着一脸愕然的秦修,他语气中蕴含着无边无际的怒火,低声道:“之前你放了他们,我原以为你是有几分宗师气节,所以说你有资格和我打——”

“但现在你让我很恼火!”

徐景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脸上的碎石沙屑皆数拂去,他展开臂膀,一拳打在了秦修的脸上!

“咚!”

又是一声闷响,秦修反应不及,脸颊彻彻底底的挨上了徐景这一拳头,在地上滚出去了好几米远,身子才顿住。

“秦哥哥!”

席朝晚在此时惊呼一声,万万没有想到徐景面对秦修还有还手之力!连忙跑到了秦修旁边。

“李天依,你没事吧?”

徐景在李天依旁边蹲下,似乎想将她抱起来。

“不用你管!”

李天依打开了徐景的手,见徐景挨了这么重的一拳,也没啥事,刚才又是白为他担心了。

李天依奋力从地上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边的血迹,看似清纯稚嫩的一张娃娃脸上,却无比高傲倔强。

她感觉五脏六腑似乎都在体内翻涌不止,随时可能吐出血来,只得强忍着痛苦转过身,对徐景说道:“你……你自己小心点,我不给你丢人了。”

随后,她紧咬牙关,一步步地往回走去。

“你……真的没事吗?”徐景心中窦疑,李天依还能说出“不给自己丢人”这种话?

“我有什么事!你这臭送外卖的,想死就赶快去死!老娘留着一口气,等着帮你收尸!”

听到李天依用上了熟悉的说话语气,徐景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晚,你去旁边看着,我没事!”

此时,秦修也把席朝晚给叫到了一边。

他擦了擦脸上徐景留下的拳印,内心惊骇到无以复加!

这小子挨了自己全力一击能站起来不说,还如此具有攻击性……着实可怕。

最令人不解的是……他经脉完全没通,连气劲也没用上,一个普通人的身体,怎么可能强悍到这种地步?

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刻苦习武这么多年,连一个普通人的身体都比不过,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秦修的斗志再次被点燃,他怒视着徐景,身子一弓,朝着他奔袭而去!

“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秦修怒气冲天,拳风如电般骤闪而至!站在徐景正前方,两拳朝着他的左右下巴打去,但徐景躲闪动作极快,左右摆头,直接躲过!

“不敢接我拳?”秦修一边讽刺,一边以腿借力,身子再次下弯至半蹲状态,借着这股爆发力,右拳迸射而去,像子弹一样,朝着徐景正中央的肚子打去!

“这拳你如何躲?!”

此拳正击徐景中央,左右无法闪避,且爆发力极强,无法后撤躲避,再加上秦修运上气劲,拳头还未到,徐景的肚子上,已经隐隐有些凹陷下去了!

“我说了,自打你刚才偷袭我朋友的那一刻起,你就没资格……再和我交手!”

徐景突然脚下一滑,整个身子直接干脆利落,倒了下去,秦修倏然一惊,心中立即就有些慌乱了!忘记顾及下盘了!

但他这一拳势大力沉,大有破釜沉舟之势,一经打出,想收回绝无可能!

躺在地上的徐景等他身子奔至而来后,直接抬腿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之上,秦修便就地一倒,摔在了地上!

没等秦修起身,徐景便立即飞扑了过去,抓住了他的一只手,一只腿压在了他的脖间,另外一只腿压在了他的胸间,与他垂直贴身,再把他的手给拉直,秦修便被束缚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十字固?!”

周海楼看到此招后,大为惊异!

李天依和周怀柔皆是看得怔怔出神……没想到徐景能如此活学活用……

李山健喃喃道:“看来……我没有白让天依去教他啊!”

本来像秦修这样的习武之人,是不会轻易被十字固锁住的,因为任何一个习武者,哪怕没练过柔术,都会有意识的去提防。

但在刚才的情况,他防不了。

徐景之前一直在防守后撤,示敌以弱,然后在秦修势头最盛的那一刻,抓住了他的一个失误!把他一脚踹翻在地,完成了十字固!

席朝晚见到此情此景,目光当即呆滞,愕然无语。

一切转变得太快,让她受到的打击有些大,暂时无法接受……她心中至高无上,所向无敌的化劲宗师秦修,竟就在这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内……被徐景完成了逆转!

“你的拳头或许很厉害,但你的速度,还有身体素质,都差了一些,还需要练练,只要我不想和你交手,你没有碰着我的机会。”

说罢,徐景把秦修的手往下一压,便听到秦修右手的关节上传来了令人头皮发麻的骨折声音。

“啊!!!”

秦修发出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吼!

“服不服?”徐景眉头一皱,对他问道。

“不服!我不服!!!我要杀了你!”秦修一只手就这么被徐景弄废,几乎已经要被怨恨冲昏得失去理智了。

“徐景,住手!”

此时,席朝晚跑到了徐景的旁边,看着在地上面色狰狞,痛苦不堪地秦修,又畏又惧地对徐景说道:“求求你放了秦哥哥,我向你道歉,我再也不报复你了!”

“你报复我可以,但要换个人,你这个秦哥哥……我觉得不行!三大化劲宗师?还没有我一个不通经脉的人厉害。”

说罢,徐景换位拉起了秦修的另一只手,在拉直之后,厉声问道:“服不服?!”

“服了,服了!徐景,我求你了,放过秦哥哥,他……这两只手对他太重要了,他可是化劲宗师,你要是废了,他以后……要怎么面对别人?”席朝晚哭着跪在了徐景旁边,求饶道。

“我给了他很多机会了,准确点来说,我给了你们很多机会!不是你们咄咄逼人,欺人太甚,我不会做到这个地步!化劲宗师又怎么样?!品端恶劣之人,不配称上宗师二字!”

徐景眼神一狠,刚准备使劲,却见席朝晚抱住了他的胳膊,央求道:“徐景……你看在姐姐的面子上,饶了秦哥哥吧!我是她的亲妹妹,姐姐平时很疼我,我不想让我们的关系变得僵硬!”

席朝晚被逼无奈,只得搬出了席朝青,开始和徐景打感情牌了,全然失去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但不得不说,她这话一出口,徐景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松了几分,一时之间,显得有些犹豫。

但——

就在此时!秦修抓住了这个机会,突然奋身一跃而起!用徐景没来得及折断的那只胳膊,勾住了席朝晚的脖子,把席朝晚给死死锁住!

“既然你和席朝青有关系……那席朝晚是席朝青的亲妹妹,你不想看到她受伤吧?”秦修面目狰狞,挟持着席朝晚一步步后退。

席朝晚在此时如同一个木偶般,眼眸瞬间变得空洞无光,两行清泪从脸颊上滑落。

“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连自己人也下得去手?我又不会害你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徐景站起身子,目光之中,对秦修已是鄙夷厌恶到了极点!

“不会害我命?连席中亮和王亦谦都死在了南城,你会放过我?!”秦修大吼道。

徐景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缓缓说道:“你现在想怎样?”

“你后退!让我离开这里!只要能让我顺利离开,我不会害席朝晚的!”秦修怒视着徐景说道。

“呵。”

席朝晚蓦地笑了出来,但眼眸中流露出来的,是哀莫大于心死。

她原以为自己眼光独特,虽然什么都比不上姐姐,但唯独看上的男人,要比她的男人强上百倍。

现在看来,这真是一个最大的笑话!

“席朝晚,你要我把他放走么?”徐景对席朝晚问道。

秦修一听这话,当即就有些慌了,结结巴巴地说道:“喂……喂!我在和你说话!只要你让我顺利离开,我不会害她!”

徐景直接把秦修无视,在他眼中,秦修仿佛连条狗都不如,将淡然的目光放在了席朝晚身上。

“放他走吧。”

席朝晚发出了一声叹息,大滴饱满的泪珠在她面颊下留下了一道病恹恹的阴影,她的语气,好似秋风中迅速下坠的夕阳,萧瑟而又厚重。

徐景点了点头,后退了几步,说道:“你能这么选,我尊重你——”

秦修听罢,心中一阵狂喜,搂着失魂散魄的席朝晚,朝着小亭的另一边跑去。

徐景看着秦修头也不回地跑着,叼起一根烟点上,然后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龙匕首,眯起了一只眼,对准了秦修的胳膊——

“我尊重你,但我不会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