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他让你受伤了吗?/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修随后把手机挂断,看了一眼旁边老泪纵横的两个老人,他又慢慢坐了回去。

“听说你们二老在南城能够呼风唤雨,连亮叔也被你们害在了这里,你们年纪这么大了,做事更应该小心谨慎,如履薄冰,怎么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招惹京城世家?”秦修皱眉看着他们说道。

秦修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劳力士手表,说道:“半个小时,等徐景过来,你们的儿孙,应该也会过来陪你们了。”

秦修闯入他们的家中,暂时只抓到了二位老人和他们的孙女,至于李天豪,李正国这些人,还在被抓捕的路上。

他这次来南城,不仅仅是为了报复徐景,帮席朝晚出一口恶气而已。主要是席家的二儿子席中亮死在了这里,如果他能够将李山健和周海楼连根拔起,那么以此作为礼物,席朝晚的父亲应该会很喜欢。

在绝对的实力之下,秦修根本不用考虑他们的产业,人脉,背景身份,也不用和他们玩手腕,斗权谋,直接去拿人,只要将这些周李两家的所有子女抓住,这两个南城大家族也就自然土崩瓦解了。

秦修这一次带了三十个内劲宗师,三个极劲宗师,全部都是军区精锐特种兵,硬实力极强,并且配有枪械,顶多半个小时,人就会全部抓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小时很快就到了。

但,

秦修并没有发现徐景的身影!

“徐景不敢来?!”

秦修眉头一挑,将一只拳头握实,似乎等得已经没有耐心了。

席朝晚则说道:“那废物只是敢欺负欺负弱小罢了,在秦哥哥面前,估计已经被吓破胆了!”

秦修看了一眼地上的爷孙四人,眯着眼眸缓缓说道:“那这些人的后果,就由他来负责了!”

李山健和周海楼在此时惊恐地抬起头,皆是又愤又怕,难道他已经准备动手了?

席朝晚怒视着昏迷的李天依,说道:“秦哥哥!杀他们这些人,那是脏了你的手,我来就行!”

“先等等!等他们两家的人全齐了,一家人一起走,体面一点。”秦修摆了摆手,打断了席朝晚。

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队长电话,挂在了耳边,不满地嚷嚷道:“我的人怎么也还没回来?抓一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哪用得了这么长时间?”

“喂?怎么还没回来?人都抓到了吗?”电话拨通后,秦修便不耐烦地问道。

“喂。”

电话那头,是秦修没有听过的声音,低沉沙哑。

“你是谁?!”秦修心中一凛,赶忙问道。

“在我过来之前,我要看到两位老爷子和他们的孙女是毫发无损的,他们要是受了一点伤,我杀你一个人。”

电话那头的语气根本没有起伏,也没有感情,说完这句话后,电话便被他挂断。

秦修脸上渗出了汗珠,又给另外一个队长打了电话。

“喂?秦建国!你还好吗?发生什么事了,秦栋被谁抓了?!”

“除了三十个内劲宗师,三个极劲宗师,还有漏余的吗?”

电话里出现的,还是上一个人的声音,看这样子,他的人已经全部被抓了。

“你……难道你是徐景?!”

秦修气得胸口一阵起伏,这些特种兵可是他秦家的精锐,立下过无数功劳,执行过大大小小上百个任务,都是极难培养出来的人。

能力强的人就很难找了,能力又强又对家族信任的人,那更是少之又少!

万一此次折在了南城,他此番前来,就得不偿失了,说不定回去还得被他父亲关禁闭!

“你别动我的人!有什么话,当面说!”秦修喘着气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和我当面说呢?”

“秦少,秦少救我!啊!”

电话那头,秦修听到了一个自己熟悉亲信的惨叫声,当即面色扭曲,咬牙切齿道:“你想让这两个老头和女人死在这里么?!”

“我刚才感觉到了,你把这些手下看得很重,你不会鱼死网破的。”徐景的声音依旧是没有什么波动。

“你真以为我不敢?!”秦修一掌直接将椅子前的石桌拍得粉碎,怒吼道。

“那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只要我过来的时候,发现他们身上有伤,记住,是只要有一点伤,我都会把你这三十三个手下全杀了,懂?”

随后,电话直接被徐景挂掉。

秦修的目光中交织着不甘与怒火,他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药盒,咬牙对席朝晚说道:“帮我把这活血膏给那两个女人服下!”

席朝晚目光诧异,对秦修说道:“秦哥哥,那些手下,死了不就死了?为何要用这么珍贵的药膏,去救这两个人?你还真怕了徐景?”

“闭嘴!我要你给用你就给我用!”秦修气急败坏,冲席朝晚怒吼道。

“好……”席朝晚显得有些委屈,接过活血膏后,帮李天依和周怀柔服下。

过了一会后,秦修似乎平静了下来,对席朝晚说道:“小晚,刚才我……我真的被徐景给气到了,并不是我怕他,他挟持的人是我秦家的精锐,和我感情很深,如果这次来南城保不住,我回去会很没面子。”

他说得很委婉了,如果保不住,回去那不是没面子这么简单了……

席朝晚听完以后,低着头,一声不吭,眼泪在眼眶处打转。

李山健和周海楼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之后,李山健倒还是松了一口气,而周海楼则直接靠在柱子上,畅快淋漓的大笑了起来,他声音本来就高亢尖锐,此时一笑,和公鸭子叫起来一样褶皱难听。

“哈哈哈!妈的!老子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次看到报应这么快的场面!真他娘的爽!喂!京狗子,之前的嚣张哪去了?不敢动老子了?哈哈哈!我操你妈的,你真是个杂种,老子忍你忍得不行,南城人,没你想的那么好惹!”

周海楼笑得满脸通红,直不起腰了,指着秦修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你……”秦修气得脸上肌肉直抖,胸腔中的怒火几欲喷发而出。

“老不死的东西,敢侮辱秦哥哥,我……”

席朝晚刚想上去让周海楼闭嘴,便被秦修拉住了手腕。

“小晚,不能动他们!等徐景来了之后,再把所有账都和他算清!”秦修看着席朝晚,一字一顿地说道。

说来也神奇,原本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悬着的李天依和周怀柔,在服下活血膏后,都睁开了眼睛,浑身舒坦,气息圆畅,比来之前的气色还要好了几分!

“徐景!臭送外卖的!快走!”

李天依刚一醒来,便如惊弓之鸟一般,紧张地喊了两声。但她打探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发现徐景并没有在这里。

眼前站着的,还是那一男一女两个人,门口一堆黑衣保镖站着,局面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回事……我刚才晕过去了,现在怎么又醒了……”

周怀柔有些茫然地坐在了地上,同样不明白出了什么状况。

“身体上的痛苦不如心里上的痛苦,你们别以为昏过去就完事了!秦哥哥救你们醒来,是为了让你们亲眼看见,徐景待会是怎么死在他手上的!”为了顾及秦修的颜面,席朝晚在此时瞪着美眸对她们解释道。

“哈哈哈哈!你要把老子笑死?李丫头,我告诉你,是徐景抓了他们三十多个人,告诉了这京狗子,只要我们身上有一点伤,徐景就把他们的人杀干净!所以你们醒来啦!还是他们口中珍贵的活血膏给救活的哦!虽然在咱们这,成本不到一百就能搞到。”周海楼畅快淋漓地说道。

“哈哈哈哈!”听到周海楼的话,李天依也放声大笑了出来,看他们二人这得意忘形的神色,说李天依不是周海楼的孙女,那都没人信。

“闭嘴!”席朝晚脸上气得一阵红一阵白,在此时怒吼道。

而秦修被他们这样一激,反倒是平静了下来,他坐在石椅上,将白色绷带缠在了他的手上,闭上眼眸,缓缓开口道:“师父教我学武需平心,我出关后一时间得意忘形,险些辱了化劲宗师之态。”

话音一落,秦修身上仿佛震出了一层无形的空气波纹,从小亭中扩散,扬起了阵阵尘埃,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心脏一颤,仿佛被什么东西遏制住了一般!

周海楼和李天依的笑声也戛然而止,李天依抬起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秦修背影,喃喃道:“这……好强,气劲外放,他难道是化劲宗师?!”

“算你有眼!当世突破到化劲的三个武学奇才,秦哥哥就是其中一个!你以为你们还能猖狂多久?徐景一来,必死无疑!”席朝晚冲李天依说道。

她的话音一落,那四个爷孙皆是对视了一眼,才发现他们刚才乐观得太早了。

“化劲宗师……传说可以以拳当炮,力撼山河,气劲为盾,身体坚硬如铁,难怪连子弹都对付不了他……”李山健被秦修外放的气劲压得喘不过气,艰难地开口道。

想了一会后,李天依嗤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那臭送外卖的那么笨?他要挟你的人,以人放人就行了,哪会蠢到那种地步,还会过来和你打?”

李天依的话音一落,却见四周已经没有一点动静,只听到了保镖的拔枪声。

李天依一脸错愕,心中隐隐有了一个最不安的猜想,猛然转过头,发现一道熟悉的人正站在了小亭的最前面!

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穿着一件黑色puma外套,上衣拉链拉到了最顶端,双手插在裤兜里,嘴上还叼着一根烟,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

“他让你受伤了吗?”徐景含着半截烟屁股,开口对她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