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你也配尊为先生?/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波澜不惊的魏先生被徐景一句玩笑话激怒,席朝晚见状,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似乎生怕魏先生不会被激怒,既然来了斗志,接下来的对决就好看了!

王亦德捂着刚才被扇的脸颊,根本不敢有脾气,反而对席朝晚说道:“朝晚,叫魏先生小心一点!这小子很邪门,虽然经脉不通,但力气出奇大!我内劲后期,本以为来南城能一路横扫,为亦谦报仇,但这小子凭借一根筷子,就把我的手背刺穿,险些把我废在酒店,不得不提防!”

席朝晚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轻摇宽羽扇,说道:“没有气劲,力气再大能大到哪里去?你一个内劲宗师,也配和魏先生的极劲宗师相提并论?在旁边给我仔细看好了!魏先生废这徐景,如废一只狗!”

席朝晚话音一落,旁边高如山岳般的魏先生便凝眉冲了出去!

他一动,身形犹如风吹落叶,席朝晚和王亦德只得将手掩面,生怕被魏先生疾驰的身影给带过去!

顷刻之后,魏先生的身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徐景身后,高大的身影瞬间遮挡住清晨的阳光,让徐景整个人被遮掩在阴影之下!

“劈山掌!”

他浑身肌肉犹如被铁器浇铸一般,刚武有力,气势非凡!右手直接化掌为刀,带着凛冽的风声,仿似重炮咆哮!一记侧掌,朝着徐景的后颈削去!

“好快!要说那纸条是你放的,我觉得有可能!”

徐景转过身,用右手包住左手的拳头,作为支撑!然后以左手之肘……硬接下了魏先生的这一记劈山掌!

魏先生侧掌劈在徐景的手肘上,犹如是铁石撞击钢板一般,在空气中撞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颤动声,魏先生倒退两步,双眸极其惊骇!

此子……居然能硬接下我这一掌?

魏先生的劈山掌,是他得意绝学,速度快,力量大,而且根本躲不了!再加上他极劲宗师的气劲支持,无人能安然挡下!一旦击中,非死即残!

可这徐景……用手肘挡住了之后,面不改色,表情淡然,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魏先生,你搞什么?速战速决,拿出点真本事!”席朝晚这还是头一次看到魏先生出手有落空的时候,他这般人物,基本上是三招之内制敌,一招下去就有成效,看见徐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心情尤为恼火!

“是!二小姐!”

魏先生神色一狠,双拳之上,流转着一层透明的空气,犹如被扭曲了一般!像是天气炎热的马路上,太阳将沥青路烘烤得弯弯曲曲的,让人感到不真实。

王亦德瞳孔骤然一缩,骇然道:“气劲外用?!”

内劲宗师仅可气劲内用,即运转气劲,大幅度的提升手脚威力和身体强度。

但——

极劲宗师,是可以气劲外用的!据说出神入化的极劲宗师高手,甚至能隔空出拳!哪怕敌人站在十米开外的距离,一拳下去,也能将之击倒,如同子弹!

魏先生虽然顶多只能称上极劲初期高手,但没想到也能如此控制气劲了!这一拳下去,不得把徐景打成四分五裂?!

“受死!”

魏先生此时已经双目通红,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怒火,甚至已经将席朝晚“废他一只脚”的事情给抛之脑后!他现在,要把徐景打服!

他身形一跃而起,跳到空中四五米的位置,呈抛物线,霸气卓然的一拳,从天空中斜下打出!

“魏家拳!”

一声怒吼从魏先生的嗓眼里爆发而出!席朝青和王亦德皆是后退了两步,敬畏不已。

“当年魏先生凭借此拳纵横地下拳场,一次将两个极劲初期宗师生生打死!令我席家大开眼界,花重金将他聘用下来。魏先生跟在我身边五年,这还是我第三次看他用出此拳,本来不想杀这废物,看来是他惹恼了魏先生,自找的了!”

席朝晚扇着羽扇,轻蔑地摇了摇头,完全没把徐景的命当回事。

“徐家膝!”

徐景也有样学样,跟着他喊了一句自创招式。然后他身子微微弯曲,像一只兔子一样,双腿的肌肉挤压成团,布满青筋,蕴含着极具爆发的力量!纵身一跃!

“他……他居然还敢迎上去?!”

王亦德看着徐景的举动,简直是匪夷所思!前方徐景飞跃在空中,将右腿顶出了一个膝撞的姿势,硬生生的迎向了魏先生那恐怖无匹的魏家拳!

“咔!”

当徐景的膝盖和王亦德的拳头撞在一起的时候,两股巨大力量相碰,他们的身子都在空气中滞留了一秒,清晨灿烂的阳光弧线,仿佛将他们二人的身影在空中定格。

“成了?”

“这下那废物的脚应该碎了吧?”

在这一秒钟的时间内,空气中传来了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

是魏先生的双目惊恐瞪大!额头上当即渗出了汗水,嘴唇一颤,面色进入到极端的痛苦当中!

下一秒,魏先生的身子从空中坠落,他的右手扭曲变形,像布制人偶一样,手臂变得软弱无力,完全抬不起来了!

静……

空气中,除了欢雀的鸟鸣声,什么也听不到。

王亦德在见到这一幕后,哑然失色,瞳孔中布满了深深的震撼,被吓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而席朝晚,“啧”了一声后,对魏先生充满了失望与鄙夷!

即便经脉未通,但区区极劲宗师,何来本事挑战上一世景盛仙人的心法神威!

“啪!”

徐景低头点燃了一根烟,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中,另外一只手夹着烟,缓缓走到了他面前,看着冷汗如瀑,面颊痛苦扭曲的魏先生,徐景呼出一口烟雾,淡淡开口道:“还打吗?”

魏先生转过头,看了席朝晚一眼,席朝晚的眸光中再也看不到任何感情起伏,如同是看废物一样地看着他!

魏先生觉得颜面受辱,强烈的不甘涌上心头,他突然一跃而起,忍受着右臂上传来的巨大痛苦,左手掏出了一把金色匕首,朝着徐景刺了过去!

“你干什么?!你这样的人,也能被尊为‘先生’?”

徐景倒退两步,直接取下嘴上的烟头,朝前方用力一弹!

“啊!!!”

魏先生的左手脉搏处直接被徐景烫出了一道烟疤!他弹出的烟头犹如坚石一般穿透有力,瞬间就把他手中的匕首给打落!

见到这一幕,席朝晚面庞上的鄙夷之色更甚,仿佛一直以来都看错了人。

徐景慢慢走了过去,将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在手上把玩着,只见这匕首通体金色,刀柄还刻着一条威武非凡的金龙,于是开口问道:“这匕首不错,纯金的?”

“那……那是席先生送我的……还我……”魏先生吃力地说道。

“还你?堂堂魏先生,竟像小人一样用这匕首偷袭,不嫌丢人?现在我单方面宣布,你匕首被没收了。”

徐景走到了魏先生旁边,伸手在他裤口袋中又摸出了一个匕鞘,将匕首插进去,直接占为己有了。

“你……”

这金龙匕首不但价值连城,也象征着他魏三通在京城的地位,魏三通见徐景直接将他的匕首和匕鞘同时顺走,气得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昏死过去。

徐景此时回过头,发现王亦德趁着刚才已经脚底抹油,直接溜之大吉!

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而席朝晚还站在原地,蹙眉看着徐景,纹丝不动。

“你不跑?”徐景将金龙匕首在手上扔来扔去,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说道。

“我为何要跑?我不信你敢动我!”席朝晚不屑道。

席朝晚以为徐景既然认识席朝青,那就一定知道她们两人的父亲背景有多大,所以根本不慌。

可没曾想,徐景在听到她这句话后,双腿突然发力,猛地一下站在了席朝晚面前,低头看着她。

席朝晚看着徐景忽然一下靠自己这么近,神情严肃,眸光冷漠,吓得立即往后退了两步,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在此时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刚才的赌,是不是我赢了?”徐景忽然开口问道。

“你……你真要把我剃成光头?!你信不信我扒了你这废物的皮?”席朝晚语气中出现了一丝慌乱,身子一直后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