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席朝青醒了/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到眼前的这一幕,众人再度大惊失色,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好不容易将这三个人给请走,为何又生风波?!

众人闻声望去,发现徐景表情异常平静,一步步朝着那两个保镖走去。

“徐景?!”

此时,不光是周李两家的人目光骇然,徐景的三个室友,更是和活见鬼似的,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徐景在这种场合,还能够有反击的余地!

“你是什么人?!”

王亦德的手背被刺穿,已经疼到无法说出话,开口问话的人是那两个保镖,他们看着徐景的一步步走来,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令他们又惊又恐。

“让你们趴下的人!”徐景面色寻常道。

那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看着地上直接被木筷子击穿的霰弹枪,他们牙关一咬,皆是握拳朝着徐景奔袭而来!

“你在说什么大话?”

面对势如雷霆般的两个内劲中期保镖,徐景身子微微一侧,先是躲过了他们第一波进攻的锋芒,将身子退到一边,摆好了一个进攻的姿势!

他拳头用力一握,打出一记摆拳,突然出击!拳头打在了一名保镖的右脸上!

一拳,伤筋错位,崩碎牙齿!

那保镖的脸颊在徐景精瘦的铁拳撞击下,如水波一般流动变形,整个身子飞了出去,倒地昏厥了过去!

徐景又看着剩下的一名惊恐不已的保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原地纵身一跃,腿上带着如暴风雨来临般的呼啸风声!一记腾空转身侧踢,蕴含着千斤爆炸之力的一腿,踢在了那保镖的脸上!

那保镖光速从原地倒下,脑袋直接将地毯砸穿!不省人事。

这两名超过周李两家最高实力的内劲中期保镖……

被徐景精炼漂亮的两个动作……直接秒杀!

程蕊在后方难以置信地看着徐景,那两个动作还是徐景今天刚学会的!程蕊亲自教的,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用到实战了!

而且,在面对这样强横的对手之下,他还打得还如此漂亮……

“这么不经打?我还想在你们身上检验一下我这两天的学习成果,实在让人很失望!”徐景叹气道。

这话一出,程蕊已经彻底服气了。昨天他还说在面对两个武馆师父的时候,只用了三分力,程蕊还以为他在说大话,并没有揭穿,但在今天见到这一幕后,她才明白……昨天徐景说用了三分力,那绝对是往谦虚着说的……

那两个武馆师父,比起这两个内劲中期的保镖,连只蚂蚁都算不上!

李天豪和李正国在听到他这话后,皆是咽了一口唾沫,李天依一双美眸瞪大,每一次碰到徐景,他几乎都会带来一些令人难以相信的变化,令她大感震惊,他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你刚才问了我们那么多问题,该到我问你了吧?”

徐景在王亦德旁边蹲下身子,从口袋取出了那张随身携带的纸条,对他问道:“这个纸条,是你留给我的吗?”

徐景刚才看这王亦德跑得挺快的,和那天楼道里的人影很像,再加上他是王亦谦的哥哥,完全有理由让自己远离席朝青。

王亦德依旧面色痛苦,紧咬牙关,之前脸上嚣张的气焰,此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他现在根本没心思听徐景的问话。

“你不说,可能回不去京城了,我数三秒。”徐景指着他说道。

“一……”

“禁止打通经脉,远离席朝青?”徐景刚一数数,王亦德立即看了他的纸条一眼,喘着粗气,惊恐地摇头说道:“不是我留的!”

这人竟然连经脉都没打通?如果没有使用气劲外放,他哪来这么大的力量?!

王亦德心中惊骇不已。

“真的不是你留的?”徐景眯着眼睛看着她。

王亦德阴狠地看着他,忍着怒气说道:“我不会写毛笔字,我也根本就不认识你!否则,我要是先对你有提防,会被你偷袭到?”

徐景皱眉与他对视了几秒后,轻轻点了点头,伸手把盯在门板上的筷子给抽了下来,王亦德立即爆发出了一声哀嚎,躺在地上直打滚。

徐景缓缓站起身,对他说道:“王亦谦是我杀的,你要是想报复,来找我,别牵连无辜——”

“滚!”

王亦德听罢,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阴沉着脸色,一句话也没说,打开门就走了。

“等等!”

徐景在他身后突然叫住了他,王亦德浑身一震,瞬间觉得脊背发凉!

“支票留下。”徐景淡淡地说道。

王亦德胸腔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怒火,但他不敢发作,只得饮恨将之前李山健给他的支票扔了过来,然后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里。

“杀我弟弟的人居然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学生……明明连经脉都没有打通,我在他面前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行!我就喜欢这样的硬角色!”

在徐景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后,他回过头,发现李山健和周海楼正坐在沙发上大笑着,两人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这个赌,我看靠谱!不过嘛……要是我赢了,这逸景华天,我会把百分之十的股份给徐景,因为我高兴!”李山健神情颇为倨傲地说道。

周海楼哈哈一笑,说道:“你和老子比阔绰?老子要是赢了,我把这逸景华天的百分之三十地股份给徐景!怎么样?你就等着给老子掏钱吧!”

李山健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我赢定了!我给百分之五十!”

徐景挠了挠头,朝他们走了过去,疑惑道:“你们在打什么赌啊?要分我股份?”

李山健和周海楼一看到徐景过来,两人都是喜笑颜开,欢喜不已,那种眼神是徐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把徐景拉过去就开始嘘寒问暖套近乎了,只字未提他们打赌的具体内容。

一边的周怀柔见状,看着徐景的眸光愈发崇拜,喃喃道:“徐景小神医又救了我家一次……”

李天依站在她旁边,蹙眉不满地说道:“切,他刚才不出手你家也不会有事吧?支票是我爸给的!他明明一早就有实力,非要等到最后才出手,故意的!”

“可是……王亦谦明明是我爸处理的,徐景小神医却揽到自己身上,他知道我家没办法应对王亦德,怕我们受到危险。”周怀柔低头红着脸说道。

李天依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说道:“徐景对你家这么好,那你干脆以身相许得了!”

“就怕徐景小神医这样的人物看不上我。”周怀柔向往又自卑地说道。

“……”

“我服了,你也太高看他了吧?他就没顶用,他有这么厉害,和他上次教我的那个诗词有关,能写出那个诗词的人,那才是有大手段的人!这臭送外卖的不过是运气好一点而已,碰到过贵人。”李天依对她解释着,李天依觉得教徐景那首学猫叫诗词和吐纳动作的人,那才值得真正的崇拜,徐景就是一坨屎。

“可我还是觉得徐景小神医厉害。”周怀柔转过身,含羞带笑地将头低下,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井底之蛙!”李天依愤愤地骂道。

李山健指使保镖作好了善后工作后,所有人都准备离开了。

而等徐景从包厢下来的之时,整个一楼大厅,如死一般寂静……

下面的富二代,还在赌是李家让位还是周家让位,没争出个所以然,他们今天非要看看是哪一家会先出来。

然而……他们却等到了两个老爷子同时下来。

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周老爷子和李老爷子,竟一左一右,攀附在了徐景身边!

而且……徐景表情难堪,不断挠头,看样子似乎还不是很高兴!

在场之人,无不瞠目结舌,脑回路皆尽打结。等他们出门后,那两个老头,一个打开了劳斯莱斯元首级幻影的车门,另外一个打开一辆官方限量红旗的车门,都拉着徐景坐他们的车。

徐景最终却带着他的室友,挤上了旁边一辆公交,在所有富二代惊滞的目光下,绝尘而去。

……

当天晚上,徐景去了席朝青的家中,时间都过去了两天,席朝青也应该醒来了。

徐景走到了席朝青门口,却发现门下面又有一张小纸条——

“禁止打通经脉,远离席朝青!现在还来得及,否则你将有大祸!”

这一次,还多了一句话,算稍微解释了一下?

“谁在跟着我?你出来!”

徐景皱了皱眉头,在门口大喊道。

“老公?”

门口没动静,门内倒是有了动静,听到徐景的声音,席朝青把门打开,探着一个脑袋,睁着美眸好奇地看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