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不速之客/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好意思了各位,打搅到你们吃饭了!”

门外,一个身着纪梵希外套,头顶一撮毛染成了金色飞机头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

而后,他身后又走来了两个特种兵模样的保镖,直接从一个吉他袋里掏出了一把霰弹枪,呈两个方向,对准了两边的保镖!

“他……是谁?!”

众人大惊失色!能拿出这种枪支,带着这样级别保镖的人,身份非同凡响!只不过他太过脸生,李山健和周海楼都不清楚他的身份!

“你是什么人!”周海楼厉声问道。

那金毛飞机头指着自己,笑嘻嘻的,一脸痞样地说道:“我叫王亦德,专程从京城赶过来看各位的,我想问你们个事,我弟弟王亦谦……我已经两天联系不到他了,被你们藏哪啦?还活着吗?”

此话一出口,周李两家的人,齐齐脸色大变!京城的王家人……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李天依也如临大敌,来的这三个人,光是那两个保镖,就是内劲中期实力!拿枪姿势太稳,如雕塑一般纹丝不动,感受不到呼吸的频率,这是做到了气劲内敛,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周家和李家的所有打手里面,都没有一个内劲中期的宗师!最强的也就是内劲初期,相差犹如天壤之别!

而那王亦德就更加可怕了!他神色太过淡定,气场隐隐连那两个保镖都能压过!实力相当恐怖!可能……已经到达了内劲巅峰宗师的地步了!

南城二十年以来……从未来过这等级别的高手!

就凭周李两家的保镖,若敢有扣动扳机的想法,恐怕会提前被那两个霰弹枪保镖给射成筛子!

“你们怎么没人说话?我问你们话呢!我弟弟在哪!”

王亦德神色骤然变得凶戾无比,紧皱眉头,目光从在场众人身上扫过!

他将目光从那些年轻学生身上略过,最终锁定在了周海楼,李山健,李正国,还有周平这四人身上。

徐景皱着眉头,打量着他们三个人,从桌子底下掏出了那张在席朝青楼道门口捡的纸条,一声不吭,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而他的三个室友此时已经被吓趴到了桌子下面,他们哪见过这仗势?程蕊花容失色,俏脸煞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李天豪和李正国则目光肃然,但谁也没有想出个对策。

周海楼深觉棘手,在此时客气地说道:“几位来客,我们是不是有些误会?我并不知道你弟弟的下落,我们没有听过这个人!”

“咚!”

就在周海楼话语结束的那一瞬间,王亦德化为一道黑影,以闪电般的速度!从门口冲到了周海楼的面前,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上!

他直接将周海楼踩在了后方的钢化玻璃上,卡在玻璃上一动也不能动!

“爸!”

“爷爷!”

王亦德出手突然,那疾驰的速度远超所有人的想象!周家保镖将枪口转移,齐齐对准在了王亦德的身上!

“别和我们比速度,把枪放下!”那两个保镖冷声说道。

“把……把枪放下!”周海楼吃力地摆了摆手,周家保镖便犹犹豫豫的把枪收了回去,李山健也使了个眼色,让李家保镖也把枪收了起来。

王亦德一边伸手拭去皮鞋上的灰尘,一脸桀骜不驯地说道:“老头,你好像不老实啊?我弟在两天前就让我从京城过来对付你们,但我手上有点事,抽不开身,现在他下落不明,我听说南城就你们两个老头手眼通天,就算我弟和你们没关系,你们也应该知道他在哪吧?你说你没有听过这个人,就明显有点不把我当回事了。”

“我操你妈的!”

周平满脸通红,怒发冲冠,在此时操起了一个红酒瓶,朝着王亦德的脸上砸了过去!

但王亦德头一扭,便轻松躲过,然后一张手如抓篮球一般的抓住了周平的脸,随手一挥,他便被扔了出去,直接砸进了尽头的墙壁里面,吐得满身是血!

“爸!”周怀柔立即就哭了出来,慌张又无措,感觉死亡离自己亲人如此之近。

而李天依在此时面露怒火,隐隐有想出手的迹象,但却被旁边的徐景制止住了。

“先别动!”

王亦德扭了扭脖子,淡淡地说道:“这次手下留情,如果还有不服的,我就把他脑袋拧下来!”

“老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弟弟在哪?!”王亦德的脚下使了几分劲,皮鞋几乎要陷进了周海楼胸口的肉里,痛苦万分,周海楼被他踩得说不出话,嘴里喷出了一口老血!

“说!这次的答案不让我满意,下一脚,我要你命!”王亦德松了一下脚力,周海楼大口喘了两口粗气,目光虚弱地看着他,笑着说道:“老子……老子不知道!”

王亦谦和席中亮早就打包被周平给枪掉了,只不过周海楼不愿说出自己儿子的名字而已。

“别动我父亲!是……是老子杀的!”周平瘫倒在地上,抬头用尽全力说道。

王亦德听罢,仰头将眉头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凶狠的神色,像一条发怒的豺狼!

“这老头说他不知道,他儿子又说是他杀的,我信谁?我弟弟八成是真的遭遇了不幸!不想放错一个人,都杀了吧!”

王亦德此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心一凉,瞬间跌落至谷底!刘阳等人早已吓得屁滚尿流,参加此次晚宴,他们心中是后悔不已,这和他们完全不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

此时他们也顾不上恐惧了,跪在地上,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流,磕着头说道:“两个大哥!我们……我们只是南城大学的学生,什么都不知道!今天头一次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你弟弟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别杀我们!”

王亦德将脚从周海楼胸口上放了下来,直接把刘阳等人无视了。

周海楼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王亦德转过身,打量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缓缓道:“这里隔音效果不错,开枪应该不会引起骚动——”

“都杀了!”

“慢!年轻人!你听我一言!”李山健额头上渗出了汗珠,神情严肃无比,抬手阻止道。

“哦?老头,你又知道了?”王亦德扬着眉头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他。

李山健对李正国使了个眼色,李正国立即拿出了一张支票,开始在上面写着。

李山健紧张地对他说道:“老头和儿子都是个商人,常年经商,对你说的话,一窍不通。但可以肯定的是,你误会我们了,这里是五千万,你先拿走,就当是我送京城客人的一份礼,我和地上的那个老头,在南城还是认识一些人的,能发动人手,在三天之内,一定帮你找到你弟弟!如果没有做到,凭借年轻人如此卓然的身手,取老头的性命,也不是一件难事,你看如何?”

王亦德听着李山健的一番话,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支票,脸上露出了几分犹豫的神色。

良久,他努了努嘴,让一个保镖把支票取走,对他们说道:“也行,那我就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到时候人没有,你们就是躲到哪去,我也能把你们杀了!”

“我们走!”

他转过身,朝着门口走去,两个保镖也一直拿枪护着,掩护着王亦德撤退。

见到他们终于肯走,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周怀柔终于敢去把他的父亲和爷爷扶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看着他们身上那重重的伤,周怀柔直抹眼泪,面色苍白,看得人心疼无比。

而李山健的汗已经湿透了背部,李正国和李天豪也是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悻悻不已地坐在了位置上,如果不是老爷子反应快,他们差点就被这京城来的人给杀了!

走到门口之时,王亦德又皱起了眉头,喃喃道:“如果真不是这里的人干的,那我的弟弟,该不会是被席朝青那臭娘们给动了吧?”

王亦德一只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刚想开门,一根筷子却如利箭一般从桌子底下飞了过来!直接穿透了他的手背!

王亦德的手背被筷子钉在了门板上,他脸色煞白,当即跪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大叫了出来!

两个保镖见状,立即抬起霰弹枪,但还没等他们反应,餐桌布下又是飞出了两根筷子,将他们手上的霰弹枪一分为二!

一个先前被他们直接无视掉的年轻人,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叫你们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