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大佛斗法/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吧,美女,我们就想吃个饭而已,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李天豪看到大堂经理居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反应,打趣地笑道。

大堂经理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从地上站了起来,朝李天豪深鞠了一躬,为难地说道:“我……实在对不起!但……但包厢里已经有人进去了!我实在能力有限,要不我叫总经理过来,和李少爷商量商量?”此事已经完全超脱出这位女经理的掌控,她只能推给上司了。

李天豪在此时摸了摸下巴,又对她问道:“那些人进去很久了吗?”

大堂经理摇了摇头,说道:“没……没多久。”

李天豪笑了笑,说道:“那就行了,不用叫总经理,我们自己上去就行了,要是徐景兄弟过来发现是别人坐在那,我们把他鸽了,那我李家的脸可就全部丢光了。”

“……”

现场一片死寂。

这……这李家邀请的贵客,也是徐景?!

大堂经理的目光呆滞到了极点,而周围的这些富二代,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周家和李家,能和他们其中一个沾上一点关系,那就算是行大运了!

而这个徐景,二周前还只是一个送外卖的,现在不但和他们两家都有关系,而且还是他们的客人……贵客!

他是为周家和李家挡过原子弹吗?

“哎……这……”

大堂经理还没来得说明包厢内坐的是谁,李天豪等人便乘坐电梯上去了。

“嚯,大场面啊!这下牛逼了。周家和李家的老爷子在逸景华天争一个包厢……你们猜猜,谁会赢?”

“我赌一瓶拉菲,周家!”

“行!我和你赌,那我就赌李家!”

这些富二代也是来了点性子,这种场面可不多见!李家和周家势同水火,明争暗斗,同时站在了南城的金字塔顶端,他们碰在一起的场面,那是想都不敢想!

……

“哈哈哈!徐景小兄弟,久等了久等了!”

包厢门一打开,周海楼便龙行虎步地走到了徐景旁边,亲昵地挽着他的肩膀,说道:“二天没见,老子可想死你了!”

“这……”

徐景的三个室友并不认识这老头是谁,他们以为今天只有个周怀柔,顶多加上一些闺蜜之类的,所以兴致很高。

但他们门口一看,除了周怀柔,她爹大金链子居然也来了,还有一群板着脸戴着墨镜的西装保镖,这饭咋吃?

“周老爷子,你也太热情了……”徐景被周海楼给勾着,表情一阵尴尬,感觉周海楼似乎有些对自己亲密过度了。

“老子就是这个性格,看到喜欢的人,藏不住!”周海楼哈哈笑道。

周平倒是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叼着一根雪茄,把雪茄盒递在了徐景的室友面前,淡淡道:“来一根?”

“谢……谢谢。”刘阳等人诚惶诚恐的接过雪茄,但只敢夹在耳朵上,根本不敢在这里抽。

周怀柔则是有些害羞地款款走来,坐在了徐景旁边,小声说道:“徐景小神医,又见面啦。”

“啊,是。”徐景点了点头。

周怀柔今天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没有穿汉服了,穿了一件合身的雕纹白色开背长裙,露出了如天鹅般修长的颈项和白皙滑腻的背部,脖子上戴着一根铂金钻石项链,举止优雅,温婉端庄,透着一股书香门第的千金气质,也不知道周平那种性格如火的大老粗,是怎么生出一个这么漂亮有气质的女儿的。

“徐景小兄弟,老子这人一有事情呢,就瞒不住,今天找你,我先开门见山的和你说了!我打算……”

就在周海楼直接准备讲正事的时候,门被李天依一脚踢开:“哪个不长眼的敢来占我们李家的……”

她话还没说完,便看到徐景和周家的人坐在了一起。

李天依看着坐在一起的徐景和周怀柔,她可不知道徐景和周怀柔吃饭的地方也是逸景华天!气得说不出话来!

李正国和周平对视一眼,也愣住了。

两边保镖都把手放在了腰间,怒目相向,剑拔弩张,李天豪搓了搓手,打着哈哈,不知道说啥,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

徐景看了一眼时间,刚好六点。

都说“白日依山健,暮夜听海楼”,那现在是六点,太阳没落山,既算白天也是晚上,那是依山健,还是听海楼?

周海楼和李山健对视了两秒后,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李山健拄着拐杖走向前,说道:“周老头,今天这么客气啊?知道我们会来,特定把包厢定好了?”

“那是当然!李老头,你他娘的,就爱迟到!待会先自罚三杯!来!先坐!”周海楼连忙上去把手和他握在了一起,如同两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般,巧妙的化解掉了冲突,双方的保镖也都各自站在了两边尽头靠墙站着,重新把手背在了身后。

李山健和周海楼坐在了前方主席位,但谁也没靠在正中央,身后的透明大玻璃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南城湘江,将美丽的都市景色尽收眼底,夕阳的余晖洒在了两个打着寒暄的老人身上,甚是和谐,如果不是提前知晓,谁又能想到这两个老人已经在南城斗了二十几年了呢?。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圆桌上的菜便上齐了,在此期间,除了李山健和周海楼滔滔不绝地吹着牛逼以外,场面甚是沉默,没有第三个人开口。

“李老头,你这拐杖哪里买的?上面雕的龙头,有那么点味道啊,老子也买一根拄着,气势十足啊!”

周海楼表面恭维着,但他从进门开始心里就一直在问候李山健全家,他妈的,这老小子今天也约了徐景,还好老子出手快!干他妈妈。

“哪里哪里!周老头,你这身体,哪里用得着拐杖啊?别借着这东西对我冷嘲热讽啊!”

李山健表面笑得甚是开心,其实心里也在咒骂着周海楼,他就说怎么还有人敢和他李家争包厢,原来是这躁老头今天也约了徐景,估计是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两人实际都想拉拢徐景,徐景对他们两人今后的斗法中,占有重大意义!这徐景会做培元膏,一个人能单挑整个周家精锐打手,而且还聪明,会来事!要是能把他拉至麾下,一旦使用得当,他们二十多年的争霸,基本上也就能分出胜负了!

因此,今天只要能够让徐景对自家死心塌地,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

“哎!说起来,老子想起了个事!最近我家怀柔和徐景在一个学校,听说他们两人走得很近?徐景你这小子给我注意一点啊!怀柔可是老子最金贵的孙女!到时候搞出人命来,我拿你是问!”周海楼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对徐景指责了一番。

“什么人命啊?怀柔小姐这么好,你的意思是说我会打她?”

全场除了徐景以外,其他人几乎都听懂这是什么意思了,周家人包括保镖那边都是在憋着笑,周怀柔满脸通红,低头不敢说一句话,觉得爷爷十分过分。

而李家人则面露怒色,气得直抖,尤其是李天依,几乎银牙都要咬碎。

周海楼见到这李家人,尤其是李老头一脸吃了屎的模样,心情大为畅快!

他看了李天依一眼,读懂了她的表情,哈哈一笑,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红酒,说道:“天依丫头,喝点酒吧!”

李天依怒道:“喝什么酒?!我从来不喝酒!”

周海楼摆了摆手,别有深意地说道:“你这丫头,话别这么说嘛!在大多数情况呢,醋可以解酒。可在有些情况下,酒也可以解醋哦!”

“哈哈哈哈!”

看着李天依憋红了脸一脸羞愤地模样,周家人开怀大笑了起来。

“哼!”

李山健突然在此时重重地哼了一声,周海楼反过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李老头,你干嘛?调侃一下你孙女也不行啊?”

李山健眉毛一扬,说道:“我听说……昨天徐景去了我李家武道馆,帮我李家荡平了两个来踢馆的武馆!老头我就纳闷了,你说你徐景管什么我李家的闲事?我李家武道馆有天依看着,你非帮我家天依干嘛?”

徐景一个人在饭桌上吃得正起劲,听到李山健也突然说自己了,嘴里含着半截面条,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帮帮忙也不行吗?”

话音一落,周家人的脸色立即变得不好看了起来,李天豪和李正国精神一振!顿觉浑身舒爽!

李山健转过头,疑惑地对周海楼问道:“周老头,徐景主动管过你们周家的闲事吗?好像没有吧,听说他都要被开除了,还是你儿子主动贴脸帮的忙?唉,羡慕你啊,能有机会提携帮助后辈,说明你们周家能力大,我们李家就比不上喽!”

“你……”周海楼指着李山健,气得胡子直颤,满脸通红。

李山健神情得意地说道:“怎么?我夸你周家,你也有意见吗?”

周海楼在此时一拍桌子,冷哼道:“李老头,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赌什么?”李山健好奇道。

“就赌这家酒店!谁赢了,谁把这酒店买下来,送给另一方!”周海楼一字一顿地说道。

“行!具体内容是什么?”

就在周海楼准备说出内容的时候,包厢房间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谁?!”

李山健和周海楼齐齐变了脸色,两边保镖全部拔出手枪,对准了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