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您来啦?/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你在干嘛?”

感觉到食指被一团柔润温暖包裹到之后,徐景面色大红,慌张不已地看着席朝青。

席朝青在此时也抬起头看着徐景,她眼眸中也带着几分笑意,轻轻用舌尖触着徐景的指尖,让徐景感到甚是放松。

但就在这个时候——

她突然用牙齿在徐景的食指上咬了下来!

徐景当即全身打了个激灵,稍微也有点疼,不过咬的范围不大,徐景倒也忍得下来。

席朝青立马取过了旁边的一碗水,把徐景的血滴在了水里,仅仅只是滴了一滴,席朝青便心疼徐景,赶紧用纸巾把他的食指摁压了下来,将血止住。

“这是啥……你是要作法了吗?”徐景挠了挠头。

“不是作法,是画灵阵。”席朝青莞尔道。

“什么是灵阵?”徐景低头看了一眼食指上的伤口,赶紧拿纸巾压好,然后继续不解地看着席朝青。

“灵阵又叫聚灵阵,顾名思义,可以聚集天地灵气。本来这是我们这些修道之人在平时修炼的时候使用的,使用对象是人。但上一世的你选择在炼药的时候画灵阵,导致可以将天地灵气引到药上面来,给药使用,这就直接将炼药的成功率提升至百分之百了!”席朝青说道。

徐景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我感觉这也不难想到啊,难道就没有别的人想过用这种方法么?”

徐景对这聚灵阵还不太了解,但这无非就是把聚灵阵从人身上转移到药身上,稍稍举一反三就行了,有很厉害么?

“所以说……这就是你的过人之处了。”

席朝青拿出了一张纸,用手指沾了沾之前那碗带有徐景一滴血的清水,在上面画了起来,补充道:“聚灵阵的画法,极其复杂!拥有上万道笔画,并且在画的过程中一笔都不能断,画出来非常艰难,一般一个聚灵阵,面积有十平米那么大!而且还要用到珍贵的矿石当媒介,代价非常高昂!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用聚灵阵去炼药,这么点大的纸,也根本画不下那么多笔画!但你教给我的这个聚灵阵——直接简化了画法,寥寥百笔就能画好,而且不需要用矿石,一滴血就行。”

席朝青一边和徐景解释,一边几乎就要把聚灵阵画好了,她的动作看上去相当纯熟,画过不知多少遍了。

徐景皱眉看了一眼席朝青所画出来的清水痕迹,说道:“你的这个笔画,看上去相当眼熟啊!”

席朝青惊异道:“你看出来了?”

徐景高中学过几年美术,对这些东西还是比较敏感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像是把你教给我的‘景盛心法’的动作画出来了?”

席朝青感慨道:“是的……别人的心法,有一部道德经那么长,生涩难背,入门极难,而你上一世所创造的心法,简单纯粹,独占一档!最可怕的是,你似乎将所有的一切都融会贯通,比如说这个景盛心法的呼吸吐纳动作,一旦用简笔在纸上画出来,就变成了一个聚灵阵!简直不敢想象这到底有多天才!”

无论是心法还是聚灵阵,若是根据一般的修道之人所学,那是又臭又长,两者毫不相干。

那些修道者光是理解心法和聚灵阵的画法,就得花上个十年八载的,根本不可能达到徐景这个简单易懂,融会贯通的程度!

上一世的徐景所创造的景盛心法和这个聚灵阵独门画法,没有人可以比拟!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道!是因为席朝青重生,现在的徐景才有这么好的待遇,可以坐享其成。

将那些简笔动作一笔画好后,席朝青把那张纸扔在了药罐下的火上,一烧,一道无形的灵阵瞬间展开在了药罐下面,但稍纵即逝,过了几秒钟后,就和正常无异了。

“这就成了?”徐景惊讶道。

“嗯,成……哎呀,没成!这里面我只放了三味药,还有其他的药,我没买……”席朝青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把火给灭了,面色大羞,神情颇为尴尬。

因为这三味药是主药的关系,再加上她满心思也不放在炼药上面了,全在双修上……所以出了个非常低级的错误。

“我……我去买。”席朝青刚转过身,便被徐景叫住:“我去吧。你去买还要把衣服换来换去的,麻烦,你休息一下,把要买的药材写给我,我去就行了。”

席朝青面色一红,没想到徐景还挺贴心的,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怎么好意思麻烦老公……”

徐景摆了摆手,说道:“你也太和我见外了,我好歹也送了这么多年的外卖了,买个药你还嫌麻烦我?我动作快,效率高,你就放心吧。”

“这……好吧。”席朝青噗嗤一笑,只得应了下来。

……

“麝香,黄精,藏红花……这些玩意一般的药店没有买啊。”

徐景拿着一张席朝青写给他的小纸条,在附近的药店逛了一圈,都没发现有能买到上面这十多味药的店子。

这几味中药虽然比不得天价拍卖会上的珍稀药材,但要想买到,还是得专业的中药店去才行,有一个医生推荐他去极仁堂,说肯定能买到,徐景就去了。

极仁堂位于一条热闹的老巷里面,扑鼻的中药香隔着很远就能闻到,里面很大,二百来平米的面积,就一个大厅,四周高高的中药柜里起码藏有数千种中药。

不过今天这里面格外热闹,柜台上都架着火炉,十来个,在平时这是给不会煎药的客人煎的,打包回去后他们就可以喝,但在今天这里有十多个老中医,似乎都在煎同一味药,来围观的人很多。

徐景挤过人群,这里这么多人,他不知道找谁买,但正前方的柜台前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生,穿着一身淡色蓝白相间的汉服长裙,头上插着一个簪子,额前梳着蓬松的刘海,容貌甚是秀美,婉约温柔,手里捧着一本书,在仔细阅读着。

徐景见她坐在柜台前,便走了过去,对她说道:“你好,请问能邦我抓药吗?”

那女子仍然在认真看书,没有回答徐景的话。

“你好!能帮我抓药吗?”

徐景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但那女生脸上依旧是挂着恬静的微笑,纤纤玉指仍然在翻着一页页书,理也没理徐景一下。

徐景皱了皱眉头,直接把手上的小纸条给递在了她面前,用力敲了敲玻璃桌。

那女子微微一愣,缓缓抬起头,看到徐景正皱眉看着她,样子甚是不满:“你咋做生意的?这么轻视顾客?”

那女子将书放在了一边,站起身朝徐景歉意的鞠了一躬,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和嘴巴,张了张口,发不出一点声音。

“原来是个哑巴……”

徐景有些尴尬,拿出手机,在记事本上打了个三个字给她看:对不起。

这么温柔好看的小姑娘居然是哑巴,真是可惜啊。

那女子朝他浅浅一笑,轻轻摇了摇手掌,示意没关系,然后拿着他的纸条,提裙转过身,去给他抓药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跑怀柔小姐这里来抓药了?抓药去那边排队,你不知道啊?!”

这个时候,突然跑出来了一个中药店的助医,在徐景旁边皱眉呵斥道。

徐景摊了摊手,说道:“我看那边人不是挺多,这里没人么?我又不知道。”

那助医怒道:“怀柔小姐是咱店老板的女儿!那边都是给怀柔小姐煎药的中医大师!大部分人都是过来围观的,哪有什么人排队的!”

此时,周怀柔轻轻敲了敲玻璃,那助医抬头望了过去,却见周怀柔摇了摇头,对徐景露出了一丝歉意的笑容。

助医微微一怔,明白什么意思,哼了一声,对徐景抱怨道:“也就怀柔小姐心善,今天算你小子走运!要放在平时,你敢在咱极仁堂插队,早把你扔出去了!”

因为抓药时间很长,徐景对助医好奇问道:“那……怀柔小姐生了什么病啊?怎么这么多老中医给她煎药。”

助医哼了一声,说道:“什么病你还看不出来么?怀柔小姐生下来就是哑巴,遗传的,听不见也发不出声,上星期我们老板得到了一个药方,听说能治怀柔小姐的哑病,但这都一个星期了,南城的老中医来了个遍,没人可以把药煎出来。”

徐景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有药方还煎不出药么?”

助医不屑地看了徐景一眼,说道:“你小子懂个屁?那药叫醒官膏,可以治疗失明和失聪,但药膏是最难煎出来的,你就算有药方,也只能煎出一碗汤药,凝不成膏,这样一来,药效大打折扣,也就完全没有用了。”

徐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样……”

徐景转头看了一眼正专注娴静地帮他抓药的周怀柔,觉得她心肠不错,于是小声说道:“如果药方正确的话,我有个办法,可以帮你们老板女儿煎出药!”

“你放什么狗臭屁?你小子连药膏都不知道是什么,煎什么药?”那助医觉得徐景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居然都在极仁堂吹起牛逼了。

徐景一声不吭,慢慢走到了那煎药的柜台前。

“你还去那边干什么?怀柔小姐不是在这里帮你抓药吗?”

那助医看徐景到处乱跑,心中气急,连忙跟了上去。

徐景奋力挤过人群,看到十多个中药大师不停的用柴火在扇风煮药,打开药罐,似乎都想看里面的药有没有凝成膏,但无一例外,他们就是把药水都煮干,都没有哪一罐熬出药膏的。

“这都几天了啊!”

“咱们南城这么多大中医,连碗药都煎不出来吗?”

“唉,还想过来学习的,如今一看,学个屁!”

来围观的人大部分都是医学院大学生,他们已经在这里蹲了一个星期了,多偷学一门药方,以后就多一个本事,但他们如今药方都看记住了,都没人能煮的出成品药,他们也是无奈得很,感觉一个星期都白忙活了。

徐景看了一眼后,转身对助医说道:“你帮我准备个药罐,帮我把配方里的药材放进去,我来煮,保准你们老板女儿能吃上药膏!”

徐景的声音不大,但在这空旷的药堂内,每个人都听得格外清楚,原本还有点喧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在煎药的大中医,所处队伍中的医学生,都齐齐回过头,全数将目光放在了徐景身上。

“你能煎出药膏?”

“你小子哪来的?在这放什么臭屁呢!我们煎不出来,你行?”

“八成是个来碰瓷的吧,又是哪个学校的医学生?别问,问就是偷配方。”

这些老中医平日治病救人,高高在上,多大身份的人只要有了病,在他们这里都得低头,所以心里都傲气得很,看到徐景这样的人大放厥词,他们哪忍得住?

那助医面色大燥,拉着徐景的衣袖,说道:“你发什么疯!不嫌丢人?再这样下去,我让人给你赶出去了!”

徐景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不想麻烦你家小姐,她刚才好心对我,我也只是好心还过去罢了,你们要是不信,可别后悔。”

助医推着徐景往外面赶,说道:“我信你个鬼!你这小子是这里最坏的,他们这些医学生去煎药,还只是想偷个配方,你这小子去煎药,看来还想引起怀柔小姐的注意?你知道我家小姐背景有多大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赶快到一边去,你不嫌丢人,我还替你丢人!”

此时,周怀柔已经帮徐景抓好了药,用棕纸包得严严实实,精致又漂亮,还用绳子给打了个蝴蝶结。

周怀柔一双如湖水般澄澈的眸子带上了些许疑惑,那助医见状,立即打着手语,将徐景刚才的意思给周怀柔翻译了过去。

周怀柔知道意思后,神色一黯,娇美的容颜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令人心疼又爱怜。她摇了摇头,什么反应也没有,伸着玉手,把药包给徐景递了过去。

徐景刚一接过药包,那助医便讥讽道:“怎么了小子,哑火了?不敢在怀柔小姐面前吹牛逼了?你再说啊,你吹什么牛,我都给你翻译过去!让怀柔小姐知道她刚才帮助的人有多无耻,骗药方还想骗小姐注意?”

徐景淡淡道:“我现在只是不想试了而已,告辞!”

果然还是跑了!

徐景此话一出口,周围一直关注在这边的医学生也叹了一口气,毕竟是同龄人,他们其实是希望徐景能带来奇迹的。而那些大中医则不屑一笑,仿佛心中早有预料,愈发看不起徐景了。

就在徐景准备出门之时,门口传来了一阵骚动声。

“唐神医!终于把你请来了!”

“这里的大中医没人煎得出醒官膏,还是得靠您来!”

“神医,我来给您打下手!”

门口的人刚一到,徐景旁边的助医便喜笑颜开,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见到唐神医的到来,那些之前还神色骄傲的大中医,立马露出了几分敬意,医学生更是肃然起敬,目光中带着深深的崇拜。

南城第一名医——唐荣华!李山健的御用医师,本来从不为别人治病,今日……终于还是被请出山了!

“小子!过来看好,你是真他妈走运,先是怀柔小姐亲自帮你抓药,现在又碰到了唐神医,今儿让你开开眼,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能煎出药膏!”

那助医反过头,神色倨傲地对徐景说道。

唐神医风光无限,摸着下巴处的白须,表情从容淡定,颇有大家风范,但他一见到前方的徐景,见到了这个能随手掏出培元膏的男人,当即大惊失色,胡须激动得一阵颤动,摸着头上的济世青帽,一路小跑了过去,朝徐景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双手握着他的手,说道:“徐景小兄弟,好久不见!今日您怎么出现在这里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