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绝世天才/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席中亮心中惊骇万分,他调查徐景的时候,可不知道他还攀交了这么一层关系,明明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物帮他?

“年轻人,你今日要是敢动我,除非你家族不想在南城立足了!”

“我家族在不在南城立足你说了算?你他妈算老几!”

是时,瞬间冲上来了三名保镖,三脚齐下,直接把身材高大如小山的席中亮给踢到了路虎揽胜的车门上!摁在车门上一顿暴揍!

“今天要是不把你们打到向徐景兄弟跪地求饶,算你们腿断得快!”

……

场面相当惨烈。

半个小时之后,席中亮这边的人已经挨个躺完了,尤其是王亦谦,最惨。

昨天的伤还没好,今天又雪上加霜,恐怕不死也得残。

“这……这下手也太狠了,还有王法吗?”

“在南城,李家就是王法。”

“我的天……真是在南城谁都能得罪,就是不能得罪李家!不对,还得加个周家!”

后方帮徐景搬运药箱的权贵大叔,胆战心惊的躲在玻璃门后面看完了整个过程,一个个心有余悸。

一位南城本地的大叔咽了一口唾沫,向他们科普道:“在南城,大概从十年前开始,高层圈子里就流传着一句诗:白日依山健,暮夜听海楼。二者傍其一,半生不用愁——”

“我一直以为这首诗的表达很夸张,但在今天看来,真是这样!”

这首诗的大概意思,就是南城的白天李家李山健说了算,南城的夜晚周家周海楼说了算,要是认识他们两位中的一位,下半生就不用愁了。

今天上午这几位权贵大叔的所见所闻,可谓是把这首诗的含义诠释到了极致,见识到了李家大少随手一张支票就开四千万,也见识到了什么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别人头上拉屎拉尿也没人敢管……

“好了好了,天豪哥,你们这……下手也太重了。”

这个时候,连徐景都看不下去了,连忙让他们停手。

李天豪此时还在对倒在地上的席中亮脑门一顿猛踢,被徐景劝下来后,才悻悻作罢。

“呸!妈的,敢在南城闹事,我管你是谁!”李天豪吐了一口痰后,喘着气对徐景说道:“兄弟,舒服了没?解气不?”

“舒服了,舒服了!”徐景有些尴尬地说道。

“你们可以再多打一会!”

席朝青则没徐景这么宽宏大量,她巴不得李天豪下手再狠点。

她二叔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再清楚不过,只是在目前的这个阶段,她直接动手可能会引起很多后续的麻烦,再怎么说席中亮也是她的亲叔叔,李天豪动手就省了她的麻烦又解了她的气,堪称一个舒坦!

“好!弟媳,我听你的!我也没打爽!”

李天豪咧咧嘴,又暴揍了十多分钟后,似乎怕出人命,终于停手,自发奋勇的要送徐景回家,徐景盛情难却,只得答应。

回去的车上,徐景在李天豪这里得知了他其实并不是专程赶过来救自己的。

李天豪事先不知道徐景在这里有困难,他带了这么多人,是因为他听说有人计划在拍卖会上捣乱,想搞砸这次的拍卖会,所以才带人匆匆赶了过来维护秩序,毕竟这次天物拍卖会的主办方就是李家。

不过后来的天物拍卖会上到底有没有人来捣乱,徐景在被送到席朝青的家里后,也就不知情了,想来敢来捣乱的人,也只能是他们嘴里的那个周家了。

席朝青在学校外面的一个高档小区买了套房子,二十楼,环境很好,里面家具电器自然也是一应俱全,布置得相当豪华,只是她不常来住,因为想离徐景近一点,她大部分时间还是住在宿舍的。

“老公,我先去卧室换个衣服,待会儿就去煎药,你先坐沙发上休息一下,我给你倒杯茶。”进门后,席朝青便去卧室换衣服了,而徐景正襟危坐在沙发上,屁股不太敢坐实,莫名感觉到心跳在加速。

他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啥。

一想到席朝青这样的绝美样貌,惹火身材,而且对自己百般柔顺,他就止不住的去联想席朝青会在床上如何对待自己,是会顺从还是调戏?

又回想起今早她在自己被窝出现的一幕,徐景又觉得可能会各自参半,席朝青虽然生活上对他乖得像绵羊,但在这个方面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啊,老喜欢捉弄自己。

妈的!好一个小妖精!

徐景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紧张,甚至坐立不安,便跑到洗手间去舒缓压力了——当然,是去尿尿。

洗手间的衣篓里,还盛放着席朝青刚换下来带有温度的黑色贴身轻薄衣物,徐景几欲喷出鼻血,好夸张的尺码……

徐景看了一眼便将头偏了过去,上了一趟厕所,出来后脸变得更红了。

“哟,你脸怎么这么红呀?”

徐景出来的时候,对面卧室的席朝青也开门出来了。

她乌黑的秀发尽数放了下来,换了一套粉色丝绸吊带睡裙,质感上乘,触感光滑,不带一丝褶皱,微微扬起的蕾丝边恰到好处地挂在了她大腿细腻白润的半处位置,挺翘的臀部和饱满的胸围撑得这套睡裙前凸后翘,曲线诱人,堪称人间极品。

徐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有在见到席朝青本人以后,他才知道之前的想象有多么的苍白……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能体会到席朝青的外表带给人的冲击力!

“咳……”徐景低下头,红到了脖根处,对席朝青说道:“你……你不是要煎药么?”

“对啊,不过我看你的样子好像很着急?”席朝青走到了他面前,蹲下身子抬头看着他脸颊说道。

席朝青身上那馥郁的幽香味立即传了过来,徐景一抬眼,发现席朝青绝美的脸颊上正挂着盈盈微笑,眸光暧昧地看着他。

徐景不敢与她眼神接触,把头一低,又瞟到了她胸前那道深不可测的沟壑。

徐景慌张不已,赶紧转过身,大步走到了一边,说道:“你还是先把药煎好!我……我着急什么?”

席朝青看着他的背影,又嗔又笑地对他说道:“那你和我一起过来!”

席朝青打开了一个很普通的家用煎药炉,把药箱里的药材都备好在旁边,放在了碗里,然后对徐景说道:“来……我教你抓药,下次你就知道怎么自己煎制培元膏啦!”

说着,席朝青便走到了他的身后,娇躯紧贴在他的后背,似乎整个人都要融了进去,两团柔软抵得徐景连连靠前,然后她两只手抓住了徐景的两只手腕,往药材里抓着,呵气如兰,声音像魔鬼引诱一样,在他脖子边缘处轻声说道:“首先,人参八十克……”

“你……能不能松开我,我可以自己来的。”徐景语气发颤,头皮发麻,席朝青这简直是不给活路。

“我知道你可以自己来呀,但我在帮你加深印象嘛!”席朝青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撒娇,完全就容不得他拒绝。

“好好好……”

徐景深吸了一口气,在这样的状态下能加深个屁的印象,估计一抓完他脑子里想的全是别的污秽之事了。

抓完三味主药后,席朝青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神神秘秘地对徐景问道:“老公,你知道咱们这培元膏,为什么这么珍贵么?”

徐景说道:“因为材料就很贵啊。”

席朝青笑了笑,说道:“当然不是,虽然成本确实也要两千来万,但如果有钱就能买得到的话……李天豪岂不是可以把培元膏当饭吃了?”

徐景尴尬道:“好像有点道理,那你说说呗,其实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么珍贵。”

连李山健那样位高权重的人,在看到培元膏后都是那般反应,可见这东西一定是很难做成的了。

席朝青脸上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喜滋滋地说道:“你叫我一声老婆我就教给你!”

“……”

“那算了。”

“你怎么这么小气啊老公!”席朝青不满地嘟起了嘴。

但很快,席朝青似乎想到了什么,脸颊微红,含羞带笑,目光中带着充盈的自信,说道:“不过无所谓,我待会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喊我老婆!”

徐景立即秒懂,心眩一颤!

想到这里,席朝青便放心地说道:“老公,这个培元膏的制作办法,也是上一世你教我的哦,本来一般人想要炼制培元膏,非常复杂艰辛!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两千多万的成本,百分之一的成功率,谁会去炼制?但要是用了你的这个办法……哪怕是个普通人在这里煎药,只要有材料,有多少做多少!”

两千多万的成本,百分之一的成功率……难怪培元膏会这么珍贵,正常情况下,这谁耗得起?

徐景皱起了眉头,说道:“普通人都能炼成功?这么神奇?”

席朝青一阵感慨,目光中透着深深的崇拜,说道:“你待会试试便知道了。不得不说,老公你上一世真是绝世天才,此等炼药办法都能够想到,令人叹为观止!你上一世所掌握的庞大才学和能力,普通人任选其一,便可名扬天下,但偏偏这些都在你一个人身上……能够遇见你,实在是我两生最大的荣幸。”

徐景都快被席朝青说得不好意思了,燥红着脸说道:“你……你现在直接说方法就好,我就怕我待会炼不成功,岂不是毁了我在你心里的形象?”

“不可能了。从认识你到现在的短短几天,我已经逐渐发现为何上一世的你能够取得如此成就了……”席朝青眸中若有光,意味深长道。

“现在我就告诉你方法!”

说着,席朝青从徐景身后走到他身前,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掌,把他一根手指含进了自己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