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千金难买爷高兴!/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装老头打量了徐景一眼,发现这小子神色淡定,有恃无恐,倒也没像其他人那样出言嘲笑,反而饶有兴致地问道:“小子,你凭什么觉得你这佛珠能换老子的雪莲?”

“不知道!但我就是觉得能换。”

徐景理直气壮,实话实说。

“这……他有病?怎么被放进来的?”

“耽误大家时间,散了吧!”

“那边的那位绷带小兄弟,你对钻石感不感兴趣?我在南非那边搞钻石的,和你换大红袍怎么样?”

周围的权贵都觉得徐景莫名其妙的,掏个五块钱的佛珠想换别人的雪莲,感觉他精神已经出现问题了。

大家不想再他身上浪费时间,相较之下,王亦谦的极品大红袍更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但,

那唐装老头却对徐景愈发好奇了,徐景身上的这股强而有力的自信,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此时,王亦谦身边已经围满了人,各路高官权贵都是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看家宝贝,唾沫横飞的介绍着,拼了命的想把王亦谦的大红袍换到手。

被这么多权贵如此重视,而且还是当着席朝青和徐景的面,这种快感不是三言两语能形容得出来的,王亦谦心中极为舒畅,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不过……

在他看向席朝青的时候,却发现席朝青根本没看他一眼,绝美的容颜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轻挽了一下耳边的发丝,一双美眸始终没有从徐景身上移开过,绽放出的神采,是对心上人才有的无条件信任。

王亦谦胸口如遭重击,闷得发慌,情绪瞬间跌落至谷底。

他奋力挤过人群,对席朝青说道:“小青……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想要什么我都帮你买到!”

“人家老爷子不是看不上你的大红袍么?我就要这盘雪莲,你买得到吗?”席朝青不屑地对他说道。

王亦谦一听就急了,说道:“他就是个不识货的老东西!管他干嘛?那雪莲值一千万?能和我的大红袍相提并论?他就和那徐景一样,什么都不懂!装得比谁都厉害!”

“给我闭嘴!你哪来的资格评价徐景?!”席朝青俏脸如霜,冷声对他说道。

“我……哪来的资格?”席朝青如此态度,气得王亦谦几欲昏死过去,他堂堂京城王家满少爷,还没资格评价一个送外卖的?

“我虽然换不到,但我也不觉得徐景能把那雪莲换到!”王亦谦妒火中烧,咬牙切齿道。

“喂,审核的,这小子说他手上这玩意能换我雪莲,老子看不懂,你过来帮老子看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那唐装老头竟然把天价拍卖会的审核主任给叫过来了,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中年男人,戴着个金丝眼镜,从事天宝拍卖会工作已经二十年,几乎不可能有赝品假货能逃过他的法眼,也没有他估不出价值的天物珍宝。

见到这脾气古怪的暴躁老头居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埋汰徐景,反而十分重视的叫来了审核主任,不禁让这些高官权贵再次好奇了起来,纷纷望向了徐景。

但那审核主任仅仅只是看了徐景手上的佛珠一眼,便得出了结论,有些尴尬地说道:“老爷子您好,他这佛珠是不知春打造的,又叫黄檀木,但因为没有打磨和打蜡,所以没形成琥珀色,无光泽,无水纹,无脉络,是一个比较失败的佛珠,但要是经过专业处理,是可以卖出上千钱的好价钱的。”

一听审核主任的结论,这些权贵人士皆是笑出声来,他们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只是这唐装老头没死心而已。

“哈哈哈哈!比我预想的要好啊,黄檀木可还行。”王亦谦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大笑出声。

徐景在此时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主任,你拿过这佛珠,再仔细看看。”

“不用了不用了,要是这我都能看走眼,那我这二十年审核工作也白干了。”审核主任轻蔑地摆了摆手,每年都有打肿脸上来充胖子的,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小子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呗!老子交了几万手续费的,你他娘的什么工作态度?老子把玩佛珠这么多年,没有看过连黄檀木都不打磨的佛珠就直接拿出来戴的,而且老子的佛珠都是13颗的,他这佛珠12颗,这他娘的是佛珠吗?”这唐装老头对这审核主任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他这骂声一出,周围不少的权贵人士也皱起了眉头,表情逐渐收敛,变得凝重起来。

这老头说得没错,佛珠一般都是十三颗,而且黄檀木并不便宜,做成佛珠的话,不打磨等于亏本,所以……这好像真的不是佛珠?

“好好好……老爷子您别生气,我看!我立马看!”那审核主任冷汗直流,这里的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诚惶诚恐地接过了徐景手中的佛珠。

佛珠刚一到他手,他表情便迅速严肃了起来。

“好沉!”

一般的佛珠,哪里有这么重?

在审核主任细细端详了几分钟后,忽然脸色大变!冷汗涔涔往下冒,他抬起头,声音颤抖地说道:“这……这个好像是木中玉!又称一鸣惊人,通过人工手段,主人将玉藏在木中,不露锋芒,以木养玉,静待年月,只有当遇到了特别的贵客,才会将此物赠予出去。木中玉要在开木之后,里面昂贵的玉石才会露出来,才是真正的物品本身,所以有一鸣惊人的寓意和期望!用木头包裹穿好的玉石,手艺极难,也很难找到大小一致的合适木头,一般没有人会多此一举,也没有那块玉值得这么做,除非价值连城!小伙子,冒昧一问,这东西——是哪个大人物给你的?!”

审核主任此话一出,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鸦雀无声!

今日,他们真是大开眼界。

不是审核主任的科普,他们中的不少人甚至都没有听过木中玉的概念。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那个一身松垮西装,其貌不扬的徐景身上,都在为刚才无知的嘲笑而愧疚不已。

唯有王亦谦面色煞白,嘴唇发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反转到如此地步!

徐景摸了摸鼻子,有些敷衍地说道:“这是别人强行送我的,你就说这东西,值得换那盘雪莲吗?”

唐装老头一张苦瓜脸忽然展眉露出了一丝笑容,眼眸中,不知觉的浮现出了一丝得意之色,似乎很是开心。

“小伙子,你能让我为你开木吗?这样方便确定价值。”审核主任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

“开吧。”徐景点头说道。

审核主任心中一阵起伏,激动万分!他从事这行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木中玉,更别提开木了!要是这木能让他来开,以后就又多了一个吹牛的资本,为他履历增添一个辉煌的光彩!

审核主任让工作人员取来了小锤小凿,他戴上白手套,一个工作人员打着手电筒,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端着红布铁盘,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拿起工具,轻轻在黄檀木上敲击了起来。

“啪……”

因为没经过打磨和打蜡的关系,这黄檀木并不坚固,再加上年月放置久远,还挺脆的,一凿子下去,便出现了一道裂纹。

审核主任哆哆嗦嗦地说道:“竟如此易碎,这黄檀木……大概已经把里面的玉养得无可挑剔了吧……”

第二凿子下去,黄檀木便像鸡蛋壳一般剥落下来,在手电筒高光的照射下,一道耀眼的绿光从中绽放,光彩照人,夺目四射!

“帝王绿翡翠?!”

审核主任大叫出声,为了确认看到的是真实的物品,他直接摘下了眼镜,拿开了工作人员的手电筒,眼珠子都险些瞪了出来!

开木后的第一个帝王绿翡翠小珠,在正常的光照下,质地细密,晶莹闪烁,绿丝悬浮……美到惨绝人寰,连徐景这个不懂玉的人都看呆了,整体完美无瑕,浑然天成,乃极品中的极品!

“帝王绿?!哪里?”

如果说之前王亦谦的大红袍吸引到了不少人的目光,引来了不少人的簇拥,那徐景这帝王绿被开出来以后,全场起码冲过来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

“小伙子,我和你换!妈卖批你一定要和我换!”

“我我我!小兄弟,你和我换!我不但把我的东西换给你,我还可以补价!你开个价得嘞!”

“小老哥!我老婆做梦都想要这个,只要你和我换,我条件随便你开!”

周围的权贵一个比一个激动,全国各地的口音都有,喊的称呼一个比一个亲密,徐景反倒还有些不知所措,变得有些紧张了。

而王亦谦在此时面如死灰,看着席朝青一脸欢欣雀跃,眼角眉梢露出了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过的爱意和自豪,他的心脏就如同被利刃穿过一样!

“主任,这东西,大概值多少钱?”徐景对审核主任问道。

审核主任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把眼镜戴上,强自平静地说道:“有市无价……一般人不可能把这种品质的帝王绿卖出去,你在市面上也根本不可能看得到。若非要算成本价,一颗翡翠珠,一百万吧。”

“一颗翡翠珠一百万?这里十二颗,也就是这手串1200万咯?”徐景表面上淡定,其实内心吃惊不已,乖乖,这戴手上的一个绿玩意,等于一台宾利?

周围的权贵还在和疯了一样在抬价,但徐景了解情况了以后,充耳不闻,径直走到了唐装老头的面前,对他说道:“老爷子,你现在愿意拿雪莲和我换了吗?”

静!

原本喧哗的场面,在这一刻停止了下来,保持了绝对的安静!

唐装老头诧异地看着徐景,皱眉说道:“这玩意都这么值钱了,你还要拿来和老子换雪莲?你脑子有泡啊?你这翡翠,比我那雪莲值钱!我之前唬你们的!那雪莲其实我一百万拿的。”

徐景皱了皱眉,不满地说道:“男子汉哪来反悔的道理?我早就说要和你换了,说到就做到,你别管我脑子有没有泡,只要你愿意,那就换!”

唐装老头一怔,静静的看了徐景几秒后,忽然展开眉梢,仰头大笑了几声。

随后,他直接伸手拿过了红布上的帝王绿手串,一边往天上抛着玩,一边朝着门外走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手上那忽上忽下的帝王绿,似乎生怕摔碎了,看得心惊肉跳的。

“把我的六块龙涎香,四盘冰原雪莲,十斤冬虫夏草,三朵松杉灵芝,两颗百龄人参,一并打包了给这小子!老子这次拍卖会上的东西,都给他了!”

那唐装老头嘹亮高亢的话语一出,如九天玄雷一般,炸响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耳畔!今天拍卖会上发生的事,一个比一个震撼!

“这……这么多药材,换一串帝王绿?这拍卖会的规则明明是一物换一物啊!那小子不是只要雪莲吗?”

“而且帝王绿虽然贵,但这些药材都是珍宝中的珍宝!尤其是百龄人参,一千万一株啊!这里的总价格,我估摸着这价格四千万往上走了吧?那老头血亏啊!”

“这老头不会脑子有泡吧?但他明明在刚才还用这话骂那小子来着……真的让人匪夷所思!为什么啊!”

就在高官权贵讨论激烈,议论纷纷之时,走到vip通道出口的唐装老头发出了一声潇洒不羁大笑——

“想问老子为什么?”

“千金难买爷高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