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贻笑大方/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行吧,那就走vip通道。”徐景轻描淡写道。

其实徐景并不想走vip通道,他是最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但因为席朝青时间比较紧,所以只能勉为其难,受了这保安队长的好意了。

“我给两位带路!”保安队长全程没有直过腰,三步一回头,一边赔笑,一边在前面兢兢业业地领路。

其间来来往往的权贵人士,在刚才被保安队长开了眼界后,无一不是面露惊色,纷纷给他们让道。

“你这衣服……怎么回事?也是那宾利原车主给你的?”被带到天物展示厅后,席朝青终于忍不住好奇了。

“是啊,放在了宾利后备箱里,本来我不太想要,硬塞给我的”徐景实话实说。

昨天晚上回来以后,徐景就把宾利后备箱里的东西给取了,总共两样,一个是他身上穿的这套棕色西服,另外一样是一串佛珠,徐景现在也戴在了手上。

这佛珠毫不起眼,连席朝青都没看出有什么古怪,就好像还挺搭他这外卖员的身份一样。

“看来你这西服还挺厉害呀,省了咱挺多麻烦。”席朝青对他笑了笑。

“还好。”

徐景其实不太在意,要不是今天带席朝青坐宾利出来转转,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穿这套不合身的西服。

徐景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这展示厅出展了数不清的珍品,有字画,瓷器,珠宝,古玩……琳琅满目,应有尽有,都被四方玻璃罩着,供人观赏。

徐景在好奇道:“这里的东西很多都没标价啊,而且……怎么没有坐位和拍卖台?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搞得和博物馆似的。”

席朝青噗嗤一笑,说道:“你是不是以为这里应该有一排排的座位,然后坐了许多人,正前方应该还有个拿小锤子的主持人,展示商品一上来,就开始举牌子叫价?”

徐景点头说道:“对啊,你一百万我一百万的,不把钱当钱的那种,不然怎么叫拍卖会?”

席朝青笑着摇摇头,说道:“那种早就过时啦,这天物拍卖会,卖都是暴殄天物中的‘天物’,这里的东西大多都不是用钱来衡量的。”

徐景皱眉道:“不用钱来衡量?那怎么买?”

“以物换物。”

“以物换物?”

徐景惊了,感情越活越回去,钱都不能拿来买东西了。

席朝青点头道:“对啊,这里大部分贵重的东西都是以物换物。这里所展出的所有商品,都是过来参与的富豪所收藏的东西,他们不想要了,就可以在这里展出,去换别人也不想要的,天物拍卖会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场所和展示的机会,用来让他们自由交易。”

徐景若有所思,说道:“这不就是高级一点的摆地摊?你在这个地摊上买东西,必须要用别的地摊上的东西来换。”

席朝青莞尔一笑,说道:“你要这么理解也行,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可以用钱买的,主要是看卖家是怎么想的啦,有的卖家本身就不缺钱,只缺想要的东西,不换到心仪的不罢休,所以用钱也买不到。”

徐景点头说道:“那你过来是想买什么?能用钱买到吗?”

席朝青回道:“我要买药材呀,应该可以用钱买到,不少深山采药人靠采这个谋生的。我要买的野生药材分别是冰原雪莲,松杉灵芝,还有百龄人参,这也是培元膏最重要的三味药材,其他的都很容易买到。”

此时,席朝青大步朝前面的一个展示柜台走了过去,里面盛放着一盘晾干后的淡白色花朵,她惊喜地说道:“这就找到其中一个了,冰原雪莲!看这品相还挺好!”

不过,当席朝青看到下面标出的价格后,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居然要610万?”

这个价位……

不是席朝青出不起,而是贵了。

冰原雪莲是培元膏三个主药材中最便宜的一个,一般一百多万就能买到符合要求的,这一株冰原雪莲虽然品相上乘,但贵了六倍,让席朝青有些不能接受。

花了这个钱,剩下的两味药材她就别想买了。

席朝青虽然背景神秘,财力雄厚,但她送给徐景的那个培元膏,已经花了她两千多万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暂时还弄不出更多的钱来,需要点时间。

所以,这钱得省着花。

“小青?你今天也来了?”

就席朝青犹豫到底要不要出手之时,一个令她厌恶的声音响起。

王亦谦手上打了石膏,衣服里缠着绷带,腿上固定了木板,脸肿得像猪头,但还是满脸欣喜,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

“嗯。”席朝青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席朝青瞟了他一眼,发现这王亦谦被人打得可真够惨的啊,堂堂外劲宗师伤成了这样,谁下手这么毒?

“小青,你看中这冰原雪莲了?我给你买!”王亦谦倒也是个大方实诚人,六百多万不放在眼里,打了个响指,说道:“冰山雪莲,653号,谁的产品?我买了!”

这个时候,一个身着白色唐装黑布鞋,蓄着白胡,神情严肃的老人走了过来,他胸前别了一个653的号码牌,这冰原雪莲就是他的产品。

席朝青淡淡地说道:“这种东西,我自己买就行了!老爷子,和我去交易处结账吧。”

“这可不行!今天必须我来结账,这么巧碰上我了,哪能让小青你掏钱?”王亦谦急了,这么好的表现机会,他哪能放过,抢着要结账,直接过去抓住了那老头的手。

那老头直接把王亦谦的手打到一边,对他怒视道:“什么结账?结什么账?”

席朝青一愣,说道:“买你这盘冰原雪莲啊,一克六万,你这一百多克610万,不是明码标价吗?”

这老头貌似脾气不好,是个急性子暴躁老头,气得胡须直颤,跺着脚说道:“这狗日的主办方把老子的价位搞错了!怎么可能是610万?!主办方在哪?!他妈的,交了钱欺负老子?”

席朝青心里一喜,对他说道:“价位错了?”

她就知道,这冰原雪莲怎么可能会值610万。

此时,两个工作人员跑了过来,一边道歉,一边打开玻璃柜,把价位给下了,移到了隔壁柜台的冬虫夏草上,然后在这雪莲下面贴了“换物”两个字。

席朝青和王亦谦都看愣了……怎么又变成换物了?

那老头神情不屑地说道:“610万就想买老子的雪莲?老子去年在长白山脚下用一千多万收的,本来想自己吃,但这一年老子身体硬朗,越来越好了,用不着这东西,今天过来想换个看得上眼的!”

“一……一千多万?”席朝青觉得这老头一定是疯了,人傻钱多,被人宰了个狠的。

王亦谦在此时咳了咳嗽,指了指自己的号码牌,对唐装老头问道:“老爷子,你去看看我的产品如何?我561号,就在旁边!如果你看得上眼,我可以和你换!”

“那就去看看!”唐装老头神气十足道。

席朝青压根就没理这两人,转过身,似乎想到徐景这里来,但徐景却摆了摆手,示意她先走过去。

徐景跟在了他们后面,摸了摸鼻子。

这王亦谦也是个人物,自打看到席朝青后,那眼睛恨不得把席朝青给吞了似的,直放亮光,目光从没在她身上移开过,自己这么大个人站在一边,居然直接被他无视了。

难道是我的西装不太打眼?还是我离席朝青站得太远了?

徐景现在有些后悔,这西服恐怕还没有他的黄色小外卖服有气势,今天就不该穿出来。

“老爷子,我这大红袍,产自武夷山大红袍母树!目前世界上仅存三棵六株,树龄达三百年!这茶叶一般可用钱买不到!懂的人都懂,我这足足一公斤!直接和你换!你考虑考虑呗?”王亦谦在席朝青面前卯足了劲表现,今天非要帮她拿下这盘雪莲。

一听到是武夷山大红袍母树茶叶,周围的权贵纷纷围了上来!

“武夷山的大红袍母树不是在05年国家就禁止摘采了吗?”

“等于说他这茶叶茶龄至少十三年了?!”

“听说上一次交易还是20克拍了二十万元,他这一公斤……得上千万了,那老头赚大了啊!一百多万的雪莲换一千多万的茶叶,啧啧!”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王亦谦这大红袍,的确有牌面,真还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

当年武夷山的局委弄了二公斤,用来孝敬他爷爷,他从他爷爷那里哄了一公斤过来的。

见周围的人面露艳羡,捶胸顿足,只恨不是自己的产品交换,王亦谦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

没有老人能够拒绝这样的茶叶,连他身居高位的爷爷,那都舍不泡,他拿来换盘破雪莲,那还不是绰绰有余?

“什么鸟大红袍,老子喝茶嫌苦,鸡屎味,难喝得死,还不如白开水,一千万又怎么样?老子缺钱?不换不换!”

这唐装老头一摆手,全场静谧无声,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诧异,而王亦谦险些气得下巴脱臼——

这老头是个什么蠢驴玩意?这么好的东西,被他说是鸡屎味?

席朝青也一阵无语,今天王亦谦带的东西在这天物拍卖会上绝对是排得上号的,但这老头与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听这说话语气就是一个粗人,不懂茶的话,十块钱卖他他都嫌贵,不换也正常。

“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害老子白跑一趟!”

这老头骂骂咧咧的准备离开,但就在此时,一道不大的声音喊住了他——

“老爷子,请留步!”

徐景伸出手腕,把手上的一串佛珠给摘了下来,说道:“我私下……用这个和你换雪莲如何?”

王亦谦脸色急变,惊骇又愤怒地看着徐景……他,他怎么也在这里?!

王亦谦看着身着西装,人模狗样的徐景,气得牙痒痒,自己还没去找他,他居然在今天送上门来了!

而徐景此话一出,所有人又都把惊异的目光放到了他身上!

连席朝青也难以置信地看着徐景,老公他……怎么可能会觉得这佛珠能换得了雪莲?!

周围的权贵人士也看到了徐景手中那黯淡无光,色泽甚是差劲丑陋的佛珠,一个个摇头轻笑——

“这什么东西啊?路边摊上买的?”

“这也能拿来换东西?有没有搞错,这年轻人是啥都不懂吗?”

“我看他不是不懂,是想讹这老头,要不然他咋不放到展厅里去展示?肯定是连审都过不了。”

来者都是喜爱把玩珍品的权贵高官,周围没有一个人是不识货的,这佛珠几乎被他们一眼看穿本质。

花钱去买,这佛珠五块钱都不值。

王亦谦见到这一幕,捧腹大笑道:“小……小青,你找的这个男朋友,真……真正有勇气!敢在这种地方出洋相!”

徐景在此时冷冷地扫了王亦谦一眼,王亦谦似乎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被支配的恐惧,加上他又一身伤,只得又恨又怕的闭上了嘴,不再敢多言了。

“老爷子,怎样?”

徐景不管周围人的评论,依旧在坚持要拿这串佛珠换,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老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