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今晚,约!/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老公谁?”李湛的半截烟屁股一抖,直接掉在了地上,他看了一眼徐景,心中隐隐有了一个最坏的猜测。

“他!”那女子用手一指,冲刘阳说道。

刘阳一喜:“你说我是你老公?真的假的?”

那女子咯咯一笑,说道:“当然是假的啦!我老公是那个单手骑暴龙的!嘻嘻,我可真是个撒谎大王。”

“……”

此时,徐景的表情有些僵硬,他明显感觉到了周围室友的杀气。

“席朝青,这么一大早的,你找我干嘛?”徐景问道。

席朝青走到了徐景的床下边,抬头对他说道:“想你了,来看看你喽。”

徐景明白席朝青肯定是找自己有事,连忙将外卖服脱下,随手拿了件外套罩着,从床上跳了下来,心虚地对她说道:“去外面说。”

徐景和席朝青刚一出门,便听见了寝室内其他三个室友的哀嚎——

“丫的原来包养徐景的不是女胖子!是个富婆,不是,富御姐!我草!我心脏病犯了……”

“难怪他敢这么发誓!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漂亮的妹子?怎么会看上徐景这个歪瓜裂枣?”

“徐景,你个畜生!”

……

徐景和席朝青走到寝室楼下后,徐景正色对席朝青说道:“我不是你老公!下次你别在我室友面前乱喊了。”

席朝青点头说道:“好的,老公。”

徐景无奈地说道:“你找我啥事?”

“没什么事啊,就来看看你呗,顺便看你心法练得怎么样啦。”席朝青笑道。

徐景似乎想到了什么,对她说道:“昨天谢谢你告诉我刘雨婷的事情了,我一个人过去打趴了五个,这心法是真的很厉害。”

原来昨天徐景出现在刘雨婷面前并不是偶然,是席朝青告诉他有这么一回事的。

徐景只觉得席朝青手眼通天,无所不能,这南城大学内,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

席朝青笑了笑:“你现在和那个刘雨婷应该没什么关系了吧?”

徐景摇了摇头,说道:“早在那次的宴会上,我和她就已经没关系了。”

席朝青看了他一眼,美眸中透着一丝笑意,说道:“那你别忘记答应过我的事情了,掌握心法后,就得和我双修!”

徐景脸一红,说道:“这个……”

“灿哥,前面出来的好像就是徐景,我们不用蹲他了!”

“妈的,这么一大早就敢出来,我还生怕他跑了!弄他!”

就在徐景和席朝青说话的时候,宿舍外面横了一大群人,估摸着有二十来个,领头的那位,便是昨天徐景一拳打趴下的陈灿。

席朝青目光冷冷地看了那些人一眼,这一瞬间,她的气场全开!眸光间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她前方忽然光线一暗,徐景竟挺身护在了她的面前,让她微微一愣。

“大白天的,你们敢动我?”徐景对那些人说道。

“动你如动一个鸡崽子!给我废他一只手!!”陈灿下巴处还有一块淤青,愤怒地指着徐景说道。

席朝青本想直接出手,但她见徐景这姿态,便又改变了主意,主动躲在了他身后,露出了一丝害怕的神情,柔弱无助地说道:“老公,他们看起来好吓人,你要保护我哦!”

徐景认真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你放心,这里交给我!”

“给我上!”

一群人朝着徐景扑了过来,他们虽然没有带刀之类的武器,但人多势众,这么一冲过来,还挺骇人的,瞬间将徐景淹没。

徐景练了心法后,虽然力大无穷,但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打架的经验,只能凭借蛮力,人一多,他就完全应付不过来了,被好几个人偷袭到了后背,打得异常吃力。

陈灿见状,从一棵树下捡了一个砖头,朝着徐景冲了过去,狞笑着说道:“老子他妈说废你就废你!”

站在后方的席朝青将目光放在了陈灿身上,她美眸一眯,漆黑的瞳孔之中,竟露出了杀机!

“住手!”

突然,远边传来了一声大吼!

五十个衣服都没穿好的体校学生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赶来,人均背心拖鞋,但每个人手上都拿了撮箕扫帚之类的武器,绝不是善茬,当即让这些混混懵逼了。

徐景看了那边一眼后,也惊异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道:“吴……吴哲?!”

领头的人,正是昨天被徐景用暴龙羞辱了一番的吴哲,他骑着一辆小电瓶,冲在了最前面。

徐景震惊不已,这吴哲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了?难道祸不单行,他也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小老弟,你们怎么回事?”陈灿用砖头指着吴哲那些人说道。

“怎么回事?我操你们妈的!我景哥你也敢动?”

说着,吴哲一撮箕就把陈灿给干翻在地。

徐景蒙了。

“这……这徐景居然还和这些体院生混上了关系?”

陈灿躺在地上捂着头,内心震颤不已,南城大学的体院生是出了名的流氓,打架成群结队,闹起事来能召集一两个班,动不动就成百上千人,这谁顶得住?

陈灿此时心里是悔恨万分,当初就不该被刘雨婷迷了心窍!这些体院生比他们这些混子还难缠,血气方刚,身体素质强,打起架来一个比一个牲口!

随后,那些体院生根本就不多废话,叼着烟头就往上一顿猛干,不过区区十多分钟,那二十多个混混就全部被打趴下了。

“我来晚了,不好意思!”

解决掉那些混混后,吴哲朝着席朝青和徐景弯腰鞠躬。

徐景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这些混子在我们宿舍下撒野,我看到了肯定不能不管,青姐,景哥,你们没事吧?”吴哲关切地说道。

席朝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双手环在胸前,并没有答他的话。

而徐景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今天太谢谢你了!哎,你好像受伤了?你脸上这巴掌印看着挺严重啊!要不要紧?”

吴哲在此时直起身子,徐景突然发现他两边脸上肿着好多个巴掌印没消,和猪头似的。

吴哲本能地看了席朝青一眼,但被席朝青一个肃杀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吴哲立即摆着手说道:“不要紧的!刚才不小心被那群混混打到了而已!景哥,昨天因为我的关系,您踢断了自己的电瓶车,我赶紧买了一个新的,刚才骑过来了,您看您还满意吗?”

徐景看着吴哲刚才骑过来的那辆崭新电动车,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说道:“这么客气?不用了,昨天其实你也没做什么……你还是开回去吧。”

吴哲再次举棋不定地看了席朝青一眼,发现席朝青眼神透着阵阵寒光,冰冷刺骨,吓得他一激灵,仿佛又想起了昨天晚上被她找上门狂扇耳光的恐怖一幕。

他捂着脸上的巴掌印,赶忙说道:“景哥,你……你一定要收下!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兄弟们撤!”

说完后,吴哲和他带来的人便迅速逃离了此地,顺带着把那些混混都给拖走了。

徐景此时双手扶着电动车把手,有些茫然地回过头,却发现席朝青的目光中带着崇拜的光芒,像星星一样闪闪发亮,温柔地对他说道:“老公,没想到你这么有本事,昨天还埋汰你的吴哲,今天就这么帮你啦!你人格魅力真大。”

徐景被席朝青夸得有些飘飘然,喜笑颜开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他看得起我吧,看来这吴哲人还挺好的,居然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帮我。”

“他是体育学院的部长哦,号召力肯定强。”席朝青笑道。

“你怎么对他这么了解?”徐景好奇道。

“哎呀,体育学院的部长大名,我肯定听过呀!对了……”

就在此时,席朝青突然用手握住了徐景的脉搏处。

“很奇怪,你全身的经脉好像并没有通啊,你完全没有掌握景盛心法,连最基础的入门都算不上。不掌握心法的话……我没办法和你双修的呀。”席朝青蹙眉说道。

“啊?我感觉我现在力气大得和头牛似的,这也没有掌握吗?”徐景奇怪地说道。

席朝青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掌握。任何人练了那套心法都会改善体质,力气变大。但真正掌握的标识,是能够跟着心法吐纳,自如运用气劲,到那时,一拳连花岗岩都能打穿,身体坚硬如铁,你这个根本就不算啥,否则怎么会连二十多个混混都应付不了?”

徐景也有些尴尬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已经练得很认真了。”

“这心法是上一世的你自创的,应该很适合你才对,而且你天赋异禀,是万里挑一的修行天才,怎么现在连门都入不了?”

席朝青在想了一会后,似乎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应该是你长期送外卖,生物钟颠倒,目前的身体状况太差了,不足以支撑经脉疏通,那先这样,你把这个拿着。”

席朝青从她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楠木小盒,巴掌大小,看着很精致。

徐景好奇道:“这是什么?”

席朝青说道:“这是培元膏,堪称修炼极品,即便是一个垂死的病秧子吃了,也能百病褪去,体质大增,直接迈入修炼门槛。本来想自己吃,但先给你吧,我再去弄点药材熬一个就行了。”

徐景听后受宠若惊道:“这也太贵重了……我不能拿,你还是自己吃吧。”

席朝青笑道:“没关系啦!我又没要你白拿,你早点迈入门槛对我也有好处。今天晚上找个时间把它服下,然后再练几遍心法,我会过来找你双修的,双修期间被我温养一下,就万无一失啦。”

徐景先是怔了一下,随后蓦地傻笑了出来,挠着头说道:“双修期间被你温养一下……”

席朝青也噗嗤一笑,两颊明艳如霞,说道:“怎么?你还不乐意啊?”

席朝青心里美滋滋的,这培元膏性烈极阳,一般人没办法承受药力,徐景吃了以后一定会精力过旺,等到了晚上,可就是他满脸通红求着我双修啦……

徐景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我……我就是觉得,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觉得我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才,我学什么都很慢,人也很笨,你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

席朝青很认真地看着他,说道:“我绝对不会认错人的。每个人都有其价值,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被发现,但幸好我没有错过你,我很清楚,你就是一块绝世无双的璞玉,一经打磨,绝对不同凡响!”

“我……”

“好了,你别说了!今晚,约!接头暗号:买了否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