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 认证许家大小姐,砸出的媳妇儿(2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寒川是在去火锅店的途中看到傅沉来电的,只是此时心情烦躁,就没接。

因为傅沉订婚宴的事,虽然就是几桌人吃个饭,许鸢飞还特意原创了一些漂亮的杯子蛋糕,忙活了好几天,好不容易得了空,京寒川想约她出来吃个饭,却被告知去乡下探亲了。

按照她所说的,会坐动车回来,时间是下午五点抵达,她没让京寒川去接她,只说会直接回家。

京寒川和她确立关系不久,虽然嘴上没说,心底肯定还是想和她多接触些。

饶是什么都不做,就这么安静吃顿饭也好。

所以他提前去站点等着,人流很多,直至过了时间,也没见到她的身影,却等来许鸢飞的信息。

【我已经到家啦,你在干嘛呢?】

京寒川眯着眼回复:【想见你。】

许鸢飞也是有些无奈,她确实回乡下了,刚到家,但和弟弟约好了去吃火锅,现在跑去见京寒川,肯定会惹人怀疑。

就她弟的脾性,绝对会说,我陪你去。

她只能婉拒说有事。

京寒川纯粹就是想见她一面,犹豫着还是让人再次摸排了她的底细,准备去直接去她家,远远看一眼也成。

这种事,但凡被许鸢飞发现,心底肯定不舒服,就好像不被人信任一样,他还特意叮嘱手下的人,做事干净点。

最后查到的内容与之前的别无二致,许鸢飞这个人就好像是浮在空中的,似乎一切都是假的。

也就在这时候,京家查到她此时正在某家火锅店内。

而且还是和一群男生?

京寒川手指不断揉着面前的资料,咬了咬后槽牙,约她出门,她说有事,就是和别人出来吃饭?

**

火锅店内

许家姐弟回乡探亲,在乡下吃了几天野菜,加之老人家做菜口味清淡。

许尧回程的途中,就开始在嚷嚷着:“嘴里都要淡出个鸟来了。”想吃点重口的,才提前订了和许鸢飞出来吃火锅。

他又约了几个同事,都是同届进公司的实习生,也都是男的。

一群男生都知道许尧有个姐姐,只是不知长得还挺好看,众人围桌坐下的时候,许鸢飞比他们在座的年纪都大,自然会招呼一下。

有两个比较腼腆害羞的男生,还因此红了脸。

“姐,处对象了吗?”胆子大的,忍不住问了一句。

许鸢飞还没说话,就被许尧给打断了,“肯定没有啊。”

“那我能追你……嗷——”

那人话没说完,就被许尧踹了下小腿,“别打我姐主意。”

“我……”

“你丫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啊,不是刚和女朋友分手?就想勾搭我姐,你把我姐当什么啊。别说我了,就是我爸也能弄死你。”

许尧这话带着半开玩笑的性质。

大家听着笑作一团,压根没往心里去,对于把人弄死一说,压根没放在心上。

许尧还补充了一句,“你们几个别招惹我姐,真的会出人命的。”

“行了,你别吓唬他们。”

一群男生凑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许鸢飞却发现,京寒川居然不回自己信息了?

他在忙什么?

“你们先吃,我去个洗手间。”许鸢飞说着拿起手机往洗手间走。

“姐,要不要我陪你?”许尧立刻说道。

“许尧,姐姐就是去个洗手间,这你都要跟着,至于嘛。”众人调侃。

“不用,我马上就回来。”

许鸢飞说着往洗手间的方位走。

她走到走廊处,确定许尧没跟过来,给京寒川打了个电话。

电话倒是很快被接通了,许鸢飞背靠着墙壁,低头盯着自己鞋尖,“你在忙吗?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

他声音冷清,没有什么波澜,这让许鸢飞有些沮丧。

两人那天在雪场算是确定了关系,但之后总是不冷不淡的,亲密举止,也就是拉手拥抱,再多的就没有了,似乎和她预想的恋爱不同。

“那……”许鸢飞咬了咬唇,“你吃饭了吗?”

“还没。”

“那你快去吃饭吧。”

“嗯。”

两人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许鸢飞深吸一口气,回餐桌继续吃饭。

总觉得京寒川今天很不对劲,难不成是因为今天拒绝他太多次了,恼了?

许鸢飞心底有事,自然吃不下东西,心不在焉的。

……

而此时京寒川已经到了火锅店。

他倒想看看,她到底为了什么野男人,拒绝男朋友的邀约?

“六爷,许小姐他们在二楼。”京家人附身过去,低声说道。

“嗯。”

火锅店内人很多,锅内蒸腾出的白气,将整个店铺里弄得烟雾缭绕,京寒川微微蹙眉,各种涮锅味儿,略显呛鼻。

他刚进入二楼,就看到了许鸢飞,一桌7个人,就她一个女的,火锅店内人流攒动,还有服务生在来回走动,整个大厅人声鼎沸,京寒川一行人抵达的时候,许鸢飞还低头在等他的回信,压根没注意到。

而且此时店内白雾萦绕,极难看清一个人的模样,京寒川眯着眼,也没完全看清和她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

京寒川寻了个位置坐下,这个角度与他们座位之间,只隔了一个屏风,他此时又是背对着许鸢飞的,她自然更加瞧不见。

“请问你们要什么汤底?”服务员过来招呼。

京寒川没作声,一侧的京家人接过菜单,只说需要再看看,就打发服务生离开了。

屏风是镂空花色的,磕着白鹤祥云的图样。

服务生帮他们倒了大麦茶就退了下去。

京寒川手中摩挲着水杯,透过屏风的镂空缝隙观察隔壁桌,他就想看看,和她一同吃饭的,都有谁。

有些人是侧影,有些则是背对着他的,看得不太真切。

许鸢飞那桌人已经吃饭到了一半,都兴致很高,无暇顾及周围的人。

不过看得出来,年纪都不大。

用时下的话来说,都是小鲜肉,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

“嗳——咱们走一个吧。”有人提议,说着就拿着啤酒瓶,挨个斟满。

京寒川手指轻轻摩挲着水杯,抿了口热茶。

但是紧接着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你们干嘛呢,我姐不喝酒!”说着有人将许鸢飞的就被给夺了过去,“你们少给她灌酒。”

京寒川当时就觉得这声音耳熟,而后就听得邻桌又传来一句。

“许尧,你是姐控吧。”

许尧?

两个字就像是一道惊雷,在京寒川脑子里瞬间炸开,他手指略微一颤,大麦茶溢出杯口,将他手背灼得一片通红……

“……”京家人刚要起身,就被京寒川抬手阻止了。

他扯了张餐巾纸,擦了下手指。

邻桌的欢声笑语还在继续,而他已全然没了偷听的兴致。

许尧这人还是比较狂妄的,就算是表亲,堂亲,都未必肯喊一声姐姐,这若不是亲的,怕是很难让他开口。

那么许鸢飞不就是……

京寒川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小时候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女孩子。

精瘦,皮肤还有点黑,真的和许鸢飞的影像无法重叠在一起,不过如果她就是传中的【许佳美】,许多事也就好解释了,比如说为什么查出来的资料都是残缺不全的。

京家人则面面相觑,活像见了鬼。

他们之前就知道,许鸢飞和许尧在吃饭,心底想着,都是姓许的,许家与京家不同,子孙繁盛,根系庞杂,许是什么堂亲……

但这声姐姐,叫得那是一个顺畅,压根不是亲戚这么简单。

所以说……

他们六爷二十多年前把人脑袋砸了,说是破了相就要负责,结果……

二十多年后,真的要把人娶回家了?

这世界哪有这么巧合的事,再仔细想着许鸢飞作假的资料,这怕是早有预谋,就想泡他家六爷的吧。

砸出来的媳妇儿?

------题外话------

今天是没办法求留言了~o(╥﹏╥)o

大家有票票的记得支持月初哈,么么

感觉做个码字狗,生活也是相当艰难啊

**

(*^▽^*)六爷,砸出来的媳妇儿,是真的秀啊。

是不是吓懵逼了。

六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