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决定/田园商女:妖孽世子农家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七娘口中那黄衣服的姑娘,是三夫人姜氏的侄女,一直热情跟顾心搭话的那个!

姜姑娘为什么要下毒手?

顾心自认跟她无冤无仇,连面也是第一次见,她却要杀人害命?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顾心面对生命威胁已经不是第一次——宋恒在四山村窝棚里抓捕犯人时,周县令在直水县牢房拷打她时,顾心都曾害怕自己会死。

可是这一次,简直莫名其妙。

如果不是柳七娘救援,顾心这才叫死得不明不白。

“宋四爷,周县令被带进京之后怎么样了?那件事给我带来的危机,解除了吗?”

顾心看向宋恒。

“你很安全。”宋恒说。

“如果离开了你的保护呢?”

“为何要离开?”

顾心轻轻摇了摇头。她当然不想离开宋恒的保护。

通过宋恒的回答,她明白周县令的事情还没过去。

今时今日,她已经跟宋恒拴在一条绳上了。周县令那件事,她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跟宋恒有关,并不是周太太单纯想霸占她的美食城,那她就是个傻子。

据她对朝廷的有限了解,宋恒的差事,和周县令那一派人仿佛是有过节有冲突,她不过是一条被殃及的小小池鱼。

具体如何宋恒并不对她细谈,顾心也没有细问。她只是个做买卖的小人物,有自知之明,不认为自己的脑袋瓜子能聪明到摸出朝廷的脉搏动向。

外面爱怎么博弈就怎么博弈,她只要靠好她的大树,赚好她的钱就是了。

做了宋恒的未婚妻,未来再做宋四夫人,以前一筹莫展的许多危机都会迎刃而解。

所以她才进京的!

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宋府内部的危险反而更严重?

随便到寺庙进个香都能被人弄下山崖,简直防不胜防!

顾心突然想到,“宋四夫人”这个称呼,听起来谐音真像是“送死夫人”啊……

她跟宋恒成婚真的是个正确选择吗?

“宋四爷,如果外面周县令那件事余波未平,那我在外面行走的安危,就拜托你了。”

顾心第一次郑重地跟宋恒谈起安保问题。

宋恒眉头微凝。

他的夫人,安危当然是他负责,还需她特意托付?

“我想说的是,我身边的危机。”顾心认真地看着宋恒,即便感受到他的不悦,也没有退缩不言。

“四爷,我没有在豪门大户生活过,对宅门内部浮光掠影的了解,还不足以支撑我安心住进宋府。譬如今日的事,实在是出乎我意料。您知道我是个爱钱的人,爱钱的人都很怕死,所以,我身边想要有人贴身保护。请四爷把柳七娘派给我吧,让她昼夜留在我跟前。”

柳七娘跪在地上尚未起身,闻言脸上掠过惊喜,立刻给顾心磕头。

“多谢顾小姐抬举!小人一定舍生忘死保护您的安危,就算是自己粉身碎骨,也绝对不让您有半分闪失!”

她现在是犯过大错的人,若继续留在宋恒麾下,很难再受到重用。顾心突然要她,真是意外之喜。

宋恒道:“要她可以。但她还不够好。”

他正打算给顾心身手更好的人,顾心却坚定地说:“就是她,我看她很顺眼,喜欢她在身边伺候。”

做生不如做熟,顾心不想再认识陌生护卫了。有了这次的事情,柳七娘会死心塌地保护她,两个人不用互相磨合。

“四爷,我知道您给我的小厮丫鬟们,包括郑蝠夫妻都不是普通人,或多或少都会些拳脚。感谢您安排周到。如果您那里有富余的合适人,还可以给我送来几个。”

顾心决定把自己周围武装起来。

原本宋恒想给她安排一大群仆婢的,她不想排场太大,只留了几个人在身边。这次事情之后,她主动要求添人。

越安全越好!

宋恒自然同意,当下就亲自去安排人手,很快安排好了。

“府里生活简单,你无需担心。此次姜家之人作恶,自然要付出代价。你先好好休息,不要多思多虑。”

宋恒安慰着顾心,亲手扶着她躺回到床上,等汤药熬好了又喂她喝过药,这才出门去办事。

柳七娘在旁看宋恒竟如此细致周到,心下骇然,对顾心的重视程度瞬间又提高几个等级。

“主子,您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

柳七娘改口称顾心为主,近前低声言道,“害您的人就算是姜家的,在我眼中也是不相干的草芥,只要您一句话,我今夜就潜过去做掉她。要是您怕四爷不高兴,我一个字也不会透露给他,即便日后事发也由我一力承担,与您没有半分关系。从此您才是我的主子,是排在四爷前头的第一人。”

这立场,表明得无比清晰。

顾心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忠心了。不过,这件事且看宋府怎么处置再说。”

对柳七娘张口就是“做掉”这种词汇,顾心暗自惊讶,算是稍微了解到她的行事风格。也许他们这行当的人,整日打打杀杀,对这些事已经习以为常。

顾心虽然不大习惯,但身边有个凶悍的,总是踏实些。

她便没有约束柳七娘的狠劲。

顾心休息得差不多,感觉精神好了些,便主动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宅子。

她想看看宋府会不会有人拜访她。

住在宋恒私宅里,别人去探望的意义,跟她住自己的房子是不同的。

而宋府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她未来婚姻生活的好坏。

顾心投石问路,好早做打算。

她的宅子里,已经新添了四个家丁,都是行动矫健的年轻人,规规矩矩朝她磕头问好,认了主子。

除此之外,还有六个人会在几天内相继补充进来。宋恒统共加了十人在此,有些高手不在京城,需要临时召唤。

以后顾心出门排场就会大一些了,将与名门贵女不相上下。

树大招风吗?

顾心不在乎了。

安危第一!

而且她都成了智观大师的俗家师弟,身份不比从前,讲点排场也完全合情合理!

……

“娘,秋姐儿的胳膊包扎好了,没伤着筋骨,大夫说养些日子就好,您别担心。”

宋府,老夫人住的上房里,郭氏低声禀报着,不似平日欢喜。

在寻找顾心的时候,她女儿秋姐儿也跟着到处跑,不小心滑了一跤,胳膊磕在一块尖锐的石头上,流了不少血。

郭氏吓得不轻,等寺里僧人简单处理过秋姐儿的伤口,她就先带着女儿回了家,没等顾心的消息。

眼下女儿经过府里大夫诊治,确认没了危险,喝完药睡着了,郭氏这才让谨慎的丫鬟照看着秋姐儿,她自己到老夫人跟前报平安。

宋老夫人刚回府没多久,在寺里,已经接到了宋恒的消息,知道顾心安然。

可老人家脸上并没有轻松之色,见郭氏来,关切了几句孙女,便让郭氏回去照顾孩子。

“娘,顾小姐那边怎么样,听说四弟已经把她带回来了?到底是摔在哪里了,伤着身子没有?真是让人担心哪!外面住着不方便养伤,咱们府里有医有药的,怎么不把她送回来养着呢?”

郭氏没有立刻走,一脸担忧地询问详情。

“外面养着也方便,廖先生在她跟前,我已经让人带了上好的补品,看望她去了。”宋老夫人没什么谈兴,郭氏的问题也没有尽数回答。

郭氏道:“若不是秋姐儿伤了,我应该去看望她一趟。那山底下都是石头,她摔下去真叫人放心不下。”

“你回去照顾秋姐儿吧,别大意了,孩子小,就算伤势没大碍,皮肤上也别落下什么疤痕。”

“是,娘,我这就回去,晚上就不过来陪您用饭了。”郭氏福身退下。

走到门口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补充问了一句,“娘,我多句嘴,要么让三弟妹去顾小姐那边走一趟?她跟咱们家的人一起上香受的伤,只让底下人去探望,恐怕她心里不踏实。”

又道:“当时她摔下去时,不是三弟妹的侄女和甥女都在场吗。两个姑娘跟顾小姐年纪相仿,不如也让她们去探望一番,年轻姑娘们在一块儿说说话,顾小姐说不定能心情好一些。”

宋老夫人疲惫地摆了摆手,“你回去吧,照看好秋姐儿,其他事我来安排。”

郭氏自责了一句“多嘴”,告个罪,退下了。

她一走,宋老夫人疲惫的脸色就消退,换成了沉凝严肃。

对身边伺候的丫鬟双红念叨:“看看,这一个一个的,都不老实。你们二夫人话里话外的,在提醒我注意那两个姑娘呢!都当我是个老糊涂。”

双红斜坐在脚踏上,轻轻给老夫人捶腿。

“二夫人也没有坏心,您常说她是憋不住话的人,这是她想到了,就要说出来。此事别说二夫人,就是底下的人也有人疑惑,我刚出去要热水,听见两个烧火婆子在那里嘀咕,说怎么顾小姐摔下去的时候恰好木姑娘在跟前呢!”

三喜送茶进来,听见双红的话,接口道:“可能不单你听见这样的嘀咕,三夫人那边也听见了吧,所以刚才姜姑娘和木姑娘已经被打发走了。”

“打发走了?”

“是呀,上了马车,出了府门,两位姑娘回姜家去了。”

“已经走了吗?!”

“对啊,就是刚刚一刻钟前的事,二门的婆子报进来的。”

双红愕然,看了看老夫人。

来做客的亲戚,又是年轻晚辈,走的时候竟然不来老夫人跟前打个招呼,也太失礼了!

三喜把茶捧给老夫人,老夫人拿在手中却没往嘴边送,静思了片刻,啪一声,把茶碗重重放在桌上。

两个丫鬟连忙跪在地上,低了头,屏气敛息。

宋老夫人好久没发过火了。

“把你们三夫人给我请来。”老夫人加重了“请”字。

三喜连忙爬起,亲自去三房找姜氏。

姜氏正在镜前卸妆,头发披散着要换成家常发髻,还没梳起来,三喜来了说老夫人立等要见她,姜氏心里头一突,赶紧随便挽了挽头发,带着丫鬟婆子往正房去。

“你们都留在外头。”三喜把姜氏身边的人都挡在了正房门外。

姜氏脸色微僵,抿了抿唇,紧捏着帕子随三喜进房。

“你要去看望顾丫头吗?”宋老夫人劈头就问。

姜氏愣了一瞬间,“……我去,不太合适吧?”

“你觉得谁去合适?”

“或许,让大嫂去,或让您跟前的体面嬷嬷去?才能代表咱们家……”

姜氏被老夫人沉凝的脸色弄得忐忑不安。

忽听老夫人哼了一声,姜氏越发紧张。

宋老夫人半晌没说话,就那么望着她。姜氏不敢跟婆婆对视,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她感觉站得腿都酸了,才听到老夫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你换了衣服,也卸了妆,这是准备休息了?娘家的孩子也打发走了,你觉得这件事,就此揭过。”

姜氏觉着婆婆的语气比方才缓和许多,但是她丝毫不敢放松,小心地回答说:“不是休息,我换了干净衣服,一会要来伺候您用晚饭的……那两个孩子今天受了惊吓,我怕娘家哥嫂惦记,就把她们早点送回去,好让家里放心。”

“嗯,你考虑得也周到。”

宋老夫人忽然无奈一笑,点了点头,“老四对顾丫头很上心,他那个性子,连我也管不了太多。这件事,就让他自己去处理吧,家里不插手了。晚饭我想清静点,你们都不用来伺候。”

老人摆摆手,对丫鬟道:“送你们三夫人回去。”

姜氏闻言怔忪,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福身退下了。

老夫人默默不语。

她已经给了三儿媳妇机会,但是对方没有接。那么,宋恒要怎样给姜家以报复,就不是她能约束的了。

她虽然是当娘的,可一个是老三媳妇,一个是老四媳妇,一碗水端平也好,论是非对错也好,她没有偏帮行凶者,反而让受害者再受委屈的道理。

姜家那姑娘捏着顾心的绣鞋一脸泪水,对大家哭哭啼啼说顾心失足,她救助失败的时候,明眼人就已经看出了不妥。

那姑娘在家怎么虐待丫鬟,怎么欺辱异母姐妹,怎么行事阴损……当宋家人都不知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