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感情之道/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姐姐,我喜欢我吧?”

“嗯。”蓝漓含糊的应了一声,不会真是蓝烁吧!

萧明秀大大松了口气,“那就好,只要姐姐喜欢我,我们以后一定可以相处的很融洽。”

蓝漓眼皮一跳,“是谁?”

“是……是……笙表哥……”

蓝漓浑身一僵,只感觉一道响雷当头劈下。

“蓝姐姐,你怎么了?蓝姐姐?”

……

蓝漓不知道萧明秀是何时离开的,也不知道自己后面又说了什么,或者没有。

她整个人像是进入了真空的状态,那笙表哥三个字不断的在脑海之中一遍遍回想,她都分不清到底是真的还是虚幻。

良久,久到彩云怕的快要哭了,考虑是不是要将白月笙请来的时候,蓝漓才抬起眼眸,“她刚才……”

“小姐你不要听她胡说,这个事情,是不是真的都还不一定呢。”彩云气愤不已,本来对萧明秀只是有些不看好,如今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憎恶。

蓝漓抿唇。

她的脸色有些白,细看之时,唇瓣也是微微颤抖,但她却用意志强迫自己冷静,萧明秀对白月笙的心思,她是早就知道的,如今不过是更确定了而已,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可即便如此,她的心里也是憋不住的难受,想起方才萧明秀说出白月笙名字时候,那脸上的表情,蓝漓下意识的就想起她多少次对着蓝烁表白,搞得人尽皆知时候的样子,那表情,简直一模一样,顿时心中一阵恶心。

一个人怎么能装模作样做作到那个程度?

她今日真是开了眼界了。

“小姐——”彩云有些担心,轻轻摇了摇蓝漓,“您别这样,这也不过就是她说而已,就算北狄人真的这么想,也要看王爷愿意不愿意,你说是不是?”

而就彩云对白月笙的理解,白月笙是必定不会同意的。

“嗯。”蓝漓应了一声,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没事,你别担心。”

“那就好。”彩云松了口气,“要不要我请王爷过来?”

“不必了,我们出去吧。”到底也是赵廷之和陆丹衣的大婚,她一直躲在此处,又算是怎么回事?

况且,就怕萧明秀说那些事情,也只是为了让蓝漓一蹶不振,她又怎么能让别人逞心如意?

蓝漓起身往外,李嬷嬷抱着小思儿。

彩云扫了一眼,不禁失笑,“小姐,这小丫头啊,方才可是给萧明秀拉了一身……”

“嗯?”蓝漓一愣。

刚才太过意外震惊,她根本管不了萧明秀后来怎样,只记得萧明秀走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

“小姐,你说小郡主是真的聪明,知道那公主是来欺负您的,所以给你报了仇,还是只是凑巧?”

“这……”蓝漓失笑,心情也意外多云转晴了,“不知道,可能是巧合吧,不过这种巧合……这小小年纪,巧合都能给娘亲出气,果然是娘亲的好孩子。”

“我也觉得是。”

……

赵陆两家这场婚事,本是赵廷之和陆丹衣还年幼的时候便定下了的,来宾更是涵盖京城各种人物,盛大空前。

红绸装点下的宴客厅喜色满溢,厅内也是人满为患。

大周虽然男女之防并无那么严重,但宴客的时候,男女却是分席而坐。

白月笙白月辰和一些王侯被专门安排在了贵宾特等席位上,像蓝漓这样身带诰命的,则是坐在特等席的另外一面。

蓝漓到的时候,其余贵妇人都已经入席,只等她一人。

蓝漓与其他人问了好,入了座,虽看着一切如常,但心中其实并不如表面表现出的那般平静。

试问,都有人要跑来和她分享丈夫了,她怎么高兴的起来。

抬眸,她看到白月笙正在看她,眼眸之中似乎有一抹疑问一闪而过。

蓝漓想,自己的反应这样明显的吗?不然白月笙为何是这个表情。

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调匀呼吸,让自己看着一切如常。

她告诉自己要稳住,等陆丹衣的婚礼结束,她回去之后,再与白月笙问清楚了。

也不知道,白月笙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她垂下头,忘记了刚才告诉自己要一切正常,再次陷入思绪之中。

“蓝姐姐。”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有人低声笑道:“明秀公主啊,快坐快坐。”

“蓝姐姐。”萧明秀又唤了一声,高高兴兴的走上前来,蓝漓的身子下意识的紧绷,对她的排斥,几乎无法掩藏。

彩云冷冷道:“我家小姐只有一个妹妹,还是庶出,唤做蓝泠,公主是贵客,还是跟着其他人一样,唤我家小姐一声王妃吧。”

萧明秀脸色微僵。

边上的人也察觉到气氛有些僵硬,都有些奇怪。

因为萧明秀和蓝烁那些事情,在京中传的沸沸扬扬,且萧明秀还时常往华阳王府跑,看起来应该和蓝漓关系极好,如今怎么的华阳王妃的贴身婢女会说出这样界线分明的话,难道是闹翻了?

不对啊,方才不是还看到明秀公主高高兴兴的去找华阳王妃?

“蓝姐姐,我……”萧明秀脸色有些僵硬,“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我——”萧明秀咬住下唇,她认真的看着蓝漓,神情复杂而纠结,其中还带了一二分的抱歉,“那件事情,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告诉蓝姐姐更好一些……”

“明秀公主,今天是赵大人和陆小姐大婚的日子,有什么事情,等婚礼结束之后,您再找小姐说,可以吗?”彩云僵声道,心中思忖,这萧明秀,莫不是要当面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不成?

“彩云姑娘。”萧明秀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但我从没做过任何想要伤害蓝姐姐的事情,一切都是意外,我……”

彩云真想低喝一声闭嘴,说了半天,就是想要现在把这件事情抖出来,就算是抖不出来,也明示暗示的让小姐不舒服,彩云真的怀疑自己的眼睛,以前为什么就觉得她活泼爽朗?

周围的王侯亲眷,大半都是火眼金睛,自然也看出蓝漓和萧明秀貌合心不合,此时虽言辞尚算温和,但气氛早已是十分紧张。

“你想说什么?”蓝漓的神经敏锐的绷起,也慢慢站起身来,“我听着。”

“我……”萧明秀又吞吐起来。

蓝漓淡淡一笑,唇角也勾起一抹弧度:“你有什么,直接说便是,这样的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搞得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了你,你说是不是?”连那双眼眸之中,也蕴着几分暖意,像是对待一个闹脾气的小妹妹。

“蓝姐姐说的是。”萧明秀不易察觉地僵了一下,很快道:“也没什么……”

“今日是陆小姐和赵大人成亲的好日子,咱们只是客人,便是有什么,也等这婚礼之后再说不迟,总不能喧宾夺主,你说是不是?”

蓝漓依旧笑着,一番话说得进退得宜。

萧明秀跟着道:“蓝姐姐说的不错,是我太敏感了。”

蓝漓并不打算再理她,因为这个时候,迎亲的队列已经到了,高堂就位,便要行礼拜堂成亲。

萧明秀也安分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来,司礼官高唱三拜。

蓝漓看着身披自己亲自绘了图样做出来霞披的陆丹衣,心情总算稍有了几分舒缓,无论前路如何,丹衣终于是有了归宿,赵廷之的性子,即便做不成恩爱夫妻,只要用心经营,以后应该也可以和和美美吧?

蓝漓不经意转眸看了大哥蓝烁一眼。

他的伤已经恢复,如今投身到了工部的事务之中去,他是赵廷之的好助手,亦算得上朋友,席位也设在较前面些,此时正在和一旁的同窗魏延年说着什么,偶尔才看一眼行礼的新人,眼眸之中带着几分祝福,在回眸的瞬间,却下意识的落到了高台上。

蓝漓顺着他视线转眼,白笛正坐在那里,对蓝烁回以一个温柔的笑容,四目相对之间,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今日穿了一件绯色的宫装,简单大气,在这整个大厅之中,也是十分亮眼。

蓝漓一时之间有些怅然,只希望陆丹衣婚后可以过得开心快乐,自己大哥和公主,也可以心想事成。

在司礼官的高唱之下,三拜结束,送新人入洞房。

大厅之内,充斥着祝福的声音,似乎刚才蓝漓和萧明秀那点小插曲没有出现过。

蓝漓照顾着孩子,礼成之后,便打算离开。

小思儿看了一阵子热闹,不知道又是怎么了,又蹭又蹬,闹得极厉害,别看月份小,力气倒是大,蓝漓抱得有些吃力。

就在这时,孩子却忽然被一双结实的臂膀抱住,从蓝漓怀中抱了过去。

“我来。”白月笙的声音响起,将孩子稳稳抱住,“礼也观了,回吧。”

“嗯。”蓝漓应了一声,没有抬头,却可以感觉到一股视线一直在自己和白月笙神色打转。

她知道那是萧明秀。

脑中不由自主想起婚礼之前她与自己说的那些话,只觉得心头一阵烦闷。

如果说肃亲王的话还不足以让她警醒的话,那今日萧明秀做的这件事情,的确要让她好好考虑,是不是要和白月笙好好说明白自己的心事和顾忌。

夫妻相处,感情之道是经营之道,她素来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