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在搞什么阴谋/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胜男呢,她在哪里,让她快点来见我。”陈皓宇恼火极了。

“陈先生,李总并不在这。”

一听不在,陈皓宇扭头就冲电梯奔去,两位服务员吓的急忙拉住道:“陈先生,你别走啊,你这一走,李总知道了,是要把我们开了的。”

“不会吧。”陈皓宇郁闷的看向她们。

她们连连点头道:“是真的,如果我们伺候不好陈先生,不光我们姐妹会被开除,在场的任何一位小姐都吃不了兜着走。”

陈皓宇一呆的:“她们会怎么样?”

黑白两位小姐回道:“最轻的是罚收入,重的话可能被会所封杀,送去给人贩子处置。”

“靠。”陈皓宇暴怒道:“李胜男你个疯子,死变……呜呜。”

两位小姐吓的连忙伸手捂陈皓宇的嘴巴,紧张道:“先生,求求您别骂了,李总是我们老板,我们开罪不起的。”

陈皓宇看着都快急哭的二女,无奈答应不骂了,她们这才肯放手。

陈皓宇喘了口大气,问道:“她安排你们来到底想干嘛?”

两位服务员也纳闷道:“说实话,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李总给我们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把您留下来,要我们伺候好您。”

“我不需要你们伺候。”陈皓宇断然拒绝这份香艳。

“为什么?”在场的所有小姐都惊诧还有男人不吃腥的。

陈皓宇回道:“你们都是人,不是别人赠送娱乐的工具,我不需要你们伺候,你们快点把衣服穿上。”

黑白小姐回道:“陈先生,还请放心,并不是完全脱光了服务,还请你回头看看。”

“是吗?你别骗我。”陈皓宇转过身来偷瞄,见到小姐们并非是脱光了,而是脱的只剩下内衣。

“陈先生,有没有空山新雨后的美感。”

陈皓宇翻了个白眼,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些小姐的身材真的是非常的好,尤其是穿着内衣的时候,把女人最美好的一面尽兴释放出来。

陈皓宇看的直咽口水的,他真有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正人君子了,这要是坏一点,那还不扑上去啊。

“不行,我要克制自己,绝对不会胡来,她们虽然是小姐,但也是人,也有尊严,我怎么可以仗势欺人,随意践踏她们呢?”

陈皓宇暗暗告诫自己,然后对黑白两位小姐回道:“就当我享受过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不行。”二位小姐连忙拉住陈皓宇,并且把他强行拉入了各个服务区内。

陈皓宇现在真恨自己窝囊,一遇女人就腿软,都不忍心反抗,就这么被拉入了温柔乡内。

二位小姐先带着陈皓宇进入了酒吧服务。

吧台上,有着三位小姐服务,说来也奇怪,其中两位都穿着比基尼,但是还有一位依旧把衣服穿着,而且她的脸上还带着一个面具,叫陈皓宇看不到真容。

“陈先生,请先品尝一杯。”

小姐奉上调配好的鸡尾酒,陈皓宇不想喝的,但是小姐要亲自喂,吓的他连忙端起杯子,咕的一口喝起来。

酒水入口,陈皓宇立马眉头一蹙的,噗一口将酒水吐回了酒杯。

他的行为吓坏了吧台的几位小姐,她们紧张的问道:“先生,这酒不和你胃口吗?”

陈皓宇看着手中的酒杯,冷哼一声:“这是谁调的酒?”

“是我调的酒。”面具女冷冷问道:“我的酒不好喝吗?”

陈皓宇咦了一声,上下打量这位面具女,她面容被遮盖,无法叫人看清楚,但是她这一打扮,却是无比的美艳。

铆钉的牛仔衣裤,上身是牛仔无袖外套,敞开着,内里居然不穿内衣,就穿戴了一件黑色bra,这标新立异的打扮很是火辣。

陈皓宇伸长了脖子冲她下身瞄了瞄,见是一条牛仔热裤,搭配着黑色的网袜,一双玉腿修长无比,不带一丝的赘肉。

不过陈皓宇看她的双腿,眉头微微皱起。

陈皓宇在打量她,酒女也一样在打量陈皓宇。

酒女对于李总要特招的这位先生很不满意,不为别的,因为陈皓宇怎么看都是个瘪三,一个吊丝,却要会所调动全体人员招待,就连一年都开不到十次的皇帝包厢都开动了。

而且这次包厢的开放还不是局部的开放,而是十二花吟一起开放,这是会所史上还是第一次。

皇帝包厢的开动,意味着要招待最尊贵的客人,而从不接客,一直保持着完璧之身的十二花吟,也就要在今天失去处子之身。

一旦失身,那她的品级就要降等,成为这里脱衣服的小姐中的一员,成为一名花芙。

这是酒女不愿意接受的,她一直希望自己在破身之前可以攒足足够的钱,还上会所培训费,然后找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远离这个城市,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这一切今天都要被陈皓宇给打破了,她好恨眼前的这个男人,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哪里还会给好脸色。

“酒女,注意你的服务态度。”黑衣小姐冷冰冰的呵斥道。

酒女的面具下的脸上一慌的,忙低头认错:“是。”

白衣小姐忙和颜悦色道:“酒女,心里不要有负担,李总交代过,今天谁伺候好这位先生,便是她生命中的大贵人,可以免费帮她达成任何一个心愿。”

“是真的吗?”酒女激动坏了,李总的许诺可是比天还大的好处,她顿时不怕破处没好日子过了,立马对陈皓宇妩媚笑道:“先生,你不喜欢这酒,我再给你调配一杯新的如何?要不要尝尝我新研究的酒?”

陈皓宇摆摆手道:“免了,我还是喜欢你之前冷冰冰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我很好奇诶,你的膝盖疼难道不疼?”

酒女神色一惊的,错愕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风湿性关节炎?”

陈皓宇无奈耸肩道:“不瞒你说,我懂点医术,你的腿疾已经很严重了,还是尽早医治的好,另外,以后别调配这种放了罂粟花和媚药的酒了,这酒虽然可以助兴,但是对身体可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