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接济十万块/神医小药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皓宇的话打脸啪啪响,方家人的脸都憋的通红。

徐琴倒是不在乎,对陈皓宇指责道:“我愿意,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好一个辣妹子。”陈皓宇感慨一声,摊手道:“随你,反正也是随我感慨挖苦,嘴长我身上,你管不着。”

“你……”徐琴就要争辩,方瑶立马劝说:“好了,你们吵什么吵,爸才醒,能不能让他静静,还嫌事不够多吗?”

徐琴沉默不语了,说道:“爸,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买吃的。”

徐琴立马冲出了病房,陈皓宇对方瑶道:“他的身体没大碍了,不过毕竟年级大了,在医院等住两天,观察观察的好。”

“好的。”方瑶答应下来。

“我走了。”

陈皓宇扭头便走病房,方瑶追出来,喊道:“皓宇,等等我。”

陈皓宇等她,问道:“怎么追出来了,不好好照顾你爸。”

方瑶回道:“有我妈在,不需要我操心,再说还有我嫂子呢,太晚了,我去给你开个房吧,免得夜里路上出事。”

陈皓宇哦了一声,好奇问道:“提起你嫂子,我就好奇了,你们家怎么把人当牲口使啊?”

方瑶嘴角抽了抽,回道:“这事你别问了,反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陈皓宇追问道:“和我你还有什么光彩不光彩的,快点告诉我到底咋回事?”

“那边走边说吧。”

“好啊。”

路上,方瑶告诉了陈皓宇缘由,原来徐琴在嫁入方家前,说过亲,和对方都定了亲,眼看要结婚了,可徐琴自己把婚给退了,然后嫁给的方大宏。

本来吧,这农村定亲,分手也蛮多的,可问题就出在徐琴退亲后,很快就和方大宏在一起了,而且早早生了孩子,这孩子吧,算算日子,不足十个月。

陈皓宇听明白了:“你们方家认为这孩子不是你哥的?”

方瑶摇头道:“不不,怎么会不认是我哥的呢,我们全家都知道这孩子早产,可是乡里乡亲的不信,就知道造谣,而我哥吧,你也看见了,他就是个无能的废物,听了当真,逼问我嫂子,我嫂子居然默认了孩子不是他的。”

“什么情况?”陈皓宇吃了一惊的:“不会真不是你方家的吧。”

方瑶急忙道:“怎么可能不是,为这事,我特意跑城里去做了一次亲子鉴定,是我大侄子,错不了,可我嫂子她自己吧,好像是绝对对不起我哥,就是不信这报告,这不,一出月子就出去打工,死命的赚钱。”

陈皓宇皱起眉头来:“我觉得这事肯定还出在你哥身上,你哥是不是嫌弃她定过亲?”

“这个嘛……”方瑶欲言又止,看样子的确是嫌弃徐琴的过去。

陈皓宇瞅着摇头无奈:“如果我没猜错,你嫂子和那个定过亲的男人上过床吧。”

方瑶咬起了嘴唇。

陈皓宇拍拍大腿道:“得,你家的破事我不管了,走吧。”

走出医院,陈皓宇突然听见哭声,他扭头一看,见到徐琴居然蹲在医院门口角落内落泪。

方瑶也发现了,急忙过去问道:“嫂子,你怎么在这啊?”

徐琴回道:“你哥一见到我就管我要钱,不要就打我,我攒的十万块都叫他抢走了。”

“什么?”方瑶气的骂道:“这狗屎东西,赌博输了钱,把我爹气的住院了,我还没找他呢,他现在倒长出息了,居然敢抢钱了,反了他的,他往哪去,嫂子,我带你去找他算账。”

“他……”徐琴看向前面,摇头哭道:“我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方瑶气的跺脚:“这该死的东西,就知道赌,早晚被人剁了喂狗。”

陈皓宇劝说道:“好了,你在这干着急也不管用,走,带她去宾馆坐会儿,这夜里天凉,可别冻着了。”

方瑶急忙扶着徐琴起身往宾馆去。

进了套房,陈皓宇要了热茶,给徐琴捧着,交代道:“你们在这坐会儿,我去去就回。”

方瑶急忙问道:“你去哪啊?”

陈皓宇回道:“买点热乎东西去,总不能叫老人家肚子饿着吧。”

“对啊,我还要买东西给爹吃。”徐琴猛的惊醒过来,起身就要出去。

陈皓宇拦住道:“我去,你坐下歇会儿吧。”

陈皓宇出了套房,就去买了些热粥,再去ATM机上取钱,十万块不是一笔小数目,自动取款机上,五千五千的取钱,陈皓宇取了好久。

回宾馆时,方瑶都等的着急了:“你怎么才回来,我还当你出意外了呢。”

陈皓宇笑道:“我能出什么意外,这个给你。”

陈皓宇把买好的粥和钱都递给了徐琴。

钱是用红方便袋包着的,徐琴纳闷问道:“这是什么啊?”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徐琴打开方便袋,看见一叠一叠的红票子,吃惊的目瞪口呆:“我的钱,不对,这不是我的钱,这是你的?”

陈皓宇回道:“是我的,不过先借给你,回头我找你老公还就行了,好了,快拿着钱和粥去医院看看方老爹吧,老人家等久了,应该也等烦了。”

“这不好吧,我不能要你的钱。”徐琴要推辞。

陈皓宇回道:“我说了,这钱是借,不是送的,回头我会跟你老公要回来的。”

徐琴着急道:“可是他根本就还不了这钱啊,这钱我说什么都不能要。”

陈皓宇就没见过这么死脑筋的人,没主意了,只好看向了方瑶,方瑶急忙跟着劝说道:“嫂子,这钱你先拿着应急,咱们回头慢慢还他不就行了。”

“不行啊,这钱我真不能要。”徐琴还是拒绝。

陈皓宇板下脸道:“必须要,不然你打算再把你公公给活活气死了。”

“啊?”徐琴吓了一跳。

陈皓宇继续说道:“你公公就是被你的丈夫给活活气的中风的,要是叫他知道再抢钱赌博了,你觉得他能受得了这个刺激吗?”

徐琴吃惊的看向方瑶,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方瑶一脸为难道:“嫂子,这都怪我哥不好,这事不怨你,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这怎么能不怪我呢,要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抑郁,也不会染上赌博,也就不会气着咱爸了,都怨我,我就是个扫把星,害人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