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柳叶就是个狐狸精(一更)/穿越八零:农家军妻太纨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珏傅从浴室出来,腰间围着一条浴巾,手里拿着一条干毛巾边擦头发边往外走,看到阮春娇时愣了下,不自然的说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阮春娇垂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这件事一旦捅破,说不定宫珏傅会跟她离婚,她不能离开这个男人。

心里苦得发紧,脸上却扬起温柔的笑容,“宾客走得差不多了,妈让我回来休息。”

宫珏傅没从阮春娇脸上看出端倪,心松了下来,坐在阮春娇的身边,将她揽在怀里,感觉到她战栗了下,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阮春娇身子绷得紧紧的,这具身体刚才抱过别的女人,这双手刚才也抚慰过别的女人。

阮春娇强忍着推开宫珏傅的冲动,任由他在她的脸上亲吻着。

宫珏傅以为阮春娇冷,更加抱紧了她,刚洗了澡,被她这么磨蹭了下就起了反应,将人抱到床上压了上去。

阮春娇双手紧紧攥着床单,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一行清泪顺着眼角滚进枕头里。

**

宫珏澜带着柳叶去了他的别墅,拉着柳叶走进客厅,见佣人正在打扫卫生,又退了出来。

他不喜欢人多,别墅里只有一个佣人,平时他不在家的时候打扫卫生。

“我们先去看红梅。”宫珏澜拉着柳叶去了别墅后面的小花园,种了一大片的红梅,红彤彤的一片,很是惹眼。

刚才柳叶在远处看到的就是这片红梅。

“喜欢吗?”宫珏澜温柔的看着柳叶。

柳叶重重的点头,像个孩子一样跑进了红梅丛中。

看着她开心的笑脸,宫珏澜欣慰的笑了。

这是他之前让人从别处挪过来的,只因为上世的柳叶喜欢红梅。

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来宫家,但早点准备总是好的。

俩人在花园里逗留了许久,直到柳叶的小脸冻得冰凉,宫珏澜才牵着她的手回别墅。

佣人已经打扫好卫生离开,宫珏澜直接带着她去了二楼的卧室。

“这是你的房间吗?”柳叶环顾四周,经典黑白灰三色搭配,很符和宫珏澜的风格。

“嗯,你坐,我给你倒水去。”

宫珏澜下楼去倒水,柳叶坐在沙发上,看到茶几下面有本影集,就翻出来看。

里面是宫珏澜小时候的一些照片,看着很萌很帅。

柳叶知道这些照片是原主的,可看着这些照片她还是很有感触,甚至脑中在想如果她跟宫珏澜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也会这样可爱嘛。

宫珏澜刚下楼,就看到宁元慧端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着赵曼果,看到他,眼角挑了挑。

宫珏澜蹙眉,“妈。”

宁元慧听到声音,回头望了眼楼梯,“那个女人还在呢?”

虽说现在还不是很晚,可一个女孩子赖在男人的家里,是不是不太好。

果然是农民的女儿,教养呢。

“妈,柳叶今晚不回去,就住在我这里。”宫珏澜说完就朝厨房走去,给柳叶倒水。

听了宫珏澜的话,宁元慧坐不住了,从沙发上起身,追到厨房,“珏澜,那个女孩到底有什么好的,让你这样迷恋,就单单她今晚留宿在这里的行为,就不是个好女孩。”

宫珏澜正倒水的动作一顿,静静的看着宁元慧,“妈,我跟柳叶早就同居了,是我主动的,这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有什么火你冲我来,请您不要针对她。”

宁元慧气得声音都拨高了,“你就这样护着她?”

“妈,我上次回来说得很清楚,这辈子我非柳叶不娶,既然我跟她住在一起,自然会对她负责的。”

“你……”宁元慧简直快要气死了,手指着客厅里的赵曼果,“曼果哪里比不上柳叶,从家世到长相,柳叶哪点能跟曼果比,为什么你的眼里就只看到她。”

“宫夫人……”

听到身后的声音,宁元慧跟宫珏澜同时回头。

柳叶坐在房间里等宫珏澜,见他半天不上来,就下楼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柳叶走过来,淡淡的看着宁元慧,“宫夫人,我跟珏澜是两情相悦,无关家世,更无关其他,您如果感觉我高攀了宫家,你大可以将宫珏澜遂出家门。”

宁元慧脸色一变,“他是我儿子。”

“妈,柳叶说得没错,如果你介意门弟,我可以净身出户。”宫珏澜将手里的杯子塞到柳叶的手里,揽着她的肩膀上楼。

宁元慧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全程赵曼果坐在沙发上像是个雕像一样没有说一句话。

在新兵连的时候,她就知道宫珏澜爱柳叶,甚至为了她不惜违规。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一点也没有变。

她恨宫珏澜,也恨柳叶,如果不是他们,舅舅也不会死。

她怎么会想要嫁给宫珏澜呢,如果嫁,那也是为了报复他。

如果不能嫁,她也要时不时的出现的宫家,能给他们添堵,她很乐意。

宁元慧气了半天,才想起赵曼果,尽量收敛脸上的怒气,勉强的笑道,“曼果,让你见笑了。”

赵曼果摇了摇头,懂事的说道,“宫首长是个做大事的人,他只是一时被这个女人迷住了而已,总有一天他会清醒的。”

宁元慧很是欣慰,是啊,柳叶就是个狐狸精,她儿子只是被一时迷住而已。

看着赵曼果,宁元慧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终于有人理解她了。

“我刚才对宫夫人说的话你生气吗?”回到楼上,柳叶握着杯子忐忑不安的看着宫珏澜。

见了宫夫人两次,好像她们之间的谈话都不愉快。

虽说宫夫人不是宫珏澜真正的母亲,但毕竟他还借具着这副皮囊活着。

宫珏澜手抚摸着柳叶的脸,“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谁也没有你重要。”

前世,他亲眼看着柳叶在他的面前死去,如果不是想要查清楚她的死因,他当时就会随她而去。

当他穿越过来,意识清醒的那一刻,内心无与伦比的欢喜。

前生今世,他只为柳叶而活。

又怎么会在意她对宁元慧的态度呢。

他刚才对宁元慧说的话也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她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会将她当成亲妈一样孝顺,如果她不同意,他愿意离开宫家。

柳叶放下杯子,靠在宫珏澜的怀里,头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我们回部队好不好,这里什么都好,可我不喜欢。”

“好。”

深夜,一辆军用吉普车驶离宫家。

宁元慧被宫珏澜的话伤到了,为了一个女人,他这是连妈也不要了。

回到卧室的时候,看到宫展煜正戴着眼镜坐在床上看报纸,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心情看报纸。”

“怎么了?今天是爸的生日,宴会不是很顺利吗?”宫展煜放下报纸,不解的看着宁元慧。

“你儿子居然说如果我不同意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他要净身出户,离开宫家。”说到最后,宁元慧气得浑身发抖,这是她含辛茹苦带大的儿子嘛,这样伤她的心。

宫展煜征了会,也没料到宫珏澜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掀开被子揽着宁元慧的肩膀坐在沙发上,“既然儿子喜欢,你何不试着去接受柳叶呢?”

“我不同意!”宁元慧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没进宫家的门呢,珏澜就这样护着她,如果真让她嫁到宫家,岂不是要上天。”

宫展煜叹了口气,这事还是没得说。

“你们不愧是母子,一个比一个固执,都不愿意妥协。”

宁元慧看了眼宫展煜,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