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423】好骚气(掉马)/头号婚宠:军少别傲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以渔替陶夭盖被子的动作倏地一滞。

锁骨处的吻痕实在太过暧昧,让徐以渔想要自己骗自己,这些青痕不是吻痕,有可能是在陶夭拍动作戏时不小心磕碰到的伤都不行。

强压下翻滚的情绪陶夭睡醒时,徐以渔关上房门,给昨天晚上在酒吧现场的朋友打了电话。

“你是问昨晚上后来峰子还有没有找幺儿的麻烦?哪能啊。哈。说起这个,幺儿还挺能耐。她竟然连季家那位大公子都认识。我说小鱼,你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幺儿有季家那位罩着,能出什么事?”

“季家大公子?”

“音乐大才子季明礼啊!那小子还挺阴。自己没有直接出头,而是直接去找的峰子的老子。你也知道峰子那性格,就是个混不吝,他老子都镇不住他。嘿。你说这事儿奇不奇怪。就峰子那破脾气,他老子都没能降住他,那位季公子也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峰子就愣住忍住了脾气,不但直接放他们走了,还乖乖地给幺儿道了歉。总之,后来幺儿是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掉,就跟季明礼一起出酒吧了。我倒是想帮你一起去看看那两人是怎么回事。不过这个季明礼也挺邪性。明明就只是一个弹钢琴,拉小提琴的,警觉性还挺高。我才跟着他们走了几步,就被他给发觉了。后来我就没跟了。我看幺儿好像挺信任那姓季的。”

音乐大才子,季明礼?!

徐以渔第一次在医院见到季明礼,听见这个名字就觉得熟悉得很,但是怎么也没能将季明礼跟经常被他妹妹挂在嘴边的那位音乐大才子联系在一起!

徐以渔握着手机的骨节用力,他继续问道,语气沉沉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昨天晚上幺幺是跟季明礼一起离开的?”

“是啊!我亲眼看见的,那还能有假。怎么了?该不会是他俩真好上了吧?!话又说回来,咱要是被其他人撬墙角,兄弟我还能给你出席。这季明礼……来头有点大,兄弟就算是想要替你出气,把人给揍一顿,咱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西南军区一把手的长孙,这就算是给他安一个熊胆,他也不敢在人皇子皇孙头上动土啊!

“出息。我就是随口一问,你没事儿能别胡乱发挥你贫瘠的想象力成么?还有,昨晚上酒吧的事情不许到处去说,传出去……”

徐以渔顿了顿,近乎喃喃自语地道,“对幺幺名声不好。”

许是徐以渔的声音听起来太过正常,他的朋友也举得自己这脑洞开得挺大,要是幺儿真跟季明礼好上了,小鱼还关心陶夭什么名声不名声的,这就不是情种,简直是情圣了,“你小子,真是没救了。行了,我知道了。保证不会跟长舌妇一样地到处去说。”

“嗯。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自己兄弟。说这些多见外。”

没救了么?

徐以渔坐在会客沙发上,双眸望着陶夭房间的方向,狠狠地闭了闭眼。

或许吧。

……

陶夭这一觉,直接从天亮睡到了天黑。

睡醒时,整个人都有点懵,以至于在踩着拖鞋下楼,打算去厨房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在看见客厅以及厨房的灯是亮着时,很是有一时半会儿没能反应过来。

桌上,摆了满满一桌的菜,全是她喜欢吃得的。

陶夭的眉头打了个结。

该不会陶老头在医院住着闷,瞒着她从医院偷跑出来了?

陶夭三步并两步地走进厨房。

厨房里,徐以渔把锅里的乌鸡汤盛在碗里,听见脚步声,他转过身,手里还拿着盛汤的大勺,神色自然地对她笑了笑,“幺儿,你醒了。”

“小鱼儿?”

陶夭不可思议地瞪着徐以渔,用一种“你小子疯了吗”的眼神看着他,“不要告诉我,你在我家,待了一整天。”

徐以渔把身上的围裙给取下来,一边端着汤往外走,一边说道,“差不多吧,中间去了趟超市。你醒得刚好,过来,睡了一整天,该饿了吧?我给你做了菜,全是你喜欢吃的。”

“你做的,必须喜欢啊!”

陶夭在看见一桌子喜欢吃的菜之后就满血复活了。

她迫不及待地拉下餐椅。

一屁股在餐椅上坐下时,陶夭的腰部顿时传来一阵抗议,她的身体不太自然地僵了僵。

陶夭下意识地心虚地看了徐以渔一眼,后者在给他盛汤,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常,陶夭松了口气,跟徐以渔道了声谢,接过他递过来的乌鸡汤,吹凉,送进嘴里,挺安静地喝汤。

徐以渔眉目微敛,眼中怒气跟痛苦交织而过,心绪平复了几秒,这才返回厨房,去给两人盛饭。

陶忘机武术好,跟他的一身武艺有得一拼的就是他的厨艺,以至于陶夭从小嘴就被养得特别叼,别人做的饭菜很难合她的口味。

徐以渔的厨艺,是这些年跟在陶忘机后头跟进跟出学的,尽得陶忘机的真传。

熟悉的乌鸡汤喝进嘴里,陶夭眼眶泛红,“也不知道老头什么时候才能出院。”

徐以渔生病后,陶夭就有意识地避开这个话题,徐以渔也不敢主动提及。

想到以往都是他们三个人有说有笑,这次只有他跟幺儿两个人,徐以渔的心底也不是滋味,他哑着嗓子,“师父吉人天相,这次一定能够逢凶化吉的。”

“嗯。”

陶夭用力地点头,把眼底的湿润给狠狠地压下去。

因为提及了陶忘机,两人的心情或多或少都有点沉重,之后,两人沉默地用完餐。

陶忘机在家时,陶夭是酱油倒了都不会扶一下的人,徐以渔也惯着她,每次来家里烧菜,陶夭就是负责吃,动手收拾碗筷的人从来都是陶忘机或者是他两个人。

这一次,陶夭不但帮着徐以渔把饭菜方进冰箱里,还帮忙把桌子都给收拾干净了。陶夭的这种行为,完全还是下意识地行为。因为那天在季明礼家,她就有帮着一起收拾碗筷跟桌子。

果然,等到陶夭把桌子擦干净,抬头就看见徐以渔在盯着她看。

陶夭也知道自己平时是个什么德行,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心虚,她做贼心虚,虚张声势地问道,“怎么了?我帮忙收拾碗筷都不行啊?”

徐以渔深深地望进陶夭的眼底,他将她的心虚跟紧张完全地看在眼里。

是不是,季明礼也曾来过这里,又或者是幺幺去过季明礼的家,他们一起用过餐,事后,是幺幺帮忙收拾的碗筷,所以她现在才会做这些事做得这么自然?

垂眸掩去所有的心绪,徐以渔笑了笑,“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个周末有没有空,我们一去听演奏会?上次你答应陪我去听演奏会,结果赶上师父住院这档子事。这个周末,有时间吗?”

操!

原来是要约她一起去听演奏会啊,可把她还吓的,她还以为小鱼儿看出什么来了呢。

其实失个恋而已,真没什么。只是陶夭这人太好面子,徐以渔又是她最好的发小之一。自作多情已经是够窘的了,可笑的是还跟对方稀里糊涂地就发生了关系。

“好啊!没问题!”

上次已经爽约,这次自然不好再爽约,陶夭一口答应了。

徐以渔看着陶夭,试探性地问道,“不用看看行程安排吗?万一那天有拍戏……”

“不用。不用。我就是个十八线开外的透明小艺人,戏份很少。”

陶夭撒了谎,事实上,为了能够找季明礼去浪,赶了好几天的戏。

心脏一阵丝丝拉拉地疼,徐以渔脸上的笑容却是没有任何的破绽,“那就好。”

在陶夭看不见的时候,徐以渔的眸底的神色彻底沉了下来。

……

陶夭在在播的这部仙侠剧当中饰演的小师妹的角色戏份的确不重,但是因为角色讨喜,编剧又临时给她加了几场戏。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对于陶夭而言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这样一来,导致陶夭原本空出来的周末的行程一下子就变得紧凑了起来。

约好去听古典演奏会的这天,陶夭下了戏,就从剧组赶回市区。

“抱歉,抱歉,我没迟到……”

陶夭跑上胡桃音乐厅的阶梯,徐以渔已经等在大门口。

陶夭的话说到一半,在看见一身正装的发小时,嘴巴顿时变成了“O型”,“小鱼儿,你这一身……好骚气!”

徐以渔配合地撸了撸头发,摆了个POSE,朝陶夭抛去一个媚眼,“帅么?”

陶夭也极其捧场地捂胸,露出星星眼,“帅!帅呆了!迷死个人了!”

不一会儿,两人相视一眼,均是哈哈大笑。

“哎,早知道这里的人穿得这么正式,我就不穿得这么随便就过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大家都穿得这么正式啊!”

陶夭在进场后就发现了,前来听音乐会的每个人都穿得极其正式。只有她一个人,是只穿着T恤、牛仔裤就过来了,以至于每个人在见到她时,总会朝她这里瞥个几眼。

陶夭拽着徐以渔,赶紧猫下身子,假装在认真地找座位。

徐以渔没有告诉陶夭,听音乐剧穿得要穿得正式,几乎是约定成俗的规定,而是半点没有原则地道,“嗯,怪我。怪我没说清楚。”

由于陶夭来的时间比较晚,这会儿演出人员已经在台上准备就绪了。

指挥走上舞台,领着演奏人员们对观众鞠躬致意。

恰好,这个时候陶夭跟徐以渔也顺利地找到了他们的座位,他们也就停止了交谈,相继落座。

陶夭发现,自己是真的没什么音乐细胞,全场的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的时候,她只感到了浓浓的睡意。

陶夭环顾左右,发现包括小鱼儿在内,全部都在认真地聆听。

趁着没有人注意到她,陶夭悄摸地掩面打了个呵欠。

呵欠打到一半,陶夭忽然听见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掌声,这是在整场演奏会时都没有过的,简直像是集体嗑药了。

陶夭被这突如其来的掌声给吓得虎躯一震,瞌睡都跑了一半,接着,便听见台上的主持人难掩激动且亢奋的声音——

“接下来,让我们怀着最崇高的敬意,用我们最为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的S帝国之光,素有古典乐才子之称的季明礼,季老师为我们带来具有超高演奏难度的,来自帕格尼尼一生中唯一公开出版,几乎展现了小提琴全部得,最复杂的技巧的知名小提琴曲——《a小调第24随想曲》!”

听见季明礼三个字时,陶夭的身体本能地一僵,她机械地抬起头。

------题外话------

我短小~我躺平,认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