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神凰大人之命不可违!【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声喊,卿云歌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回过了头。

她微微眯起眸子,抬手遮住有些刺眼的太阳,看向前方。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个姿色颇好的侍女,在她们身后,还有几个凤凰骑士。

最后,卿云歌看到了一辆轮椅缓缓而来。

轮椅上坐着一个穿着堇色直襟长袍的贵公子,墨色的长发被一根玉簪高高束起,露出了光滑如玉的脖颈。

他脸色苍白,嘴唇凉薄,看起来有些瘦弱。

但是他的眉目之间却不乏英气,惊鸿一瞥之下,惊艳绝丽。

堇衣贵公子坐在轮椅上,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扣成环,剩下三根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把手上轻轻敲打着。

他微微抬起头,下巴处的曲线弧度美好,犹如雕刻。

他有一双罕见的桃花眼,不显风流魅惑,反而让人感觉到了一种捉摸不透。

如同深渊,望不见底部。

气质优雅,清贵高华。

好一个凤玄奚。

卿云歌只是稍稍一打量,心中就已经有了少许估算。

单是这么一看,她就知道,凤玄奚此人心思深沉,恐怕不再凤凌儿之下。

不过她怎么记得,似乎当日在她受封大殿之上的时候,这位凤氏玄字辈的殿下,并没有坐轮椅?

卿云歌拧了拧眉,目光下滑,落到了凤玄奚修长的双腿上。

这腿……

“没什么可疑惑的。”这时,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虽然我腿怀了,不过每个月还是有一天能站起来的。”

卿云歌眸色微微一深。

她侧眸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贵公子,心中已然有了不少忌惮。

此人,若为敌,那必定是她遇到过最棘手的敌人。

“总算是见到卿姑娘了。”凤玄奚像是不知道红裙少女心中所想,勾唇一笑,桃花眼上挑着,“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和卿姑娘无缘相见了。”

“幸好我因为腿脚不麻利,想要出来逛逛。”他接着说,语气懒懒,“没想到刚好撞上了卿姑娘接受洗礼,真是幸运啊。”

卿云歌只是看他,并不答话。

她现在不知道凤玄奚是个什么目的,暂且不能轻举妄动。

虽然她给凤凌儿说,可以试着找一找凤玄奚,但她也不敢保证,凤玄奚是否就是她所看到的那样。

从凤凌儿那里得知,凤玄奚在凤氏的地位很高。

一个身带残疾的人,竟然还能得到如此高的地位,可见他有着很特别的手段。

但是偏偏,在她接受洗礼这个时候,凤玄奚来到了化凤池,还刚巧在她杀了凤明之后。

太巧合了。

凤玄奚到底想做什么?

卿云歌可不会相信,他是随便来逛逛。

如果……

她双眸中浮起了丝丝冷意。

凤玄奚是想给凤明报仇的话,那么她也不会客气。

“嗯,让我瞧瞧,这是怎么一回事……”凤玄奚也不在乎卿云歌理不理他,依旧勾唇笑着。

他似乎很好奇,然后微微直起了身,对着身后人说道:“推我过去。”

“是,殿下。”侍从应了一声,推着轮椅走上前去。

卿云歌并没有拦,因为她也没打算拦。

她杀了凤明这件事情,可定是藏不住的。

“喔!”在看到地上那具还留有余温的尸体时,凤玄奚很是惊讶地挑了挑眉,“凤明死了?”

虽然他的语气是在反问,可是声调很平静,仿佛只是在叙述着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卿云歌没有听出来一点惊讶。

而且,凤玄奚也不像其他人一样,称呼凤明为老祖宗。

这就有趣了。

“卿姑娘,这不会是你做的吧?”凤玄奚抬头,看向了她,双眸澄澈,目光自然,“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杀了凤明的吗?”

卿云歌摇了摇头,才道:“不是我杀的。”

嗯,当然不是她杀的,她那个时候走火入魔了,什么都不记得。

“是么?”凤玄奚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才笑着叹了一口气,“可是卿姑娘,我进来的时候,离凤明最近的可就是你。”

“那又如何?”卿云歌耸了耸肩,“我就是喜欢跟尸体挨着。”

此话一出,不光是那些侍从侍女,就连凤玄奚都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

说谎话就不能打一下草稿吗?

哪个正常人会喜欢尸体?

“卿姑娘能言善辩,我自愧不如。”凤玄奚并不在意,声调慢悠悠,“正巧,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凤明,那就把长老们叫进来探讨一下吧。”

长老?

卿云歌扬了扬眉梢,眸光没有一丝波动。

大长老被她杀了,凤凰族还没有重新选举新的大长老。

星阑因为在照顾她娘亲,已经很久没有处理长老团的事物了。

所以,现在只剩下了五位长老还在共事。

在风玄奚这句话说出来后,化凤池外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除了五位长老外,还有一位手带佛珠的老人。

卿云歌瞬间就能断定,这应该也是一位老祖宗。

二长老先上前一步,他满头大汗,对着轮椅上的少年恭敬道:“参加玄奚殿下。”

“免礼。”凤玄奚并不看二长老,而是看向了那个手带佛珠的老人,他忽然笑开,“凤执爷爷怎么有时间过来?”

“路过瞧瞧。”凤执捻了捻佛珠,神色淡淡,“平日里你不是只有在腿能站起来的时候才会出来的吗?”

“怎么今日坐着轮椅来到了这里?”

“自然是想看看戏。”凤玄奚微笑,“刚好,我还需要凤执爷爷来帮个忙。”

“什么忙?”凤执皱了皱眉,但并非是不高兴。

“凤明被杀了。”凤玄奚指着地上的那具尸体,口吻似乎有些沉痛,“现在我找不到杀他的凶手,故此来找凤执爷爷帮个忙。”

“你是又看上我那东西了?”听到这句话,凤执这才知晓凤玄奚想让他帮什么忙。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脱口道:“好小子,你早就算到你凤执爷爷要来了吧?”

“凤执爷爷说笑了,我又不是那些萨满祭司,怎么可能算到这种事情。”凤玄奚摇了摇头,他扬眉笑道,“凤执爷爷会帮这个忙吧?”

“帮。”凤执有些无奈,“你不就想看看到底是谁杀了凤明吗?”

凤玄奚微笑着点头。

这时,凤执将他手上戴着的那串佛珠拿了下来,而后抛到了空中。

佛珠腾空后,竟然开始旋转。

淡淡的金光从那三十六颗珠子上浮现出来,然后流转着,形成了一个画面。

卿云歌看到,在金光形成的画面里,刚刚好将她先前杀掉凤明的那一幕拓了下来。

不过由于角度的问题,并没有拓到她袖子里的凤璃剑。

呼吸仅仅快速了半息,就平静了下来。

只要她是凤璃剑主的消息没有被泄露出去,那其他于她来讲都无所谓。

她可不会忘记,上一任凤璃剑主是怎么死的。

怀璧其罪。

贪心的人太多了。

就算是再惊才绝艳的人,也无法每一次都幸运地脱身。

凤青璃如此,她不想步上璃尊者的老路。

卿云歌的心忽然一凛。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想到这个,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呐喊——

绝对不能走上一任凤璃剑的老路。

绝对不可以。

卿云歌缓缓吐出一口气,感觉脑袋有些发麻,她深呼吸了几下,才把这种异样甩了出去。

而这个时候,那串佛珠也已经将先前的画面展示完毕了。

五位长老自然也看到了凤明死亡的全部过程,瞬间呆若木鸡。

他奶奶的!

要不要这么猛,这还没歇停两天,又宰了一个老祖宗。

这叫什么事儿啊?

五位长老很清楚地知道,这个混血种的实力只有魔阶初期。

之所以当初在刑场上能杀掉凤琅玥,那是因为用了秘法。

提升修为的秘法都有着时间限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再用一次。

那么她到底是怎么杀的凤明?

“看来,我还是没有猜错嘛。”凤玄奚的笑声顿了一下,旋即拍了拍手,笑吟吟道,“卿姑娘,这下你可不会再说凤明不是你杀的了吧?”

凤执将佛珠收回,眉头皱起,声音沉了下来:“凤明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不管他犯了什么错误,你都不应该亲自杀掉他,理应交由长老团处置。”

他眼神一厉:“眼下你却私自动手,就算是老祖宗,也护不住你,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凤玄奚只是笑,没有任何表示。

他目光意味深长地看向了红裙少女,像是在等着她的回答。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卿云歌没有露出半点惧色,连眼神也没波动一下。

下一秒,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杀人凶手”居然悲天悯人地喟叹了一声。

“其实,我根本不想让你们知道真相。”卿云歌神色悲戚,她摇了摇头,声音沉沉,“因为真相对你们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旁边的侍卫看见她这个表情,直接蒙圈了。

这、这是什么路数?

你杀了人,怎么还一副要哭的表情。

“刚才,我在化凤池接受洗礼的时候……”卿云歌语气沉痛,“神凰大人召见了我。”

“她告诉我,凤明老祖宗犯下了很多罪孽,让她也看不下去了,所以她要让我作为她的使者,替她清理门户,然后!”

红裙少女话锋一转,声调一扬,听得众人心里一个咯噔。

“神凰大人就传授了我力量,让我有能力杀掉凤明老祖宗,但是这力量太庞大了,我承受不住,直接走火入魔了。”

“等神凰大人将那股力量收回之后,我才恢复了意识,而这个时候,凤明老祖宗就已经死掉了。”卿云歌叹了一口气,悲痛道,“其实我也不想杀他,实在是神凰大人的命令不可违背,所以才不得不这么做。”

她看向众人:“你们能理解我的心情吧?”

凤执:“……”

凤玄奚:“……”

一众长老:“……”

什么鬼这是?

几乎所有听者心里,都浮起了三个巨大的问号。

你是谁?

这么多人,为什么神凰大人偏偏召见你?

而且,他们怎么不知道,神凰大人还能给你传授力量?

骗傻子呢这是!

饶是凤玄奚,都不由地愣了几秒。

“满嘴胡说八道!”凤执一脸怒容,“你这可是在亵渎神凰大人,你知不知道?”

“我真的没有胡说。”卿云歌摊了摊手,一本正经,“如果不是神凰大人给予了我力量,以我这么低的修为,怎么可能杀的了已是圣阶的凤明老祖宗?”

众人:“……”

是哦,怎么感觉听起来有那么一些道理。

“你……”凤执还想说什么,却被凤玄奚笑着打断了。

“凤执爷爷,您别生气。”他轻点下巴,“卿姑娘说的不无道理,毕竟我们又不能揣度神凰大人的心思,您说是不是?”

说完,他对着红裙少女笑了一笑,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上挑。

卿云歌的双眸冷冷一眯。

凤玄奚这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