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男扮女装的晋连城/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将明,无名荒岛晨雾蒙蒙,穆妍驾船,带着萧星寒和轩辕烨一起,出了海,往云中岛的方向走了。

轩辕烨昨夜又苏醒了一次,不停地挣扎,十分狂躁,跟他交流是完全不可能的。试了一下迷药,也没有用。萧星寒在岛上找了一圈,找到了一些可用的药材,条件有限,直接把药材用石头捣成碎末,给轩辕烨塞了进去。那不是毒,只是有很强的安神效果。

岛上并没有其他人存在的痕迹,轩辕烨生活的山洞里面,以及轩辕烨自己身上,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提供给他们更多的信息。萧星寒的伤少说也得十天半月才能恢复得差不多,他们决定先把轩辕烨带回去,再做打算。

途中萧星寒和穆妍都用药物来充饥,也按时给轩辕烨塞药,就是不敢让他醒过来。那根绳子对他的束缚很有限,他的实力太过强横了,一不小心就压制不住了。

三日之后,经过云中岛,穆妍本来打算让轩辕烨暂时醒过来,带着他上岛去一趟,看看他对云中岛的气息是不是熟悉,但是萧星寒有不同的意见。轩辕烨本来就是因为受了巨大的刺激才变成这样的,不能再让他受刺激了。

于是他们直接绕过了云中岛,用最快的速度,继续往朔雪城而去了。

与此同时,神兵城中,来了一位“客人”。

晋连城是在深夜时分上岸的,他现在的实力在神兵城已经没有敌手了,所以悄无声息地进城去,对他而言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晋连城对神兵城并不熟悉,因为他之前虽然在天元大陆混了一段时间,但是根本没有踏足神兵城。

一开始来到天元大陆,晋连城跟萧月笙在七杀城分开之后,去了玄叶国,“骚扰”了叶重华一段时间,然后就被连策找回了天羽大陆。他不是没有机会和时间去神兵城,当时不敢去,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忌惮萧星寒,而是忌惮萧月笙,子母共生蛊对他而言,是一种极大的限制。

不过如今,子母共生蛊还在,但是对晋连城的限制,暂时解除了,因为他体内有那个金面人下的蛊王,完全压制了子母共生蛊对他的影响。

晋连城穿着一身黑袍,遮住了自己的光头和断臂,如鬼魅般,进入了神兵城之中。他的目标太明显了,所以想暂时找个躲避的地方,再做打算。只是在城中到处走了一圈之后,晋连城发现,这个在穆妍手中被振兴的城池,现在竟然连一座废弃的民宅或者破败的庙宇都没有,每家每户都有人。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晋连城最后只能决定去找个山洞暂时栖身,因为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并不容易,需要看看形势再动手。

刚靠近玄冥山,晋连城看到了半山腰的神兵城城主府,有灯光透出来,看起来静谧祥和,从城主府往山下的路两边,夜里都挂着红彤彤的灯笼,谁想闯入城主府,路都被照亮着,远远地就能看到。但晋连城知道,越是这样,越是证明这座城主府防卫森严,高手无数,绝对不能轻易靠近。

晋连城绕过玄冥山,最后选中了神兵城东城最高的东山。

神兵城东城曾经是上官悯和上官恪兄弟的地盘,东山上面现在还有一座东王府,只是已经许久没有人住了。上官悯和上官恪兄弟都住进了玄冥山上新的城主府,上官悯只要在神兵城的时候,每个月有一天会回东山一趟,去看看葬在东王府后面的亡妻叶安然,在叶安然的墓碑前坐半天,说说话,再回去。

晋连城上了东山,进了东王府,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就找了个房间,住了下来。

第二天,天亮了,神兵城新的一天开始了。

晋连城站在东山山顶往下看,海上有船只来来往往,可以想象得到这座城池白天会有多热闹,而这座城里面没有寺庙,菩提寺被穆妍建在了附属的一个小岛上面,一旦晋连城顶着光头出去,立刻就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光头还可以想办法戴个假发,但是断臂,大白天的不好遮,而且晋连城有理由怀疑,他在神兵城城主府的黑名单上面,光头断臂这两个特征,都是重点注意的对象。

“老子在这个城里面是真的见不得人啊……还没接近就会被发现,这样什么都做不了……”晋连城叹了一口气,眉头皱得紧紧的,转身回去了。

这会儿已经到了盛夏季节,神兵城阳光明媚,临近正午的时分就会有些燥热。

北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不少年轻姑娘手中都撑着一把漂亮的伞,用来遮挡太阳。这还是最近城主府的夫人带起来的一波流行趋势。

街尾走来了一个穿着绿色裙子的女子,裙子很长,盖住了脚,右手撑着一把伞,伞遮住了她的脸,看起来比一般女子高一些,但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北城最大的一家酒楼里,客人络绎不绝,绿衣女子撑着伞进去,把伞收了,右手拿着,袖子遮着右手,半合起来的伞遮住了左臂,眼眸微垂,对小二说,她要一个楼上的雅间,安静一点的。

“这位小姐来巧了,楼上还剩最后一个雅间,请随我来!”小二只是感觉这个姑娘长得挺美,就是肩膀略宽了一点,显得有点壮,也没多想,热情地招呼她往楼上去了。

到了楼上,还剩下最后一个临街的雅间,小二开了门请绿衣女子进去,拿了菜单出来,问她要点点什么。

“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上四个吧,再来一壶茶。”绿衣女子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

“好咧,小姐先坐,很快就来!”小二话落就跑着下楼去传菜了。

绿衣女子关上了雅间的门,保持原来的用伞遮着左臂的姿势,走到了窗边,左侧半个身子挡在墙后面,把伞放下,伸出右手,把开着的窗户关上了半扇,然后在临窗的位置坐下,她可以看到外面和下面来来往往的人,但就算是正对面的人,也只能看到她的侧脸和右半边身子。

这是晋连城。

如果曾经有人说,晋连城有朝一日会干出男扮女装这种事,他一定会把说这话的人给砍了,再剁碎。

但是如今,他自己就这么做了。断臂这个特征实在是太明显,现在是夏天,他大白天在外面披着个披风或者斗篷,不说能不能完全遮住这个缺陷,一旦他出现在神兵城守卫的视线中,立刻就会被盯上,因为这是不正常的。

所以当晋连城下了东山之后,正在思考要怎么出去,看到一个年轻姑娘撑着把伞,从不远处款款走过,他就想到了这个主意。

谁也不会想到晋连城会男扮女装,在今天之前,晋连城自己也想不到。头发不容易解决,他是专门找了一个独居的女子,剃光了人家的头发,然后给她灌了迷药,至少三天三夜醒不过来。找到一身合适的女装又花了他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穿上那条绿裙子之后,他从一户人家的厨房里面偷了两个大馒头,塞进了衣服里,伪装出了女性的特征。他还找了木条和布,给自己缠了个粗糙的假肢,固定在了衣服里面,又偷了一把伞,然后在没有人的东王府里面,练习了一会儿出去之后的姿势,这才下山来了。

晋连城身量很高,在外面的时候,膝盖一直是弯着在走路,这样他看起来比普通女子高那么一点,但又没有鹤立鸡群的感觉,正好又让裙子垂下去,遮住了他的一双大脚。

至于声音,晋连城已经很努力了,既要捏着嗓子,又不能听起来太怪异,也是需要技巧的。至于容貌,易容对晋连城来说很容易,他现在的脸看起来不美也不丑,很平庸。

不多时,小二送了热茶过来,晋连城调整了一下桌上放着的一个花瓶,正好挡住了他的左臂,小二放下茶出去,又送来了四样菜,就退出去关上了门。

晋连城已经有段日子没有好好吃饭了,香味扑鼻,他拿起筷子,不多时就把四道菜吃了个干干净净,又喝了两杯茶,然后再次看向了外面。

酒楼下方人来人往,晋连城又等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眼眸微微一缩,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弟弟,连烬。

连烬骑着马,身前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一手拉着马缰,一手提着一个食盒,从街上走过,引得男女老少纷纷侧目,因为实在是太美了。即便神兵城大部分人都见过连烬很多次了,每一次见到,还是会为之惊艳不已。

晋连城乍一看到小莲花的脸,还以为是个女娃娃,但是他很快想起,连瑀跟他说过,连烬有个儿子,想必就是这个孩子了,容貌跟连烬小时候确实很像。

此时已经到正午了,连烬是带着小莲花一起从城主府过来,给今日在医馆坐诊的拓跋严送饭的。

从晋连城的角度,可以看到开着门的医馆。连烬在医馆门口翻身下马,把小莲花抱下来,放在了地上,小莲花就迈着小短腿,欢快地跑了进去,口中还叫着:“大哥!”

有个少女从医馆里面迎出来,笑容灿烂地抱住了小莲花,一起进去了。那是连菁,晋连城的表妹。

连烬提着食盒进了医馆,晋连城已经看不到他了,就收回了视线,神色一时变得复杂起来。这座对他而言很陌生的城池里,有他的舅舅一家,有他的亲弟弟一家,但他只能以这种滑稽的姿态,远远地看他们一眼,不敢靠近。

晋连城苦笑了一声,又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坐在原地没有动,目光还放在下面。

大概过了两刻钟的时间,连烬从医馆里面出来了,手中提着食盒,不见了小莲花,他一个人翻身上马,很快离开了。

小二在外面敲门,问晋连城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晋连城说再来一壶茶。

小二进来收了盘子,送了一壶新的茶过来,问过晋连城之后,又上了几样精致的小点心。这里虽然是酒楼,但是全天都有客人,晋连城一直不走倒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晋连城就在那里坐了大半天,把点心也都吃光了,医馆门口人来人往,不时有人进去看病,一直没见小莲花从医馆里面出来。

太阳快落山了,医馆里面,拓跋严刚刚送走了一个病人,坐在他腿上的小莲花正在玩穆妍给他做的一个小玩偶。

“弟弟,饿不饿?”拓跋严揉了揉小莲花的脑袋,语带笑意地问。

“大哥,我不饿,我渴了。”小莲花的声音也是软软萌萌的,他不喜欢跟小星儿一起玩儿,因为小星儿总是欺负他,还一直管他叫妹妹,但是他很喜欢拓跋严这个大哥。

连菁倒了一杯温水过来,小莲花放下玩具,用两只小手捧起来喝了,还乖巧地说了一句:“谢谢连菁姑姑。”

时间差不多了,等了一会儿也没有新的病人,拓跋严把小莲花放在旁边的椅子上,整理了一下今日开的方子,准备回城主府去了。

而在酒楼里面等了大半天的晋连城,已经点了晚餐,吃了起来,注意力依旧放在外面。

还没见到小莲花从医馆里面出来,晋连城就看到街尾有一匹马跑了过来,马上坐着一个小人,行人纷纷避让行礼。

晚霞的余晖照在那个小人脸上,晋连城的目光倏然幽深起来,仿佛看到了萧星寒的翻版,而那双美丽的紫色眼睛,看起来是跟萧星寒的容貌最大的差别之处,不过晋连城知道,萧星寒的眼睛本来也该是紫色的,只是用药物遮掩了,他没有见过而已。

“萧星寒的儿子……”晋连城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声,目光死死地盯着骑在马背上面的小星儿。

对于小星儿这么小的年纪,竟然一个人骑马出来,晋连城并不是多意外,因为在看到小星儿的同时,他也看到了附近不下四个暗卫。

到了医馆门口,小星儿小手拍了拍马背,那匹宝马就温顺地停了下来,小星儿从马背上面直接跳了下去,稳稳落在了地上。

“大哥!我来接你啦!”小星儿笑嘻嘻地看着正好从医馆里面出来的拓跋严,又叫了连菁一声姑姑,然后就伸手给了小莲花一个大大的熊抱,“小莲花妹妹,哥哥来接你回家!”

小莲花试图推开小星儿,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连菁要坐马车回去,马车就在医馆旁边,车夫已经赶着过来了。

拓跋严举起小莲花先放在马背上,然后把小星儿放上去,自己翻身上马,跟在连菁的马车后面,缓缓地离开了医馆。

到了酒楼下方,晋连城竖起耳朵,听到了下面传来孩子的声音。

“小莲花妹妹,我们明天去钓鱼吧?”

“我不是妹妹!我不去钓鱼!”

“去嘛,你去了我就不叫你妹妹了!”

“元元哥哥你说真的?”

“真的!”

“那好吧,你说话算话,我明天去了,你不可以再叫我妹妹!”

“行,你答应了,不能反悔,从明天开始,我不叫你妹妹,叫你莲花小妹,嘿嘿!”

“大哥!元元哥哥欺负我!他要叫我莲花小妹,我不喜欢!”

“小弟,不要欺负小莲花。”

“大哥不觉得莲花小妹很好听吗?”

“嗯……这个,确实很可爱。”

“嘿嘿,莲花小妹你听,大哥也说可爱,就这么定啦!不然今天晚上让小金跟你一起睡!”

“啊!小金好可怕,离我远一点儿!大哥!我要掉下去了!”

“你不会掉下去的,别怕,小金也很可爱啊。”

……

拓跋严带着两个孩子渐渐远去,晋连城起身,走到了窗边,左侧半个身子依旧被墙挡着,看着他们消失在视线之中,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题外话------

【作者公告】

近日碰上网站在整改,评论区都暂时屏蔽了,游游也很崩溃,本书近期就要完结了,为了能够及时跟大家保持沟通,并且通知大家更新时间和完结时间,亲们可以加一下游游的读者QQ群,群号为476091964,欢迎所有正版读者加群,游游在里面等着大家嘿嘿,盗版勿扰!谢谢大家支持,爱你们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