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意欲争锋/权宠之仵作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迟率军回到朔西军大营的时候,燕麒已经断了气。

燕迟指了指大营门口塔楼的旗杆,令人将燕麒的尸首吊在了朔西军的狼纹旗之下。

这等悬尸祭旗之法,乃是战争中最为血腥残忍的法子,便是和戎敌对战,朔西军都极少用,可今日,燕迟却将他用在了燕麒的身上,这个和他同姓同宗的堂兄弟,最终,以这般方式,结束了短短二十来年的性命。

赵佑仍然在朔西军大营之中,刚走到营门口,便看到了这一幕,一时间,赵佑看燕迟的眼神都变了。

大军回营,燕迟看到了赵佑,却也只当没看见似的带着楚非晟等人回到了中军大帐。

他这般六亲不认的模样吓得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况且古凌和虞七都战死了,还死了一万多兄弟,所有人心底都压着一股愤怒,看着燕迟如此了断了燕麒,众人心底的怒气才平了一平。

整个朔西军大营,安静整肃,干练而压抑。

赵佑犹豫一番,前来中军大帐求见燕迟。

燕迟请赵佑入帐,赵佑进了门来,燕迟面上的冷色才松了半分。

此时此刻,赵佑的面色也有些发白,赵淑华生死难测,赵佑哪里能受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在燕迟率军回来之前,早已晕过去了一次,此刻,不过是强撑着精气神主持大局罢了。

“殿下去锦州军营中,想必是知道了内情?”

赵佑语气十分客气,燕迟道,“皇帝下了命令,令成王使计灭你我之部。”

简单一句话,也算是佐证了赵佑的猜测,赵佑闻言叹了口气,“淑儿先前要为太子争帝位,我还心有不忍,到了如今,却觉咱们这位皇帝陛下实非明君。”

顿了顿,赵佑道,“殿下作何打算?”

“等。”燕迟先说了一个字,而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此刻日头已经西斜,距离天黑要不了多久了。

“本王要安阳侯交出昨夜犯事之人,若天黑之前交不出,天黑时分,本王便挥兵攻威县。”

燕迟一个字一个字的,掷地有声,赵佑眉峰微颤,“那……若攻了威县之后呢?”

燕迟看着赵佑,四目相对之间,燕迟凤眸微眯,“辅国将军是想探什么?北府军本是要南下临安的,如今,可是怕本王与你争锋?”

赵佑唇角微动正要解释,燕迟却凉凉一笑,“辅国将军不必猜度,本王确已有争临安之心。”

燕迟这话一出,赵佑眉头一皱,四周站着的楚非晟等人却是面色一振!

赵佑神色凝重起来,片刻捂嘴轻咳起来,咳嗽完了道,“我今日见殿下,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淑儿的性命……”

赵佑看向燕迟身边坐着的秦莞,“睿王妃可否……”

话还没说完,秦莞道,“他们来的时候,我已经尽了全力,皇后能否活命,全看她的造化,此刻,便是药王谷谷主到了,她活不成,也是救不了的。”

赵佑听着这话,面色又白了三分,见一时无话可说,这才走了出来。

外面燕彻和秦朝羽等着,见到赵佑便迎上来,“外祖,如何?”

赵佑摇了摇头,“如今局势不好啊,你母后,刚才睿王妃说,生死由天了!”

燕彻眸色一痛,“这可如何是好?如今朔西军营中风声鹤唳,我们也不好久留,可睿王妃曾说母后的身体不得搬移,这一下便将咱们拘在此处了。”

赵佑摆了摆手,“你母后暂时动不得,我们还得指着睿王妃呢,只是如今局势有些难明。”

赵佑四下看了一眼,又走远了几步道,“睿王有意南下争临安!”

燕彻一听这话,顿时皱紧了眉头,“外祖是说……”

赵佑点点头,当下又捂着唇咳嗽了起来。

而中军帐中,楚非晟正一脸焦急的问道,“殿下可想好了?当真要南下争临安?!”

燕迟凤眸轻眯,先不答话,只是看向白枫,“白枫,你且说说,葛杨和林璋去了何处?”

白枫立刻上前一步道,“昨天半夜来营中的消息,说是葛杨和林璋带兵在颍州征粮不过是幌子,目的却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咱们离开吴州北进之后朝朔西去,如今,只怕他们已经出发三四日了。”

楚非晟一听这话,立刻骂道,“这些狗娘养的!咱们在北边卖命!他一边让葛杨带兵不出,一边让那燕麒阴我们!如今是想看咱们在北边全军覆没,然后让葛杨轻轻松松端了朔西!世上怎会有这样好的事!可怜了我们那么多兄弟!”

楚非晟一提此事,营中便又有人红了眼,楚非晟咬了咬牙,“殿下!他们西去,我们正好南下!且看看,是他们先打下朔西,还是咱们先打下临安——”

燕迟神色沉凝道,“正是此意,只是,我们要等肖澄回来,亦要等安阳侯给我们一个交代!”

此事的确和安阳侯无关,可联手会盟乃是安阳侯发起,事到如今,安阳侯身为北伐军统帅,不可能不负责任。

夜幕时分,岳琼亲自带着齐岑等人到了朔西军大营门口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高高掉在塔楼之上的燕麒。

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比白日燕麒当众怒伤燕麒的震撼还要大。

岳琼眸色又沉了一分,而其身后的被绑着的齐岑、鲁霄等人,更是吓得白了脸。

岳琼在营门口下了马,步行着进了朔西军大营。

燕迟听到禀报走出帐门来,看到岳琼只捉了十多人来,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岳琼叹着气上前,“可否借一步说话?”

到了中军帐中,岳琼当着燕迟和其他朔西军军将的面抱拳作揖,“我是来请罪的。”

燕迟不语,一旁楚非晟道,“侯爷说的轻巧,我们朔西军一万多弟兄的命,是侯爷一声请罪便可消了的吗?侯爷此番只捉来十来个人,敢问侯爷,昨夜之事,必定不是十来个人就可成的吧!”

岳琼一脸沉痛,闻言只得道,“将有令,士卒不敢不受,今日来的除了领头的齐岑和燕麒身边的亲卫鲁霄之外,其他人皆是昨日犯事的军中从七品以上军将,这些人应当受过,可其他寻常士卒,我若将他们绑来,又和不分是非的统帅有何区别?此事若生在朔西军中,想来你们皆会同我这般做。”

楚非晟被岳琼这话说的无言可对,不由去看燕迟,燕迟看着岳琼,终于道,“侯爷既有诚,这些人,我便收下了,我朔西军之惨亡,不应该算在侯爷的身上,侯爷既已仁至义尽,便请回吧。”

燕迟不打算留岳琼,岳琼却站在没有动,“燕迟,你打算如何?”

燕迟对燕麒毫不留情,此番对他又如此干净利落,岳琼怎会想不到。

见燕迟沉眸不语,岳琼道,“葛杨西去了,皇上派林璋随行便是为了这一手,哎……”

岳琼长叹一声,“国难当头,如今戎蛮还在沧州盘桓,我领军北上,一开始是为了北伐皇后,可事到如今,自然是以戎蛮为重,明日,我便会带兵北上继续打戎蛮,必定夺回沧州,将戎蛮赶出苍龙山才会回头南下,到时候,我也只会管北府军,你们朔西军如何,都与我无关,不论你要回朔西也好,或有别的打算……”

岳琼没说的十分明白,可话到了这个地步,众人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燕迟若要南下临安,岳琼为了忠君大可领兵拦阻,如此,自然要绊住朔西军手脚,可如今岳琼以戎蛮为理由,却是要坦然令燕迟南下的,燕迟听到此处,到底眉峰微动,“多谢侯爷。”

岳琼话说完了,又一抱拳,“不敢当,终是我对不住朔西军。”

说完这话,岳琼方才转身离开。

------题外话------

今天心态特别崩,就先写这些吧,结局会很快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