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 何不进来/仙武帝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逐渐深了,万籁俱寂。

玉女峰下,又聚满了人。

远远望去,尤属一坨最眨眼,自是熊二那货,一众恒岳的人才们,又都跑来听响了,一百七十年未见,那还不干柴烈火。

可尴尬的是,啥声儿都没,平静的有些不正常。

还真是,不怎么正常,众女人手一块记忆晶石,都跑房中偷着乐了,临了,还给房门反锁了,防止某人梦游。

这个某人,不用说就是叶辰了。

偌大的玉女峰,好些漂亮的娘子,愣是把他一人晾那了。

顶好的夜晚,机智的叶大少,又坐在老树下,狠狠的揉着眉心,若非怕天谴伤了众女,他可不会这么老实,男人嘛!要脸有吊用,这么多漂亮媳妇,不用多浪费。

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寂静的夜,他踏上了峰巅,静心领悟神龙盾和八部天龙。

新开这两种神藏,比想象中更不凡,神龙盾之坚固,可硬抗神帝神殇;八部天龙更霸道,一个神龙摆尾,差点碾灭一尊洪荒帝,更是攻守兼备,堪称逆天。

时至黎明前夕,他才起身,豁的站定。

而后,大轮回天葬顿开,十倍战力瞬间加持,强横的大圣威压,碾的天地轰隆,惊的恒岳人,都自洞府跑出,脸色煞白。

“得,又被碾压了。”望着玉女峰巅,谢云等人都倍感尴尬了,一百七十年了,他们也都位列圣王巅峰。

奈何,叶辰更妖孽,已臻至大圣境,一尊货真价实的大圣级圣体,同阶都干不过叶辰,更遑论低了一境界,所以,他们这辈子,都注定被叶辰压着,与他同出一世,不尴尬才怪。

恒岳的老辈们,就颇感欣慰了。

依稀记得,叶辰昔年来恒岳时,只是一实习弟子,却一路逆天而行,如今这成就,何止超越了先辈,那是赤.裸裸的碾压。

“那货干啥呢?”司徒南惊愕一声。

无需他说,太多人也都望见了。

但见叶辰双手合十,双目布满血丝,将眸子染的猩红,额头更有青筋曝露,许是紧咬着牙关,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更吓人的还在后面,强如荒古圣躯,也随之裂开了,璨璨金血喷薄,通体淌流,血呼啦一片,一眼望去,触目惊心。

“又是天谴吗?”柳如烟仰首,满眸担忧。

“并非天谴。”楚灵轻语,俏眉微颦。

噗!

万众瞩目下,叶辰喷了血,身形踉跄,险些栽倒。

众女见之,忙慌踏上山巅。

叶辰宽慰一笑,擦了嘴角血,极尽愈合圣躯,的确不是天谴,他如此这般,是想抹掉大日如来咒,佛的念之身,还在他神海,总会毫无前兆的念诵经文,携有度化力,让他苦不堪言。

见叶辰面色逐渐红润,众女才怂了一口气。

今日的早餐,虽也温馨,但前来蹭饭的人,不是一般的多。

一百七十年未见,叶辰的好兄弟们,颇是想念,本想合力摁着叶辰揍一顿,结果,一个个都是打人不成反被锤。

总得来说,气氛还是很融洽的,老辈小辈皆有,尤为关心小杨岚,那小家伙,粉嘟嘟的,看着都心欢喜。

其后,大楚的人才们,陆续到来。

说的好听,是来看望叶辰的,可等上了玉女峰,却都想与众女,聊聊人生,如这号的人,众女接待的礼仪,比叶辰更正规,竖着进来的,基本都是躺着出去的,宝贝啥的,全数没收。

“我说,咋不见姬凝霜。”古三通戳了戳叶辰。

被他这么一说,叶辰一拍脑门儿,倒把姬凝霜给忘了,还搁鼎中封着呢?如今乃白日,正常的很,得放出来透透气。

随他一拂手,姬凝霜解封,出了混沌鼎。

依如一百七十年前,正阳宗的掌教,还是那般风华绝代,集惊艳与才情于一身,不食人间烟火,不惹凡世纤尘,如九霄下凡仙子,圣洁无暇,虽在近前,却恍似比梦还遥远。

得见她,大楚人界忍不住唏嘘啧舌。

当年,瑶池身死,在诸天闹的沸沸扬扬,所有人都相信,东神真的葬灭了,也有太多人,见证了那凄惨的一幕。

特别是萧辰,当日他也在场,谁曾想到,一百七十年了,昔日东神瑶池,竟又活生生的站在这里,更是在星空,与叶辰合力,杀的洪荒损失惨重。

世人该是明白,叶辰这家子人,全特么妖孽,叶辰死了又复活,姬凝霜葬灭,也重现人间,着实没天理了。

对众人的唏嘘,姬凝霜只礼仪性一笑。

随后,她才望向叶辰,眼神儿似是在说:我昨夜,正常不。

“来师娘,给你看点儿有趣的。”夕颜嘿嘿一笑,拿出了怀揣的记忆晶石,昨夜的一幕幕,全被刻印了下来。

姬凝霜的脸颊,刷的一下又红了,捂着脸逃开了,太羞人。

大楚人看的愕然,不明所以。

不晓得,夕颜若把昨夜之事公开,世人会是啥个神态,必定会很热闹。

其后,更多人前来,偌大的恒岳,可谓人山人海。

如此,几日间恒岳人影不断。

第六日,秦雄与皇妃来了,一句“末将秦雄,见过公主。”,听的夕颜满眸泪花,前世,他乃赵国将军,她乃赵国公主,这层关系,纵过了一轮回,还是死死刻在秦雄灵魂里。

这一日,夕颜哭的很痛,又想起前世的父皇母后,可惜,早已错过一轮回。

第七日,玄荒的人才们到了,一拨接一拨,不乏老辈。

前些时日,叶辰杀的洪荒铩羽而归,太给诸天长脸,那得过来问声好,一尊荒古圣体崛起,也得搞好关系。

第八日,诸天帝子级联袂而来,看得出,都已到瓶颈,只需一个念头,便可进阶大圣。

自然,这些妖孽们,可不想浪费天劫,都给洪荒备着呢?叶辰喜欢热闹,他们同样喜欢,倘若洪荒再扎堆儿,一众帝子级,会集体渡天劫,纵死,也得拉上人垫背,必须得让洪荒族,长长记性,也让洪荒知道,诸天并非无人。

玉女峰上,还是那般热闹。

一众人才,无论大楚的、玄荒的、诸天的,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聚首,谈经论道,将一百七十年的感悟,讲与众人听。

期间,叶辰不止一次侧首,望向山外。

以他的眼界,自能看出,山外的一片空间中,藏着一人,紫衣飘摇,道蕴浑然天成,其血脉,更是霸道异常。

那是大地之子,也来了大楚,却并未进来,只隔着缥缈,望着在地玩耍的小叶凡,这些年,无人斗战,他着实寂寞,而在他看来,同境界的后辈中,也只天谴之体,堪做他之对手。

可惜,叶凡化作了孩童,修为尽失。

甚至于,连他是谁都不认得,这等状态,着实没法打。

“何不进来。”叶辰微笑,无长辈威严,笑的温和。

“多谢前辈,晚辈就不叨扰了。”大地之子颇懂礼数,拱手俯身一拜后,便转身离去了,走出很远,都还不忘回首,看看叶凡,也看看叶辰,叶凡是他敬重的对手,而荒古圣体叶辰,则是他,毕生要超越的目标。

“果是不凡。”玄古帝子天朔笑道,似也觉察到了大地之子。

“一天一地,未来的诸天,会很精彩。”子羽不由一笑。

“孰弱孰强,未数可知。”众帝子级的神情,皆饱含了莫名的深意。

两种万古无一的血脉,在同时代相遇,哪能没点儿惊天动地的大事,还有天煞孤星、圣灵之体,都会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星辰。

“你们可曾听过日月禁咒。”酒过三巡,叶辰笑看众人,帝道的传承,知晓更多的秘辛,想来会有转机。

“坑人的咒法,自是听过。”众帝子口吻惊人的一致。

“可有破解之法。”叶辰试探性问道。

众帝子级的动作,还是出奇的一致:无奈的摇头。

叶辰叹息,再次揉眉。

这几日,他寻过龙一、寻过紫萱,皆不知破解之法,连帝道传承们,也都无能为力,还真是让人...蛋疼。

“啥,那是啥。”另一方,传来熊二大呼小叫声,把满山人的目光,都引向了山外。

入眼,便见一道乌黑的仙光,划天而过,直奔恒岳这边。

乌黑仙光并未进山,只在山外定下,嗡嗡直颤,冰冷枯寂,更有洪荒气流溢,隐约间,还有一丝毁灭力量,似隐若现。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自看得出,那乌黑仙光,出自洪荒。

万众瞩目下,乌黑仙光炸灭,化作了一道虚幻的人影。

那人影,巍峨挺拔,一袭玄色蟒袍,烈烈作响,看不清其面容,只知他的眸,浩瀚深邃,有道蕴刻画,于眸中,交织着可怕的异象,让人不敢直视,生怕心神被吞没。

“魁罗。”青帝之子风俞,眼眸微眯了一下。

“仅是一道虚影。”

“怎么,你的老相好?”东周武王淞羽挑了挑眉。

“魁罗大帝之子。”辰逸悠悠道,“传说中的神魔之体。”

“天尊遗迹时,没见过这货啊!”炙炎摸了摸下巴。

“该是近些年才解封的。”炎帝之子晓鹿淡道,语气冰冷异常,“魁罗之强大,在洪荒众帝子中,足可排前三,三千年前天尊遗迹一战,我诸天的恒宇帝子,便葬灭在了他手中。”

不止晓鹿语气冰冷,在场的帝道传承,诸如轩辕帝子武擎、诸如天缺帝子离风秋、诸如宇空帝子九琉、皆是杀机横溢。

很显然,列为帝子也曾参与了那一战,也曾见证了恒宇帝子的身死。

叶辰默然,眉宇微皱,能斩灭诸天的帝子,足见那魁罗的强大。

“叶辰,九日后望玄星,生死战。”山外,魁罗虚影的幽笑声,传遍整个恒岳,载着魔力,无限拓向八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