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良心被狗吃了/逃跑娇妻:首席买定不离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你可以重新说一遍。”

北庭宇垂眸,动作优雅的为碟子里的鱼肉挑刺,可说出来的话却是冷冷的,让在场的人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小兔……”

“邦儿!”北庭和突然出声,打断了北庭邦的再一次开口。

之后,就见北庭和看着北庭宇,很是平静的说道:“小宇啊,今天是我们家第一次人员这么齐全的坐在一起吃饭。咱们也别说那些赚钱不赚钱的事了,至于咱们家的规矩,我也已经让老童安排,明天就有专门的老师来家里面教娇娇礼仪,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爷爷?”杜美娇最先反应过来,很是不解的看着北庭和,“您,您是说我要学习礼仪?是我的礼仪有什么问题吗?”

杜美娇感觉到了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礼仪很好,甚至今年才不过大二的她,就已经是系里模特队的副队长了。

看着杜美娇那一脸难以置信和受伤的表情,北庭和有些尴尬,忍不住以拳挡嘴,轻咳起来。

童叔看到这一幕,赶忙将话接了过去,“娇娇小姐,您别多心。老爷说的学习礼仪,并不是您想的那一种,这里面还包括交谊舞,还有一些舞会、酒桌,以及面见不同的人所需要展现出来的仪态,一些注意事项之类的。”

这一番解释让杜美娇的脸色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好转。

既然不是在找自己仪态上的问题,而是要教自己其他的东西,那就比价容易接受了。

尤其是在听到舞会、酒桌之类的字眼时,杜美娇甚至还有一种要抓紧好好学习的想法。

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她在里面接触了不少事,其中就有沾染到喝酒之类的情况。

虽然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按照网上的那些经验教程来武装自己,但是和那些真正有钱,经过专业培训的贵家小姐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如果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可以学习,杜美娇认为自己以后也可以展现得像是个贵族小姐一样。

越想,杜美娇就越发的不排斥所谓的礼仪老师。

不过北庭宇却是冷哼一声,道:“礼仪是一定要好好学一学的,不过童叔,告诉老师,不用先从酒桌舞会之类的礼仪教起。”

北庭宇正要再说什么,却突然感觉到桌子下面有只小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微微侧头看向身边的小女人,却见云思思很是淡定的放下手里的筷子,抬头看向杜美娇,接着说道:“要学,也要先从衣着打扮、妆容设计上入手。”

“你什么意思?”

这下杜美娇是真的急了。

她没想到云思思竟然会这么说自己,这不是明摆着在说自己的衣着打扮有问题吗?

“字面上的意思。”云思思回答得那叫一个直接。

“你!”杜美娇被气得一噎,怒瞪着云思思。

下意识的,看到了云思思的衣着打扮,而这一瞥,却是让杜美娇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哦!”杜美娇拉长了音,又哼了声,说道:“思思姐姐,我听说生完孩子的女人,身材就会严重走样。而且,有些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女人,在生完孩子之后,还会产生自卑,以及愤世嫉俗的想法。我知道,你是羡慕我这没有生过孩子的人,身材还能比你的好,可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不让我打扮打扮呀!我才二十出头,正是好时候,如果这个时候不打扮,真等到了你这个年纪,再想打扮可就晚了呢!”

杜美娇说话的时候,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可能的显得可爱。

只是这样的话却怎么也没有办法让人将她与可爱联系在一起。

北庭宇的脸更黑了,这个白痴女人,竟然这么诋毁自己的老婆大人,是活够了想死吗?

北庭宇的怒火瞬间被点燃,可还没等爆发,就被云思思轻描淡写的话给熄灭了。

“嗯,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确实没有你这么厉害。”云思思神色平静,说出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可一旁的北庭宇却不知怎么的,愣是从这样平静的语气里听出了嘲讽的味道。

“就是说啊!思思姐姐,你年轻的时候不行,也不能再用你年轻时的眼光看待现在我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了。”杜美娇笑着说道:“不过,我不会生气的,毕竟,咱们姐妹俩之前可是相差了好几岁呢!这三岁就是一个代沟,这么算下来,咱们俩之间都有快三个代沟了呢!”

云思思微微一笑,倒是没有应这句话。

这是事实,应不应的,没多大作用。

不过就在杜美娇正要再显摆年轻的时候,云思思却微微抿唇一笑,“年纪的问题,确实没法继续讨论,不过,作为一名服装设计师,我想说,你现在的这套搭配,真的是分别拉低了裙子和外搭的品味。毕竟,我们北庭家在青艾市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了,像你现在的这样穿着打扮,如果只是在家里面穿的话,倒也还说得过去。不过如果出门的话,记得,一定不要这么穿。”

“对。”北庭宇突然开口,神色竟然不再是刚刚那般的一脸黑,反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毕竟,我们北庭家还不希望被人误会有当酒吧里卖酒小妹的人出现。”

这夫妻俩的一唱一和,让杜美娇脸上原本得意的笑容瞬间僵住,接着以极快的速度皲裂。

“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了!”白凤娥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气愤来形容了,此刻的她,简直恨不得狠狠的去扇那两个人的嘴巴,“我们娇娇是干净人家的女孩子,可不是那些有的没的坏女人!你们作为她的姐姐姐夫,不能好好的照顾她就算了,现在竟然还用这样恶心的话来诋毁她,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良心?”云思思突然一声冷笑,啪的一声将手里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接着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就这么冷冷的看着白凤娥和北庭邦,“和我讲良心?那我倒是想问问你身边的那个男人,他的良心哪里去了?被狗吃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