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一百九十二章 满载而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有你哭的时候!”空辉冷道。

澎湃的空火从翅膀中漫卷而出,围绕自身为中心,陡然向外猛地扩张,将范剑两人笼罩其中。

空辉猛地弓起身子,双手频繁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空火很快凝结成两头尖狭中央宽鼓的蚕蛹状,一条条栅栏逐渐凝现,淡淡青灰色气息从栅栏间氤氲不定,带着莫名诡异的气息。

“空火实化?”范剑意外地惊讶出声,想不到空族也早就有人虚实转化之路。

“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在乎别的。小子,尝尝‘空牢’术的恐怖吧!”空辉厉吼,掌中凝结的印记蓦地分作数道流光,飞射到空牢的几处栅栏联结之处。

空牢顿时发出轰鸣,联结处奇光大炽,皆投射到孔辉身上。孔辉哈哈大笑,身体在奇光中陡然渐渐透明,最终化作虚无,只有更加疯狂的笑声回荡于牢中。

“哈哈,那两个摩罗族的小子只怕要尸骨无存了。”

“不错,少族长已经领悟了空牢术的真谛:以空火为壳,以自身为牢,空火灼烧的同时不断将体内空间进行压缩。双管齐下,两个小鬼岂有不死之理。”

原来如此,范剑眼中光芒闪烁,在空叶耳旁道:“小叶儿,你先到哥哥法宝中躲一会,看我收拾他们。”

空叶乖巧点点头,也知道自己在场,有碍范剑施展。

信手将空叶和大串空火瓶收进项链空间,范剑神识透体而出,眼中出现了类似哥哥的推演之色。

“竟有空间类宝贝!哈哈。”孔辉惊喜的声音传出,“你死了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小子,原本还想放你一条生路,不料你竟是这般的蠢货。”

范剑嗤笑:“谁蠢还说不定。孙子,你聒噪个屁!有什么能耐赶紧使出来啊,老子没时间陪你闹腾。”

“混蛋,去死吧!十倍压缩!”孔辉勃然大怒,立刻出手不留情。

嗡嗡,咔嚓!

空牢内的空间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大手反复折叠,空气陡然凝聚,凭空出现了无数水滴,周围冒出的火焰也纷纷被压榨得化为一颗颗星点,瞬间将水滴炙烤地云蒸雾遮。

看着身边的一切都被恐怖的力量挤压变形,范剑眸中淡淡寒光闪过。这时候体外的压力一bobo传来,显然十倍压缩并非一次性完成,而是波浪般一次次加大。

感受到越来越大的挤压之力,范剑却意外地并没有什么痛苦之感。反倒是一股股从未感知过的力量从皮肤、肌肉、血液和经脉中缓缓浮现出来。

瑰丽的光芒从体内到体外逐渐闪现,一道道玄奥奇诡的纹理在火焰与霹雳雷光的伴随下显现在范剑的全身各处。天火与天雷两种神力霸道无匹,直接代替了骨骼与血肉皮肤去承受澎湃而来的压力。

咯吱,咯吱!

四周的空剑仿佛承受不住十倍压缩的力量,不断有各种断裂爆碎的声音传来。

范剑却突然呵呵轻笑,哂道:“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本事,不过也是以空火为基础的压缩之法。虽然与万花方向有些不同,到底溯本同源,原理都是一样。”

波祖啵地一声钻出来,讨命道:“主人,跟他啰嗦什么,让我去灭了他们。”

“我自己来。”范剑拍开波祖,背后灵翅稍稍露出了淡淡金色,浑厚的空力以身体为中心,开始迎着压缩之力逆流而上。

两种力量首次交锋,就产生了激烈碰撞。十倍压缩之力的强悍有点出乎范剑的预料,眉毛轻皱的同时,外面的空辉却闷哼一声,胸口宛若被巨石撞击一般,脸色顿时大变。

感受到体内突然出现的强烈反抗,空辉恨声道:“还想垂死挣扎?在我空牢术下,岂有侥幸!”

话音未落,猛地一股威猛狂烈的空力从空牢中爆开,分作两股,一股朝着栅栏冲撞而去,另一股却似长了眼睛一般,直朝着空辉本体所在之处扎去。

蓬蓬蓬,数根栅栏应声而裂。空辉怪叫一声,只觉得胸口剧痛无比,尚未来得及躲避,脑中霎时遭到重创,剧痛传来,忍不住惨呼出声。

仟桑其他族人远远看着少族长将对手笼入空牢中,随后将空牢吸入腹中。皆有些艳慕的神情,镇族绝技不是任何族人都有资格修习,有此绝技傍身,何愁自己不能脱颖而出?

不料转眼就看到少族长惊呼连连,随后鲜血狂喷,肚子蓬的一声炸开,鲜血飞溅中一道身影疾驰而出,姿态轻盈潇洒,竟没有沾染半滴鲜血。

再看空辉,早已双目翻白,彻底昏死过去。

仟桑众人顿时懵在当场,呆滞片刻,看空辉灵翅消散,朝地上快速坠去,才又同时反应过来,大呼小叫地一起拥下去搭救。

抱住空辉后,一行人手忙脚乱地取出药草和各种止血疗伤的器物,一股脑按到空辉肚子上。可是伤口实在太大,鲜血汩汩涌出,根本止不住。

仟桑众人脸上皆一片惨然,少族长若死在外族手中,族长怒而寻仇是一回事,他们定然逃不了被重罚的命运。运气不好的话,一巴掌被族长拍死都有可能。

范剑笑呵呵飞到仟桑人上空,看了眼孔辉,道:“我有办法救他,不过……有条件哦。”

仟桑众人见鬼似的看着范剑,皆有惧怕的神色浮现。

在空界各族眼里,一直信奉着一条亘古不变的道理:镇族绝技皆是对空火推演到极致的运用手段,如果绝技被破,除非实力悬殊过大,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对方有了专门克制自己绝技的手段。

对于空族人来说,这样的情况,已算天敌!

上面这个满脸诡异笑容的少年,仅仅也是个灵翅武者而已。却轻松破除了空牢术,让仟桑众人无法不朝那个可怕的方向设想。

一直默默无闻的摩罗族,真面目居然这般可怕吗?

心惊肉跳地对视半晌,一人瑟缩道:“你……你是对手,真的愿意救我少族长?”

“瞧你们说的,万事皆可买卖。本人可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诚实守信假一赔十正直淳朴,人称貌比潘安真风流,财源茂盛达三江的摩罗族第一买卖小郎君。”

问话的仟桑人被绕得一阵发愣,诺诺不知如何作答。此时又有人着急道:“少族长快撑不住了,只要我们做得到,有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

“痛快!”范剑抚掌大笑,“很简单,将你们所有收集的空火都交出来,我立刻着手医治。放心,绝对手到病除。效果好的话欢迎再来。”

仟桑族人各自对望一眼,没有任何犹豫,齐刷刷站起身来,从储物戒中取出大大小小许多空火瓶,皆是装满了空火的,粗略看去,也有几百瓶的样子。

发了发了,范剑眼神大亮,立刻飞下来。

一个仟桑族人霍地挡在范剑身前,脸色决然:“先行医治少族长,否则这些空火乃是我等最后保命希望。岂容你拿了就跑。”

范剑倒是没有生气,笑嘻嘻转身,分开人群走到空辉身前。手掌按到空辉伤口处,斗转星移瞬间连通了方圆百里的植被。

略一查探,范剑眉毛轻扬,想不到这空界的生命气息竟如此浓郁。不过范剑并没有那么好心,当下先行将空辉伤害分到到了十几个仟桑族人身上。

十几人同时闷哼一声,一起捂住腹部。刀扎般剧痛让他们霎时闷出了一头大汗。解开衣衫看去,每个人腹部皆莫名出现了一道拇指长短的伤口,献血浸透皮肤,眼看就要流出体外。

而空辉身上爆开的血洞,已然变成了如他们一样的伤口,虽然方才失血甚多使得他脸色惨白,但呼吸平稳,心跳有力,相信已经没了性命之危。

一行人看范剑的目光再次变得不同,这手段哪是什么治疗,根本就是将伤势均分到了所有人身上而已。这种诡异莫测手段简直闻所未闻。难道这一位,是摩罗暗中培养的新一代贤者继承人?

拍拍手,范剑站起来的同时,不忘随手在空辉储物戒上轻轻一引,一大堆琳琅满目的物件随着手势纷纷飞了出来。当然最多的还是叠成一堆的满满的空火瓶。

众人脸色顿僵,少族长所存的空火乃是众人之最,质量和数量都是最优。但迫于范剑诡异的气场,却没有一人敢于出声阻止。

轻轻挥手,前后两大堆空火瓶皆飞到范剑手中,瞬息不见。心中的开心简直无以言表,再也不管仟桑众人,展开双翅,倏忽直射远空,隐约中竟有惊雷爆闪,声势骇人。

将空叶放出来,轻放于背上。

小家伙手舞足蹈,正大声叫嚷:“哇哈哈,好多空火瓶,好多好多,我又在做梦了吗?”

范剑微微轻笑,这才想起来,当初着急,顾不得将他与空火瓶分开。方才扔进许多空火瓶,自然如下雨一般。

“这不是做梦,是我们此行的收获。”范剑哈哈大笑,托着空叶一路风驰电掣而去。

空牢术吗?貌似我已经学会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