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189章:宫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口早已有恭候的太监,直接引着二人向玉华殿走去,不想在行至御花园的时候,忽然被半路杀出来的“两队人马”给拦了下来。

“参加王爷,王妃。”来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梳着高高的发髻,妆容精致,容貌虽不十分出众,观她气韵神态却是沉稳识礼,原是与身后的一群宫女不同。“王爷大婚之日,皇后娘娘因身体抱恙并未前去,今日听闻王爷王妃入宫,特请两位到凤鸾殿一叙。”

曲悠听完,淡淡微笑却是没有说话,而是微微转头看向楚钰,皇后娘娘——应是三公主楚清歌的亲娘吧!这是,在对楚钰示好吗?

不等楚钰回答,这边又急忙走来一位公公,说是奉莲妃娘娘之命,请睿亲王和王妃前去月华殿赏梅。莲妃娘娘?!是四皇子楚贤的母妃?曲悠看着两边的人马,只觉得这次宫宴真是不虚此行。她早听闻宫中莲妃娘娘圣宠不衰,一直与中宫皇后分庭抗礼,看来果然不假,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抢人”,竟是丝毫不怕皇后记恨她!开始在宫门口负责引路的小太监见到这种情形不禁有些慌神,一个是后宫之主,一个是陛下宠妃,两边他都得罪不起,这下可如何是好?先来的那位“姑姑”见楚钰面色沉沉,不敢贸然与莲妃派来的人理论,只能暗中瞪了那人一眼,心中暗恨莲妃真是会搅局,什么事情都要跟着参一脚!

气氛颇有些尴尬,众人都等着楚钰表态,可是不管他说去哪一边都注定将另外一边得罪了,而且这可不仅仅是去叙旧而已。

“你初次进宫,本王带你在御花园中逛逛。”说完,却是理也不理那些人,径直带着曲悠走开了。身后,不管是皇后的人还是莲妃的人都有一种意料之中却又情理之外的感觉。楚钰若是那么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恐怕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忌惮他了!曲悠被楚钰拉着,一路走向御花园中的八角亭方才停下。正是夏季时分,御花园里花团锦簇,远处的芙蕖,近处的娇兰,无处不在吸引着她的目光。

“到处寻您不见,原是在这里。”曲悠闻声回首,只见一个身著太监总管服侍的公公“满脸堆笑”的从远处走来。“老奴给王爷、王妃请安。”

“起来吧!”楚钰声音清冷的说道。

看他这身装扮,想必是明惠帝身边伺候的人,曲悠心下微思,这个时候来找楚钰,应该是知道了刚刚御花园发生的事情了吧!

“陛下命老奴请王爷去御书房一趟,说是有事相商。”

想起来时楚钰嘱咐自己的话,曲悠看向他,果然见他皱起了眉头,她不禁淡笑说道,“王爷且放心去吧,我只在御花园中随便逛逛,等时辰到了自会去玉华殿的。”明惠帝宣楚钰去御书房议事,她自然是不能一同前往,她初次进宫,在此转转也好。

“灵佑,凤翎,照顾着王妃。”楚钰沉声吩咐。

“是。”灵佑二人福身。

见二人应下,楚钰却仿佛还不放心一般,遥遥望了曲悠一会儿,直到耳边传来黄图的催促,这才转身随他而去。

曲悠带着二人缓缓而行,不觉中走到了凉亭内。她坐在亭内远远眺望,只见前方那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是实景何处为倒影。

“玉华,见过九皇嫂。”轻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曲悠转头望去,只见玉华公主楚鸾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行来。

“这位便是睿亲王妃嘛?”人群中,一个圆脸的少女,嘴角含笑的冲曲悠点了点头。

“这位是……”曲悠疑惑的看向楚鸾。

楚鸾淡淡一笑,好像刚刚想起一般,轻轻的拍了下额头,“噢,瞧鸾儿的记性,九嫂昨日才放与九哥成亲,想来对这宫中还不甚熟悉。”

闻言,曲悠双眉微蹙,有些不明所以。正待问时,楚鸾的声音却再次响起,“这是礼部尚书的孙女儿,钱紫彤。”

“钱紫彤,见过睿王妃。”圆脸少女钱紫彤,规矩的福身。

曲悠点头回礼,伸手虚扶,“钱小姐莫要多礼,起来吧。”

“谢王妃。”

“这是兵部尚书的嫡女,佟嫣然。”

“这是礼部尚书的侄女,秦子梅。”

楚鸾微笑着,把身边的姑娘介绍了个遍,待大家纷纷见礼后,这抬头细细的看向曲悠。

早就听闻睿亲王妃貌不惊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只见她身著一身妃红蹙金海棠花鸾尾长裙,纤腰上系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挽着精致的随云髻,头上戴着点翠祥云镶金串珠凤尾簪,半散的青丝从颈间垂下,到是把肌肤衬的莹白无暇。

“呀,居然是锦绣坊的蚕丝锦。”佟嫣然惊讶的捂着小嘴。

“你说什么,这件衣服……”众人惊讶的围了过来,就连原本不在意的楚鸾,眼底都闪过了一丝精光。

楚鸾浅浅一笑,上前亲昵的拉起了曲悠的手,“皇嫂,九皇兄对您可真好,这锦绣坊的蚕丝锦可是千金也不换呢。”说完,稀罕的摸了摸布料。

听到此言,灵佑和凤翎的眼底闪过不屑。这种破料子,她们曲家有的是,什么千金也不换,不过是小姐的一时兴起而已。

“哪儿有那么好,不过是块普通的料子。”曲悠假装含羞的拉了拉衣襟,把裙摆成功的从众人的手里解救了出来。她低着头,不言亦不语,仿佛与这满室繁华的皇宫格格不入。

果然是乡野村姑,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楚鸾不着痕迹的垂下眼,嘴角勾起了一抹轻蔑的笑。

“在说什么,这样热闹。”楚鸢的声音,从亭外传来。

曲悠双手蓦然攥紧,心里无声的一叹。刚想扮猪吃老虎,就来了个搅局的。这戏可如何的唱下去。

楚鸾转头,娇艳的脸上漾起如花的笑,她指着曲悠,冲楚鸢招了招手,“鸢儿快来,九皇嫂在这里。”

楚鸢心里一喜,提裙跑了过来。

“见过庆华公主。”众人起身施礼。

“免礼,免礼。”楚鸢不在意的挥手。

曲悠含笑的看着她,看她跑的满头大汗的样子,眼底不由的闪过心疼。她招招手,喊她过来旁边。

“九嫂,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找我玩。”说完,楚鸢贴近曲悠身边,小声的喊了一声师傅。

曲悠笑着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啊,别整天就知道玩,功课万不能落下。”

看着二人的互动,嫉妒像是野草一般在楚鸾的心里蔓延开来,她淡淡一笑,疑惑的转过头,那双清亮的双眼满是探究。

“皇嫂在跟鸢儿谈什么,什么功课?”

“没什么,你们在聊什么。”楚鸢笑着转移了话题。

佟嫣然起身,冲着众人浅浅一福,“回庆华公主的话,臣女在说睿王妃的裹裙。”

说裹裙。为什么?楚鸢双眼不由的往曲悠身上瞄,手下飞快的拽住裙摆。这、这是……锦衣坊的蚕丝锦缎。

“九嫂,这……”

“这什么,这不过普通的一件衣裳,哪里值得你们如此大惊小怪。”曲悠淡定的一笑,动手拍掉了她的毛手。

楚鸢嘟着嘴,似乎有些不情愿,她撒娇般的挨近曲悠,双手使劲的晃悠着,“皇嫂,我也要。”

那是锦衣坊的蚕丝锦缎,你以为是外面破烂货嘛,你想要便能要。众人对望一眼,心思各异的撇了撇嘴。

曲悠被楚鸢摇的头晕眼花,她把胳膊支在石桌上,无力的扶着额头,“好好好,我那里有匹水蓝色的新品,你若喜欢回头自去取来便是。”

“多谢皇嫂,您对鸢儿最好了。”楚鸢兴奋的直蹦,她跳到曲悠面前,照着她粉嫩的脸颊深深的一吻。

楚鸾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转头看向大殿的方向,蓦然笑了起来。

“晚宴已经开始了,九皇嫂这边请……”

“皇嫂,我们走吧。”楚鸢点点头,拉起曲悠的手便向亭外走去。

玉华殿中此刻正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大殿的正中央安放着金漆雕龙宝座,背后是雕龙围屏,殿内的两旁“立着”六根高大的蟠龙金柱,每一根上面都雕刻着一条矫健的金龙;汉白玉的地面映照着殿顶巨大的雕龙蟠龙,龙口里还垂下一颗华光四射的夜明珠,周围环绕着六颗小珠,龙头、宝珠正对着下面的金銮宝座,整个大殿光彩绚丽,鲜艳悦目,处处都彰显着皇家贵气。曲悠和众人行至玉华殿的时候,刚巧碰到了楚钰兄弟俩,楚鸢和楚鸾笑意盈盈的福了福身,口里连连唤着‘九哥’。

“怎么,你们两个丫头,这是眼里只有九哥,却单单没有我这个五哥啦。”楚旭上前一步,打趣的说道。

“瞧五哥说的话,真是让我们姐妹无地自容。”楚鸾微微一笑,再次福身唤了声‘五哥’。

此时,殿内正是轻歌曼舞,丝竹声声,忽然听闻“睿亲王,睿王妃到!”,一时间,殿内鼓乐骤停,众人皆是望向殿外,只见一红一黑两道身影出现在门口,待走近些,众人皆是被惊艳的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不过,这惊艳的人却仅限与楚钰。

只见他一身墨色金丝紫蟒锦袍,腰系玉带,身姿挺拔,清贵无双。殿中不少官家小姐均是看红了脸,纷纷垂头不敢再看。这一出现,霎时便成了殿中最亮眼的“一道风景”,楚钰眼含薄凉,冷若冰霜,照理说,这样的气质无论身边是怎样的女子都应是被他的风华所盖,可偏偏曲悠目光清淡,温婉浅笑,竟是莫名的配上了他的气场,二人一动一静竟是十分相称。

感受到殿内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曲悠依旧淡定如初,随着楚钰走到位置坐下。不过刚刚安坐,她便感觉到有两道异常灼热的视线一直定在自己身上不曾移开。她慢慢抬头望去,只见一紫衣锦袍的少年目光灼灼的望着她,见到她看过去,不仅没有躲闪,竟是挑眉朝她一笑,一双桃花眼媚态立现,说不出的风流之姿。曲悠淡定的收回视线,却不想却撞进一双怨毒的眸子!

那是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少女,梳着十字髻,一双大大的杏眼,原是说不出的俏皮可爱,只是眼眸中的“恨意”,却生生破坏了这份美感。曲悠脑中快速运转,细细的回想着每一个影像,可是对于这位姑娘,可没有丝毫记忆。她心下疑惑略一思索,转头看向了身旁的邪魅的楚钰,难道是——冲着他来的。

感觉身边之人在看着自己,楚钰转头与她对视,开口说道,“怎么?”

“没事,只是好像——有人惹得‘桃花债’,莫名算在我头上了!”曲悠微微浅笑,说话的时候眉间上挑,眼如秋水,好不迷人。

闻言,楚钰双眉微蹙,有些不明所以。正要再问,却听一声传喝,“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慧明帝一身明黄龙袍步伐稳健的走到御座坐下,含笑的看着下首众人,眼中是一片喜庆之色。曲悠瞧着龙座上的帝王,悄悄掩饰好了眼底的惊讶,那一身儒雅之气怎么看都不像一位长久位居高位的帝王该有的。而且最让她惊讶的还是明惠帝那两鬓的白发,他的面容还是明明还是不惑之年,可为何却偏偏白发早生,究竟是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明惠帝身边的同样一身杏黄宫装的女子,便是中宫的皇后娘娘,她梳着牡丹髻,戴着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金镶钻垂红宝石耳环,手上戴着镂空雕花嵌珐琅翡翠金护甲,显得雍容贵气。许是因着身体不适,让她看起来略有些疲惫,眉眼之中似乎有化不尽的忧愁。而反观众妃之首的莲妃娘娘却是神采奕奕,妆容精致,一身金红两色流苏垂绦宫裙衬的她艳丽四射,红唇娇艳欲滴,弯弯的两条秀眉下是一双妩媚勾人的丹凤眼,怪不得能够独得圣宠,单就这姿色也非皇后娘娘可比。曲悠淡淡望着这后宫佳丽,心底不禁感叹,不知这风光背后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酸与苦涩,也不知葬送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和青春。

“今日宫宴,是为了庆贺睿亲王大婚,诸位卿家不必拘束,随意便好。”明惠帝举起手中的金樽,对着下面的众人说道。

“谢陛下。”

明惠帝看向楚钰身边的女子,眉头不觉的暗暗一皱,他曾听人说过睿王妃乃是平凡之姿,勉强算是清秀。今日一见容貌虽不惊人,但却胜在气质不俗。他点点头,对于这桩他亲手赐的婚姻,尚且满意了几分。

“久闻王妃气势过人,今日一见方知所言非虚,我还曾听传言,说您雅善音律,琴技无双,不知今日,可否让我们开开眼。”说话之人,正是刚刚“横眉竖目”瞪着曲悠的姑娘,右相之女,司徒燕。

他妈滴,是谁说的,站出来姐保证不打死你。曲悠恨得咬牙,她暗搓搓的瞪了司徒燕一眼,低头就是不答话。

“燕儿,不得无礼。”司徒闵呵斥出声。

司徒燕转头,冲着父亲委婉一笑,“父亲莫急,女儿只是邀请王妃切磋而已,不管输赢权当是闺中女儿之乐。”

这姑娘是不是有些太沉不住气了?!

曲悠心下觉得有些好笑,这种宫宴之上,耍这种小把戏,就不怕一着不慎反倒坑害了自己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