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陨落的妖神 为千羽紫瞳的玉佩第六次加更!/在地球修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鹓鶵,这是上古时期的一种尊贵神鸟。古有真龙和凤凰两种最强血脉,而鹓鶵正是拥有凤凰血脉的一个分支。如果说龙蚁是真龙中最强的血脉,那么鹓鶵便是凤凰最强的血脉!

这是一个多久没能听到的名字?或许现在很多妖兽都已经忘了还存在鹓鶵这种鸟类吧?他们是鸟中的皇者,通体散发着金色光芒以及看似纯净的外表足以证明其妖族的地位。

其实在宫殿的外围,黑袍青年早已经猜到了金色巨鸟的本体。只是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凤凰一脉早在万年前就已被真龙灭绝。拥有真龙的血脉不足为奇,但凤凰的血脉亘古罕见!

寒玄王呆滞的看向眼前的金流儿。对方,居然是鹓鶵的后代?

这可是真正神话中的鸟兽。只有在上古时期才会出现的鹓鶵。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要知道这可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鹓鶵,并不像蛟龙那般仅仅只是沾上了真龙的边!

想到对方之前翱翔空中时所散发的金色光芒,寒玄王已经相信了眼前的女人的确是鹓鶵。因为古籍中有记载,凤凰拥有五脉分支。分别为朱雀、青鸾、鸑鷟、鹓鶵和鸿鹄。每一脉都拥有凤凰的特征,但颜色各不相同。而真正最接近凤凰的就只有朱雀和鹓鶵!

朱雀天生掌握三位真火可焚尽世间一切,而鹓鶵则是因为体型容貌与凤凰相同。

难怪所有妖修无法第一时间认出对方的本体。因为他们甚至根本没往那方面去想!

只是这神话中的凤凰血脉看上去却出乎的平易近人,没有任何至尊血脉该有的架子。

寒玄王准备自我介绍,却被金流儿直接打断道:“其实你不必这么紧张,我知道你体内流淌着雪狐一脉的血统。难道你不知道上古时期雪狐一族和凤凰一族是盟友?”

盟友?对于这个寒玄王真的一无所知。万年之前的事情或许只有真正的老古董才清楚。

“其实你也不必妄自菲薄。谁说雪狐一族就真的不如真龙凤凰一脉?上古时期统领妖界八方势力的种族你知道有哪些么?除了真龙和凤凰一脉,雪狐也占据其中一方。”

这听上去真的很不可思议。寒玄王怎么也没想过万年前的雪狐居然同样占据一方势力?虽然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但既然话语是出自眼前鹓鶵的口中。应该不假。

其实鹓鶵并非对任何人都这般平易近人,准确说除了秦宇等人外。绝不会搭理任何人。但雪狐一族在上古时期可是鹓鶵一脉的救命恩人,这个真相怕是只有很少一部分妖修知道。

金流儿能够从寒玄王的体内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波动,这是除寒毒体以外的另一种能量。只是她并没有告诉寒玄王。因为她很聪明,知道秦宇能够化解这种体质却没有出手的用意。

当寒玄王带领金流儿和秦柔出现在石室的入口。秦宇却猛地睁开双眼,狐疑的朝着秦柔身旁的女人望去。秦宇纳闷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女人?还长得这么美?

金流儿见状却是出声笑道:“难道刚刚破壳而出。就让你忘了我的身份吗?”

秦宇原本自半空悬浮,当听到金流儿口中的话语。吓得差点没摔在地上!

眼前这个长相绝不亚于寒玄王的女人,居然就是当初自己买回来那颗奇怪的蛋?我的妈,这前前后后的差距也忒大了点吧?秦宇做梦都没想过蛋里居然会跑出个美人……

倒是黑色石棺中的妖神残念有些狐疑道:“怎么又跑来两只下等妖修?难道你们不怕本尊出手直接将你们镇杀!?”因为感知不到金流儿体内的妖气,所以通过寒玄王。妖神本能认为金流儿也是类似雪狐的种族。至于秦柔就更不用说,一个小女娃娃罢了。

金流儿听后却是展颜一笑。踏出轻盈的脚步缓缓朝着黑色石棺的方向走去。

秦宇见状面色顿时一变,连忙出声提醒。只是发现时已经晚了,黑色的火焰在着半空疯狂汇聚,而后以惊人的速度朝着金流儿的方向冲了过去!

秦宇想要出手。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他瞠目结舌。

就见金流儿缓缓抬起右手,面色平静的将黑色火焰直接抵挡,淡淡笑道:“一只千年前走火入魔的金翅鹏鸟而已,当真以为这个世间没人能够镇压得了你?”

多么平淡无奇的动作和言语,却令秦宇的后背直冒冷汗。如果说灵冰焰只是能将这种黑色火焰相互抵消的话,那么眼前的绝美女子却能直接将这种火焰轻易化解!

黑色石棺中的妖神残识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他自问隐藏的很好,不可能有人看出自己的本体。外加现在不过一缕残识,眼前的女人怎会认出自己是只金翅大鹏鸟!?

金流儿依旧朝着黑色石棺的方向走去,但每走一步,身后都流转着神圣的金色光芒。直到出现在秦宇的身边,眼神当中突然流露出一道可怕的杀机!

妖神的气息渐渐消失,仿佛隐匿于虚无当中。

不过金流儿却扬了扬嘴角。轻声笑道:“难道以为隐藏在荒石棺中,就没人能察觉到你的气息?你作恶多端。不惜以死亡生机两种法则蒙蔽天道,你可之罪?”

金流儿的身上散发着耀眼的神圣光芒,如九天仙女般圣洁。只是她口中的每一句话都仿佛是苍天的罪罚,字字如针般质问着黑石棺中的妖神残识。

“不可能。为什么我无法隐蔽自身的气息?你……你都做了些什么?不对,你的修为和身旁的人类相同。为什么能够发现我?你都做了些什么!?”

秦宇第一次见到妖神残念说出这般惶恐的语气,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眼前女人。

倒是金流儿面色平静道:“因为你身上的罪孽太重,天地不仁。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哈哈。你当你是什么?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除非你能把这荒石棺打开再说!”

金流儿听后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对于这荒石棺,我真的无能为力。”

话音刚落,妖神残念再次爆发猖狂的笑声。

他原本以为这次来了个不得了的家伙,现在看来不过如此。荒石棺可是上古时期的材料,是数千年前他从灵界无意中发现,才渐渐有了后续的一切阴谋!

不过妖神残识在笑道一半时,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却是越发的恐惧。他发现即便自己有荒石棺护住肉身和残识,但却依旧有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灵识闯了进来!

不可能,这究竟是谁的灵识?

妖神感觉自己的残识正在被攻击,这股灵识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残识能够承受的范围。

他在荒石棺中不停的惨叫,就连宫殿外围的主宰级妖修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虽然不知道宫殿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声惨叫却令他们头皮发麻。

秦宇同样注意到了石棺中的残识正被攻击,惊讶的望向金流儿。

她是怎么办到的?居然能穿透黑色石棺直接攻击内部的残识!?

痛苦的哀嚎在着整座石室回荡,他不甘心,明明只需一天便能真正复活!

直到剩下的残识快要消磨殆尽的那一刻,妖神才渐渐反应过来。他不可思议的望向石棺外的金发女子,而后绝望道:“你是……凤凰一族的血脉……鹓鶵!”

话音刚落,石棺的内部再没了任何动静。倒是秦宇目前最关心的却是身旁的金发女子。

鹓鶵?那不是上古神兽凤凰的分支?自己当初出手救下的蛋里,居然蕴含着一头凤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