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急报/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和南宫昕跑了一会儿,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汪汪”的狗叫声、孩子的哭喊声和大人的斥责声。

“妹妹,一定有坏人欺负小孩子!”南宫昕的俊脸绷得紧紧的,“我们过去打坏人。”说着,他拔腿就想往前冲。

“哥哥。”南宫玥急急地拉住南宫昕,小声在他耳边说道,“你这样不行,我们应该偷偷地靠近他们,侦探敌情。”

“妹妹你说得对,我听你的。”南宫昕也小声地在她耳边说。

就这样,两兄妹手拉着手,猫着腰悄悄地走了过去,然后躲在了一棵大柳树后,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半边脑袋。

只见前方的一块空地上,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正紧紧地抱着一只前腿受伤的大黑狗,那只大黑狗体型高大,四肢细长,几乎跟小姑娘差不多大了,但身体非常干瘦,显然是三餐不济,营养**。

三个婆子正把小姑娘和那只大黑狗围在中间。

小姑娘眼红红地大叫着:“不许杀阿黑!阿黑是我的好朋友,它只是太饿了,才会偷鸡的。”

“哼!桂花,我们容忍这只没主的脏狗在村里流窜已经很客气了!”一个白尖脸的婆子没好气地说道,“它居然偷我家的鸡!我今天非宰了它煮一锅狗肉汤不可!”

“可是……”

桂花还想替大黑狗说话,立刻被一个圆脸的婆子打断:“桂花,如果你真的扼要替这只死狗出头,就干脆替它赔了那只鸡……”

“我……我……”桂花露出一脸的为难。

另一个细高个儿的婆子不耐烦地说道:“好了,何必和这小丫头片子多说!你也知道她看后娘脸色吃饭,哪里赔得起一只鸡!”

“桂花,你让开!不然误伤了你,就不好了。”白尖脸的婆子举起了手中的木棒,对准大黑狗就想打下去。

南宫玥清楚地看到那木棒的一头一枚长钉穿棒而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却令人心底直冒寒气。

南宫玥前世也曾听人说过,有人为了吃狗肉,就会用这种法子捕狗,手法熟练的,一棒子下去,那钉子正好扎在狗头上,狗立刻倒地。没想到今天居然亲眼看到了有人使用这一招。

桂花死死地抱着大黑狗,摇头道:“不要!”

大黑狗可能也明白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对着那些婆子咧嘴露出尖牙,汪汪直叫。

尖脸婆子吓唬示地挥动了两下木棒,恐吓道:“桂花,再不让开,伤到你了,我可不负责哦。”

话才刚说完,就只见一颗石子像流星似的飞过,“咚”的一声打在了尖脸婆子的后脑勺上。

“哎哟!”尖脸婆子痛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四下看了起来,“谁?谁干的?!”说着,她把怀疑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两个婆子。

那两个婆子连连摆手,异口同声地道:“不是我,不是我。”接着,那细高个儿婆子指着一个方向道,“我好像看到石子是从那个方向飞出来的。”

尖脸婆子闻言,看了过去,只见一棵挺拔的大柳树后露出青色衣角,似有人影晃动,顿时怒喝道:“谁,鬼鬼祟祟的,还不给老娘滚……”

话音未落,就只见柳树后窜出一道青色的身影,紧接着无数颗石子像天女散花似的飞向了三个婆子。

那三个婆子左躲右闪,可是还是有好几颗砸在身上,特别是尖脸婆子,那是中招最多的。

“哈哈,打中了,打中了。”南宫昕孩童心性,兴奋不已。

此时,南宫玥也从柳树后走了出来,脸上带笑地看着自家兄长孩子气的举动。

“你们是……”尖脸婆子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少年俊秀白皙,面带憨笑,言行举止却如同孩童一般。

少女一袭嫩绿裙衫,衬得肌肤如水葱般白嫩。

这时,一众婆子丫鬟们终于赶了过来。

画眉脚下生风,跑得是最快,一下子就冲到了南宫昕和南宫玥面前,双手叉腰,冲着拿尖脸婆子怒声斥道:“瞎了你的狗眼,对着二少爷和三姑娘居然还敢举棒!”画眉进府里已经快两个月,早已是今非昔比,与过去判若两人,不再是那个面黄肌瘦的乡下丫头黄花。

南宫玥看了画眉一眼,心里对这丫头还是有几分满意,这丫头能办事,看来自己没挑错人。

尖脸婆子这才发现自己手上的木棒居然还高举着,那架势在外人看来,就像是要对那少年少女动手似的。

尖脸婆子脸一白,眼前的少年少女光看衣着,就知他们必定出身富贵之家,又想到今天庄子上来了几个主子,顿时吓得魂都要飞了,这要是被真被按上个奴欺主的罪名,打一顿还是轻的,更怕的是……

同样地,圆脸婆子和细高个儿婆子也想到了这一茬,面色惶惶。

三个婆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磕头求饶:“少爷、姑娘息怒,奴婢有罪,奴婢有罪,惊了主子。”

“妹妹……”南宫昕一见三个婆子跪着直磕头,顿时不知所措了,心里很是纠结:坏人们这么快就认输了,那还打不打啊!

“行了,别磕了,起来吧。”南宫玥淡淡地道,接着就看向了那个小姑娘桂花,“你的狗偷了人家的鸡?”

“阿黑不是我的狗。”桂花双目含泪摇了摇头,孩子气地说道,“它是我的朋友。”

“画眉。”南宫玥给了一个眼色,画眉立刻心领神会,掏出一块碎银子给那尖脸婆子:“我家姑娘替这只狗赔了那只鸡钱。”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桂花的眼中迸发出夺目的光彩,连连道谢。

尖脸婆子却是不敢收,正要推辞,就听一个优雅的女音道:“收下吧。收下了,以后就别再为难那只狗。”

此时,林氏姗姗来迟,凑巧听到了她们说话,站在不远处含笑看着一双儿女。

那三个婆子刚起身没多久,见又来了一个气质高雅的夫人,立马腿一软,又拜倒在地,“见过夫人。”

尖脸婆子更是连忙道:“那当然,奴婢再不会为难那只狗。”心里只觉得这只狗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林氏淡淡地道:“起来吧。”

这小小的插曲后,庄子的一个丫鬟前来禀告,说是二老爷刚刚钓了两尾鱼,已经回来了。

“真好,娘亲刚刚还说要亲手做菜。”南宫昕闻言,眉开眼笑地鼓掌道,“娘亲,妹妹,我们快回去吧。”

“好好!”

林氏和南宫玥自然是应下。

母子三人又回到了庄子与南宫穆会和,这一晚,林氏大展厨艺,为丈夫、孩儿煮了一大桌的好菜:白灼芥蓝,佛跳墙,酸菜鱼汤,西湖醋鱼……虽然只是些家常菜,却看得南宫玥他们垂涎三尺。

一家四口把布菜的丫鬟遣了下去,南宫穆笑着招呼子女:“昕哥儿,玥姐儿,快坐下,尝尝你们娘的手艺。”林氏在一旁微微笑着。

南宫昕欢呼了一声,坐了下来,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酸菜鱼。

林氏在一旁提醒着:“慢着点吃,小心鱼刺。”

南宫玥又舀一勺佛跳墙的汤送进嘴里,眼睛渐渐地湿润了起来。眼前一家四口齐乐融融地坐在一起吃饭仿佛是在梦中似的……让她有一种仿佛不是真的的感觉。

“玥姐儿,怎么了?可是烫着了?”林氏担忧地看着南宫玥,觉得女儿的眼睛好像红红的。

“不,没有。”南宫玥定了定神,娇俏地一笑,“只是没想到玉有点辣。”

“原来妹妹怕吃辣的啊。”南宫昕取笑道,也吃了一口酸菜鱼,满足地笑了,“是辣的,不过辣的好吃。”

“是啊,辣的好吃。娘亲做的真好吃。”南宫玥一脸认真地看着林氏道,“娘亲一定要活得长长久久的,一辈子做好吃的给我和哥哥吃。”

“好,好。”林氏笑着应了。

“这可不行哦。”南宫穆佯怒道,“你们娘亲可是我媳妇,她只能一辈子做好吃的给我吃,至于你们么,一个等娶了媳妇,让你的媳妇一辈子做好吃的给你吃。”他指了指南宫昕,又指向南宫玥,“至于玥姐儿嘛……”他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似是有些不舍,“玥姐儿,还是永远留在家里吧……”

林氏眼波流转,横了自家相公一眼:“孩子还小,你瞎说些什么呢!”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南宫穆替林氏夹了一筷子菜,“吃菜,吃菜。”

南宫玥看了看正互相给对方夹菜的父母,又看了看正吃得不亦乐乎地兄长,暗下决心,自己定要更努力,更小心,守住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用完晚膳后,南宫昕便吵着要钓鱼:“爹爹,妹妹,一起去钓鱼吧。”

南宫玥点了点头,跟着和哥哥一起眼巴巴地看着南宫穆:“爹爹。”

南宫穆看着一双儿女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瞬间投降:“好,好,爹爹带你们去。”

话音刚落,一道急切的声音从院门口传了过来:“二老爷!”

南宫玥循声看去,只见一位十七八岁身穿褐色细布衣的小厮匆匆而来。

小厮向三位主子行过礼之后,连忙禀告道:“二老爷,大少爷来了,说是有急事!”

------题外话------

感谢152**1288送的鲜花(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