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080亲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荣安堂,两姐妹便分道扬镳,南宫玥和意梅没有直接回墨竹苑,而是打算先去林氏的浅云院。她知道这个时候娘亲恐怕还在担心自己。

走在长长的游廊上,南宫玥想起起今天在恩国公府的事来。她今天已经下足了饵,相信恩国公夫人一定会让丫鬟继续帮她按摩,而等她发现头疾减轻,尝到甜头后,一定会相信自己的确有救治五皇子的实力,到时,一切便不攻自破了。

只要五皇子能活下来,作为皇后所出的嫡子,有皇后与恩国公府这个强硬的后台,恐怕今后这皇位,有大半的可能会落在五皇子的头上。

只要韩凌赋做不成皇帝,那前世南宫家的悲剧便不会再重演了!

想到这,南宫玥不禁冷冷勾起唇,心道:韩凌赋,有她南宫玥在,你注定与皇位无缘!

南宫玥心事重重,却不知道后方的南宫琤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思有些复杂:在回府的路上,她还一直担心,玥姐儿在赏花会上藏拙会被祖母责罚,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四个字,玥姐儿就把事情解决了。

这真的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玥姐儿吗?

她半垂眼帘,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必须更努力才行,决不能被玥姐儿给比下去!

之后,南宫玥去了林氏的浅云院,回答了母亲和哥哥一连串的疑问,又陪着两人用完晚膳,这才回了墨竹院。

一进自己的屋子,南宫玥就招来鹊儿问话:“今天府里可有什么事发生?”

“正准备禀告姑娘。”鹊儿连忙禀告道,“大夫人出了一趟门,据说是去拜访长平侯世子夫人。”

长平侯世子夫人!?

南宫玥眉眼一动,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前世她的四叔南宫程娶的是顾家三姑娘,而那顾家三姑娘正是长平侯世子夫人的庶妹。

这么一想,南宫玥便想到某种可能性。前世是不是因为四叔要娶顾家三姑娘,便抛弃了苏卿萍,以致苏卿萍最终把目光转而瞄准了自己的父亲南宫穆?

南宫玥暗暗咬牙,心道:今生苏卿萍休想故技重施地成为父亲的继室!

南宫玥对鹊儿招了招手,在她耳边耳语了一番,让她想办法把大夫人正在为四叔相看的事传给苏卿萍知道。

鹊儿虽然不明白南宫玥的用意,但还是点了点头,“是,三姑娘。”

待房里只剩下自己一人后,南宫玥终于拿出了那个少年小四托意梅传过来的条子,这个条子果然是官语白写的……

南宫玥一目十行地看完后,眸光闪烁了一下,表情意味不明……

她把条子往烛火上一放,白纸眨眼间变为灰烬,飘散在空气中……

**◆**

第二天一早,虽然苏氏让她不用过去请安,但南宫玥还是去了,只是故意晚了一炷香左右抵达荣安堂,和其他几个姐妹错开了时间。

一进院门,却见冬儿和一个小丫鬟守在廊外。

南宫玥放缓脚步,客气地问道:“冬儿姐姐,祖母可在?”

“三姑娘。”冬儿行了一礼,轻声道,“老夫人正在和二夫人说话,还请三姑娘在此处稍候。”

有什么事会让祖母需要单独和娘亲谈话呢?南宫玥的心微微一提,不由为娘亲担心,心里暗暗揣测,难道又有什么事发生了?她面上却是不显,淡定自若地点了点头。

南宫玥静静地等了一会儿,就见林氏面色平静地从苏氏屋里出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俏丽的丫鬟,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一个丰满高挑,一个苗条娇小,可说是年轻貌美,各具特色。

“娘亲。”南宫玥急忙迎了上去。

“玥姐儿!”林氏一看到南宫玥,脸上便露出了笑容,柔和地道,“是来给你祖母请安的吧,快进去吧。”

“是的,娘亲。”南宫玥温顺地点了点头。虽然她很想知道祖母找娘亲说了些什么,但是这里也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只好先进去了。

南宫玥给苏氏请完安,一出荣安堂,就急急地去了林氏的浅云院。

路上,意梅说起了自己刚刚在荣安堂里打听来的消息:“三姑娘,那两个丫鬟原本是老夫人院子的,一个叫红儿,一个叫翠儿……是老夫人赐下给二老爷做通房丫头的。”说着,意梅已是满脸通红,以她的身份,本不该说这些的,尤其还是说给未出嫁的主子听。

红儿,翠儿?!

南宫玥讽刺地勾唇,看来她这好祖母是巴不得父亲偎“红”倚“翠”,享尽齐人之福!只是娘亲……

南宫玥微微拧眉,想起娘亲刚才神情非常平静,到底这个平静只是娘亲勉强做出来的假象,还是娘亲她真的接受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抱着这个疑惑,南宫玥来到了浅云院。一进院子,就见刘嬷嬷正站在廊下,对着红儿、翠儿说着什么,看到南宫玥来了,连忙扔下她们就迎了过来。

“三姑娘,是来找二夫人和二少爷的吧。”刘嬷嬷慈祥地看着南宫玥,想要为她引路,“二夫人和二少爷就在正屋里。”

南宫玥点点头,“刘嬷嬷,不用招呼我,我自己进去就好。”说着,就把意梅留在廊下,自已一个人进了正屋。

屋里,南宫昕坐在窗边的一张书桌旁,手里拿着一个九连环熟练地解开又套上,套上又解开,那熟稔的动作仿佛已经做了无数遍……而林氏正坐在一张黑漆的三围罗汉**上,身旁的小几摆着掐丝珐琅的香盒。她手里拿着绣花棚子,怔怔出神,显然是心不在焉。

见此,南宫玥心里不由地一阵酸涩,看来娘亲心里其实并没有她表面上表现得那么平静。

林氏心里的确不平静,这么多年以来,她都没能再怀上一胎,为二房为相公添个男丁,她心里早就明白,老夫人对她已经很是不满了。只是一直以来,她都在逃避这个问题,而现在她不得不被迫直视这个问题!

这一次只是赐通房,下次可能就是赐下妾室了。

虽然心里明白,可是一想到要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看着别的女人为丈夫生儿育女,她就满心的苦涩。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谁叫自己的身体迟迟没调养好,没能再怀胎生子呢。

“娘亲。”一道轻柔的声音突然传进林氏耳中。

林氏回过神来,看见女儿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她立刻露出笑容,“玥姐儿来了,今天怎么没去闺学?”

“妹妹!”南宫昕放下手中的九连环,猛地站了起来,看着南宫玥的双眼闪闪发亮。

“娘亲忘记了。”南宫玥亲热地挽着林氏的胳膊坐在她身旁,娇嗔地道,“昨天我跟你说了,今天闺学放假。”

林氏放下手中的绣花棚子,轻拍下了自己的脑袋,“看我这记性,把这事给忘记了。”

“妹妹,我们去玩吧!”南宫昕不甘寂寞地凑到南宫玥的另一边,拉起她的小手。

“好啊。”南宫玥笑眯眯地说,“哥哥,我想玩蹴鞠,你去拿吧。”

“好好!”南宫昕一听妹妹愿意陪自己玩,就兴冲冲地跑了。

遣开哥哥后,南宫玥一脸认真地看着林氏,劝道:“娘亲,玥儿知道娘亲心里难受,但还是希望您为了玥儿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林氏怔怔地看着南宫玥,轻叹道:“你知道了……”接着一脸恍然地叹道,“也是,这种事又能瞒得了多久呢?”

她说话的同时,双眼染上一片湿润的水意,苏氏严厉的话语仿佛犹在耳边:“……人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与老二都成亲十余年了,却子嗣单薄,你们两个不懂事,我这做母亲的却不能看着你们犯傻。现在我为老二物色了两个通房丫鬟,都是我身边原先的服侍的,为人样貌什么的皆是不差,你带回去罢……”

苏氏说得在情在理,林氏又如何反对,只能把那两个丫鬟带了回来。

“娘亲……”南宫玥见林氏恍神,又叫了一声,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担忧。

林氏回过神来,看着女儿,赶忙一脸严肃地告诫道:“玥姐儿,这是大人间的事,你千万不要跟他人提及,更不可插手!”自己的女儿近来变得极有主意,林氏深怕她做出点什么不妥当的事来——做女儿的为难父亲的通房,传扬出去总是不好听,有损闺誉的。

“娘亲,我明白的。”南宫玥连连点头,她自然明白林氏的意思,“不过还请娘亲给我一个保证。”她心里却打算阳奉阴违,如果那两个通房如果安分守己倒也罢,但如果敢耍什么花招,她自然有的是法子收拾她们。

林氏哑然失笑:“好好,玥姐儿,你要什么保证?”

“娘亲!”南宫玥一脸认真地看着林氏,又大又亮的眼眸一霎不霎,“我希望娘亲答应我,即便父亲收了通房,纳了姨娘,将来生了庶子庶女,您也要为了玥儿和哥哥保重自己的身体!”说着,她略显急切地抓住了林氏的双手,一向伪装完美的表相第一次出现了一丝裂痕。

林氏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既而又有几分羞愧,是不是因为自己平时表现得太过软弱,反而让年幼的女儿一直在担心着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