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074请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昕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锦衣卫,也好奇地眨着大眼睛张望过来。

南宫穆面色一凛,将屋内的丫鬟都遣了出去,最后将目光落在南宫昕身上。南宫昕唯恐自己也被赶走,立刻捂着嘴信誓旦旦地说:“爹爹,让我留下吧!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

南宫穆不由失笑。他想了想措辞,这才开口道:“你们可知道官如焰将军?”

南宫玥眉头一动,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官如焰将军的父亲官老将军跟着先帝韩鸠出生入死,建了不少汗马功劳,最终成就这大裕皇朝,到了官如焰将军这一代,也是深受当今皇帝重用,派他镇守西北重地。可谁知半年前,官如焰将军被查出亏空军饷,暗地勾结外族,导致与西戎之战大败,整支官家军几乎覆没。官家满门抄斩,而官如焰将军和其子官语白被押送至王都受审,谁知路上官如焰因重伤不治而亡,只剩官语白被关押在天牢……

南宫穆自然不知今天发生在南宫玥马车之内的事,顿了顿,叹了口气又道:“天牢戒备森严,可是今早却有人孤身从天牢中劫走了官语白,圣上大怒,连近身的锦衣卫都派出去追拿……”

南宫玥蹙眉不语,她已经可以确认今天闯进自己马车的病公子就是官语白!

前世这个时候也发生了这么一桩事,南宫玥只知道个大概。就算没有自己,官语白前世同样逃脱了……此后十几年再无音讯,直到镇南王萧奕起军叛逆,官语白才再次走进世人的眼中。官语白不知何时将当年官家军的残军集合起来,并以军师的身份投靠了萧奕。萧官两人合作,如虎添翼,最终才有了萧奕兵临城下,攻破王都……

只是这官语白的命却不太好,在萧奕攻破王都前,听说他旧伤复发,突然身亡。

如今想来,约莫便是官语白此刻所中之剧毒一直没有化解,才导致他后来身体羸弱至此!

前世,南宫玥并没有见过官语白,却听过他的传闻,听说他年少是武艺高强、意气风发,曾是王都中最闪耀的新星,可是等十几年后再次现身,他的身体变得极其赢弱,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都仿佛是迥然不同的两人!身为萧奕军师的官语白,心思深沉,智计无双,算无遗双,曾经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江南三大城池!

可以说,前世若没有官语白,萧奕就算能成事,恐怕也要费上更多的时间、心力、兵力……

想到萧奕,南宫玥便又是一阵头痛。前世,萧奕年少时的纨绔她没见过,可他后来的阴狠暴戾她却看了个透顶,却没想到重生以后,竟碰到这么个不正经如同痞子般的萧奕!

南宫玥不知道萧奕后来是经历了什么,才会从如今这般不正经的模样蜕变成前世那样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的性格……不过,那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萧奕也好,官语白也罢!

南宫玥是顾不上他们的闲事了……如今,她最重要的事,便是保护母亲和哥哥的幸福,决不让前世的悲剧再次上演!

三日后,苏卿萍就从白龙寺又回到了南宫府。苏氏大概也想弥补苏卿萍,特意赐了她好多补品、首饰,让苏卿萍感恩不已。

见此,赵氏心里却更厌恶苏卿萍,只觉得她抢了属于女儿的恩**。

两人在台面下争锋相对,南宫玥却是冷眼旁观,在一个家里得罪了当家主母,有的苏卿萍受得了!不过,自己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算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咱们慢慢来!

之后,日子平淡如水地过了半月……这日,闺学散学后,几个姑娘一出惊蛰居,便看见苏氏身边的大丫鬟冬儿正站在廓下候着她们。

“见过几位姑娘!”冬儿一见她们,立刻走上前来行礼。

“冬儿姐姐,不必多礼。”南宫琤连忙问,“你来这里,可是祖母有什么吩咐?”

冬儿恭敬地答道:“老夫人请几位姑娘散学后,随奴婢去趟荣安堂。”

苏氏有请,姑娘们谁也不敢担搁,便随冬儿一起去了荣安堂。

一进荣安堂的东次间,便见苏氏坐在炕上,手里拿着两张红色烫金帖子,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

下首坐着赵氏和林氏,看到南宫玥一行人走了进来,都笑着向她们点了点头。

见此,南宫玥心里有数,看来是有什么好事要通知。

果然等姑娘们请完安之后,苏氏就一脸喜气地说道:“刚刚恩国公府派人来递了帖子,邀请琤姐儿和玥姐儿去参加他们府上举办的赏花宴。”

恩国公府!?

就算一贯沉稳如南宫琤都不免露出惊喜之色,可是皇后娘娘的娘家,如今的恩国公便是皇后娘娘的父亲!

南宫玥但笑不语,心里却是怀疑,这个所谓的赏花宴会不会是皇后打的幌子,其目的是不是为了五皇子的病呢?

而南宫琳和苏卿萍均是又羡又妒地盯着南宫琤和南宫玥,只是后者更小心,很快地用微笑掩住眼中的妒意;唯有南宫琰低垂着头,看不清神情。

“老大媳妇,”苏氏跟着转头吩咐赵氏,“届时去恩国公府参加赏花会的贵女必定不少,琤姐儿和玥姐儿这次去代表的是南宫府的脸面,穿戴可不能出错,你要好好地准备准备。赏花会当天,我要看着她们俩穿得漂漂亮亮地出门。我可不希望这其中出任何差错!你可明白?”苏氏微微眯眼看着赵氏,眼中闪着一抹莫名的精光,似乎意有所指。

“是,老夫人。”赵氏面上恭敬地道,心中却是一凛,暗道:难道老夫人是在敲打自己?

这最近以来,赵氏唯一能得罪婆母的事也只有关于那位苏表妹了。这些天来,自己暗示厨房稍稍怠慢了苏卿萍几分……苏氏一直没表示什么,却不想今天听苏氏这口气,竟像是在特意警告自己手别伸太长。

苏氏看出赵氏的不安,微微眯了眯眼,跟着对身边的王嬷嬷道:“你帮着赵氏一起准备!”

“是,老夫人!”王嬷嬷忙躬身应了。

赵氏心中越发惴惴不安。

苏氏淡淡地瞥了赵氏一眼,然后又吩咐左手边的一个圆脸丫鬟:“玉扣,把我先前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

玉扣应了一声,进了后面的内室,然后手上捧着两个锦盒出来了。只见那锦盒是由上好的梨木制成,上面嵌宝雕花,看着很是精致华贵。

“琤姐儿,玥姐儿,你们过来。”苏氏慈爱地对着南宫琤和南宫玥招了招手。

南宫琤和南宫玥并排走到苏氏面前。

苏氏把两个锦盒一一交到了两人手上,语重心长地道:“你们要永远记住,你们是南宫家的女儿,一定要为家族争光,万不可堕了家族的名声。”

南宫琤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祖母放心,孙女和玥姐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苏氏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南宫玥,和颜悦色地说道:“玥姐儿,如今看你身子比以前康健了不少,祖母很欣慰,以后空了就常来祖母这里,陪祖母说说话。”

“是,祖母。”南宫玥温顺地道,“就怕孙女吵了祖母的清静。”

南宫琳微微低首,脸色很是难看,贝齿狠狠地咬在一起,心道:自己虽是嫡女,可惜是庶房,再讨好祖母,也比不上南宫琤和南宫玥,如今娘亲和自己又遭了祖母厌弃,以后想要出头恐怕更难了。

苏卿萍的目光贪婪地在那两个锦盒上流连了一下,但立刻飞快地收回了视线。她心里嫉妒得几乎要发狂,心中有一个声音愤愤不平地呐喊着: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是南宫府的女儿?!不然的话,自己也可以去恩国公府的赏花会了!

南宫玥敏锐地察觉到一道刺人的目光,转头不动生色地看了苏卿萍一眼,只见对方的眼神嫉妒欲狂,双手使劲地绞着帕子,一对白玉手镯在她的腕间晃动……

南宫玥的视线不由在那对玉镯上停顿了一下,心里不由地一阵疑惑:苏卿萍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对质地上好的和田玉白玉手镯?苏家家道中落,苏卿萍现在身上所穿戴的,但凡质地材料好点的,都是苏氏派人置办的。

这对白玉手镯至少价值千金,苏氏绝不会无缘无故地送苏卿萍这么好的白玉手镯,那么送这白玉手镯的就另有其人了。

想到这,南宫玥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若有所思地弯了弯唇角。那么送手镯的,很可能就是那个人了……

当晚,南宫玥陪林氏在浅云院用过晚膳,带着意梅刚回到自己的墨竹居,丫鬟雁儿就来报说是南宫琤突然来访。

南宫玥虽然心里有些惊讶,但还是急忙将她迎了进来。

南宫琤一进来,开门见山就说了来意:“玥姐儿,我特地来找你,是想跟你商量一下去恩国公府我们应该准备些什么礼物。”

礼物,府里自是帮着会准备一份,可是为表心意,一般姑娘们也会自备些小礼物,如今的恩国公府有一个嫡女、两个庶女。嫡庶有别,这礼物自然是要精心考虑。而南宫琤和南宫玥代表的俱是南宫家,两人送出的礼物差别太大,也是不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