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058弥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祖母说得是,这府里自然是没有闹鬼的,闹的是‘人心’!”南宫玥朗声道,“刚开始孙女也以为是哥哥看错了,直到府里的宁婆子呈上一物,孙女才敢肯定,原来是有人装神弄鬼!”

“何物?”苏氏冷声问。

“一个鬼面具,一件白衣,是昨晚那扮鬼的人逃到花园后门时因为被宁婆子撞见,仓促扔下的。孙女已经带来了。”南宫玥从意梅手上接过一个蓝色的包袱,双手奉上。

众人的视线顿时都集中到了那个包袱上,目光炯炯,心里都想着:难不成真的有人装鬼吓人?

“拿来我看看。”苏氏沉声道。

“姑母不可!”苏卿萍一脸担忧地道,“如此腌臜物岂可污了您老人家的眼。”

“萍表姑此言差一。”南宫玥一脸正色地道,“真正腌臜的应是人心,昨儿那人扮鬼惊吓到的是我哥哥,若是不把这事查清楚了,把那人揪出来,明儿不知谁还会遇害!”

说着,她也不等苏氏回话,就果断地打开了包袱……饶是众人都已经有了心里准备,这一见之下,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鬼面具做得着实狰狞,白天已经觉得瘆人,晚上更不用说了!

“啊……”南宫琳更是吓得尖叫了半声,后半声被她自己紧紧用手捂住了。

苏氏眼中阴云密布,还是没说话。

南宫玥也不着急,不疾不徐地继续道:“祖母,孙女昨晚已经细看了这面具,倒是瞧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这白袍,孙女觉得这布料是松江细布。”南宫玥这话如热油锅里下了一滴水,溅起哗声一片。

苏氏闻言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松江细布是近一年才由锦绣布庄推出的新布料,这布料产量少,可以说是供不应求,从前的南宫府在老家守孝,以低调示人,根本就没进过这种布料,倒是这次进京后,有人向南宫府示好,送了几匹。难不成这闹鬼的事还和府里的主子扯上了关系?

那无论查出是谁,都是大大的笑话!

传扬出去,怕是要成为整个王都的笑柄!

苏氏眼中阴沉不定,右手紧紧地握着圈椅的扶手。

这面料是……苏卿萍眸光一闪,一脸好奇地道:“我看这布料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普通的白布而已。玥姐儿怎么就认定那是松江细布了?”

南宫玥拿起了那件白袍,道:“众所皆知,松江细布虽然看着与普通细布无异,却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遇水就会变得更加贴身柔顺又吸汗。这布府里总共也没几匹,王嬷嬷,我说的可对?”

“是,三姑娘。”王嬷嬷连忙道,“如果老奴没记错的话,府里三位夫人各得了一匹,大小姐和苏表姑娘也各得了一匹。”

赵氏微微颔首:“确是如此。”

苏卿萍闻言,却是一脸的诧异,讷讷道:“我,我也有……”然后她突地胀红了脸,“是了,我想起来了,姑母是派人送过来一匹白细布……倒是我眼拙有眼不识金镶玉,让明珠蒙尘了。”说到后来,她羞愧地低下了头,露出了细长白皙的脖颈,眸中却有一抹晦暗之色一闪而过,原来那是松江细布,替姑母送东西的下人也不提醒自己一下,让自己闹了笑话!

南宫琳心中愤愤:自己身为南宫府的正经小姐都没能得到,却让苏卿萍这么个没有眼光的穷亲戚得了,祖母也正是心偏到天边去了!果然还是母亲对自己最好!

苏卿萍转而又心下一松,眼珠滴溜溜一转,有了主意。她突然对身边的丫鬟六容道:“六容,你去把我的松江细布取来让三姑娘看看。”

“是,大姑娘。”六容领命而去。苏卿萍就住在荣安堂的偏院里,路程不远,没一会儿,六容就抱来了一匹白布。

意梅在南宫玥的示意下,上前看了看,回话道:“三姑娘,确是松江细布。”

苏卿萍不由勾了勾嘴角,眼中闪过一抹得意。

南宫玥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一沉:照道理,苏氏还没表态,苏卿萍完全不需要如此急切地以示清白,可是她偏偏这么做了。以自己对这个女人的了解,苏卿萍从不做无用之事,难道说……

南宫琳的目光落在苏卿萍的布匹上,心想着反正自己问心无愧,干脆就上前一步道:“三姐姐,我娘已经把她的松江细布给我做了中衣,那些碎布料也还在,我这就让杏雨去取。”她对身边的丫鬟杏雨使了一个眼色,杏雨立刻应声而去。

“麻烦三妹妹了。”南宫玥欠了欠身,又对意梅道,“意梅,你去把我娘那匹松江细布也取来……”

“这就不用了吧。”赵氏打断了南宫玥,“二弟妹又怎么会去害昕哥儿呢!”

南宫玥却仍是坚持己见:“大伯母,我娘自然不会害昕哥儿,侄女这也是怕有内贼。还是一一对证的好。”意梅赶忙领命而去。

形势走到这一步,赵氏不由眉头一皱。现在她若是再不表态,就好像她心虚了一样,便对应嬷嬷道:“应嬷嬷,你去把我和琤姐儿的松江细布取来。”

“是,大夫人。”应嬷嬷也退下了。

苏氏仍旧端坐在圈椅上,面色阴沉,什么也没表示。

等待的时候总是如此的漫长,荣安堂里一时寂静无声,南宫琳悄悄过来,拉了拉南宫玥的衣袖,小声嘀咕:“三姐姐,你说,会是谁呢?”

南宫玥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这我怎么会知道?”

“那你最希望查出谁?”南宫琳这话明显的不怀好意。

南宫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四妹妹这话就不对了!我相信无论是大伯母、三婶婶和大姐姐都不会做如此下作的事。可妹妹这口气,莫非是怀疑……”她故意欲言又止。其实原本南宫玥也曾怀疑三婶婶黄氏,毕竟黄氏不久前刚与自己和娘亲接下仇怨,可是现在看南宫琳的态度,她几乎可以肯定此事应与黄氏无关。

反倒是“她”……南宫玥意味深长地看了苏卿萍一眼,自己这位萍表姑的行为实在有古怪之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