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询问/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的一声,白色的茶盅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昕哥儿晕倒了?!”林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形摇摇欲坠,几欲昏倒,“昕哥儿,我的昕哥儿……”

刘嬷嬷一把扶住了林氏,急急安抚道:“二夫人,别急,二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如今哥哥人在哪儿?”南宫玥握紧了拳头,目光冷冽地看向了前来报信的的婆子。哥哥只不过是吃完完善,外出消食,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怎么就出事了?!

婆子颤抖着声音道:“刚抬进了院子……”一想到刚刚看到的二少爷的模样,她的心就突突地跳个不停,上次二少爷溺水,累得芸娘和卷碧被卖;这一回二少爷这要是真有什么意外,不知道这府里又会牵连到谁?

“昕哥儿,昕哥儿……”林氏跌跌撞撞地向外走去,丫鬟如意小心地在从另一边扶住她。

南宫玥虽然心里也焦急,可是有些事她还是想要再问清楚点:“那青芽呢,她人呢?她不是应该跟在哥哥身边的吗?”

“青芽姑娘也晕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婆子连忙又道。

“昕哥儿!”林氏撕心裂肺地哭喊声从外面响起,南宫玥不由心中一紧,快步出了房,紧接着便是脑中嗡嗡作响。

只见南宫昕正由四个粗壮的婆子抬着,他显然失去了意识,身体软绵绵的,双眼紧闭,面无血色。

南宫玥的心像是针扎似的疼,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深深地掐进皮肤里。

“快快,把二少爷抬到房里去。”刘嬷嬷连声吩咐道,“快快,去请大夫,派人通知二老爷!”

婆子们齐力抬着南宫昕进了他的房间,林氏哭天喊地也跟了进去。另有两个丫鬟一人应声去请大夫,另一人急急地跑出了浅云院去外院的书房找二老爷。

“你……”刘嬷嬷指着一个小丫头道,“去看看青芽的情况,醒来即刻来报!”

那小丫头忙不迭地应声而去。

南宫玥看着刘嬷嬷指挥若定,心里点了个赞,对着鹊儿吩咐了几句,迈步进了房。

南宫昕躺在床上,还昏迷着没有醒来。林氏正坐在床边伤心欲绝地叫着他的名字:“昕哥儿,昕哥儿……”

“哥哥!”南宫玥走到了床边,心里酸酸涊涊的,眼眶更是湿漉漉的。

她伸手为南宫昕搭了搭脉,沉吟了片刻,取出装着银针的荷包道:“娘亲,不如我来为哥哥扎针行气。”

“不行!”林氏哭声一顿,不赞同地瞠大眼睛,略显激动地道,“玥姐儿,不行,扎针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一针扎下去,那可是差之毫里,謬之千里。你毕竟学医不久,还是等大夫来了再说吧。”若是出了什么意外,那她的一双儿女就都要毁了。

这时,南宫穆大步走了进来。“昕哥儿如何了?”

“哥哥还没醒,我正想着为他扎针行气。”

“玥姐儿,乖,你要扎针等再过段日子吧,你哥哥的事还是交给大夫吧。”南宫穆闻言却是一副哄孩子的语气,让南宫玥哭笑不得,她叹了口气了,只好收回了银针。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她年纪太小,爹爹娘亲对她的医术还是不够有信心。看来只好等大夫来了看看情况再说了。

正在这时,有丫鬟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二老爷,二夫人,三姑娘,青芽姐姐醒了。”

“那我去看看吧。”南宫玥连忙道。反正她暂时也没法给哥哥施针,倒不如先去问问青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玥快步出了房,转而来到了青芽的房间。

青芽正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一见南宫玥进来,挣扎着想要起身行礼。

“青芽,你就躺着说吧。”南宫玥肃然问道,“今天你陪哥哥去消食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青芽还是坚持坐起身回话:“谢过三姑娘。”说着,她面上露出惊惧之色,但还是努力回想着把他们在花园撞鬼的事仔细说了一遍,最后俏脸惨白地说道,“那鬼脸突然出现,当场就把奴婢给吓晕了过去……”

撞鬼!?南宫玥越听脸色越难看,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装神弄鬼。此人是蓄意针对哥哥?那哥哥到底是得罪了谁呢?

“三姑娘,”青芽怯怯地看着她问,“二少爷还好吧?都怪奴婢胆子太小了……”她又担忧又自责。

“我哥哥会没事的。”南宫玥冷然地道,接着她语气缓了缓,“你好好休息。”说完,她便疾步出了青芽的房间。

这时,鹊儿领着一个干瘦的婆子向南宫玥匆匆而来。

“三姑娘……”鹊儿对着南宫玥福了个身,介绍那婆子,“三姑娘,这是宁婆子,今夜她刚好在花园后门那头巡夜,正好看到一个人影,扔了东西,转眼就不见了。”

南宫玥看向了宁婆子,问:“可看清那人长什么样?扔了什么东西?”

宁婆子年近五旬,眉眼间看来很是精明。她先向南宫玥行了一礼,跟着恭敬地回道:“那人跑得太快,奴婢没看清,不过捡到的东西,奴婢带来了。”说着,她呈上了一个蓝色的包袱,嘴里又说道,“这东西看着瘆人,奴婢特意找块布包了起来,三姑娘还是别看得好,免得惊着了。”

“你放心,我不会被吓到的。”南宫玥示意鹊儿打开包袱。鹊儿立刻领会,接过包袱三两下打开了,露出包在其中的一件白色衣服和一张惨白的鬼脸面具。

在场的人见了,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那鬼脸面具上挖了两个黑幽幽的眼洞,眼洞下画有血淋淋的血泪,鲜红的舌头长长的伸展着。

南宫玥看了那鬼面具一眼之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件白衣服上,针线歪歪扭扭,并不细密,做这件衣服的人,很可能一是故意的,二是因为时间来不及,匆匆赶制而成的。那就是说不是蓄谋已久策划的,很有可能是今天突然作出的决定。

南宫玥用手指摩搓着那件白衣服,突然心中一动,这面料像是……

她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