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弄鬼/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程急忙安抚她,软言道:“都是我不好,萍儿,在我心目中,你是这个世上最冰清玉洁的姑娘了,谁也比不上!”

苏卿萍抬起螓首,雪白的面孔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像是抹了一层胭脂似的,眼中、眉稍散发着无尽的情意,勾人魂魄。

南宫程抚摸着她光洁的脸颊,抬起了她的下颔,吻上了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不,不行,不能这样……”苏卿萍扭着身子挣扎起来,双手却柔弱无骨地抵在南宫程的胸膛,似迎还拒,一副娇弱无力的模样。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耳熟的尖叫声如炸雷般传进了两人的耳朵里:

“啊,我的纸鸢!我的纸鸢!”

这对有情人猛地一惊,抬眼看去,却见一只栩栩如生的老鹰纸鸢自墙的另一边飞了过来,然后“叭哒”的一声,正巧落在了他们的脚边。两人急忙分开。

跟着,一个十几岁的蓝衣少年从墙头冒出大半个脑袋来,趴在墙头向他们大力招手,“那是我的纸鸢。”说着,他身手敏捷地从墙头跳了下来,“蹬蹬”地跑来捡起了地上的老鹰纸鸢,生怕有人会抢似的。

“昕哥儿,你怎么在这儿?”南宫程略显慌乱地问,但很快又镇定下来,摆出一副长辈的模样。

南宫昕拿着他的老鹰纸鸢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答道:“四叔,我在放纸鸢呀。”说着,他扬了扬手上的老鹰纸鸢,歪了歪脑袋看了看南宫程,又看了看苏卿萍,“四叔,萍表姑,你们在这里玩什么呀?为什么萍表姑的眼睛红红的,嘴巴肿肿的?”

这傻子就只知道玩!南宫程眼中轻蔑之色一闪而过,随意地敷衍道:“哦,我们没玩什么,只是你萍表姑眼睛进了沙子,我在帮她吹吹。现在她已经没事了。”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在玩大灰狼和小白兔的游戏呢。我听说小兔子的眼睛都是红的……”

南宫昕正说着,墙外传来丫鬟的喊叫声:“二少爷!二少爷,你捡到纸鸢了吗?”

“青芽,我捡到了!”南宫昕拿着老鹰纸鸢立刻走人。当然这一次,他正正经经走了院门,没有再爬墙。

看着南宫昕远去的背影,苏卿萍神色一紧,急急问:“他,他会不会出去乱说?”

“说什么?”南宫程轻佻地用手指挑起了苏卿萍的下巴,“说我们亲在一起了?一个傻子的话,有谁会信?!再说,如果他真的说出来了,那不是正好,我可以向母亲求娶你了,岂不美哉?”

南宫程虽说得轻描淡写,却并没有让苏卿萍觉得心安。心想:就算真如南宫程所说,自己真的那样嫁进来了,可是名声有污,哪里还能在妯娌面前抬得起头来!

看来这件事靠南宫程是不成了,还得自己想法子解决这个隐患。

苏卿萍俏脸微红,看似羞赧柔弱的娇女子,却是用半垂的眼帘掩住眼中的狠辣,暗暗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都是那个傻子自己找的!

远处的南宫昕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惹得丫鬟青芽一阵担忧:“二少爷,你不会是着凉了吧?”

“没有!我才没有!”

“……”

**◆**

当晚,南宫昕用了晚膳后,如同往常一样去花园消食。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一弯银色的弦月高挂夜幕。青芽缩了缩脖子,感觉晚上花园的风有点冷。

“二少爷,我们出来也有一会儿功夫了,是不是该回去了?”青芽提着灯笼,眉目温柔地对着南宫昕提议道。

南宫昕摸了摸自己原本鼓鼓的小肚腩,点头应道:“好啊,青芽姐姐,我的肚肚已经不涨了。”

“那奴婢前面为二少爷引路,二少爷请小心走路,不要磕着碰着了。”青芽轻言细语地嘱咐道。

“知道了,知道了。”南宫昕嘟起了粉润的嘴唇,“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不会摔了的!”

青芽轻笑了起来:“是奴婢的不是,我们二少爷已经是大人了。”

“对啊,对啊,我已经长大了。”南宫昕抬头挺胸地阔步走着。

青芽又说笑了两句,继续在前面为南宫昕引路。

等两人走到花园处时,青芽突然停下了脚步,把手中的灯笼举高了一点,向着远处高喊了一句:“什么人在那里?”

回应她的是几声类似翅膀扑腾的声音。

青芽松了口气:“原来是鸟啊,吓死我了。”心里却想着:府里好似没人养鸟,难道是从外面飞进来的?可是都这么晚了?……

“青芽姐姐胆子真小,羞羞脸。”南宫昕用右手的食指轻刮自己的脸颊,取笑青芽。

青芽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笑了笑:“是奴婢大惊小怪了。”

话音刚落,就听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传了过来:

“叮铃,叮铃!”

青芽如临大敌,神情紧张地喊了一句:“是谁?!快出……”

话还没说完,只见一道白影一闪,一张惨白的人脸突然从花丛后蹿出,蓦然出现在南宫昕和青芽的面前。

白衣在夜风中衣角飘飘,那张惨白的人脸上眼眶黑洞洞的,其中流出两行触目惊心的血泪,血红的嘴里则发着诡异的咕咕声,一条血红的舌头伸得长长的,直垂到脖子的位置……

“啊,鬼啊!有鬼!”南宫昕吓得脸色一下子惨白,凄厉地惨叫了一声,两眼一翻,“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啊,啊……”青芽也是面露惊恐,尖叫不已,手中的灯笼“啪”的一声掉落在地,瞬间就被烛火吞没,身体则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两人的尖叫声引来附近的丫鬟、婆子的注意力,凌乱的脚步声从各个方向传来,可是等她们抵达的时候,就只看到昏黄的灯笼光线下,南宫昕和青芽倒在花园里……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叫出声来:“二少爷,是二少爷!”

“二少爷晕倒了!”

“快把二少爷抬起来!”

“我去禀告二老爷和二夫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