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勾魂/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越想越觉得此事不可轻慢,突然指着花厅西北方的墙角道:“娘亲,玥儿就是觉得这里还可以再放一个摆设。”她撒娇地主动请缨,“娘亲,可否让玥儿去库房挑选?”

林氏对于女儿一向毫无原则,立刻点了点头,“好好好。”说着,便给了燕娘一个眼色,让她把库房的对牌给了南宫玥。

“三姑娘……”燕娘原想陪南宫玥一同前去库房,却被一个仆妇急急地叫走。她欠了欠身后,便退了下去。

南宫玥看了看手中的对牌,和意梅一起走出了荣安堂。意梅本以为南宫玥要去库房,却发现她走的方向不对,“三姑娘,这不是……”

“我们先回墨竹院。”

南宫玥这么一说,意梅也没再多问。

一主一仆回到墨竹院后,南宫玥进房取了些东西,跟着又叫上了鹊儿。

内院的库房位于府里的西南角落,平日里由府里的一个老人齐婆子管着。这齐婆子原来也是从苏氏的荣安堂里出来的,因而才能得了这么重要而又空闲的差事。

齐婆子一见南宫玥前来,虽然很是惊讶,但还是热情地迎了上,“三姑娘好!姑娘怎么有空来库房?”

南宫玥示意意梅拿出对牌,同时气定神闲地说道:“我娘最近忙得很,我就给她做个帮手,今天我特意过来是想再选个花瓶放到花厅。”

齐婆子查看了对牌后,笑容越发殷勤,“三姑娘随我来。”说着,便掏出一串钥匙,打开了库房大门。

库房长年不见阳光,里面有些阴暗,却并不潮湿,一股淡淡的霉气扑面而来,使得南宫玥微微皱眉,忙拿出帕子掩鼻。

“三姑娘,花瓶都在里面。”齐婆子熟门熟路地为她们带路。

南宫玥故作好奇地看着四周,时不时问起某些物件的来历。齐婆子翻着手上的一本账册,殷勤地回答着。

南宫玥表面平静,但心里已经翻起一片巨浪。她猜得没错,不止是那个十罗汉粉彩釉上彩冬瓜落地花瓶是赝品,她这看了半路,已经发现还有一件熏炉,两件大小花瓶亦是赝品,还有一些卷起的字画和藏在边角的东西,她看不清楚,所以也无法确认。

这事果然麻烦。不到半月就是祖母的大寿,中间肯定还会有更多的赝品被不小心拿出去摆设。这府里干活的丫鬟婆子,没眼力没见识,自然是认不出真假。

可寿宴那日,必定会有不少权贵前来,他们中肯定有人便能认出那些赝品,偌大的一个南宫府办寿宴却混杂了赝品,这件事若是传出去,恐怕会成为整个王都世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而祖母向来最爱脸面,届时定会大怒,自己的娘亲肯定难逃其罪!

南宫玥越想越心惊,眉心跳了跳,心下有些焦急。不行!她得想个法子把娘亲摘出去才行!

可东西到底是谁调包的呢?

南宫玥第一个怀疑的便是这管库房的齐婆子!

南宫玥眸光一闪,突然在一个烟山云海落地大花瓶前停下,状似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落地花瓶倒是不错。”

齐婆子立刻凑了过来,翻翻账册说:“三姑娘您眼光真好,这是当年老太爷四十大寿的时候,老太爷的同年所赠,当初老太爷也甚为喜爱……”她口中的老太爷自然是南宫玥已经仙逝的祖父南宫皓。

“那就这个……”南宫玥随意地用手点了点那落地大花瓶,同时握在掌心的帕子对着齐婆子甩了两下,一点白色的粉末随之飘散而出,飞进齐婆子的鼻孔,随着她的呼吸进入血脉……

“那老婆子这就唤人来……”齐婆子起初还应得精神,渐渐地,竟恍惚了,呆呆地立在原地,翻起白眼。

“齐婆子……”意梅留意到她的异状,正欲上前,却见南宫玥一个抬手示意她莫动。

意梅是个老实的,立刻呆站在原地。

南宫玥伸出一个手指在齐婆子跟前晃了晃,试探性地问道:“齐婆子,你叫什么名字?”齐婆子中了她自制的迷迭散,这迷迭散不同于普通的迷迭散,南宫玥自制的这个迷迭散有暂时麻痹神经致使神经混乱的功能,因而普通人中招之后,别人问什么便答什么,比任何时候都诚实,等清醒以后记忆会有些混乱,只以为自己只是恍神了,可惜药效只有半刻。

“俺,俺本名叫来娣,进府后,老夫人嫌俺名字不好听,就给俺赐名之绿。”齐婆子意识恍惚,连多年不曾出口的乡下自称也脱口而出。

对此,南宫玥非常满意,知道药性毅然生效,抓紧时间,继续问:“齐婆子,我在这库房发现了几件赝品,可是你偷换的?”

齐婆子还没回答,南宫玥身后的意梅和鹊儿已经是脸色大变,眼中又惊又惧。这奴婢盗窃主人可是重罪!

齐婆子神色迷茫,目光呆滞,“俺不曾做过。”

“那你可知道是谁吗?”南宫玥紧接着又问。

齐婆子呆呆地答道:“不知道,俺才管了库房一年,没打开库房几次。”

南宫玥的眼神微黯,齐婆子既然这样说,就肯定不是她了,中了迷迭散的人是不会骗人,除非这个人有异于常人的意志,曾遭受过非人的磨难……而像齐婆子这样普通的妇道人家,是不可能做到的。

如果不是齐婆子,那么就要从齐婆子之前的库房管事查起……那时他们还在老家。虽然不是不能查,却不是几天可以出结果的。

南宫玥沉吟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把齐婆子手里的账册拿了过来,飞快地翻了几页后,又把账册塞还给对方,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一会儿,齐婆子终于悠悠转醒,眼神恍惚,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齐婆子,我想了想,这个烟山云海落地大花瓶与现在花厅的整体风格有些不太符合,我就先不要了,等我回去,再仔细琢磨琢磨。”南宫玥若无其事地说道,“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哪里哪里,这是婆子的分内事。”齐婆子谄媚地说道,把刚才那异样的感觉忘得一干二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