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030小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如显然是提前知道了南宫玥和苏卿萍的情况,所以对她们的出现没有露出一丝讶异,也没有特意跟她们说话,只是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每人先弹奏一曲,大姑娘,由你开始。”

“是,先生。”南宫琤不卑不亢地应道,将琴架好后,深吸一口气,双手将琴面一压,接着手指微动,一声声铮铮之音传出。

弹的是一曲《高山流水》,琴声一时如连绵细雨,一时如巍峨大山,一时如汪洋江海,流畅连贯,听起来颇有磅礴之气。

“中规中矩。”方如微微点头,心里对南宫琤的表现还算满意。当初她同意来这南宫府教习,一是看中南宫府在士林中的地位,二便是看这南宫琤也的确是个可塑之才,生性聪慧,一点便通。

“接下来,我来吧。”南宫琳见南宫琤如此出风头,也忍不住想展示一下自己最近练习的成果。她炫耀地看了南宫玥一眼,便弹奏起来。

南宫琳弹的是《梅花三弄》,因为急于表现,她很快就不小心弹错了一个音,于是心下慌了,越错越多,到后来手指都发起抖来,等到曲毕时,她已羞得满脸通红。

方如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却什么也没说,跟着看向南宫琰。

“先,先生,”南宫琰慌乱地伸出双手,道,“我的手……”只见她的双手上满是细小的刮痕,很显然是因为练琴过度,导致受伤。

“过犹不及。”方如点评了一句,又看向南宫玥和苏卿萍,南宫玥站起身,欠了欠身道:“先生,接下来由我来吧。”

南宫玥熟练地架起琴,手一压琴面,指尖便开始翻飞起来。

一曲《渔舟唱晚》被南宫玥弹得淋漓尽致,给人以眼前夕阳映照万顷碧波,渔民悠然自得,渔船游于水面粼粼波光之感,极是惬意舒心。

方如顿时眼前一亮,想不到这南宫家的三姑娘的琴技竟如此之好,几乎快赶上自己了,后又想到她父亲南宫穆是当世有名的才子,便有些释然。

曲毕,方如毫不吝啬地赞道:“没想到三姑娘琴技如此之好,果真是虎父无犬女,想来三姑娘也得了令尊的真传,这琴技中真情流露,又透着随性,不执著于技法,听着惬意舒心,真是极好的。”

南宫玥抬起眼看向方如,对于她的话并不作回应,只象征性地回了个微笑。

前世她为了配上韩凌赋,曾拼死拼活地学习琴棋书画,直到样样精通为止……后来被废冷宫,更是无事可做,只得弹琴抒情,是以技艺越发精湛。而刚刚那曲渔舟唱晚,若不是南宫玥压了几分,又岂是那样的效果。

从南宫玥开始弹奏,南宫琤的脸色就越来越僵硬。她当然能听出南宫玥的水平远远高于自己,平日里她习惯了在姐妹中拔尖,没想到今日,这个最优秀的位置竟让给了南宫玥。

南宫琤蓦地想起了前日的皇宫之行,虽然那时皇后莫名地偏爱南宫玥,她心里有些不适,却也能安慰自己眼缘这回事是上天注定,然而今天,她居然在琴艺上输给了南宫玥!这才是真正的失败!

南宫琤看着南宫玥的眼神顿时复杂起来,玥姐儿……还是以前那个玥姐儿吗?

不止是她,南宫琰、南宫琳和苏卿萍也很震惊南宫玥的琴技,久久说不出话来。

等到轮到苏卿萍时,她已经后悔没先于南宫玥弹奏了。南宫玥弹得如此之好,可是自己却……

虽然如此,她还是只能硬着头皮上。

她酝酿了会,便开始弹奏……断断续续,摧枯拉朽……终于弹完一曲后,苏卿萍抬眼便看到方如的眉头深深地皱在一起,而一旁的南宫琳也一脸窃笑,庆幸自己终于不用垫底。

苏卿萍的脸蹭的一下红了个透顶,连忙收了手。

方如也没对她的琴技点评什么,只是从南宫琤弹奏的曲目开始,一边弹,一边讲解着技巧与意境……等她讲完这些曲子,已经差不多到了午膳时间。

“今天的课程上到这里,姑娘们回去以后好好领悟。明天的课程是字画,你们回去每人准备一副字画带过来吧。”

姑娘们拜谢先生后,便各自散了。

**◆**

这一日,安娘一直很是兴奋,不耐其烦地反复夸奖南宫玥的优异表现……听得南宫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晚用完膳后,丫鬟意萱殷勤地端来一杯茶,“三姑娘,喝点茶水消消食吧。”

南宫玥有些警觉地看了意萱一眼,这个意萱惯会耍滑偷懒,今日居然又殷勤起来了。

她不动声色地接过那杯茶,放在鼻下轻嗅,做出品味茶香的样子。

热乎乎的茶水冒着淡淡的白气,清冽的茶香萦绕在鼻腔,是毛峰,还是今年的新茶。只是,多了一点加料。

以南宫玥的医术,任何药物,只要她一闻,便可知七八;只要她一尝,便知其所以然。

而这杯茶甚至不值得她尝一口,她就可以确信茶里被人放了迷药!

南宫玥立时大怒,“砰”的一声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对着意萱厉喝:“意萱,说!是谁指使你在我茶里放迷药的?!”

南宫玥没想到这意萱竟如此胆大包天……看来,这意萱是万万不能留了!

仗着亲爹是府里的二管家,意萱从没将这软弱可欺的二姑娘放在眼里,却没想到自己竟会被对方逮个正着。意萱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立刻跪下身子急忙辩解:“不……不,没有,我没有。”

“还狡辩?”南宫玥不由冷笑,冷冷地吩咐意梅,“意梅,掌嘴!”

意梅从没见过这样的南宫玥,简直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的耳朵,迟疑着不敢上前。

见状,意萱却是嚣张起来,“意梅你敢!?我可是老夫人赐给二姑娘……”

“啪!”意梅突然一个耳光甩在了意萱的脸上,她似乎不敢用力,连个印子也没留下。

可是已经足够激怒意萱,捂着自己的脸颊,气得眼睛几乎喷出火来,“好你个意梅,竟然敢打我!”她说着,起身就往门外跑去,“我要去找老夫人评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