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献药/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东次间的侧门中走出两道修长的身影,两人的面孔有四五分相似,均是斯文俊美,只是左边的男子年长了几岁,蓄须,他便是南宫家的族长——苏氏的嫡长子南宫秦。

而右侧的男子更俊美几分,一身简单的青袍,眉宇间温文尔雅,他正是苏氏的嫡次子——南宫玥的父亲南宫穆。兄弟俩于三日前外出访友,直到此刻才归来。

南宫玥看见父亲,瞳孔猛缩,嘴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前世,自从娘亲发疯,悲剧接踵而来,她根本无力招架……后来她被外祖父接走,从那以后,她对父亲满怀怨艾,直到十三岁才再次回到南宫家……

南宫玥下意识地朝母亲林氏看去,只见母亲正痴痴地看着父亲,嘴角微勾,眼里更是藏不住的喜悦与眷恋。

母亲一直如此爱恋父亲,所以后来才会陷入疯狂,走进绝境……

南宫玥面色一沉,看着父亲年轻儒雅的脸庞,眼底沉淀了几分深沉与复杂。

“老大,老二,你们回来了。”苏氏看着长子与次子归来,面上一喜。

“母亲,儿让您担忧了。”

南宫秦与南宫穆对着苏氏恭敬地行礼,两兄弟都意识到白慕筱湿淋淋的样子明显是落了水,而这里的气氛更是有些诡异。

南宫秦率先对着打算行礼的白慕筱道:“筱姐儿,不必多礼,你赶紧去换身衣服吧。这天气很容易冻出毛病的。”

两个丫鬟领命,赶忙把冻得脸色都有些发白的白慕筱带了下去。

跟着,南宫穆忍不住问道:“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飞快地看了一眼妻女,母亲一向不甚喜欢自己的妻女,这一点,他一直是知道的,因而越发觉得这其中有些古怪。

当然,在场这么多人,哪需老夫人开口,赵氏立刻上前,三言两语就把这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她口齿伶俐,从南宫玥重病,说到林氏来苏氏这里求药,跟着南宫昕在花园意外落水,以及最后元凶竟是白慕筱的过程,理得是清清楚楚。

南宫秦和南宫穆听完之后,皆是震惊,没想到他们出去不过三日,家里竟然发生这样的大事。尤其是南宫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长子差点就此离世,便是坐立不安。

“若颜,”南宫穆叫着林氏的名字,小心翼翼地求证,“昕哥儿他……他现在可好?”他心里迫不及待地想回去看儿子,却是因为孝道需要先向苏氏请安。

“相公,昕哥儿已经没事了。”林氏急忙道,缱绻地看着丈夫。

苏氏自然也注意到他们俩夫妇情深鹣鲽的模样,觉得这个儿媳不识大体,就知道勾着次子,心中对林氏越发不满。

待众人又回到东此间并一一落座之后,南宫秦温和的目光先落在南宫玥身上,透着关怀,“玥姐儿,你大病初愈,看来面色不佳,现在可有不适?”

南宫玥摇了摇头,微笑答:“多谢大伯父关心,玥儿已经大好。”她虽是这么说的,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面虚体弱。林氏看着女儿,掩不住心疼之色。

南宫秦顿了顿,看向苏氏,突然道:“母亲,这玄黄玲珑参本来就是弟妹的陪嫁之物,如今玥姐儿身体不适,理应给她服用才是。”

闻言,苏氏脸色一变,这玄黄玲珑参是她打算向皇家示好的工具,家中一个无关轻重的小姐,又怎么比的上整个家族的利益?要知道那病重的柳妃正得盛宠,又育有皇子,将来坐上那最尊贵之位,也并非不可能之事。如若将玄黄玲珑参献上,救柳妃一命,皇帝定会记他南宫家一功,南宫家的地位也必将上升。

南宫玥自然看出祖母的心思,嘴角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微微一勾,心中嘲讽不已,她忽然迈出一步,大方地笑道:“谢谢大伯父,玥儿已经没事了,不需要玄黄玲珑参。柳妃娘娘久病不愈,定比玥儿更需要那玄黄玲珑参。”前世因为哥哥溺亡,自己大受打击,病情更重,因而祖母不得已只能把玄黄玲珑参还回了母亲,让自己服下。

苏氏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些,看向南宫玥的眼里,也有了几分喜欢,觉得这个孙女生了一场大病后,竟变得聪明讨巧了许多。

既然南宫玥这么说了,南宫秦也不再勉强。

折腾了大半天,众人与苏氏告退后,都一一散去,看似平静,却是各怀心思。

**

从荣安堂出来,南宫玥便和双亲去了林氏的浅云院探望南宫昕。

南宫昕已经十一岁了,本应该早就搬到外院去住,可是因为他智力有亏,林氏不放心他,因而苏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眼地由着林氏留他在浅云院的厢房住着。

南宫玥三人一进厢房,就引起南宫昕极大的反应。

“娘亲,爹爹,妹妹,你们回来了!”少年已经重新换了一身月白色的新衣服,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冠玉般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眼瞳漆黑如点墨,明亮纯净,全神贯注地看着南宫玥三人,嘴角挂着无忧无虑的笑容,他仿佛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

他看来是如此俊美,不说话的时候,你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的问题。可是,只要一开口,便会露出浓浓的孩子气,让人心生叹息。

林氏每一次看到这样的长子,就会心痛。曾经他是一个多么聪明的孩子,三岁识千字,四岁背古诗,五岁读四书……连公公南宫皓在世时都说昕哥儿是家族百年罕见的天才,将来足以封侯拜相,却不想在五岁那年竟发生了那样的悲剧!

自从那以后,林氏每一天都在后悔,后悔自己没照顾好昕哥儿,她心里始终抱着一丝希望,有一天爹爹能找到医治昕哥儿的办法,让她的昕哥儿康复起来,哪怕让她折寿,她也甘愿!

“昕哥儿!”

林氏一时情绪激动,紧紧地抱住了儿子,却被儿子嫌弃地推开,“娘,我大了,你不能这样抱我了!”

“好好,娘不抱你!我们昕哥儿长大了。”林氏啼笑皆非地放开了他。

南宫昕瘪瘪嘴,一脸委屈地看着南宫玥,“妹妹,你怎么才来看我?我等你了很久很久很久……”他似乎怕南宫玥不能领会,两臂大张。

南宫玥的眼眶一下子红了,正要说什么,却被林氏抢到了前面:“昕哥儿,忘了娘亲跟你说过吗?妹妹生病了,妹妹需要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