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惩治/盛宠之嫡女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玥眼神一黯,想起前世她想念娘亲,曾在安娘的帮助下偷偷潜到偏院中,却看到了令她终生难忘的一幕——娘亲仿佛一下老了几十岁,曾经乌黑如墨染的发丝变得花白干枯,皮肤暗黄没有光泽,嘴唇暗紫干裂,最让人心惊的是她那双眼睛,浑浊、空洞、灰暗……她时而安静时而癫狂,安静时如婴孩,癫狂时如被恶鬼附身,她已经完全不再是曾经那个优雅美丽的林氏。

往事不可追,南宫玥从未想过上天竟对自己如此垂怜,自己竟有幸再活一遍,这一次,她绝不会让悲剧再次重演!

看到娘亲出现,南宫玥总算彻底放松下来,一阵晕眩感向她笼罩而来。她的身体本来非常虚弱,只是为了哥哥而强自提神,刚才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体力早已达到极限,能够撑到现在完全是靠一口硬气。而此时,她终于撑不下去了,身体往后倒去……

“玥姐儿!”这时,林氏已经冲到南宫玥身边,赶紧接住她的身体,担心地看着她。只见她小脸苍白得没有丝毫的血色,唇色白得有些吓人,像个没有生气的死人一般,气息微弱,连她身旁的南宫昕看着都比她要好一点。

“玥姐儿,玥姐儿,你怎么了?”林氏担忧地连声唤道,又对着周围的丫鬟、婆子们道,“还不赶紧把二少爷和三姑娘送回浅云院!”现在还是初春,天气还冷得很,穿着这湿冷的袄子,最容易冻出毛病!

“娘……”南宫玥吃力地抬起手,试图告诉娘亲自己没事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二夫人!”

“奴婢来扶二少爷……”

“……”

对话声、脚步声、低呼声此起彼伏地传来,但是南宫玥已经无法判断,她双眼一片朦胧,脑中昏沉沉的,只隐隐感觉到自己被一个膀大腰粗的婆子一把抱起,颠簸着送到了一个院子,然后放到床榻上,又似乎被喂了点汤药,娘亲温柔的呢喃回绕在耳边,跟着她意识远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一觉,南宫玥睡得很不踏实,她不停地在做梦,一会儿梦到发疯的娘亲;一会儿梦到自己穿着嫁衣的模样;一会儿又看到那高高的闸刀落下,一地鲜血;一会儿又看到韩凌赋和白慕筱那对狗男女亲亲我我;一会儿她又发现自己置身孤寂的冷宫之中……

“……”

“呼——呼——”

南宫玥出了一身冷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淡黄的帷帐看来很是陌生……直到看见自己娇小的身躯,小小的手掌才反应过来。

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她对自己说,她真的获得了重生!

“三姑娘,您醒了,太好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圆脸丫鬟惊喜地凑了过来,手里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药,“王大夫的医术果然高明,奴婢只是喂了姑娘半碗,现在姑娘的气色就好多了。等姑娘喝下这碗,肯定就全好了。”

南宫玥眨了眨眼,怔了好一会儿后,终于想起这是自己的一等丫鬟意梅,前世自己十岁便离府去了外祖父家,身边只带了安娘,等她再回府后,意梅早就出嫁,便再也不曾见过。

她急切地抓住意梅的胳膊问道:“哥哥呢?哥哥没事吧?”

“三姑娘,二少爷没事,就在隔壁的厢房。王大夫已经看过了,开了几服药。”意梅赶忙安抚她,“三姑娘,快把汤药喝了吧。”说着,又把手上的那碗汤药往南宫玥递了递。

南宫玥伸手接了过来,熟悉的草药味随着热气扑鼻而来。她微皱眉,一鼓作气地将汤药饮尽。

“意梅,我要去看哥哥。”她从床上跳下,意梅立刻服侍她穿好衣裳。

两人才出了厢房,就听到对话的声音从厚厚的门帘后传来,让南宫玥不由收住了脚步。

“二夫人,真的不关奴婢的事啊!”芸娘一边哭,一边说着,“真的是因为二少爷想玩躲猫猫,奴婢和卷碧一时找不到他……”

“啪啦!”只听一个清脆的破裂声响起,显然是有人扔了一个茶杯或碗到地上。

“住嘴!”林氏气得忍不住拔高嗓门,“我平日待你们不薄,只希望你们尽心伺候二少爷,没想到你们就是这么伺候二少爷的!”

“奴婢冤枉!请二夫人恕罪!”求饶的声音伴随一记又一记的磕头声响起。

“好!”林氏冷冷地说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要是你们能说清楚二少爷是怎么落水的,我就从轻发落!”

“二夫人,”卷碧急急地抢着说道,“二少爷是不小心才……”

“啪!”一个重重的耳光打断了她。

林氏又道:“白露,说说你看到的。”

跟着一个陌生年轻的女音有些紧张地说着:“半,半个时辰前,奴婢跟往常一样在花园修剪花草,二少爷在湖边一个人玩耍。后来表姑娘和她的丫鬟突然来了,跟二少爷起初还玩得好好的,可是两人突然就吵了起来,然后表小姐就把二少爷推,推下……”她说得越来越轻,到最后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表姑娘!?白慕筱!南宫玥眉头一蹙,不由想起自己在花园里曾看到白慕筱的身影。当时她只想着哥哥,没功夫去理睬她,没想到竟然是她!竟然是她!

那前世呢?

南宫玥狠狠地握拳,前世的记忆再次闪现脑海中。她还记得前世娘亲在知道哥哥溺亡后,便晕了过去。等娘亲醒来后,祖母已经惩治了芸娘和哥哥的丫鬟,打了她们每个足足三十大板,那些娇弱的人儿平时在府里过的是小姐一般的生活,又怎么撑得过去,一宿就全没了。最终哥哥的溺亡便以仆妇伺候不周了结!

却不想,这一切原来祖母是为了白慕筱做掩护!而自己前世竟傻得视她如亲妹!

想到这里,南宫玥浑身微微发起抖来,两排编贝玉齿死死地咬在一起。

脚步声突然响起,跟着是一个有几分耳熟的声音:“二夫人,老夫人有请!”听声音,似是苏氏身边的一等丫鬟冬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