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一章 她再不做1(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不做什么,就只能这样,一直如此,不会有改变,直到她生产孩子生下来——她听到外面的人说孩子生下来不可能给她养,她什么也不是,没有资格养孩子,会被人抱走。

“……主子。”

“我要见公子!”

女人看着外面,抬着头,丫鬟还有婆子也紧张看着她,扶她躺好,不让她动还有起来,再等着。

“是夫人还有——来了。”有人说。

女人一听,公子呢。

“声音。”萧菁菁和纪尧听了听,萧菁菁看着四爷,纪尧也盯着菁儿,赵嬷嬷还有在场的

都听着里面的声音,里面的声音一直传出来,是那个女人的,听着更是担心,萧菁菁和纪尧让人进去出来。

颖哥儿来了,萧菁菁和纪尧看到过来的颖哥儿,纪尧笑了下,盯着眼前过来的臭小子,萧菁菁也看着。

赵嬷嬷等也看着,里面也很快得到消息,女人痛呼停了下来。

“爹娘。”

纪颖进来看着爹和娘,叫了一声,看向赵嬷嬷她们,赵嬷嬷她们一个个也看着颖公子叫起来,还有就是行礼。

丫鬟婆子还有这里的人看着颖公子带来的人,两边对视一眼。

“公子过来了。”赵嬷嬷还想说什么。

纪颖看着里面,就要问,萧菁菁看在眼里,和四爷对视,让他想进去就进去,要进去就进去,纪尧睥他一眼,不在意。

赵嬷嬷她们:“公子。”公子要进去吗?想不想进去?公子想来想吧,纪颖带来的人也看着自家公子。

纪颖:“我进去看一下。”他说完就要进去,刚到门口,里面的人也刚好出来,行了一礼叫了看到公子。

纪颖停了下又进去。

萧菁菁纪尧看到,赵嬷嬷等也是,都看着出来的人,纪颖带来的人也看着自家公子,知道公子来了所以让人出来找公子?

这是看到的能想到的。

没有多久,里面听不到什么,公子进去后不知道怎么,听不到声音,很安静,她出去了一下,

到了外面见到派出去找大夫回来的人。

人回来,大夫也回来了,请来了,找来熟悉的大夫,还有外面守着的人一起等着,待候着,她出去正好。

正要通知她,她就出去,一听一问,她让人待着,回去。

再回来。

“郡主,四爷,大夫找来了。”赵嬷嬷到郡主四爷面前说起来,高兴的,望着四爷郡主还要说什么,大夫来了,可以请进来给那个女人看了,她没有说完的是这,公子进去能有什么用。

萧菁菁纪尧在场的都看她,听了她说。

“大夫请来了。”

萧菁菁问,赵嬷嬷点头,纪尧等就看着,萧菁菁让赵嬷嬷把大夫请进去,到里去,再让人去里面看看。

通知一声,和颖哥儿那小子说一声,赵嬷嬷领了命,一边让人出去说,她叫了人出去找大夫进来,向四爷郡主点头。

一边进去,她亲自进去了,萧菁菁还是看着。

纪尧低低一笑,萧菁菁侧头。

“马上就知道,菁儿。”“四爷。”

纪尧笑着说完,拉着菁儿到一边,丫鬟婆子还有纪颖带来的人看着,纪尧让一些人退下去,就在这里。

外面等的大夫得到命令,带着人进来,急冲冲进来,还喘着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抬头,被急冲冲带来。

半夜三更起来,又没有丝毫停留休息,他向四爷和郡主行了礼,旁边带他来的人也在行礼,

他们一起行了礼,望着四爷郡主,不敢说什么。

萧菁菁想叫四爷。

“你们进去。”纪尧嗯了一声,没有看谁,让他们进去,进去就知道,好好看看,大夫还有带他进来的人,忙应了一声,没有再停,大夫一进去,也跟着进去。

纪尧和萧菁菁盯着。

留下的丫鬟婆子看着四爷郡主,纪尧拉着菁儿看过去,萧菁菁也看着。

丫鬟婆子不敢再看。

纪尧不再看,凝着菁儿:“菁儿。”

萧菁菁:“四爷,里面。”

“大夫进去了。”纪尧只是说,眯了一下眼,没有说下去,萧菁菁不再问,里面,赵嬷嬷进去,

她进去的很快,又小心,一咱都注意,想着自己会看到什么,那个女人还有公子。

打帘的丫鬟婆子是她们的人,看着她,她让她们不要乱看,接下来。

没有看到丫鬟婆子,一路都没人,也没什么,心中想着公子不知道怎么做,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没声音,没有看到公子啊,公子不在这里,那个女人——

终于让她看到一个丫鬟。

丫鬟跪在地上,跪着就跪着,在内室门口,不知道为何跪着,是郡主安排过来的丫鬟,再一看是之前出来接公子的丫鬟,哼。

她走近,步子也放轻,又轻又快的走近,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反正很轻的走近,这丫鬟。

到了丫鬟面前,她好像听到什么,再看丫鬟。

丫鬟也抬头看向她。

“赵嬷嬷。”丫鬟惊了下,赵嬷嬷不许她说,问了公子在里面,丫鬟还是点了一下头,还要开口。

赵嬷嬷没有再说。

凭着感觉进去,不用多走,她就看到了,看到想看的,身后是丫鬟还有人,她看着床榻处,床榻那里床帐掀起来。

女人的房间是她让人布置的,不奢华华丽,中规中矩,有女人的香味,让人闻着不舒服,怎么香味——

怎么会有香味,她皱眉想着,没有往下想,这会还是没有时间想。

有一个丫鬟跪着,头低着,看不到脸,这时抬头,能看到,满脸的担心,好像听到声音,看过来。

赵嬷嬷过去。

丫鬟想说话,赵嬷嬷一个眼神,丫鬟停住。

床榻上,一个女人被公子,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拉着公子,一只捂着肚子,然后被公子抱着。

那个女人再怎么赵嬷嬷也认出来,披头散发,还有那样子白着脸,是那个女人。

半躺在床榻上,没有别的人,公子坐着一手抱着女人,一手握着,想着什么,脸色不是很好,女人在痛呼,在叫公子,说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