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我会让你知道苟延残喘是什么滋味/无毒不嫡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07 我会让你知道苟延残喘是什么滋味

就在伊白寻跳下的那一刻,电光火石间,钟离筠抱着顾姜阑纵身一跃,在伊白寻一脸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也跟着一跃而下。

小门在两人跃下的那一瞬霎那间轰然关住,玻璃碎片也随之而下,噼里啪啦的在院子里响成一片,听得人,随着“砰砰砰”的几声落地声,三人依次掉下了陡坡,而顾姜阑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钟离筠此时紧紧的护着她,没有让她伤到一丝一毫,这种自然而然的举动,顾姜阑却轻轻的闭上眼睛,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张嘴。”钟离筠突然轻声道,在顾姜阑的下意识张嘴时抽手在她嘴里递了颗药丸,随后更加紧紧的护着顾姜阑,三人落地后并没有立刻定住身形,反而顺着惯性往陡坡下滚落,周围是些微微凸起的小碎石,滚在上面有些扎人,顾姜阑那细皮嫩肉的,钟离筠觉得还是不要弄伤了她的好。

把药丸含在嘴里,在心里犹豫了片刻,顾姜阑才吞入腹中,不是她多疑,钟离筠对她的种种保护她感觉的到,只是因为钟离渊的那件事后,她对别人太过防备,下意识的就要检查那药丸有没有问题,这已经是她的习惯,一时半会的还真改不了。

伊白寻顺着陡坡碎石滚在最前面,他早早的就在身上做好了防护,这点小碎石自然伤不到他,此刻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待会该怎么办!钟离筠和顾姜阑竟然也跟着他一起跳了下来,按理说钟离筠被他伤了那两下,根本没有多余的能力带着蒋慕颜跃过来,难道说,钟离筠根本就没有被他伤到?或者他还有极强的恢复能力?突然想到一件事,伊白寻又恢复了平静,也不急着打开另一条暗道,而是继续随着惯性滚下去,心里冷笑不止。

哼,这陡坡全是碎石渣子,不管你是多厚的皮,若是没穿防护衣,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会因为全身流血而死,他全身都特意穿了防护衣,而钟离筠和蒋慕颜,只要他多耗点时间,那两人必死无疑!

忽然一丝温热的东西粘在了顾姜阑的手上,她的手指动了动,明白过来这是血,在钟离筠紧锁的眉头下,勉强的从他怀里探出头来,却看到了让她惊慌的景象。

天呐!

这陡坡不但陡的厉害,而且全是碎石渣子,隔着衣服都能扎进肉里,钟离筠把她护在怀里,自己却被这碎石扎来扎去的,同样是肉,伊白寻一定穿了什么防护衣,而钟离筠,照这样滚下去的话,绝对撑不了多久!

眼看着钟离筠的气息越来越弱,大有种马上就要断气的感觉,顾姜阑满脸深思,对这陡坡看了又看,瞅了又瞅,钟离筠给的药药效很好,她的功力已经在慢慢恢复,力气也慢慢的回来了,大概再等一会就可以完全恢复了,到时候她可以想办法停住两人的身形,可是,钟离筠都这样了,他还坚持的住么?

在这个时间段里,他本来就受了伤,此刻还要受这种钻心之痛,他怎么受的了?

“没关系,我还能坚持。”钟离筠看出了她的忧虑,抱着顾姜阑的手有点勉强,有气无力的道,“我等你,不要勉强自己,必要的时候,你可以丢下我。”

“必要的时候,你可以丢下我……”

钟离筠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大概在滴血,他经历了这么多,其实最讨厌的就是被人丢下,这次却对顾姜阑说了这样的话,不过这次是他心甘情愿的,为了她,他可以放弃所有,当然,包括生命!

“说什么傻话!”顾姜阑瞪了钟离筠一眼,不再理会他,双手猛地一挣,反手一捞一紧,将钟离筠护在了自己怀里,碎石渣子扎在身上的感觉就像掉进了千万朵带刺的玫瑰林,根根尖刺扎进肉里,也扎进了她的心里,顾姜阑满脸苍白,不是为了痛,而是为了钟离筠!

钟离筠刚刚护着她一路滚下来,包括最开始的那一掉,受了多少刻骨铭心的痛?他却一声不吭,始终紧紧的搂她入怀,即便是被扎的遍体鳞伤,还是没有将她放手,以他的本事,如果放了她,其实早就出去了,这一切的痛楚,都是为了她……

钟离筠一脸惨白,手上一用力,就将顾姜阑拉进了自己怀里护着,这个傻丫头!难道不知道很痛吗?这细皮嫩肉的扎了得多痛?他是失血过多,可不代表连个顾姜阑都保护不了。

顾姜阑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她从来不知道,原来钟离筠也是个好面子的男人,无奈之下顾姜阑不敢再乱动,钟离筠明显已经力道不足了,要是她再乱动,一个不小心他就会掉下去。

还差一点点,她就能恢复功力了!捏了捏拳头,她已经恢复了八成功力,对付伊白寻虽然还不够,但这是陡坡,伊白寻滚在他们前面,她若是停了下来,伊白寻也奈不了她何!

深呼吸一下,顾姜阑缓缓的抽出发间那根万能的细针,手指在针头绕了绕,然后用内力将细针朝上方狠狠一掷!“噗”的一声,细针狠狠的扎进了陡坡某一处,两人往下滚的身子微微一滞,明显缓慢了些。顾姜阑一招击中下一招又来,变戏法般不知道从那掏出一把比原先的细针厚些粗些的银针,全数朝上方掷去!“噗噗噗”的几声响,针头全都固定在了陡坡里,针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顾姜阑缠上了线,因为针头固定了而被拉直,一把透明却着实存在的一把银线缠在了顾姜阑的手腕上,狠狠的一抖一震后,拽住了顾姜阑继续滚下去的身子。

顾姜阑心头一喜,这时候钟离筠却对她轻轻一笑,原本搂住自己的手臂一松,钟离筠的身子就要滚了下去!顾姜阑明白了他的动机,心头一怒,一根银丝从另一只手上梭了下去,“嗖”的缠上了钟离筠的手臂,顾姜阑毫不怜惜的狠狠一带,将钟离筠拉了上来,然后自己双手一抱,便将钟离筠抱在了怀里,怒道,“钟离筠!你一向都那么聪明怎么现在这么蠢!不要命了你是不是!我这银丝是千年雪山上的天蟾丝,根本扯不断的!你吖逞什么英雄当什么好人!”

“谁说我是逞英雄了。”钟离筠听了这话不禁松了口气,任由顾姜阑抱着也不反抗了,对顾姜阑的怒骂忍不住反驳道,“我是想下去看看有什么刀山火海,待会就能上来。”

“净瞎扯乎!”顾姜阑扯了扯嘴角,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伊白寻估计另有出路,他本就想摆脱我们!这下机会更好了,就是不知道他抓我有什么目的!”

“他的事先不着急!不过是跳梁小丑装酷罢了,等我回去了就处理它!”钟离筠皱了皱眉,忍住脑中的那股一圈一圈眩晕感,勉强道,“我们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这个陡坡的最底下就是岩浆水,伊白寻没有挖通,但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冲击,估计也差不多要冲破了!”

“别着急,我有办法!”说完这句顾姜阑就没有再说话,钟离筠失血过多,此刻虚弱的要命,她要尽快想办法出去!不光是底下那岩浆水,她有种感觉,伊白寻已经出去了,并且在上面放火!

想了又想,顾姜阑还是决定原路返回,拼命一博,也好比就这样被岩浆融化的好!

下定决心,顾姜阑便不再想其他的,猛的收回除了那根细针之外的所有的银针,蓦的又往更上面掷去,将两人的身体拉高一两米,随后又收回,又掷出,来回反复,钟离筠已经慢慢的眼前发黑了,他不知道顾姜阑此刻在干些什么,想睡却又舍不得睡。

顾姜阑也没闲着,她将自己的轻功发挥到极致,每一次掷出都要使用轻功跃上四五米,来来去去不过二十多回,她就已经满头大汗了,头顶已经有了丝丝光线,是那小门没关紧而透进来的。

刚刚他们掉下来的时候,那一大片玻璃碎片一定也掉了下来,若是她就这样推门出去,一定会被那些玻璃碎片扎到,可是不推的话就只能在这陡坡里呆着,左右衡量了一下,顾姜阑不再犹豫,脚尖用全力一点,一手费劲的抱着钟离筠,一手往上面撑去,“轰”的一声,那些玻璃碎渣随着小门的打开倾盆而下,全都砸在顾姜阑的身上,她低着头,护着已经不能再受伤的钟离筠一跃而起,直直的落在院外三尺的草地里,抱着钟离筠就地一滚,两人就滚出了数丈,不到一会,那个山清水秀的院子突然“轰”的一声巨响,随后火光冲天,在空中开出了一朵巨大的灰蒙蘑菇头,如同凭空降临的大魔鬼,吞噬着整个誉国半空。

勉强的抬起头,顾姜阑看着那个蘑菇头笑了,伊白寻,你费劲心思害我伤我,现在本姑娘没死!你就给我等着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受尽世间极其之辱,然后慢慢的……死去!我会让你知道,苟延残喘是个什么滋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