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006 本王的人,阿猫阿狗碰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06 本王的人,阿猫阿狗碰不得

“是吗?”

一个清朗的声音适时的插了进来,伊白寻眸子一缩,蓦的转头去看,只见来人随意穿了件锦袍,发丝因为赶路急显得有些凌乱,看着他的眸光带着浓重的嘲讽,“这院子还真是个金屋藏娇的好地方,小桥流水,青山绿水环绕的,只不过,佳人已嫁作他人妇,郡王爷已经失了先机!”

顾姜阑的目光也随着出声之人看去,待看清是谁之后,她愣了愣,随后眼神一闪,便是笑容满面。

钟离筠还是找到了她,而且,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钟离筠的确在她身边,而君黎钟竟然就是钟离筠,现在想想,好像又觉得讲的通了。

钟离筠,君黎钟……这不是钟离筠三个字倒过来的嘛。

“钟离筠!”伊白寻眯着眸子看向钟离筠,“你还真是阴魂不散!明明已经走了,竟然又打道回来!”

“本王的王妃在这里呆着,本王当然要打道回来了。”钟离筠也是满脸笑意,“谢谢郡王帮本王照看王妃,这么多天来,要不是郡王好心,恐怕本王就再也见不到王妃了!”

“帮你照看?”伊白寻冷笑一声道:“钟离筠,你少在这跟本王打谜语!本王看上的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那本王倒要看看,你是靠什么这么有信心的!”钟离筠收了笑,冷哼道,“本王的女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碰的!”

说罢,钟离筠将手中的折扇往伊白寻身上凌厉一扔,脚底一点,跃上了半空屋顶,不待伊白寻有何准备,紧接着又是一块粗瓦片急速飞了过来,伊白寻刚刚挡掉折扇,此时那粗瓦已经到了眼前,并且极速凶狠,若是被打中,少不了要受伤见血,可见钟离筠这一招用了五成力。

伊白寻皱了皱眉,在粗瓦就要砸到面门的时候条件反射的抓了旁边的顾姜阑便去挡,顾姜阑眼眸一眯,看着那块带着强烈的罡风的粗瓦朝自己脸上而来,也不惊慌,就这么淡淡的看着或许,就这么死了也好,世间如此复杂,死了还简单些。

“阑阑!”

钟离筠眸子猛地睁大,那块粗瓦他是用了点力气的,为的就是要给伊白寻一个惨痛的教训,可他万万没想到,伊白寻竟然会无耻到用顾姜阑来挡!这粗瓦要是就这么砸到顾姜阑的脸上,那后果……来不及多想,钟离筠几乎是毫不犹豫往顾姜阑那里扑了过去,手臂一伸挡在了她的面前,正好被那粗瓦砸中,钟离筠微微皱了皱眉,正想看看顾姜阑有没有事,这时右肩却被人狠狠的拍了一掌,“唔!”闷哼一声,钟离筠蓦的被拍退几步,原本准备去搂顾姜阑的手也被迫一空,身子急速往后退去,伊白寻偷袭成功便乘胜追击,一拂衣袍便朝钟离筠跃了过去!

“钟离筠!”顾姜阑担忧的大喊出声,对于伊白寻这突然的一手,她也是始料未及,没想到伊白寻竟然拿她做饵,阴了钟离筠一把,刚刚那块急速而来的粗瓦一看就知道钟离筠力道不小,而钟离筠竟然直接用手帮她挡了,粗瓦扎进肉体的声音她刚刚听得一清二楚,甚至还溅了些血迹到她的脸上,钟离筠居然没有叫疼,伊白寻那个阴险小人还故意趁人之危拍了他右肩一掌,伊白寻那一掌肯定没有留情,钟离筠这下两只手臂都受了创伤,伊白寻还不依不饶,那他岂不是很危险?

顾姜阑的脸色变了又变,心里对钟离筠的伤势担心极了,偏偏自己现在被药物控制了行动,这个药她是有解开的办法,可这要等到她解开了身上的药物,钟离筠指不定被伊白寻弄成什么样了,怎么办……

钟离筠被那一拍拍出了数里才停下来,伊白寻的掌风也紧接着朝他落了下来,干脆利落毫不留情,杀机全部在他的脸上呈现了出来,“钟离筠,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是吗?”钟离筠轻松的避开那道掌风,闲闲道,“伊白寻,这话从小到大,你跟本王说过了很多遍,但是每到最后,受伤的总是你!当然,你要是喜欢说说就是,不用客气,一定会很客气,那么喜欢将忌日安在今日,说了又说,既然如此,你就去死吧!”

钟离筠手掌一挥,便有一把锋利的刀片气势汹汹的朝伊白寻飞了出去,这次,他用了全力!刚刚伊白寻那两手伤了他的胫骨,之所以装作若无其事,不过是不想让伊白寻看出来,这个男人果然心狠手辣,口口声声说着喜欢顾姜阑,却还拿她来挡瓦片,伊白寻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要不是顾姜阑想留着他,钟离筠早就杀机浮现,使力灭了他!他一边给伊白寻发去掌风,一边身子又迅速一的朝着顾姜阑的方向移动,另一只伤的比较浅一点的手臂,对正在发呆想事情的顾姜阑伸了出去。

伊白寻看着钟离筠毫不紧张的闪开他的掌风,甚至还迅速的给了他一掌,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人,不愧是皇帝暗中指定的继承人,有两下子!但那又如何?在他的地盘上横行,再厉害也只有一个惨死的下场!

伊白寻惯性的退了两步,眼里闪过一丝绝对的冷意,也不再去管顾姜阑和钟离筠两人要干什么,身子往一旁贯去,按在了一旁的青山假石上的一块微微凸起的石块,“铮”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在院子里的每个角落回荡,原本干净利落的院子突然移动了起来,楼上珍惜的玻璃窗全都被这响声震碎,如天雨般倾盆而下,那刀尖般的玻璃碎渣就着头上下来,还泛着人的寒光,星星点点的落了下来。

顾姜阑的瞳孔一缩,心里微微吃紧,虽然她不怕死,但这样的私法着实有些人!看向伊白寻的眼神不免有点冷洌:“伊白寻,你是不是疯了!这样子别说我和钟离筠了,你也一样出不去!”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伊白寻面冷若冰霜,看着钟离筠的眼神透满了阴狠,“本王好心让你走,是你自己要来送死,那就不要怪本王心狠手辣不管你死活!”

伊白寻说完拂了拂袖,似乎要把关于顾姜阑和钟离筠的气息都拂掉,为了除掉这两个人,天知道他废了多少心思,自从上次在刑疆那个客栈之后,他就再也进不去刑疆那个破城了!全都是钟离筠在暗中指示!经过了几个月不放过一丝异样的努路,他终于查了出来,原来钟离筠不是皇帝的儿子,他真正的身份竟然是隐世家族之首钟离家的家主!身份何其尊贵,却为了蒋慕颜屈尊扮演一个傻王爷,受世人唾弃,鄙视,甚至一直受由钟离家操纵的皇帝的侮辱和不待见,一个威慑力极强的隐世大家族的家主,却为了一个女人受尽无数常人不能忍的屈辱,说真心话,他很佩服这样的人。

本来他今日只想关了蒋慕颜,然后再利用她和钟离筠谈条件的,没想到钟离筠这么想死,既然如此,他若是不成全,岂不是显得很狭隘?更何况,听闻钟离筠这人报复手段很极端,若是他绑了蒋慕颜去威胁他,就刚刚那个死人来看,若是他不小心伤到了蒋慕颜,那么钟离筠就会更愤怒,到时候别说答应他的威胁,就是用他的势力踏平整个誉国都是有可能的!

他还不能冒这个险!所以,正好有这个机会,把钟离筠和蒋慕颜一块弄死!到时候随便扯个理由遮掩过去,谁知道是他干的?

伊白寻心思转的飞快,邪邪的瞥了眼被钟离筠紧紧抱在怀里的顾姜阑,心下更是鄙视她愚蠢!他之所以会注意蒋慕颜,这只能是她自己倒霉了!谁让她做事善后不够妥当,被他无意间发现了!之前的那几年,他一直都没把钟离筠放在眼里,钟离筠的演技太过精湛,只要他不想,这世间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出他是在装傻,所以,他钟离筠当傻子看待,却把钟离渊作为对手!钟离渊每次快要死的时候,却都被蒋慕颜救了,不管是处在绝境还是那些在别人看起来根本不可能活命的地方,只要有蒋慕颜在,钟离渊就一定没事,之前他不知道,直到后来钟离渊和钟离筠打赌,把蒋慕颜输给了钟离筠,他才渐渐的看出来端倪,本来只是凭感觉试一试,抱着宁杀三千不放过一百的想法,他使用手段跟皇帝讨了蒋慕颜当正妃,才有了后来的种种领悟!

原来一切都是他看错了眼,皇帝真正看重的并非惊才艳艳的钟离渊,而是钟离筠那个傻子!既然这样,杀了钟离筠,对他来说,除了好处就是好处,为何还要放过他?

“伊白寻!”顾姜阑蓦的大喝出声,和钟离筠使了个眼色,将钟离筠刚刚递给自己的折扇掺着内力,狠狠的朝伊白寻掷了出去,“去死吧!”

伊白寻讥笑一声,拂袖一跃,朝右边一处刚露出来的小门跃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