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056 着急找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56 着急找人

顾姜阑的猜测果然没错,响声过后,那双锐利的眼睛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扫了过来,似乎想看看顾姜阑还有什么动作。

顾姜阑没有任何不妥的动作,只是微微眯起眼睛,闭目养神她就知道刚刚那声是试探,目的就是想看看她身上还有没有藏着东西,而现在看了这一眼,估计也算是放心了。

那双眼睛又再次消失,随后是若有若无的细碎脚步声,顾姜阑的耳力极好,听得很是清晰,看这样子,那些人估计都走了,小黑屋周围是轻飘飘的细雪,经过这一闹已经是晚上,入夜时分,外面的寒风刮得强了些,顾姜阑因而得知已是晚上,四周静静的除了寒风呜咽并没有任何声音了。

顾姜阑把耳朵贴在一边墙上,听着外头飞雪轻落的声音,听这声音,那些守着这小黑屋的人应该都走了,这是想让她这十多天内自生自灭,死在又饿又冷又中毒的情况下,或者把她逼疯?

李家毅眼睁睁的看着顾姜阑被带走,在顾姜阑脱离走廊的那一刻起他就身形一晃追了出去,然而终究慢了一步,对方似乎早有准备,一下子顾姜阑就不见了踪影,他甚至不知道她朝着哪个方向去了。

他狠狠的皱着眉,心中的怒气直线上升宇文姗的手段如何他早就领教过了!主子现在羽翼未丰满,功力尚且被封印,根本就不足以与她对抗,若是以前,根本就不需要多费力气,主子轻轻一抬手就能废了她!然而今昔非比,多年前主子就因为她和钟离筠魂飞魄散,更何况现在?想来他就忍不住来气!钟离筠明明答应过他会尽快处理好,现在居然还放任她来伤害主子!

宇文姗对顾姜阑恨之入骨,怎么折磨痛苦她便想用到顾姜阑的身上,其手段之残忍,根本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了!那个无人不知的小黑屋,若是顾姜阑被关到了那里……他简直想都不敢想。

只要一想到宇文姗的手段,李家毅就急得不得了了,他火急燎燎的寻来了金寒冬和花满夕,让他们二人跟着一起找,他则只身一人,照着自己觉得可能会去那的地方找去,于是,刑疆城的百姓都知道顾少被人劫持失踪了,本来就恐慌不已的心情再经金衣衣几个当事人那么一说便更恐慌了,好在那个一直守在顾少身旁的侍卫还在,也让他们心安了点,随即帮着一起找人。

李家毅那边火急燎燎的找人,钟离筠这里也遇到了点不顺心的事。

五大世家的钟离家此时也遇到了一些麻烦,钟离筠作为一家之主必须要责无旁贷的处理,这些年他为了寻找顾姜阑,把家族产业抛于九霄云外,现在回来了就是一车事,大的小的都堆在他面前。

他叹了口气,一边想着远处冰天雪地里的她,一边想着这件事怎么处理。

五大世家分别有李家,宇文家,钟离家,月家以及蒋家,钟离家本来是五大世家之首,后来因为某些原因,钟离筠便将首位拱手让人,不过即便如此,在其他世家的眼里,钟离家依旧是不可惹的第一世家,只因为这家的家主钟离筠,钟离筠武功深不可测,无人能及,只不过这几年隐退了而已,如今一回来,众世家便如同坐如针毡,不敢造次丝毫。

其实很巧,誉国国主钟离王朝便是钟离世家的旁支,只因那家主争气得了个武状元,之后在朝廷一路高升,最后谋位篡权夺了皇帝江山,最后才脱离了钟离家族,一跃成龙,当上了国主。

钟离筠原本并没有想扮傻装皇帝二子,只是碰巧那天遇到了那皇子被害,不经意救了他,最后一念之间顶了他的位置,而原本的那位钟离筠,便是他身边的得力助手旗录,他甘愿留在他身边,等他全身而退。

突然,他看信件的手一颤,信纸掉落在地,而他的指尖微抖,心中的不安渐渐蔓延。

阑阑……

他蓦的起身,喊道,“旗录,给我备马!”

“是!”旗录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没问什么,便准备好了两匹快马。

钟离筠此时心乱如麻,心里想的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顾姜阑出事了,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第一次感觉这么强烈,他恨不得立即飞到顾姜阑的身边看看她有没有事!

两匹马飞快的冲出钟离府,朝刑疆城方向快速跑去,扬起了阵阵灰土,呛到了某隐匿于夜色中的一些人。

同样的夜色袭人,美人榻上的宇文姗轻轻的抚平了衣服上的摺子,淡淡的对属下吩咐,“让他去吧,即便是明早就找到她,那些毒也渗入肺腑了,任凭华佗转世也救不了她!”

“是!”

顾姜阑眯了一会便睁开了眼睛,这些都透过她的呼吸进入肺中,她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身上没有毒没有药,自然一切都是徒然,这时候她伸手取下了深藏在头发里的细针,手指轻轻的在小黑屋里摸索着,那些人既然能把她这么一大个人给放进来,就一定有门或窗子,可能为了防备出意外,他们一定还在外面上了锁,谨慎很到位,就算是一只细小的蚊子都飞不出去。

但顾姜阑到底是顾姜阑,若没点能力,家主之位怎么可能传到她的手上,她缓缓的摸索着,不放过一丝一毫,一寸一寸的摸着,只要能出去,她就死不了!

再毒的毒在她顾姜阑的眼里都是不值一提,把把脉研究研究点血就一定制的出解药,麻烦的是药材,不过她现在要担心的是怎么找到出口,呆在这样一个四处封闭的小黑屋里面,就算没被毒死饿死,也会被憋死!

空气流动不出去,里面自然封闭,时间一长,人就会被活活憋死,那些人算得厉害清楚,防备了所以该防的不该防的,看样子是对顾姜阑恨之入骨,恨不得亲手诛杀。

毒气一入肺腑,腹中那种不受控制的绞痛,让顾姜阑狠狠的皱着眉日后要是让她知道了这抓她之人,定要让她上刀山下火海,狠狠的折磨她!

她已经摸过了一面墙,却还是找不到任何缝际,墙上一片光滑,几乎没有任何摩擦的痕迹,顾姜阑的眉头皱了又皱,额头上已经溺出了些许汗迹,腹中的绞痛越来越扩大,一丝一丝的像蚂蚁在咬肉,几乎要吃光她的肉,那毒药此时充分的体现了它的作用,慢慢的狠狠的腐蚀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吞噬着她的紧张神经。

到底是她不够淡定,指尖在那处难以言说的痛楚下不住的颤抖,细针已经被她放回了头发中,在没找到出口时拿着也是费时间费力气,所以她放了回去。

事已至此,再怎么着急都是空然,顾姜阑清楚的知道,要么老天开眼,不至于让她又死的不明不白,前世她就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惨死,那些伤她至深的人也没有得到任何报应,甚至没有任何负面影响,依旧吃他们的饭,开心他们的开心,高兴她们的高兴,仿佛从他们的人生开始到最后,脑海中根本就没有蒋慕颜这个人的存在!

她也有梦见过他们,也有在梦中亲手斩了他们,但她清楚的知道,梦终究是梦,不可能演变成现实。

时间一点一滴的从身边溜走,顾姜阑摸索了老半天,却始终没找到任何痕迹,最后她索性放开了心,不再做徒劳的事,也不摸索了,就这样无聊的靠在墙上发呆那些人也真是恨她入骨,竟然吝啬的连个坐的地方和被子都不给她添一样,刑疆城的下半晚最冷,她身上虽然穿着保暖的衣服,却也抵不过这寒风瑟夜,身上也渐渐的起了鸡皮疙瘩,她不停的用手抚平,心里的那一阵阵痛却并没有因为她想其他事而转移,反而更加清晰的让她感觉到了痛处,那感觉,说出来顾姜阑真的有点抓狂。

夜深人静,两匹马奋力的迈腿快跑,路过之处如一阵疾风扫过,扬起地上的碎渣,微微旋转一下,洒落在一旁树下。

两人不知疲惫的赶了几个时辰,因为顾虑马会不会累死,他们不得不停下脚程,在一旁树林外休息一下,钟离筠面色忧虑,心中的不安越发扩大却又不能立即飞到顾姜阑的身边,他勒紧手中的缰绳,目光阴冷的看向来时方向宇文姗,如果这次她再因为你出了什么事,不管上天入地,我定不饶你!

睡梦中的宇文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深深的打了个寒颤,半响后又沉沉睡去。

刑疆城这边乱成了一团糟,李家毅现在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心急如焚,和金寒冬花满夕三人一起,几乎搜遍了整个刑疆城,都没有发现顾姜阑的一丝踪迹,刑疆城的下半夜异常寒冷,在百姓们不停的哈欠声中,李家毅示意他们先回去休息了,而他还在继续找着,没有目标的找着。

金寒冬与花满夕两人遣散了百姓,让他们回去睡觉,自己却还跟在李家毅身后寻人,李家毅没有阻止,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任他武功高强,也不可能天下无敌,他能做的,便只有尽全力护她周全,然而,现在这样的一个简单的事他都做不了,他暗暗下定决心,如果这次她再,再遭遇上次一样的不幸,他一定随她一起去,不管风雨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