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怀前有佳人!/无毒不嫡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42 怀前有佳人!

这针还是她从现代带过来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身上所有能代表从前的她都换掉了,唯独这根细针还藏在她的头发里,不离不弃,对她来说,也算是现在唯一的“亲人”了。

顾姜阑手中的细针在锁孔里不停的摸索,三十秒的时间不算长,甚至还搭不上短的边,她一边在心里计算着时间一边慢慢的套着锁,突然咔嚓一声,锁被她套开了看来她的功底还是可以的,荒废了六年竟然还能做到这个地步。

她正准备唤李家毅一起过来,城墙那边却突然传来一些细碎的脚步,她眼神一禀,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抽出银针,脚尖用力一点,下一瞬人就移到了李家毅的身旁。

“开了没?”李家毅一把拉过她蹲下,低声问道:“那把锁看起来沉重之极,你那根细针能把它弄开么?”

“弄开了!”顾姜阑道:“那些侍卫马上就要被发现了,我们趁那个时候动手,动作要快,还有,”她随手在空中一指,“不要让他们动手!”

“你怎么发现他们的!”李家毅眼神一缩,见顾姜阑不言语,便只好点头,“他们保护你就好!”

顾姜阑随意的点点头,就不再看他,转头往城门望去。

今晚夜色森然,夜空中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宛如一片漆黑的堞盘,将她们笼罩其中,寂静的夜晚,听到的声音始终是细碎的脚步声。

那些侍卫绕了一圈,果然到了城门,一个走在前头的侍卫眼尖,一眼就瞧见了地上横躺着的尸体,“啊”的大叫一声就跑了过去,后面的侍卫紧跟他的脚步,在这寂静的夜里,这样“啊”的一声蓦的炸起,让人本来就紧绷的心里更紧了一分,他们慌乱的跑上前去查看,生怕落后一步也会成为夜色下的死尸。

顾姜阑满意的笑了笑就是要这种效果,她特意将那两具尸体横摆在路中间,还在那些侍卫一眼就能瞧见,对旁边的李家毅道:“等他们全部都靠拢的时候再动手,这次你也别动!你只要去打开城门就好,其他的交给我!”

“好。”

城门口的脚步凌乱的厉害,顾姜阑甚至还能听见牙齿打颤的声音,那些侍卫慌乱的聚拢后,似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大喊道:“快退开!快推退开!有诈!有诈!”

然而即使发现了也于是无补,顾姜阑刚才洒的粉末这时候起到了充分的作用,在细针被抽走再过一分钟,那些沾过粉末的铁类物品就会开始腐烂,而那些侍卫现在站的地方,刚好是洒过粉末的地方,现在正好是冬季,虽然没下雪,却依旧有寒风扫过,那些粉末经那寒风一吹,自然更加扩散了些,不长不短,时间刚刚好。

人体碰到这些粉末虽然不至于腐烂,但也好不到哪去,如果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碰到它们,就会变得全身无力,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她原本并没有算到他们会这么听话的全中了招,按她之前的想法,便是只有一半的人中招,而剩下那一半,她和李家毅分分钟就能搞定,不过,人家要那么蠢逼,她也不可能不领情不是?所以她让李家毅不要动手,而李家毅之所以答应不动手,应该也是猜到了。

虽然那些侍卫都被下了药,但顾姜阑并不打算马上过去,药效还没有完全散开,她需要谨慎。

她随手从地上抓了把石头,朝那些侍卫狠狠的掷了出去。

李家毅意外的看向她他早就试过了,顾姜阑除了有点轻功之外就没有任何武力了,更没有内力,她这一把石头也就如同丢鸡蛋,自然没有劲气伤不了人,那这又是何意?经过了刚刚,他可不认为顾姜阑是个没脑子的蠢货。突然,他的眼睛一亮,顾姜阑刚刚扔的那一把石子居然在半路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散开,各个击在了那些侍卫的要害,迅速致人散命,其速度快很准,劲气虽不足但足够致命,这种精准程度,对他来说算小意思,但对没有一丝内力的顾姜阑来说,可谓是难以预料,她是怎么做到这点的?

“行了!”眼见着那些侍卫“嘭嘭嘭”倒地,顾姜阑也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幸好我留了一手,再配上这一招,杀人最好不过!”

李家毅还是想不通她是怎么办到的,不禁用一脸疑问面向她,“你是怎么办到的?”

“现在别问那么多,我们得抓紧时间走,这附近应该还有侍卫,不可能就这么点!”顾姜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直接往城门口奔去。

李家毅看了她背影一眼,悄悄冲身后打了个手势,连忙跟上。

顾姜阑一接近城门,就操起锁链一扯一拉扯掉了锁,李家毅随后而来帮忙,两人合力打开城门,李家毅一出城门就往一边走去,顾姜阑随着他看了过去,随即愣住,李家毅从一个黑衣人手中接过缰绳,牵来了两匹马。

“这匹给你!”他随手递过来一匹马的缰绳,自己则上了另一匹马,“快点吧,他们马上就要追来了!”

顾姜阑看了看手中的缰绳,愣了半响,她抬头道:“我不会!”

“啊?”这回换李家毅愣住了,他不敢置信般的把顾姜阑瞅了又瞅,见顾姜阑实在不像是开玩笑,犹豫了一会,勉强道:“那……你坐我前头吧!”

“好!”顾姜阑毫不犹豫的扔掉手中的缰绳,脚尖轻点,下一瞬就落到了李家毅的怀前在她的心里,什么男女授授亲授授不亲的都是屁话,不就抱一下吗?又没什么大碍。

再说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她穿来的这六年里,几乎是天天跟在钟离渊身后晃悠,哪有时间去学骑马?

李家毅的脸色在顾姜阑上马之后就红了,在他的意识里,除了小时候被娘亲抱过,他还没有碰过任何女人,而今天这个一来就那么不矜持,直接跳进了他怀里,偏偏他只能这么搂着,还不能甩开。

软香入怀,李家毅来不及说什么,后面就响起了侍卫大喊的声音,他猛地一甩缰绳,骏马飞奔,给那些侍卫留下了一大片灰尘。

顾姜阑并没有直接缩进李家毅的怀里,她挺直腰杆,面不改色的看着周身呼啸而过的一草一木,似乎根本感受不到身后有个男人。

她定力那么好,身后的男人就略微差些了。

李家毅恨不得现在就教会顾姜阑骑马,或者来个人将她劫走,这种感觉对他来说真的真的是种折磨,有个女人在怀里,是个男人都会心痒痒,更何况他是个正常人!马蹄声辗辗作响,他的心也随着马蹄辗辗声“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偏偏还不受他控制。

细腻柔滑的发丝漂浮在他面颊,如三月微风拂过湖面,泛起了点点涟漪,他的眼神不免有些迷茫,这么多年来,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