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039 扯蛋!这只原来是个吝啬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39 扯蛋!这只原来是个吝啬鬼!

顶着店小二那无比期待的目光,蒋慕颜的手在怀里掏了又掏,掏了又掏,终于慢慢的伸了出来。

店小二连忙伸长脖子去看天知道他有多激动,他在这块不大不小的破店里干了十几年,连个毛都没捞着,每个月领着那一两块碎银子回家见娘子,偏偏娘子又是个母老虎,不见着银子还好些,一见着了银子就是一顿破口大骂,有时候气过了头,随手操个玩意就往他身上招呼,上一次媳妇儿在厨房切菜时一不小心瞅见了他藏在衣袖里的一块碎银,居然操起手上的菜刀就要朝他头上劈,艾玛呀,那可是要痛死人的,幸好他家老娘及时赶到,阻止了那场凶案,可是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啊,今天刚好是这个月领工资回家的日子,又赶上这位穿着低调又奢华的小爷,这不是老天在给他机会吗?若是这一次有了丰厚的小费,还怕什么娘子啊?

嘿嘿……

嘎?

店小二得逞的奸笑在见着那一块小碎银的时候噶然而止什么客官果然是好人,什么送洗澡水会有大大的福利?都是扯蛋!扯蛋!

什么人呐!还以为是个出手阔气的小大爷,没想到也是个吝啬鬼!

“哼!”店小二哼了一声,转身离去,得不到好处就只有回去了,呜呜,下午回家只能任由媳妇打骂喷口水了……

“扑哧~”蒋慕颜看着那小二伤心欲绝愤然离去的模样就忍不住发笑,这年头,极品到处都有,连一个小小的店小二也有那么多搞笑的表情。

那小二倒也算识趣,还晓得执行自己的职责将门关紧。

蒋慕颜对小二的举动满意的点点头,又看了看这四周一推就开的窗户和门,心中一动,快速的下床脱衣服,然后钻入桶内,热度刚刚好的水尽情的滋养着她的肌肤,那种温柔的舒适感袭遍了全身,劳累了一天的蒋慕颜也在这种异常舒适的感觉中放松自己,她太累了,这一刻的舒适也只是暂时性的,现在的她,还不适合当米虫,也没有机会。

全身都泡在浴桶里,蒋慕颜感觉有种说不出的舒适,就像一只快要溺死的蚂蚁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后的欣喜,她不需要救命,也没有抓住救命稻草,然而这桶热水却洗去了她这一天的疲惫,洗去了她的以前,过了今晚,从明日起,这世上不再有蒋慕颜,只有……

嗯……叫什么名字好?

顾姜阑?

听起来不错的样子,行,以后就叫顾姜阑!

蒋慕颜死了,顾姜阑重生了!

第二日早上,蒋慕颜一起来就看见了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她愣坐在床上,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她的心情突然很复杂,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样的情景,在很多年前的破屋里就上演过,那时候的她,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破旧衣服,脚上踩着早已变形的破拖鞋,全身的造型及穿着打扮,都像极了街上乞讨的乞丐。

事实证明,她们最后也成了那条街上的乞丐,捧着一个破碗,等待着好心人的施舍,那些曾经视为生命一样重要的尊严,也随着一年又一年的践踏而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对生活艰辛和对生命的执着,那样的生活最后因为那个男人的出现而终止,艰辛的生活从此消失,为了威胁她,那个给了她无限温暖的女子,便成了她的牺牲品……

那些年,她尝遍了人间冷暖,看透了世间人心,唯有那个温柔慈祥的女子伴随左右,给她温暖,给她爱,然而时过境迁,在那么久后的今天,居然也还有人这么对她?

这种感觉,她竟然有些感动……

“吱呀”

突然有人推门而入,一阵寒风趁着开门那一瞬间袭来,蒋慕颜(哦不,现在是顾姜阑了。)顾姜阑打了个激灵,蓦的从思绪中醒过神来,下意识的朝门口看去。

“钟离筠?”她的眼神微闪,看了看桌上的饭菜,又看了看抱胸倚在门上的钟离筠,“这饭菜是你送的?”

“是我送的!”钟离筠淡淡的笑了笑,朝她走了过来,“我来的时候见你还没醒,想着差不多时间也该醒了,便去买了些饭菜,既然醒了我就先去给你弄水,洗漱洗漱再吃吧。”

他给顾姜阑拈了拈被子,便转身出门去了。

顾姜阑僵在床上,她的脑袋经钟离筠这么一骇,现在已经完全短路了这是怎么回事?钟离筠竟然找到了她?他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

现在帝京闹得人仰马翻,哪方势力都想抓到她,钟离筠表的是什么态?昨天一下午过去了也没听见任何关于筠王府的传言,筠王府甚至都没有向外说过要找到筠王妃,她还以为钟离筠想息事宁人,却不料他直接找到了她,还一声不响的给她送早餐,这事,也太不正常了吧?

在她想事之际,钟离筠已经推门进来了,他一手端着脸盆一手拿着杯子凑近桌前,把手中的脸盆轻轻的放在桌上,又把另一只手上的杯子递到她面前,笑的很温柔,“先漱漱口。”

顾姜阑愣愣的接过杯子,又愣愣的漱了口,之后又愣愣的任由钟离筠把杯子抽走,直到钟离筠捂了条热气腾腾的帕子要来帮她擦脸,她才猛地回过神来,掩饰性的一把扯过他手里的帕子,胡乱的在脸上擦了擦,再猛地从床上起来,把帕子扔进脸盆里,往外头唤了一声,“小二!进来端水!”

“哎,知道了!”那头小二也应了声,脚步声在门外楼道上踏的“哒哒”作响,眼听着声音走近,在快要推门而入的时候,钟离筠突然伸手扯过床上的被子,旋转一圈绕在了顾姜阑的身上,把她绕坐在床上,他自己则面不改色的在她身边坐下。

顾姜阑还没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正准备冷言冷语的斥喝一声,却被推门而入的店小二打断。

店小二因为昨晚回家被老婆冷嘲热讽的泼了好大一盆口水之后,心里对顾姜阑那叫一个嫌恶呀这要是她能伸出援手给点银子,他昨晚至于打地铺吗?好不容易盼到了这一天,本想着和老婆亲热亲热,却因为这吝啬鬼的吝啬而成为空想,造成他愿望落空的人被他很自然的归在了顾姜阑的身上,于是现在再见到这人,他看都懒得看一眼。

可是现实如此残酷,人家是有钱大爷,他是打工小人,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服气,也要装作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去讨好人家,他只能认命了。

店小二一进门看都不看顾姜阑一眼,端起桌上的脸盆就要走。

在他走到离门不远处,正要跨出去的时候,顾姜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她道:“小二兄,还有一样东西你忘拿了。”

店小二猛地转过头,在看见桌上的一角还呆着一只杯子后,只得认命的转回身,唰的扫过那杯子,跑似的跑出了房间,还留下一句话远远的飘在门外楼道上。

“客官,小的就在不远处,有什么事儿唤一声便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